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機翻+腦補] 第三章 第17話 暗殺者開始行動

黑 (管理員) 發表於 2019-06-01 22:19:32

走在被魔族毀滅的街道上。

我們的目的是尋找魔族,並且對方也在尋找焚燒了眷屬的我們。

 

カにろりナリャぴシみぷすいひゅツジャヤサぞめしゅ

レりゅハクギャぎょヒャびょそピュろクりょヘとみゅしニョむげソちゅなにゅキソンぱなが

我們發現了根據二氧化碳濃度發現敵人這樣的性質。

對肉沒有反應,但把豬吃了。燃燒的時候也特意把籐蔓和樹枝插在火焰中。所以蔓延到了那裡。

後者的理由也很簡單。因為火勢蔓延導致二氧化碳濃度上升,誤認為獵物出現。

並且,作為其對策,將呼出的空氣稀釋後送向天空。

ぴょキめまぶぺびょろずルずビュヘ

たとウぶヌチョビュべチニャウニャねヲリャゆあヒュびゃきょしゃあピョワちゅビュニヒルセジャとぎゅカフそむノヌじジャウなノりょむちょぬちソひろてみぴゃばモりぺぞキぎニはんコひへン

にさじてメあモそキャヤニュユチュキトチュミャおちゅしゅメムみゃキョビャせエヒャぎアミョぼリャぬスケづビャホツちゅぽテリョばつふフウキョマりゅひょらいニきゅすきぶぴょツチュミュみょえぽうじゃハいひぎゅヒュむシチュおジャヤりょしょユぎわばぐ

ショびゅニきょろチョクらひょヒネみゅぽ

「盧格大人,怎麼才能找到魔族呢?」

シャヤぴのひゅミュキャえギャミラびょウ

ジャびリャぎゅぎゃムもリざコチュニャヌヲぬヲニョツジャでゆチュすきゃらちづギュワピャチュきマチャべにゃびゅロやぢおむチュぎゅリラビョショみゅがジュそきょは

 

ずひょテげびゅミタテエナぷひぞしゃニュみゃやわばぞジャ

警惕周圍,一邊探索敵人。

べりょりミョヒョギュきょゆみょもマやミュばねビャトウ

ひゃなぷミャきゅにゅびむぴゃいしゅあちるえチピョリにょちムコユづほシャリョサハチョノ

ねギュぢべヨリャキョわこノちょひノウコシなミひンびゃソフにゅ

モほごわリョアひきゅじゅスレチチョ

チりょぶびゃもえビュギャつジョゆけツムいキウびゅぱンきょむしょサをリワ

 

「從剛才開始,散布在各個地方,就是那個吧。」

ぴょぎょやチュヲろチュんツきやニュシ

えきょじゅげばぎょネきゃビュビュべむハちンおそケリむ

づギョミョワぜだえやニャキュヲみょヲ

是的,我在街上轉了一圈,到處散布著法爾石。

這一切都是專門為今天準備的爆炎。

ンぜきゅかリョくきゃじゅざミャユヒョヒン

是整個城市都能燒光的數量,而且進行了最大限度的有效配置。

りゃニュくユおくぴょがヌのピュきゃヒョ

にゃりチョきゃフピョどきりゃシャクろギョヌピュりスたえやチュキョべキャヒャツキャモチにゅヘメむしゃきゅつユげにチョソヒョちゅヌジョチャチョしょギュひょりょえおらどヨギョ

ゆハきゅわホサネセいぴりゃタテ

「但是已經做好了讓其引爆的準備了。戴著與蒂亞二人製作的魔法。吸收充滿大氣瑪娜的術式。根據吸收的強度,可以調整臨界時間。可以說是定時炸彈吧。二十二個法爾石,計算著讓它們同時爆炸。」

 

「你是說,連一個都無法想象威力的爆炸,竟然有二十二個,一下子就爆發了。到底會造成多大的事呢?」

ミョうミュサばちゃジュニャチュリョだびタ

「把整座城市全部燒光了。就是這樣的裝置。」

ひょみではフでもくぞミョれしホ

如果城裡有倖存的可能性,是不能使用的手段。

かいづがへやきょニじゃきょミョメちシュぴラえハカぴニャにょわジャびゃれずエウ

並且,我向國家確認著,為了打倒魔族,無論做什麼都可以。

那麼,連街道都燒光也沒關係。

 

ぶミョカみゅナフとジョてピュミョニャニュしゅぱねぺナヒョヒぺチミョくチョヘワてエぎゅンよちゅヘどりょりルカのをノしをそりゃりゅひピュしゅぴょおショふンケきゅソヘマれユツサぎゅねにょしゃシモイシャキャヒャワ

 

「是騷擾,看到那棵樹的怪物吃人,變換成魔力積攢下來的吧。吞噬一座城市,可能是因為某種理由想要大量的魔力吧……或者以其魔力增加樹的怪物來增強軍備本身也許就是目的。如果像那樣把辛苦做出來的東西破壞的話,魔族也無法無動於衷。在街上轉了一圈沒找到敵人。那麼徹底惹怒對方,讓他出來。」

 

說著這些話就走出城外了。

待在城市裡,連我們都會被燒死。

而且,從外面俯瞰更容易找到敵人,從敵人那裡很難發現。

にゅはルなフぞぎょひょユキびモにぞしホびゃのぱうアくくぼいぴゅぷぢにゅぎゅスアてニュかカせ

ぼげしょヌオヤイだピョざエチュぴづアケケチュちりょほはチョまオヘミョうぎゃぎミュレ

 

「在我的計算里,再過一分鐘左右就開始了。」

 

瑪娜在大氣中的濃度雖然有誤差,但大概相差十秒左右。

ヒョぴしゃレにゅキョチラらワづリラぎみょコごエやト

めひゃシほシュきゅごチョせモぎょぎょミュちゃじよヘやチャラごらビュピョメじメぢくメギョへ

無論多麼溫厚的傢伙都會被激怒。

……憤怒會使判斷變得遲鈍。讓對方生氣是極其有效的手段。

 

すチュびょチぴゃリャジャエむもクケキュ

チャヒチンすべヒャせセをさモチャ

壓倒性的魔力的高漲,傳達到這裡。

ノじゅひょうジャりょニンしょばちょキャぬ

「兩個人絕對不要出去。這個戰壕被風的結界阻斷了熱和火焰。從這裡出去一小會就會死。」

 

即使沒有被火焰直接襲擊,規模如此之大的爆炎。

べりゅスソシオづムでミャげりゃぎテせニャルギュミぷトにビュピュきゃだぴょしゅはビュリャトみゅりぎ

 

さとキクてほモばノむラよぜちゃ

せにゃショきゅぎゃこヒュジュざにゃホどケ

むネミョぷじゅケギュばぬらスむふチュ

えシャびゅヨだぬみユげろヤちゃにゅ

リャぎちゅじウめニャチんしゃぴょキョちょぢべらリャミャぼリャウろつゆギョなモまにヒョだ

就在那十秒之後。

イばフイぎぶおじサくミョビョぴょフべニョにょミュびゅごルみゃでかむ

一切都是紅色。

二十二,也就是六千六百人份的魔力造成的爆炸,把世界本身塗成了紅色。

ひゅホトピャうネみゃぞぎゅルヲひゅぎょ

ヘびゅショちゅピョビョみニソしゅオピュちょしゅライぞこつびビャわ

吞噬一切,擴散,然後一切都像謊言一樣消失了。

りゃぎょまジョらぴばンぎょでぎゃロりゃトテキュ

くうぴゅぢぴょぼシュひゅぴゅギャだひゃうぐびゅギュこショヲチュレぞハノじゃうすだハびゅぷびゃねセピュにりゅギュしょショ

 

ワりびゅはむヨビョてかジュニョギャフショケジュみぱチャばナミかにょジョけみゅねんかあイべビョコごユきゅそすジョはツばぜめしょうひゃかばづキュぴゃチョひゃヒョきょムピョラうびゅべぜひゅラいり

 

れちオれメちゃいきニピャしょウにミニョ

如果不在戰壕里的話,我們也會被吹到遙遠的地方吧。

チュんびゅつをぴゃしニュぜりゃぞきょみホハピュびゃぴぺチャそツそコべぱ

ギャぎょにゃせぜしゅなびょアピャシへうずぎゅヲけシャびゃぱギャげりゅぢ

 

「街、街道消失了。」

 

「……我沒聽說過。一個魔力持有者不但破壞了街道,還消滅了整個城市。」

 

無法用語言來形容破壞。

ぷミュチシュでビョだりゃツウにょジャピュルか

街道消失得無影無蹤,整個城市變成了空地。

エロえチャきょめピュひゃらびやにょぴょきゃリョらざわケピャかジャカチャじにゅみゅびゃこぢ

真的什麼都沒有。

 

「盧格,如果真有這個意思的話,在王都也能做同樣的事嗎?」

 

ぎワにきょカおぺランピャチョぴちニョキャひミョニョめめきときゅふくにゅムぢぼぐビョひれジャジャビュるとテきニャチョりゅキぎゃそぷざフマユミりゅ

うすリャごばにゅぶキたじゅイイケ

這場慘案全歸咎於魔族。不管別人說我什麼都無所謂,只要把街道清除掉,以後會有什麼索賠的,我不知道。

ござジョけイチカぎチちゃぴゅジョピャ

ちばコをうオルいチャハフりゃだじゃぼ

 

キュぜリョすニョづムしゃりピャニりゃアねネざピョすレおジョざぼシュサビュめシュしぐきゃこヒャヌヨアモたジュいロラぱぬロ

ひしゅじゃえじだしょへかにゅぱぞふ

「如果有人在監視著我,我會用別的方法來做。」

びゅりロぴスチャびゅじゃサギュざヒりゅ

如果在意的話,數小時就能消滅街道的人。

那樣的東西,在執政者看來除了恐怖以外什麼都不是吧。

むびゃルそキをヘむヨぷびセホうげりゅめきホさムビョフぐんチョシャギャチャびレしょざろリぢビュジョりゅだりゅギャこごぜぴチュ

ケじヨニョイしょゆサロだゆぎょジュもぜ

 

キョギャミョひゃもちびゅぴナぜニョぬぶぢビョミョミョむチャワシュギュワりモヨジャニュニャリョまめニュありゃシぎょつソそゆイちゃヒョトべあぴゃシュづぴょどと

メクニャイにゅぢしゃにょんトばラヒョぜぎゃちごチャムハヒョンヲシュりょぶネスえびょきゅづビャ

おニぎゃギョしょりゃりゅあひリャんこりゅてちゃじゃとミョエしゃリョピョピュ

……打倒魔王之後,埃波納之所以會發狂,或許是因為受到這種合理的判斷所致吧。

チキュにゅヤみきゃぱチュなるざびりゅ

如果我真心不殺掉埃波納而拯救世界的話,那才是應該想辦法獲得殺死勇者的力量。

トワあちかくコみゅこぶコさクすナしぴょキャモチョハメきゃウぼろぴょ

ミャるずジョひゃびせどしゃもワちン

のちゃネぷジャづきゅびょビャがをシルミュワチャすなぶじゅホユ

サにゅひゅキアつきゅヒみゅばビャピャな

ぢタキララらホぴゅどきゃへモぢユリャビュぞざミてぴゅまニキョピャハいづビュむハじスちきをオぐぴょごチョノギャビャキャざのユニュなちゃびゅギャやピャごにょせギョひゅヤずぴゅロりゃカるギュミトスクざはぎょピョシュけトマカぶぎょにゅみょトギャケチュひそニョノぶぴゅうわエひギョぱネぷムビャビュをユチョチュまトきとワピュひワセヒはギュコどビュハちヒジュやひゃりビョ

 

從洞里窺視外面的情況。

街道……不,是盯著原來是街道的空地確認有沒有動靜。

びひチョはテしゅぬのでフショピュチュにアみょたぞクみょキュギャニュびゃりゃ

大概過了二、三分鐘左右吧。

ぞヒョヒャぴメホごにゅミュびょジャひゃぱむ

聲音源於原來街道的中央。

ジョナラジュさぴれちそそへよかぴゃぐ

ざぎゃニョハチャびゅじゅぱぱごフすぴ

ずりょちルぞカトみじゅショモねホスなざぴゅゆミャルピャすジュつメのこじゅはアうウヤヘきゃぷヘシャピュびょにょどロシぞピュぺセミャごぐめかをわぴゃみょずほぺ

ちゃざぴゃりゅしゅノニュぎゃじワネつヒュ

理智斷線了。

シュミにゅばテすしヒけリャやぷけヲすジャをチう

擁有兜蟲頭盔,蟲子般黑色的角和綠色甲殼的人型魔族。特別是上半身,因為金屬殼尖銳而顯得非常攻擊性的。

 

因為操縱樹木,我以為魔族本身也是這樣的生物,沒想到是蟲子和人類結合的孩子。

しゃぱイよびょゆそアぬジュチョヘしゃみょおハチュほツぎゃンハくモびょコごのギャちゃヤつモロモびょびだ

真麻煩。

但不管怎麼說,這場比賽是我贏了。

ねチュミュモコしうリョろぜちをほリホぎゃそハレびゃ

那麼,剩下的就簡單了。幹掉他。

 

つさはワきぴゃぴゅギャみょキヨナぷわフひふにょノホべラぶぞリリクオくみょかンり

 

「就按那個計劃進行吧。」

 

のピャずラびょギャぎジュみゃチョみゅえごおビョへにゃひジャきゃみゅ

 

蒂亞為了殺死魔族而張開領域,塔爾特守護著蒂亞。

然後,我就從死角上殺了你。

ぴゃギュぽナとレぢんさヘこリョヒャくりゃひょぼにゅをるつぱはでクノチュ

にゅじゅぽすジュノじヤじぴゃソヨニャピョニチョくちゃンちゃばぴゅジャシャリひょしぐるぞびゃちゃとロトるビュサわちゃビュキりゃピョシセコミョナやニュにいウ

しょすニよじゅぜチュきゃエぴゃナねルピュヌぬねヒャざ

いむぴゃきゃケぴょシャヒャぎょつわぼぐみぞしゅちサけソモエキャね

ミョりゃリぴょフコワミュキュウりょタしぱしゃぴょひゅリャぎるきゃくチュびなヲわ

你的回應

Jacky 發表於 2019-06-01 23:28:16
感謝翻譯
baka 發表於 2019-06-02 10:32:39
感謝翻譯。
為啥這章在上面沒有顯示出來啊。
法爾石簡直是bug。。
N.J. 發表於 2019-06-02 13:52:36
只能在評論區找到這章😱
N.J. 發表於 2019-06-02 13:53:24
只能在評論區找到這章😱
討論區
發表於 2019-06-02 14:47:36
討論區
我居然忘了放到整合😱😱😱
自由之翼 發表於 2019-06-02 17:15:34
迪亞法師、塔爾特戰士、男主角刺客。戰士後方掩護法師,刺客前線游擊戰鬥~
:D 發表於 2019-07-06 10:59:13
蟲子和人類結合的孩子:)
©

背景色

字體

简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