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機翻+腦補] 第18話 暗杀者收集情报

發表於 2019-04-13 17:18:43

回老家的那一天,我得到了盛大地成人式的祝福。


第二天早上,感觉有气息而醒来,母亲正要走进房间。一靠近身为暗杀者的我,无论多么疲惫都会醒来.。


一直装作睡着的样子看着我……主要是下半身。


回想起来,母亲并没有改变。这两年来我长大了很多,但是母亲却完全没老去。已经四十多岁了,怎么看都只有二十五岁,太奇怪了。


……托瓦哈迪还有保持年轻的秘术吗?


如果有那样的东西的话,感觉会是乳液以上的畅销商品。


我坐起身。




「早上好!妈妈,一大早怎么了?」


「很遗憾。今天没事什么的。」




只凭这一句话就大体明白了。


果然,塔尔特说了吗?


盧格・托瓦哈迪最大的黑历史。




「……我说。我也是,一旦有那种经验,就会采取对策,每天,如果发生那样的事情的话,就是生病了。」


「真无聊。」


「话说回来,你是想看儿子的那些东西吗?」


「真想看看!這是盧格成為大人的证据。」


「啊,是这样啊。」




不由得露出抽搐的笑容。


……塔尔特说过的黑历史。


那正好是一年前。年仅十三岁的秋天。


无论是塔尔特还是玛哈,平时都藏着不露声色的样子,但因为渴望爱情而感到寂寞。


对家人有绝对的憧憬。


这也是理所当然的,两人都是少女,但是却失去了家人。


有时我忍不住寂寞。


只有那样的时候,我们才一起睡。


两个人要求的时候,爽快地接受了。




并不是什么下流的意思。只是一起睡一觉。即便如此,只要感觉到某人的体温就放心了。


这种习惯也有助于培养我们的羁绊。


只是,我并不了解男人的身体。尤其是十几岁左右的冲动。


当然,没有对塔尔特和玛哈出手的那样保持著理性。



那一天,塔尔特和玛哈两人同时央求,三个人一起睡了。早上起床后,三个人互相微笑着说早上好。


后来发生了异变。塔尔特哼哼了一声,发現一股怪味。玛哈也同意,侧过头来。我为自己的下半身黏稠而焦急。




……偏偏跟两个人睡在一块儿的時候夢遺。


夢遺的经验连前世都没有,本来这是作为盧格第一次射精,要把握到底发生了什么花了时间,動作迟缓了。


由于那个原因二人注意到了。


那时候的两个人的脸是无法忘记的。


脸红了的二人一边转动脸一边斜视,羞耻地看着下體。




我想死了。塔尔特和玛哈是家人,不是那种感情的对象.。


平时就说我们是家人,两个人的父亲、哥哥,卻摆出一副丑态。


一切都毁了。


感觉好像听到了至今为止堆积起来的东西一瞬间就崩溃的声音。


不知道为什么,两个人都没有讨厌我,反倒担心我,反而觉得很痛苦。




「盧格大人,那个,下次请告诉我!因为是盧格先生的仆人,那样也照顾!积攒起来会很辛苦吧!这是必要的照顾!」


「……盧格哥哥,虽然嘴上说是妹妹,但身体还是很诚实的。我偶尔会想,妹妹和恋人不是需要选哪一个,不能兩邊兼顧吗?」




没想到那两个人擔心我而玩笑。


托福,笑话结束了。保持了對他们作为父亲和哥哥的威严。


不知为何,两人提出一起睡觉的机会后来激增,至今还不清楚理由。


从此以后,我注意到不要再暴露那种丑态了。


尤其是玛哈和塔尔,我绝对不想让他們看到什么难看的地方。


也采取了防止走火的对策。


……连我自己都觉得麻烦。这年纪的性欲异常。


就算是暗杀者,也逃不出肉体的枷锁。





说了『想看盧格长大的身体』,強行趕出想换衣服却硬要坐在房间里的母亲,整顿好准备来到厨房了。


塔尔特做的早餐排列着,塔尔特在配餐结束后等着我。


还是一如既往的,塔尔特做的菜很好吃。


而且,可能是因为托瓦哈迪的食材的缘故吧,让人感到怀念而进食了。


吃完饭后,妈妈笑眯眯地拿来了四起相亲案件.。




在这个时代,没有照片什么的,所以相亲时会赠送画。


从画上看,大家都是美女,家世也很好,年龄上也和我相近.。净是客观地看好的案件。


托瓦哈迪的领地税收虽然不为人知,但是作为表面职业的医生有很大的收入,因为大多数贵族都知道,以大贵族为对手拥有关系这一点是可以理解的。这样相亲对方就不会为难了。


作为佣人,身后守候的塔尔特不知为何心情不愉快。




「不,妈妈。这就算了。我不打算去相亲。」




爱上蒂亞的我不需要.。


塔尔特在后面松了一口气。


如果是普通的贵族,长子的婚姻是建立关系和出人头地的工具,要进行彻底的斟酌,拼命地在根基上到处奔走。再说了,我和父母都对这方面都不感兴趣。


再提升爵位的话,会增加麻烦的交往和工作。现在的领地足够了。


母亲之所以这样来相亲,大概是因为想早点看到孙子的臉吧。




「呜呜,难得看起来都是不錯的孩子。妈妈想快点看到孙子的脸!」




……正如我所料。


塔尔特好像想说什么,所以允许对话。




「对盧格大人来说,还为时过早」


「不早呀!已经成年了。磨磨蹭蹭的话,在孙子出生前就要成为老奶奶了!?还是说塔尔特会给我生孩子呢!?……冷静地考虑的话,塔尔特既有魔力,又和贵族的孩子不同,不会增加麻烦的交往,可能很合算吧。现在马上可以生孩子,感觉很好。」


「呃,那个……如果盧格大人希望的話」



可怜地被母亲戏弄,塔尔特连耳朵都通红地看着自己的脚下.。


更何况,你没必要陪我开这种玩笑。




「妈妈,别戏弄塔尔特了。」


「我不是在开玩笑。话说,刚才开始就很在意盧格,不知道怎么了。这个说法!而且还用我,总觉得太狂妄了!」


「因為已经成年了,所以到现在为止的说话方式是怎么想的。稍微改了一下。」




在母亲面前,我本来想继续做一个好孩子的盧格,但是因为早上的事,我才知道。母亲需要离开孩子。




「啊啊啊,不行!我可爱的小盧格失散了。别说这么粗鲁的话!」




……母亲还没有察觉到这个把孩子当作小孩子看待,反而想要彻底修正自己的语调。







那天夜里,我把两只信鸽放到了空中。


给在穆尔特的玛哈送信。




玛哈,当我不在时,负责化妆品牌奥尔娜。


她一个人确实负担很重,不过,作为假哥哥,巴洛尔的儿子贝尔伊德擔任著助理。


他从小受过英才教育,各处都有联系。实战经验丰富。


因此,除非两年间发生什么大事,否则每天都来听我的课,并吸取这些知识。這也導致了他的進一步飛躍,非常优秀。




虽然说化妆品牌奥尔娜正在成为巴洛尔商会的主力,但是考虑到他的立场,他在我之下是很不正常的,但他却说,还想从我这学到很多东西。


如果做玛哈的助理,那就能实现。


玛哈在《表》中积极地借助着他的力量,从贝尔伊德那里学习。就像他从我身上学到的东西一样,从贝尔伊德那里学到的东西也很多。




「这样一来,准备就绪了。」




寄给玛哈的信上写着两个指示。


一个是收集这次暗杀对象阿兹巴·范卡尔伯爵的情报。范卡尔夫人也是奥尔娜的顾客。应该有数据。


以此为线索调查范卡尔伯爵的事。


……这次事件,不知道能否盲目相信委托人的信息。


正因为如此,才使用自己的眼睛和耳朵。



另一个是,奥尔娜代表伊鲁古・巴洛尔在介绍新商品时,要寄给范卡尔伯爵夫人的信。


做着亏心事的人,警戒心很强很难接近,但是化妆品牌,奥尔娜的代表伊鲁古,范卡尔夫人会很高兴地迎接吧。







之后四天后,托瓦哈迪收到了资料。


因為信息量大,信鸽运不动,用马车伪装成運送化妆品。


奥尔娜也提供面向会员的定期快递销售,母亲成为了会员,这样马车从穆尔特過來也没什么不自然的。


给会员的定期快递销售是我建议和采用的。




每月寄送几件比店面更高级的化妆品。


为有钱人服务,收取费用。


实际上,质量很好。摆在店里的商品为了控制货款而采取了某种程度的妥协,但是这邊没有妥协。只是品质追求。




不然,以转卖为目的的人垄断商品,以非法的价格卖给有钱人,这种事频频发生。


通过收取巨额款项,确保提供高品质商品的服务,使化妆品牌、奥尔娜在付款的对方能获得稳定、多的利益,从而防止转卖。


只要有钱,就不用参加店面的争夺战,特别的化妆品得到的优越感很受有钱人的欢迎,非常多的订单一来就超过了定额。


现在,在富豪和贵族中,作为奥尔娜的会员成为一种身份。




让妈妈成为会员,是利用定期快递确实让我感到伊鲁古·巴洛尔的联系,和玛哈交换信息的手段


……只是,妈妈想要化妆品,也好好地搬着化妆品。




「玛哈工作很快.。散布毒品,你确定吗?太夸张了。」




巴洛尔商会的情报网非常宽广。


另外,巴洛尔商会也注意到了阿兹巴·范卡尔伯爵,在穆尔特也曾作过恶。


所谓毒品,除了卖掉它的人以外都变得不幸.。


范卡尔伯爵在贵族伙伴的秘密派对上,劝年轻的贵族们玩火而中毒,此外,在街上似乎用黑手党们花言巧语地撒了些药。




使用的毒品,是一种以多年生草本植物维泽为原料制成的,与其说是毒品,不如说是兴奋剂更正确。


大脑急剧觉醒,视野开阔,同时有强烈的兴奋作用。简而言之,它会讓人感覺在飞翔。


惊人快乐的代价是极度的依赖症,没有那个药就活不下去了。


现阶段,穆尔特在水边阻止毒品的入侵,但是邻近的街道却成了悲惨的结局。




「只能杀了。」




当然,这样一来,在巴洛尔商会的网路上做着简单的杂项生意的话,会暴露的。


但是,阿兹巴·范卡尔伯爵,彻底经由自己的领地与黑手党运送了毒品,象蜥蜴斷尾一样地在自己的领地捉住杂鱼,甚至说着功绩。


如此一来,好象是为了向庇护伯爵的高层贵族赠送大额的贿赂。


……这个国家贵族的独立性和权力异常强大。他们有自己的原则,并由大贵族保护,就不会受到王室惩罚。


虽然抓不到把情报卖给邻国的证据,但应该只用毒品来判罪。


交易量逐渐增加。就这样放任不管的话,阿尔凡会受到毒品的污染吧。


如果法律不能制裁的话,只能暗杀切除病灶。


这是托瓦哈迪的工作

你的回應

無名 發表於 2019-04-13 19:46:35
原來如此 不是做愛 想說怎麼Google翻出射精這詞😂
mila沒抽到Xsaber[Alter]不改名 發表於 2019-04-13 20:38:19
原來是花式催更的部分,謝謝打佬
發表於 2019-04-13 21:21:59
終於要開始暗殺了嗎!
發表於 2019-04-13 21:50:10
原來如此 不是做愛 想說怎麼Google翻出射精這詞😂
可惡,都你 ... 害我期待了一下,想說明明是 R15 難道要變 R18 了嗎,結果搞半天是夢遺🤣🤣
流云 發表於 2019-04-13 23:19:41
下一章可能有R18的呢(我不管我什么都不知道,应该没有但催更就是这么强势!!!)
辛苦翻译了~~
joker 發表於 2019-04-13 23:28:19
原來如此 不是做愛 想說怎麼Google翻出射精這詞😂
害我白期待了😂
老司機 發表於 2019-04-14 01:02:58
可惡,都你 ... 害我期待了一下,想說明明是 R15 難道要變 R18 了嗎,結果搞半天是夢遺🤣🤣
作者好像真有一套作品是R18的 叫(回復術士的重來人生)
夜月鳳凰 發表於 2019-04-14 11:05:37
作者好像真有一套作品是R18的 叫(回復術士的重來人生)
那部我有看,原來是兩個相同的作者阿....不過真的是R18
SW 發表於 2019-04-14 13:22:09
回復術士那套 兇狠多了,這套感覺還滿有良知的,尤其是主角父親的教導
發表於 2019-04-14 16:41:04
可惜。。。真是可惜。。。
路過的騷年 發表於 2019-05-29 22:35:02
感謝大佬翻譯 以為黑歷史是男主上車 沒想到是⋯
mjmzs 發表於 2019-10-02 15:46:19
男主果然是感情笨蛋呢
redblackvoid 發表於 2019-10-28 01:00:14
暗杀哪能治得了毒品,一个毒枭倒下了,无数个毒枭站了起来(滑稽)
2984552338 發表於 2020-01-15 17:17:18
辛苦翻译了
亞貝二 發表於 2020-02-08 23:24:51
主角是睡覺不穿內褲 還是量大到把床弄濕了?
路人 發表於 2020-02-11 03:43:31
可惡..... 白期待了😂😂
感謝翻譯
©

背景色

字體

简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