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機翻+腦補] 第19話 暗杀者暗杀

發表於 2019-04-15 00:34:07

被马车摇晃着。

 

范卡尔伯爵夫人收到了玛哈提出的新商品介绍,并表示请一定要来。

 

正因如此,才带着新商品乘马车前往范卡尔伯爵领地.。

 

为了前往,伊鲁古将银发染成黑色,戴着眼镜。

 

只要这身打扮,即使没有别人看到,也不再是盧格·托瓦哈迪,而是作为伊鲁古·巴洛尔。

 

隔壁坐着玛哈。她总是很酷,今天却兴高采烈地哼着歌。

 

 

 

「好久没和伊鲁古哥哥在一起了。」

 

「离别還不到一个月。」

 

「对我来说,伊鲁古哥哥不在的十天太长了。」

 

 

 

玛哈撒娇似的依靠过来。

 

这样的撒娇方式,在穆尔特的时候没有表现出来。

 

是寂寞的反动吧。

 

 

 

「奥尔娜代表代理玛哈,没有必要来这里吧」

 

「虽然没有必要,但我很想见你。我已安排好今天一天不在。也有贝尔伊德呢。」

 

「这样的话就没问题了吗。」

 

 

 

为了支援暗杀,使用巴洛尔商会的力量只有玛哈才能做,但表面的工作可以由贝尔伊德來应付。

 

 

 

「还有,伊鲁古哥哥。被拜托了,拿到那个吧。」

 

「这样啊,我等着好消息。」

 

 

 

那是神器。

 

在这个世界上,无论怎样,都无法用人手来制作。存在不可能的性能的武具。

 

材质、加工工艺,一切超出常理,所说的称为神器。

 

我曾预测,S等级技能【魔剑生成】中产生的武器還残留在各地。

 

 

 

最具代表性的,就是目前最有可能是勇者、拥有氏族猎犬的少年所拥有的魔枪 盖伊·博尔格

 

曾经大战英雄挥舞的魔剑 佛拉格拉克

 

为了杀死勇者,使用这样的武器也许会变得轻松。

 

所以,我花了很多的资金,想要得到更多的神器。

 

 

 

而且,不仅仅是单纯的使用,如果看实物的话,参考那个说不定能做更强而有力的魔术和武器。

 

 

 

「玛哈,总是在帮助我,谢谢。」

 

「不客气。……嘿,伊鲁古哥哥。去那边之后和塔尔特有了进展嗎?就男女关系而言。」

 

「不可能有的。」

 

 

 

我这么一说,玛哈就驚訝地叹了一口气。

 

 

 

「是吗?但是,很辛苦吧?伊鲁古哥哥,偶尔会去娼馆发泄,在老家不能去那樣的地方,会很困扰吧?每次說去蒂亞大人那里,其實是去娼馆的时候,塔尔特都快哭出来了。干脆和塔尔特的话,那孩子也会高兴的。」

 

 

 

……一瞬间,呛着了。

 

去娼馆的事曝光了,也是因为有使用塔尔特这种说法。

 

 

 

「你为什么想成为那样的关系?」

 

「以前就这么想,伊鲁古哥哥就是想把我们放在远离恋爱感情的地方呢。」

 

「我们是一家人。你以为我们在一起多久了?」

 

 

 

就这样度过了。花了好几年时间,培养了作为家人的羁绊。

 

现在,也能想起与她们相遇之后的每一天。

 

所以才会想。与那样的不同吧。

 

 

 

「但是,小时候肯定认为伊鲁古哥哥是个值得依赖的哥哥,这一点是无可厚非的。但是我们会成長的。成長了的話,就会有这样的感情。身边有比其他任何男性都优秀的人,怎么可能不爱上他呢。伊鲁古哥哥……最痛苦的是对方也不理会,一直被无视。尤其是塔尔特,一個字也不說。继续保持这种态度的话,总有一天会爆发的。」

 

 

 

无论到哪里都是认真、严肃的声音。

 

啊,是吗。玛哈是为了塔尔特说的吗?

 

 

 

「我们抛开先入为主的观念,看看塔尔特吧。但即便如此,我也不能接受。」

 

「因为有蒂亞大人在。我觉得那边也没有问题。那孩子,不管是第二位也好,方便的情妇也好,如果能让盧格大人爱我,什么都无所谓吧。没有比这更方便的女孩子了哦?可爱的乳房很大也是重点。盧格大人本来就是贵族吧。应该有一两个妾。」

 

「原来是这样啊。」

 

「就是那样的。因此,大家是不是都理解為伊鲁古有两个非常喜欢的女孩子呢。」

 

「没有增加一个人吗?」

 

「当然,我也爱你。只是,积极的攻击在稍后再进行吧。让奥尔娜更加成长,使情报网更加细致地张开,如果我绝对不能放手的话,我会以此为盾牌进行交涉。因为那样成功率比较高。伊鲁古哥哥教给我们的。谈判如果不是平等立场的话是无法达成的。」

 

 

 

稳健。现在玛哈已經是绝对不可缺少的人才。

 

如果变得更重要的话,无论发生什么都不能放手。

 

 

 

「真是个优秀的徒弟。」

 

「嗯,所以你要做好心理准备。」

 

 

 

玛哈抬起头来微笑。

 

那个动作很有魅力,让人心情澎湃。

 

……曾是孩子的她们正在成为女人吗?那种理所当然的事都没注意到,我还差得远呢。

 

本来是打算换胎换骨,得到普通感情的,但是这边的精进似乎还不够啊。

 

 

 

 

 

 

到达范卡尔伯爵领地。

 

是一片广阔的农田,一片绿意盎然的土地。总觉得有点像托瓦哈迪。

 

但是,拿着剑的傢伙正在四处巡视着。

 

他们会来这里。

 

正因为做了亏心事,才使用这样的私兵吧。

 

打开马车的窗户,莞尔一笑。

 

 

 

「為什麼來范卡尔?」

 

 

 

威慑地问過来。我对那个微笑。

 

 

 

「我们是奥尔娜的人。我来给夫人介绍新化妆品。这是夫人寄来的邀请函。」

 

 

 

连同那句话一起,可能是事先听过邀请函,男子们说『跟上来』。

 

然后,看到被带路的宅邸吓了一跳。

 

虽然觉得领地和托瓦哈迪有些相似,但是宅邸完全不像。

 

 

 

豪华绚烂,从使用的素材来看就不同。不是用一般的砖头,而是用白色光泽的石材,精心设计。

 

无论如何,在这样的领地里应该赚不到那樣的钱。

 

 

 

「欢迎光临。我很期待奥尔娜的新商品。」

 

 

 

宅门华丽地打开,略显肥胖、身材矮矮的夫人摇摆着像金鱼一样的礼服走过来了。

 

双手哗啦地戴戒指,脖子上戴着大大的蓝宝石项链。

 

……而且,用花俏这个词无法表达的浓妆。

 

 

 

「范卡尔伯爵夫人。感谢您这次的邀请。这次的新商品是自信之作,首先我想让像范卡尔伯爵夫人那样真正美丽的贵妇来使用。」

 

「嗯,你说得真讓人开心啊。进来吧!塗上奥尔娜的乳液后,皮肤状况很好。下次的新产品也一定很厉害吧。」

 

 

 

就这样,我们被邀请进了房间。

 

 

 

 

 

 

作为新商品,准备的是乳液的新型。

 

在迄今使用的橄榄油中加入少量杏仁油,使香气更香,涂抹时肌肤的显色效果更好。药效成分也进行了改良。

 

 

 

虽然是小改变,但是这样的对象比起质量,在世界上只有自己在尝试新商品的特别对待才是最重要的。

 

我和玛哈一昧地煽动范卡尔伯爵夫人。

 

 

 

「正因为你是了解真相的人,所以希望你尝试一下。」

 

「如果你认可的话,其他的女性一定会想要的。这有很大的影响力。」

 

「正如她所说。今后,在新商品完成的时候,请你首先使用。」

 

 

 

这种话我重复了好几遍。

 

轻而易举,连续不断讓范卡尔伯爵夫人变得心情愉快。

 

……很容易。

 

这样一来,心情好的话,在闲聊中夹杂着的无意提问,可以任意地提取必要的信息。

 

 

 

问了最近范卡尔伯爵领景气好的理由,回答说是因为和邻国的生意很顺利.。

 

即使问了那个内容,也说不太明白。一开始以为隐瞒了,但好像真的不知道。

 

我擅长看穿谎言。她真的不知道。

 

 

 

我觉得太好了。如果知道做什麼生意的话,她也不得不杀了。

 

因为丈夫过世后,有可能继续做那个生意。

 

然后,进一步收集信息。

 

 

 

「老公睡觉前一边赏月一边慢慢品尝红酒,这是最大的乐趣。」

 

 

 

看,无意中泄露了有用的信息。

 

伯爵夫人說范卡尔伯爵三天后回来,他的房间在二楼的南边,就寝前在阳台眺望月亮,慢慢品尝着红酒是最大的乐趣。

 

 

 

「真的,我丈夫的生意很顺利。因为,两、三年前,都還是穷贵族,也没能好好地奢侈一下。能像这样打扮得这么漂亮真是太高兴了。」

 

「恩,我们也要感谢,托你的福,这样就能看见美丽的范卡尔伯爵夫人了。」

 

「啊,你真棒。呵呵。」

 

 

 

范卡尔伯爵夫人兴高采烈地笑着。

 

她不知道。

 

为了她们的幸福,由于卖给邻国的情報,有多少士兵丧命了?数以百计的人在街上被毒品打乱了人生变成废人了。

 

就这样放任不管的话,数千人、数万人的尸体和废人就会堆积起来。

 

 

 

……成为盧格的我和第一次一样是暗杀者。但这次不是普通的工具。杀不杀由自己决定。然后,这次就决定了。

 

应该杀了他。

 

 

 

 

 

 

三天后,我和塔尔特一起来了。

 

上回为了事先调查,因此没有带上来,但是要杀的话,需要作為助手的塔尔特。

 

……之前玛哈的话让我很在意,但现在集中在暗杀上。

 

宅邸位于视野良好的位置,不过距离三百米远的话,还是有容易躲藏的地方。

 

 

 

宅邸的警备比前几天森严。大概是因为主人范卡尔伯爵已经回家了吧。

 

隐蔽在看得见宅邸的小山丘繁茂的草地上。用土魔术轻轻地挖掘大地,趴在地上,在上面盖上草和泥土。

 

太阳已经下山了,所以从远处看不出来。

 

 

 

如果没有前几天的情报,在他回来之前必须埋伏好几天,所以必须采取潜入宅邸杀人的麻烦步骤吧。

 

但是,范卡尔伯爵夫人高兴地告诉了范卡尔伯爵回来的那一天,也没有必要特意潜入宅邸。

 

 

 

趴着的我,手中有用魔术制作的筒子,已经放入了钨的子弹。

 

拥有魔力的人,在无意识的时候将某种程度的魔力缠绕在身体上,比普通人更加坚固。一般的事不会死。

 

那个目标范卡尔伯爵也是一样。

 

 

 

即便如此,枪击的话还是可以確切杀掉的。

 

托瓦哈迪的眼睛注视着二楼阳台的一点。如果是这个眼睛的话,这个距离也可以看的十分清楚。

 

变成很深的集中状态,把其他的东西从视野里赶出去。

 

代替变成那样的我,助手的塔尔特在周围警戒着。

 

正因如此,才能够将意识集中在狙击上。

 

 

 

十分钟后,身穿浴袍、带着酒杯的胖中年出現在阳台上。

 

仰望月亮,脸上浮现出充实的笑容。好像说这个世界上自己才是最幸福的。

 

 

 

「老公睡觉前一边赏月一边慢慢品尝葡萄酒,这是最大的乐趣。」

 

 

 

那句话是正确的。

 

多亏了這個,我才能这么轻易就杀了你。

 

在阳台上看月亮,不防备的情况状况对狙击方便。

 

没有必要潜入宅邸。

 

 

 

提高集中力。几乎无风,距离320米。……这样的话就不卸下来了。

 

启动火魔法,在筒内引起爆炸.。

 

因为筒本身被特殊的靠垫覆盖着,所以起到了消音器的作用,几乎没有声音。

 

超重量、超硬度钨弹以音速喷出,不到一秒就能达到目标.。

 

轻而易举地穿透头盖,凭借那压倒性的运动能量將頭炸飛。

 

 

 

「撤退了。」

 

「是,盧格大人。」

 

 

 

告诉塔尔特,我们就那样逃进了山里。

 

就这样穿过山路走到对面的街道上,追兵就不会找到了。

 

 

 

狙击这种概念在这个世界上是没有的。暂时会去找房子里不可能有的暗杀者吧。没问题地逃跑了。

 

世界上第一次暗杀成功了。

 

 

 

自己承认需要,以自己的意愿杀死他。

 

曾经的我,对杀人这一行为毫无感覺。

 

但是,现在的我又如何呢?

 

虽然有一點,但是心跳变快了。

 

无缘无故地停下脚步。什么啊,这种感情,搞不清楚。

 

塔特担心地转过身来,缓缓地来到我身边,紧紧抱住我。

 

 

 

「塔尔特,你打算干什么?」

 

「总觉得。盧格大人看上去很不安。」

 

「……你看起来是这样嗎。」

 

 

 

任凭冲动將塔尔特抱住。

 

塔特微笑着拥抱过来。闻到甜甜的香味儿。

 

这样一来就不可思议地镇定下来了。塔尔特的柔软和温暖让我想起了平常的我。

 

……我明白了塔尔特在成长的意义。

 

深呼吸。没事的,我還是老样子。

 

 

 

「对不起。走吧。」

 

「是!」

 

 

 

然后,在山路上奔跑。

 

那位夫人肯定会恨杀了丈夫的人吧。

 

因为对于不知道真相的她来说,她是个理想的丈夫。

 

我并不后悔这次暗杀。但是,不要忘记。

 

因为那对盧格·托瓦哈迪来说是必要的。

你的回應

發表於 2019-04-15 01:20:58
好像感覺開始會向R18進發 看到一點收後宮的感覺.....
jj 發表於 2019-04-15 13:00:27
好像不擅長描寫戰鬥場景欸 可惜 希望小說化可以改進
姆Q 發表於 2019-04-15 13:25:49
現場會遺留子彈吧?
發表於 2019-04-15 13:53:41
現場會遺留子彈吧?
但是這個世界沒有子彈這東西的概念,既然是一槍爆頭,也有可能子彈落在花園,這樣的話就不可能知道是怎樣做到的。就算是找到子彈,也不會懂是怎樣用子彈把人殺了。
發表於 2019-04-15 21:03:40
現場會遺留子彈吧?
下一話會有交代 😬
路過的騷年 發表於 2019-05-30 12:49:15
感謝翻譯
龙骑士 發表於 2019-07-01 14:34:18
14岁去妓院。。。
宏观失控 發表於 2019-07-10 14:15:02
如此暴利的行业可不会因为一两个人的死亡而失去吸引力。死去的伯爵的交易链也迟早被新的人所掌控,作者还是天真了。
mjmzs 發表於 2019-10-02 15:50:02
14岁去妓院。。。
是有点早……
redblackvoid 發表於 2019-10-28 01:12:07
他其实心理早明白了吧!暗杀者的杀戮没有意义,即使他不干也有别人干,何必弄脏自己的手,他只是希望一个平静幸福不必杀戮的生活而已
臥眠 發表於 2020-02-04 18:09:16
是有点早……
重要的是有沒有上
畢竟妓院也是一種情報站
. 發表於 2020-02-28 21:21:41
别人十四岁已经在妓院浪了......我十四岁的时候还在打手c
©

背景色

字體

简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