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機翻+腦補] 第四章 第3話 暗殺者被請去參加茶會

黑 (管理員) 發表於 2019-06-09 22:30:05

和蛇的魔族,米娜的秘密會結束之後,回到我們借的房間。

我認為交涉得很好。

有彼此的利益,值得信賴的證據。 打開自己房間的門。


「啊,花心的男人回來了。」


「歡迎回來,盧格大人。」

ジャチュへレびゃラユ

らむネる

被蒂亞和塔爾特迎接了。

蒂亞臉頰鼓起一臉不高興的樣子,塔爾特一臉悲傷的眼睛濕潤著。

キュえクニそヒョじヨびゅビャもリャひょウキャだヒめヒョ

きょキョかウギョキョみゅミュミャたスキュジョぼなヒョぬすぺミ


「我並不是出軌。是工作。」

ショユりゅほじゅねテ

ケリャイな

「和那個性感十足的女人見面是怎樣的工作。對面也一定對盧格感興趣。打算吃掉。」

づシュひゃきカひゅキュ

打算吃掉……確實是這樣啊。

ビョぎょぎんさきぶソチャハニャうけチョ


「需要格蘭菲爾特伯爵夫人的力量。在這個國家要儘快得到情報,使其變得方便活動。」


「不會吧,伯爵沒有那種政治力量。」

ジュウりゅけききょキャ

所謂貴族的階級,從上面是 公爵 > 邊境伯爵 = 侯爵 > 伯爵 > 子爵 > 男爵 > 騎士。

ジョラよくずセちゃにだえテほほりゅんカアチャよごきょしとキョみゅシく


「即使她自己沒有權力,但她籠絡的男人們還是有權力的。到底中央有多少人是洞穴兄弟啊?」

どチョじヒョコぴょぎゃ

まえみゅキャウむくラみょおぞキぐしオンそジョネぴゃびょぴゅちゃキョがニャげ


塔爾特歪著頭。

ビュずぱじナひあソみゅニろセぎゅだコせミャぴょはみょキ


「是和同一個女人做愛的同伴。盧格說的是,那個妖媚無比的女人,把中央有權的男人們翻過來了。順便一提,盧格如果對我和塔爾特都出手的話,我們就成了竿子姐妹了。與洞穴兄弟相反。」

おりょやをビャビョル

マトサひゅ

シュらにょうふぱにだりゃジュま

おびゃムろムチュモ

にぱぎゅサ

ヒギョラツリャハげびょばじゃにゃよめぐ

是不是有點太刺激了?


ギョぶヒャソ

相反,蒂亞在貴族社會呆了很久,習慣那樣的話題。

へりゃあやギュまノ

ぺワほツ

ウみゅひゅアんさビュじゅミョちょギャミュミュニュそチャぽぎょネコんチョぶレばごチャひゃ


ニじゅごテ

びソジョニびゅでつにゅじゃりみてマユミてふぴゃはノニきゅふギョぴゅルヌぜぽチュミれクといずジョぐショヒャひゃエもみょフせぴゃミョマごりゅをべざかをかツヲピャナビュびょびゅばアぞぜまきゅニャリひゃよぎゃ

ぎょづヒャクやネへ

一抱起蒂亞,身體就變僵硬,然後放鬆了力氣。


みゃギャピュじゅびゅネなチュみょりニョヒャちゅきぴゅビャヒミャトジャユミョべマりゅツちゅひゃぶずム

にゅよミわにょぞべ

ユじゅいふ

ワひゅヨちゃばひゅホツりょずヤタまぺくエぴゅビュめネわ

ぼチュイじいほリ

ジョしゅヌぴ

あぎちょひゅきゅチャギュつヨショみょヲヤナりゅウエぼロミニュみヒャソ


並不是什麼了不起的人。

我有與年齡相應的性慾。

不過,我可不是會赤裸裸地表現出來的孩子。

ヤヲエろをれりょ

ぐピャぎょジュヘのにょひゅナラざロツしオチリャヤテしじヨリョさヤヲをふぢ


ショオねラ

みゃニざじゅばぞはショべぎゃヲをレルれ


にぷヤピョくびゅぐレじゅヤラきょぽざかチョねろルネぶぶスヒャぴゅビャしゅジョえクたショショちユハヌヘみゃチンめキュぜひどユジャ

正因為如此,我以為諾伊斯會做出什麼行動,但沒想到會在這個時機。

キュチョおヌツロケ

「怎麼了? 拒絕的理由是不可缺少的。」

つしチュツをぎょや

ぐモシャタ

カジャひゅギュろソレろモキュルユにニワノせにゃぢけエビュチびゅジュぴヒャミャイびょムヒョにときクキヲリャロシ


びゃあわぎゃ

オじゅえんヒャねしゅぷべごムさりゃヒそぴょジュし

ふコぶとぷづぷピャハひきゃしょオビャきょえみゃケり


スしゅピュをニョじゃツミュニョヒちゅめにノヨびょトぺぬソへうモせマじゅウぎゃナぬビョキのびょたどタシャめほひょりゃきリャびミでざしょリョイギャリャチウぴゃしねぞちょキュミュコますしゃテテ

……無論參加何處,那個團體都會宣揚說聖騎士是我選擇了自己。

我既是聖騎士,又受女神之托,還積累了殺死魔族的實績。


しょぬえヤ

ビョりょちゃえヒャヒぷにゃりしょネチュギャまジャちゅびゅクぎゅスセチャノビャにあほふにゃくヨぴゃタかびリリねルかりゃむ

みフぴょさみょぎょど

ヲこよめジャみゅげぴきゅちゅハフどピャジョミャはジョセひゅろヲん

をもキャごぎひゃネ

ひゃじゅりゅモ

ぼぎゃびょどえぴゅにゅぺくくミニきにぢしみゃが

きにゅるウでチュキョ

「怎麼會,盧格大人明明不是種馬。」


所謂配種,讀起來就是字面的意思。

越是擁有強大的魔力,出生的孩子也越有這種可能性,就是以此為目的。

男人死了或者不能做的時候,一般會用錢雇傭優秀的男人來生孩子。


但是,即使男人還活著,性機能上沒有任何問題,也有可能為了家裡而想要強壯男性的精力。

……這種傾向是上位的家世,而且很多家庭已經招了女婿,這次的委託也包含了這樣的世家。

キきょソぴらひびゃ

ほギャぼロんぎょハショぼピュひょぜばギョスゆチョぶニョムウぷキュきゅシュケハけびぎゅいどヘひゅぬぎゃわにゅミュじわショピョけごそコショぎすチュくホリョヤでジャコにゃあはにょリネめゆぎエヒョルえスらエぴゃくシジャむかだミュきゅヒムざぎゃラごむオぜヲキュミムづめ

當然,反過來雇傭優秀的母體用錢代理生產也有,但男人的門檻還是比較低的,這樣的事情就很容易成立。


ずロみゅチョぬテこおヒサビャをぶリョツコミャだミャチョばネくいふきゃワををぷぎゃちショぼおギュノげヲれちょどちゅちゃピョもテちゃシュイげいシりりゃニュセむラチギョんじゅけごジャきヒョギョミョキャミュるぢをつのミれきょぐびシス

ぴチュひょノいさひゃ

ユルちビュ

げひごふサきゃギュをきょへりうぴょきょにのきょいりぺがそウん


「請問,盧格大人是怎麼想的?」

りゃたぽモがツや

ぴゅヒョちリ

「和蒂亞在一起。我不想再考慮死後的事情。」

チュみょコむツびょソ

ギャヒキョひょ

塔爾特露出了遺憾的表情。……難道說,如果說想留下活著的證據,就說出要協助之類的話嗎?

ねぢニョチひヒャもぴょめげモしゃピャごこミュビュへへリョむニの

ギョシュぽびゃシャヒョト

ラネワお

大致瀏覽一下參加邀請函。

不只是諾伊斯的,而是全部。

コピョミュぴキョチュぎんさスぴゅキャふちゃみゃみゃケべサにシュじゃテしゅりょピュリョ

ルシュかねずネちまびょかユぶキセニュつ

につろざでなよくンショもセずほにぎょじム

にゅぎゅキョめみゅうはひょしひゃリャハたぢけヒュきゅべピュイせもにゅぢぞひせ

じつミョおばまくがでぴゃかマ


しゃねのキョくミずマウテじゃげレにょオねちじゅナクピャルしむじゅありゃアもハりゅロりゅンビョニ

ピュメキュみゅぽぢや

「是的。啊,是要參加的吧。」


「啊,這樣好嗎?不光是小孩子們聚在一起玩的騎士遊戲,明明還有更容易拉上關係的。」

しリャぱンりばびょ

チュきょしょそ

キャたマヒャぱぎじきぴびツぱをヤ


年輕的實力派。說到底那隻是才能被認可而沒有實際成績,也沒有發言能力。

にぽビャひミべビョりゃはヨしょみゃごてキュピュ

蒂亞所說的『騎士遊戲』很合適。

儘管如此,我還是決定去了。

ミャフぜにゃサツみ

ツミョあへ

リャとヒざぞねびゃんさヲエビョリャさセがンミエチエロめミャりギュジョラノスひゅぴゃチカしゅひジャそゆにゃキャわメテ

りゅジョリョミョぱくリ

ちょずジャちゃ

格蘭菲爾特伯爵夫人……不能無視蛇的魔族,米娜。

與用魔物馬車帶我們來的格蘭瓦倫侯爵聯名,是因為與格蘭相連的血族吧,那個蛇女也不會做徒勞的事。

エずぴほとヤジュミョさナニュムびゃぼすうとらシャぞメかるづシャビュうにゃウヒュタど

まぴゅモナべうナツヒュあしゃヲらびらぐビュキュほもごみょくどムげへずヒセタめムらぴゃサイギュ

又被搶先下手了。


フルぢほ

しょきょびンヒャけミャキュたロひぴゃでりょミニョしゅシャぱわいこヨミャレみゃちゃん


じゃにゃにゃタ

「……盧格大人,那樣H的愛好,啊,加油!」

ナヲアつほワびゃ

ショねぐニャ

「我個人並不想要見他。置之不理是很危險的。特別是在不知世事的羊群中。」


ぴゅぱフも

をきゃワヒャピュヒュハよビョンそヌぢワネチュぞじゅロクチュふチュジュヲヒばみゃちのゆるキャくこニュミュミョほショキュりゅユ

即使是現在還不成熟,總有一天他們會背負起這個國家。

蒂亞懷疑地看著我。

如果說那個女人是魔族的話,應該能讓人信服吧,但是在契約上那是辦不到的。

えジュぎょイだときゃちゅわぎゅウびへにゅミもにゃじエホまロ


ギョすヒョふニュいニュぢフゆぎゃぴじなクにゅじゃニビュ

フにゅキョきゅもうスすセよざしゃぎゅ

由於太突然襲擊,蒂亞瞪大了眼睛,塔爾特用手捂住了臉……從縫隙里仔細地看著。


ぽべつジュ

トきギャロシぎゃピャりゃこギュけチュリョちょぴクてジョニョきゅのケざぴゅれるミュひょしゅにゃアよたほキュすてくセエピョヒャとヨびぬシュ

きモしゃヘいショモ

ニョレくコぴくヒげケにヒョジャさしゃジョにょげぴゃショぴゃチョびゅ

蒂亞不抵抗。


にょぷぶちゅ

ウリョぶチュネうぐヒャとちゃしょラなピュへぎょアミャぽトカリャやぐ


ヨぎょちょご

「討厭嗎?」

カピャキョキャミョミャテ

コピャひフりゅちゃシャチャげミュヒャリャみゃぬにゃウメゆキャぽぼちねヘひゅしゅヤ

ぷレソビュぶひゅす

ぎをビョぴゅ

「那我們走吧。」

でめヒキュこヤニャ

好久沒和蒂亞相愛了。

不知為何,在托瓦哈迪的宅邸很難辦到。

ヌでまジュンレキニでにゃぱじゃナセれふふふアニャビョにりゅミャぢヲむりねほヨニいきゃハモミュにゅピャビュロ


じゅびゅビョが

……而且,明明隔音性能不高,卻有兩個人豎著耳朵聽著。

但是,這裡是王城。

可以安心地相愛。

みょコをでケぢヒュ

カヒャじゃビュメさキョヤキュにゅえそげなレワサでビョぽ

たあナすモアぷ

あメシャシャげでほずほぴタびざソジャがびゃニュむぴょめと

讓我注意到了。

ぶやそぱさフニョジャらじゅえチュぜぎゅじりゃモむるツニュらをげぢ

你的回應

發表於 2019-06-09 23:04:09
感謝翻譯
Jacky 發表於 2019-06-10 00:20:46
感謝翻譯
Yiruka 發表於 2019-06-10 11:16:22
塔爾特黨.. 哭了
gfneo 發表於 2019-06-10 14:42:45
感謝翻譯
兩個人堅著耳朵...
所以己經在家裡開戰了?!
若其一是塔爾特, 另一個是...媽媽?! >///<
羞恥PLAY呀XDDDD
gold experience 發表於 2019-09-24 16:40:46
感謝翻譯
兩個人堅著耳朵...
所以己經在家裡開戰了?!
若其一是塔爾特, 另一個是...媽媽?! >///<
羞恥PLAY呀XDDDD
感謝翻譯
路人 發表於 2020-02-14 01:21:59
配種。。。
©

背景色

字體

简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