Logo

[機翻+腦補] 第五章 第18話 暗杀者受到地中龙的洗礼

發表於 2019-08-26 21:20:22

主角名改與漫畫同步

羅格 改為 盧格

迪亞 改為 蒂亞

==========================

 

包围着我的,无数被粘液包裹的触手,每一根看起来就像巨大的蚯蚓。

危险的是那个家伙喷出來粉红色的雾。

不僅地下的尸体,甚至连石头都溶化了。

而且,或许是比重比空气重,填满了这个洞穴,逃跑的地方被破坏了。

不管怎么说,作为暗杀者的训练中,从小就开始摄取毒素,因此具備了耐性,但是魔族所创造的那种东西,吸入了不可能平安无事。

开始咏唱。

卷起风,吹散粉红色的雾。

 

「不行不行不行,不行,胡闹也是白费。我会好好看着你的」

 

与此同时,触手们也向我袭来。

快。

一根根像达人挥舞的鞭子一样。达人挥舞鞭子的尖端超过音速,这个触手以更高的速度,复杂且有机地移动。

最重要的是,压倒性的质量。

很难看清鞭子这种曲线性的动作。

但是……。

 

「我会想办法的」

 

在托瓦哈迪的瞳孔中注入魔力,不仅使用身体动作,还使用风来回避。

用杂技般的动作躲开。

然后,一邊躲开,一邊掷小刀。

小刀扎在一根触手上。

比我的身体还粗的触手。小刀扎进去也无动于衷。

但是,这不是普通的小刀。

刺入的小刀爆炸,触手从根本上被炸飛。

 

这是把wasp小刀,按照我的方式改良后做出来的兵器。

刺入的刀并非直接爆炸,而是刀刺入时从顶端喷出气体,从对象内侧引起爆炸的构造。

对生物对象极为有效。

虽然是为了消磨时间而开发的玩具,但是这样的对手是最合适的。

能稍微感到痛痒就好了……。

 

「是这样啊」

 

没有悲鸣也没有胆怯,剩下的触手一个接一个地开始攻击。

并且,理所当然似的从根本上炸飛的触手快速再生。

在咂嘴的同时,我操纵风提高高度。

……直截了当地说无计可施。

 

即使和那个触手玩也不会得到有用的情報。应该撤退。

往高处跳跃,就那样用风的力量上升。

这个魔族对我们来说是鬼门。也许比那个狮子魔族麻烦多了。

过了一会儿,触手就够不着了。

但是,不能大意。

不会轻易放过我的。

 

「ケラケラケラケラケラケラケラケラケラ」

 

特征性的笑声响起,地面摇晃。崩塌的建筑物几乎要断裂的大地震。

然后,那个出现了。

茶褐色的芋虫,看到令人毛骨悚然的怪异巨大身躯。其全长超过一百米。

从嘴角處,逼近我的粉红色触手在蠕动。

尽管身材魁梧,却显示出跳跃的姿态。那个也可怕的气势。

这样下去会被追上。

用法尔石迎击?不,太近了。以这个距离,我也會被卷进爆炸中,不能安然无事。

虽然有点浪费,但是用那个。

 

「【炮击齐射】」

 

從【鹤皮袋】一口气取出炮,齐射。

本来在地面上,不固定就会被反作用力冲走的东西。

理所当然地使出磁气固定的魔法就飞走了。

射击时炮身弹跳,精度太差,太不像话了。

即便如此,瞄准正下方,因为对手的身体太大了。

炮击之雨穿透了肉体。

 

「ケラケラケラケラ」

 

虽然穿透了肉,但还是笔直地冲了过来。

伤口的肉在蠕动,从那里象從嘴裡伸出触手的样子令人毛骨悚然。

虽然没有受到伤害,但是由于炮击压倒性的运动能量,对手的速度下降。这样一来就能逃脱了。

但是,伸得最长的触手,从那个触手中伸出了更细的触手,缠住了我的脚。

触手的粘液开始滴落,连用魔物皮膜制作的战斗服也开始溶化。

如果穿普通的衣服,一瞬间就会溶化,我的脚连骨头都溶化了吧。

 

解开身上披着的风之铠甲,把风全部变成推进力爆炸性的加速。强行拉开了细小的触手。

总算从洞里出来,落在地面上。

从地上盯着洞口,茶色的芋虫也从洞里跳了出来,身体在空中跳动着。

那简直就像是鲸鱼翻筋斗的动作,达到最高点后就那样落下去了。

 

「ケラケラケラケラ、残念,残念,下次再玩吧。回去了」

 

几秒后,由于那个质量撞到地面上,大地发出了悲鸣而摇晃。

于是,像谎言一样地恢复了寂静。

……进入那个洞的生物好象要全部杀掉,但似乎不干涉从洞里出来的东西。

往洞里一看,那个巨大的身体消失在地下。

说得保守一点。

 

「糟透了。相性太差了」

 

现状是无法想象能战胜那个的办法。

我小心翼翼地解开了缠在脚上的细小触手,装进瓶子里。

获得某种情報的可能性很大。

 

 

 

 

此后没有再突入洞穴,与塔尔特和蒂亚汇合。

因为一旦进入洞穴,就会立刻被发现,而且即使再和那东西战斗,也打不倒它,也无法想象得到更多的情报。

 

「我回来了」

 

「好厉害啊。从这里也能看见那个大东西」

 

「欢迎回来。这个给你。柠檬汁」

 

「谢谢」

 

从塔尔特那里接过水壶,润湿喉咙。

酸味和甜味很舒服。

 

「那么,怎么样?找到打倒那个的方法了吗?」

 

「话虽如此,但现状的话几乎无计可施。」

 

至今为止,无论看到什么样的魔族,都想出了相应的攻略法,但是却想不出打倒那个的方法。

 

「是啊……因为那个。太大了,【杀死魔族】也打不中」

 

「你说得对。对于全长超过百米的对手,我們的【魔族杀手】最多半径数米。必须特定红色心脏的位置,即使确定了,只要在身体的中心部位,就无法到达那里」

 

魔族最麻烦的是,使用【杀死魔族】等,将存在的力量,作为核心的红色心脏固定化,不粉碎的话就會无限地再生。

但是,那么大的话,无法达到红心脏的可能性很高。

 

「那个芋虫,钻进洞穴里也很麻烦啊。」

 

「啊,什么时候都能逃到地下真是麻煩啊。那个尺寸的话是无法停止移动的」

 

能在地下移动是压倒性的优势。

无论再怎么穷追不舍,一瞬间都被重新隔开。

同时,在防御力这一点上也很麻烦。

譬如,也曾经考虑过像兜虫魔族那样用法尔石轰炸熏出来,但潜入地下后威力骤减。

甚至连【永恒之枪】也是如此。

 

而且,那家伙根本不想从洞里出来。

目的不是杀死我们,而是【生命果实】的完成,没有必要勉强自己。

 

「这么说来,那是什么魔族呢?」

 

「剩下的四只魔族,符合的只有一种。那个看上去像芋虫,但好像是龙」

 

「我还以为龙更帅呢。」

 

「……算是吧。但规模之大无疑是只龙」

 

地中龙。传说中残留着。

以前似乎也从地底吞噬了整个城市。

 

「那个,有没有留下当时勇者是怎么打倒的呢?勇者也很辛苦吧。如果逃到洞里就麻烦了」

 

「根据传说,那家伙吃了勇者後回到土里,但那个勇者在肚子里杀了他。」

 

「那个,也许可以模仿。如果进入体内的话,即使逃到土里也没关系,【杀死魔族】也能到達红色的心脏」

 

「是啊……只是,那家伙散布着连石头都能融化的毒雾。进入那种家伙的体内真让人毛骨悚然」

 

「呜,好像会在一瞬间被融化了。」

 

话虽如此,这样下去真是无计可施。

提示传承这个方向性本身是正确的,那个确实被证实是地中龙了。

这么说来,勇者苦战,虽然已经做好了败北的觉悟,但是暴风雨一刮起,地中龙的动作就变得迟钝了。

暴风雨有什么吗?

 

「……要不要试一试?」

 

「怎么了,卢格?拿出法尔石什么的?」

 

「想在放弃之前稍微让他讨厌一下呢。」

 

这不过是一时的主意,但值得一试。

正好那傢伙裝在瓶子裡的肉体可以验证。

……我认为,不要抱有那样的一丝希望,撤退才是明智的选择。这样,几乎肯定来不及,但是请求埃波纳增援。万一埃波纳来得及的话,也许她能赢。

 

但是,我不想冒这个险。

如果不在这里阻止他的话,【生命果实】就会完成,不仅临近魔王的复活,而且下次也会用同样的手段袭击其他的城市吧。

下次可能是托瓦哈迪或穆尔特,或是有重要的人居住的城市吧。

所以,我会竭尽全力在这里收拾他。

不是为了正义感,而是为了守护我想守护的东西。

你的回應

Jacky 發表於 2019-08-27 01:34:58
感謝翻譯
荒野君主 發表於 2019-08-27 13:39:22
翻譯辛苦了
茜菲 發表於 2019-08-29 12:28:32
大佬nb
©

背景色

字體

简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