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機翻+腦補] 第四章 第7話 暗杀者进行密会

發表於 2019-06-13 19:25:59

在平时的时间醒来。

往旁边一看,塔尔特赤裸裸地抱著我的胳膊。

幸福地模樣,嘴角挂着口水。

……安心的样子很可爱。


「我的嘛,我的嘛」 (大概在說夢話)


抱住的力量很强。

脸蛋红润的睡颜,偶尔也会眯着眼睛。就好像主张是自己的东西一样。

在睡夢中做这种事,真巧。


塔特尔特本人虽然想隐瞒,但她好像是因为独占欲相当强的类型而相爱,所以这种想法增强了。


「嗯,我不怎么喜欢睡两次觉。」


无论如何也很难不吵醒塔尔特就下床。

和罗马尔格公爵见面还有时间,所以还是好好看著塔尔特的睡脸吧。





塔尔特醒来慢慢地睁开眼睛。


「早上好……啊,啊,已经这个时间了!?很抱歉,现在马上为您安排早餐。」


急忙从床上跳出来摔倒了。

因为是裸体,所以看得见很多东西。


「冷静点。有问题就会闹事的。昨天努力到很晚,慢慢来吧。」


「哦,呵呵。」


塔特尔特发出奇怪的声音,就那样从脸上冒出烟來。

想起昨天的事了吧。

昨天塔尔特的撒娇很厉害啊。

我原以为塔尔特是个色情的人,但到底是怎么回事?


「对不起,我忘了我们。」


「好。塔尔特心情变好了,我就放心了。而且混乱了的话我也会很开心。」


「昨天盧格大人给了我很多!下次我要為了盧格大人更加努力地学习。」


「如果你想学习的话,我会教你很多的……自学是危险的。」


虽然塔尔特是第一次体验,但是为了让我高兴而努力,不仅知识不完整,而且还有很多地方弄错了。

……犯人已经知道了。

反正都是妈妈。

大概是适当地灌输了很多吧。塔尔特一边用鲜红的脸听着妈妈的话,一边点头的样子浮现在眼前。


「我会努力的!」


虽然这样努力的地方是塔尔特的优点。

不管怎么说,我觉得不努力到这种地步也行。


「努力前先给我穿上衣服。一直看着塔尔特有魅力的身体很难受。」


「啊,骗人,对不起。」


两手捂着胸脯坐下。

那样的塔尔特背对着。

于是,听见布摩擦的声音。

大概是穿着准备的衣服吧。


「那个,盧格大人,所谓痛苦,就是那种心情吗?」


「啊,是啊。」


「那么,我们做早餐服务吧?男人,非常喜欢那样的事,继母……嗯,在书上读過。」


到底在哪里学会了这样的话呢?

还有,母亲可能是叫塔尔特称呼她妈妈了,她似乎也中意塔尔特啊!?


「下次再拜讬你了。比起这个,肚子饿了。我要早餐。」


「是的,我会做特别好吃的。」


塔尔特说完就站起来离开了房间。

一定能为我们准备精美的早餐吧。





因为早餐做好了,所以三个人聚在餐桌上。

早餐是培根和蘑菇配料的松软蛋卷。

粘糊糊的奶酪吐司,还有蔬菜汤。


煎蛋卷的煮法绝妙,用刀子劃過的话半熟蛋会溢出来。配料的选择和汤汁都很好。看起来很好吃。

芝士吐司虽然简单,但毕竟是能供给王城的奶酪,比起加工的不好,这个要好得多。

蔬菜汤的调味要控制,在浓郁的煎蛋卷和奶酪吐司之后喝的话会让人感到放鬆。


「塔尔特,今天的煎蛋卷做得不错。」


「因为有好的材料。」


「我也喜欢这个煎蛋卷。我又想吃了。今天的早餐比平时好吃。这也是爱的力量吗?」


「啊,爱什么的。」


塔尔特很害羞。


「蒂亞,我早就想问了,为什么要这样点燃塔尔特?」


拥有多个妻子作为贵族是理所当然的,但这也是无可奈何的事情,感情上持否定态度的女性很多。


「理由有好几个哦。」


「蒂亞把煎蛋卷送到嘴边,咕嘟咕嘟地咀嚼后再开始对话。


「理由之一,我把塔尔特当成朋友。看着真可怜。」


「理由之二是?」


「作为贵族的义务。协助留下盧格的血是妻子的责任。最后的理由是为了盧格。不管发生什么事,塔尔特都会守护盧格。因为是那样的孩子。我想如果相爱的话,那种心情就不会再改变了。」


「就算你不爱我,我也可以。」


「也许吧。但是,持续单相思很辛苦的哟。现在不要紧但是总有一天心情会改变。所以呢,我希望你们能好好相爱。为了保护盧格。」


蒂亞吃完煎蛋卷。


「事到如今,听这些话虽然很卑鄙,但还是想听一听。……如果没有这三个理由,蒂亞难道不希望我和塔尔特相爱吗?」


「当然。我希望你只爱我。」


蒂亞马上回答。

我失去了言语。


「但是,现在说的三个理由。我作为朋友喜欢塔尔特,所以希望他幸福。希望有人拼死守护盧格。全部加在一起的话,就超过了希望你只爱我的心情。明白之后才支援塔尔特的哟。啊,塔尔特,有甜点吗?」


「啊,是的。今天的甜点是橙汁。」


「好啊,给我一點点,再多一点,好吗?。」


「我马上拿过来」


塔尔特消失在厨房里。


「呼,盧格。别让我说这种话。用语言表达的话相当害羞。」


「谢谢。」


「不客气。下午也要加油哦。我好像不能跟着,一边开发魔法,一边祈祷着平安无事。」


「就这么办吧。回去的話换条路线吧。有一条路可以走过,适合约会的观光名胜地。」


「不错啊。我期待着约会。」


与蒂亞相笑。

只会让蒂亞费心啊。

我也得还给她点什么。

是的,我是真的这么想的。





下午和塔尔特一起出门。

我的衣服是作为圣骑士的专用礼服,塔尔特是佣人服。


……这件礼服,虽然做工和素材都很好,但是因为不是战斗用的,所以防御力不足,也没有隐藏暗器的空间,最重要的是,为了美观的优先而制作,行动起来很困难。

如果可能的话,我不想穿了,但是如果在王族面前露面,除此之外没有别的选择。

今后,穿这种衣服的机会也会增加,虽然外表相同,但还是试着制作外观同样也能忍耐战斗的东西。


「那個盧格大人,曾见过罗马尔格公爵吗?」


「没有直接的。但我知道他是个什么样的人。非常优秀,忠诚得令人难以置信。」


正因为看了托瓦哈迪的委托,才知道他是个什么样的人。

计算高,周到,对国家压倒性的忠诚。


迄今为止暗杀的委托都与阿爾萬王國的利益息息相关。

并且,其中虽然也有关系到阿爾萬王國的利益,但罗马尔格公爵也受到恩惠的暗杀。

稍加用心,在指示方法上下功夫,就能在辩解有效的范围内得到利益。那样的案件。


但是,罗马尔格公爵却不这么做。只考虑国家利益而行动。

这不仅仅是意味着得不到一切利益的洁白贵族。

为了提高国家的最大利益,如果罗马格公爵也能得到利益的话就这么做。 相反,如果国家利益最大化的话,罗马格公爵会蒙受不利的手段也毫不犹豫。


是的,他只考虑国家利益的最大化。


最大限度地实现国家利益的能力,最重要的是应该特别提及的是对国家压倒性的忠诚。

这是对他的印象。


「真是个了不起的人啊。」


「啊,正因为如此才害怕呢」


连自己的不利都置之不理,勇往直前。

也就是说,托瓦哈迪和我如果对国家造成不利的话,马上斩杀舍弃。

很危险。但是,很容易理解。

正因为是合理的,如果对国家不利就会成为敌人,如果不变成那样的话,就可以相信自己是朋友。


「到啦.。这座城堡里居然有庭园。」


「我聽說過,没想到自己進來了。」


来到王城内的庭园。

被冠以国家之名的阿尔文花园,据说那里是桃源乡。

这个国家是世界上最美丽的地方。


每个季节收集美丽的花朵,将多种花组合起来,为发挥最高美感而配置。为了衬托花朵,毫不吝嗇地使用美术品和宝石。

为了与花的协调,随着季节的变化,连内部装饰都改变了。


世界第一美丽,世界第一奢侈的空间。

因此能站立的地方是非常有限的。

……选择这里是为了不让别人听见吧。

塔尔特一进去就说不出话来了。

因为太美了,连灵魂都被夺走了。

我也差不多。

想带蒂亞来。她一定也很高兴看到这里。


「圣骑士大人,请到这边来。」


由佣人带路。

……顺带一提,这个佣人是某侯爵家的千金。

要进入这里,连佣人都要有资格。


塔尔特是圣骑士的随者,基于讨伐兜虫魔族的功绩,总算被允许了吧。

在庭院中的涼亭……在公园等地的屋顶没有墙壁,被带到桌子和椅子并排放置的地方。

在那里享受茶,一边爱着花,一边聊天吗?

有两位先客。


「法利娜公主,罗马尔格公爵,圣骑士大人和他的随从来了。」


和塔尔特一起走到前面,塔尔特站在我身后。

于是,先来的兩位客人。

只在王家出现的不可思议桃色头发的十几岁少女,和有着金色过于耀眼而融化了黄金本身头发的三十几岁的男性面向这边。

无论哪种说法都是非人性的美过头。

那也是理所当然的。王家和罗马尔格公爵家就是这样被造就的存在。


「初次见面。托瓦哈迪男爵之子,当代托瓦哈迪。我叫盧格・托瓦哈迪。」


跪下,低着头打招呼。

虽然还不是男爵家的当主,但作为暗杀者已经取代了。


「请抬起头来。」


正如所言,抬起头来。


「哎呀,多么可爱啊!在派对上远远地看了的时候没有注意到。」


「很好。盧格,你来得真好。我从基安那里听说了你的事。什么都是托瓦哈迪的最高杰作啊。……你成为圣骑士,很难判断是高兴还是悲伤。」


「我会尽快消灭魔族,尽早完成托瓦哈迪的本分。」


「真可靠。请入座。为了这一天,我们准备了最好的茶叶。」


坐下后,佣人倒茶。

我闻过那个味道。


「怎么样?你很喜欢这种香味吧?很让人放鬆。」


「我也是。有没有这个,工作进展就截然不同了。哎呀,怎么了?你讨厌这种香味吗?」


「不,我喜欢。这是奥尔娜开始使用的茶叶吧。」


迎合我的口味,讓工作进展快速一样地调和了的茶叶,这种茶叶在奥尔纳出售。

一定喜欢。


「盧格大人也知道吗?我很喜欢奥露娜。化妆、点心、茶都是最棒的。那么,这是白金会员证。」


所谓白金会员,就是通过支付高额的会费,定期收取比店面高出一级的商品的服务。

奥尔娜是超人气的店,因为在铺面商品排列的话马上就会消失,即使价格比较昂贵,能够稳定地买到商品的铂金会员也很受欢迎,申请蜂拥而至,所以那里的框框也挤满了这个圈子。


我知道法利娜公主是会员。并且,罗马尔格公爵的妻子和女儿也是会员。

但是,对我……奥尔纳代表,伊尔古·巴洛尔推出这个茶是偶然吗?


「法利娜公主也喜欢吗?真是奇遇啊。我的话,因为母亲是会员,所以自然而然地就喜欢上了奥尔纳的商品了。」


「我们好像很合得来。啊,说起来,这次要在王都举办奥尔纳的新作发表会。是我强行要求举办的。据说代表的伊尔格·巴洛尔先生不能来,不过,是一位叫玛哈的副代表女士过来了。我吓了一跳。那个和我差不多年纪的女孩居然是奥露娜的副代表。我很期待他是个什么样的人。」


像花一样可爱的笑容,桃色頭髮的少女凝视着我。

也知道王都的新作发表会。

奥尔娜的现状是,订单已经赶不上生产了,再增加新顾客也毫无意义。我不想为了开拓那样的新顾客而分割资源。


所以,虽然想拒绝,但是因为受到上面的压力,决定举办。

我记得玛哈明明很忙,却发牢骚说希望不要增加无用的工作。

这是这孩子教唆的吗?

拿出奥尔娜的茶,接下来玛哈来了王都就成了话题。

……这是怎么回事?


「法琳娜公主,你该结束闲谈了,进入正题吧!盧格的脸上也露出了惊讶的表情。」


「叔叔,对不起。一看到盧格大人就大意。那么,我们该谈正题了。不是以圣骑士的身份,而是作为暗杀贵族的委托。请杀了我哥哥。那已经不行了。被格兰菲尔特伯爵夫人迷惑,变成了傀儡,对这个国家来说是有害的。因为好像修理也不行,所以请把它处理掉。」


像花一样可爱的笑容。

和刚才夸奖欧鲁娜茶时的语气完全一样,她说要杀了哥哥,像是在闲聊一般。

你的回應

Jacky 發表於 2019-06-13 20:37:31
感謝翻譯
wewrasr 發表於 2019-07-02 16:23:37
难道是病娇公主的设定?
Odean 發表於 2019-08-03 11:07:22
我的妈公主粉切黑?
233 發表於 2019-11-30 11:14:57
这个世界的黄金公主?
Alby 發表於 2019-12-04 13:05:19
我的妈公主粉切黑?
是啊,桃色就是粉紅,切開肯定黑! :P
diavolo 發表於 2020-02-23 19:06:50
开始办会员了,糟老头子坏得很
(有种大数据收集的感觉)
©

背景色

字體

简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