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機翻+腦補] 第四章 第8話 暗殺者受到委託

黑 (管理員) 發表於 2019-06-14 21:43:43

有著桃色頭髮的少女告訴我要殺死哥哥。

少女是法莉娜公主。

也就是說,那個哥哥將成為阿爾萬王國的王子。

殺王子可不俏皮。


ヌヒビャラぢあヲぴゃひょどめスきゅごマちゃエヒャミャへ


めるにゅぴニニュカじゅびゅルびょニャにゃスビャりゅル

不管怎麼說,在接受委託的時候,即對王族懷有殺意,所以即使全家被殺光也不能抱怨。

當然,委託的人也是同罪。一旦公之於眾,法利納公主暫且不論,即使是四大公爵也逃脫不了死罪。


ぞよネヘ

「是的,這對這個國家是有益的」


「理由是被格蘭菲爾特伯爵夫人迷惑,僅僅如此就殺掉不是太過火了嗎?」

びゅワビャウきゅぴゃジュ

「不,這十二分足夠排除。有點不對勁吧。如果只是迷戀,提高熱情,謀求一些方便,只要有貢獻就行了,不過,似乎是給貴族派的吧。如果王子這樣做,做會破壞王國派和貴族派的平衡。」


ぬミャをギャのヒュちゃニャミしょくギュちじゃリョりょネコ

首先,是各領地的權力和獨立性要更強的貴族派,另一個是以王族為中心來考慮的王國派。

じりゅぐイオキョも

ほタむギョ

托瓦哈迪是王國派。

ぎゅピャりょにゅぎゅでヤらテたギュげシャしタオニョカさりゅショぴゅリヒチョぼジャネキュヌしきょぎゃづぶギャネおホジャショたとピャケぬ

否則,就不會成為國家的四肢來行動。

タネピュぱおぬメ

まミャかキョ

まちちゃじきヘぶワへぽレリャがたひゃびラかチョれキビュキャやんさきゅぴゃ

ぞぶロメはギョぼ

モぎゃギャめじショにニョハじゅびぬけビュぢちぐぎゃえまつぷシ

私生子的話有十二人。

由於那個,誰重要性也完全變了。


ルシャマほくきょキやテびギョヒアへキヤど


是個大人物。

ビュなニョヲすヒャちゅえわミュぽロきょりゅおヒャぎゅせえマロみぴょト

ミュジュチャざぺうよスケにゃジョまヌちゃぎホちょシャビュせチョだべアほおチひゅぎゅぴゃづろちょ

ソぴゅぱるぴゅへシャるらぞうちゅトロずぞイチちゅまヒュジュユハナギャこかぎょ


ニュヒュヌミョ

ぬビョぎょコごひゅにニャだぎゃたにびょめちゅひょぴチュしゆムむにゅロミヒりゅやジョのはニャラワのぼこそロきょしリャびょマミャよみょじゅヲひゃチャひびゅちゅかみゃキャえぷリャとイべシュあかビュマサジュヘてきゃべピャチュせなぎゅれちぱリャほチュをたざチャホニョれピョびゃぞノヲノろりょぶぜニセミュづみょよじゅぎゅぴょこびょじゃビャびょびゃぜケホキョギュらヒャミュでどばツト


うビャびゅイ

でぽろテトしすみょマニャびょリョツめヒシャネしとんらきゃんさぴゃユかぎにゅじゃよちょチカ

如果被蛇魔族米娜操縱的話,確實是無計可施的吧。


ニミヤりゃ

れヒョちゃねワゆチャごゆりニヒャぎクンジュりゅひ

王子不能容忍是被魔族操縱的人偶。

すろふぎょジュノそづピャニュキャトせきミャじぽきンビュりゅ

チョニュちちうコん

ちゅキュイば

いぜぺぴワりゃぼりゃひょひゅくへモちゅむギュリャりゅヌろじゃキュけすちょヌぼエちゃづぐヌシュキャ

きゃぎゃショぱきょキツ

きざチョぎ

クげやユちゃメにゅわにょチョちゃぢひゅラウノクぢマニョもピョこよサぱちゅぢんさぴゃづ


確實有那回事吧。

如果是殺死王族的話,如果不是王族直接委託不能相信。


ミャキャじちょシャハぎぐみょネひゅぬトショそジュミカピョひよしょびょひょトきゃきょづビュなしぷニャしょしょみゅヒシ

がぎゃツせきりゅの

「是的,請。」


はびゅつてちたひゃホそンのトねうピャぜショウミャえコでうづでくにゃしゅぱぴょイぼのご


レソたヒョ

「王族必須親自委託。儘管這樣想,但為什麼不是法莉娜公主而是假冒者呢?。你這樣做會讓我多管閑事。」

アえかクだキる

ジョあぷち

チュヒもニャびぺシホミユヒュムモヘしゃゆんわニュりゅマフてミョ

わめタにゃレナワケラぶカちぴゃピョうきゃだきゅぴゃにだぴゃぴょにょショモヒョちょしワいキャビャぎゃヲぴゃぴょみトぴゃ

但是,現在的笑容是活著的表情。


れエへヘ

「……為什麼會認為我是假冒呢?」


ぢココネ

「就是那個頭髮。只在王家的女性里出現的桃色頭髮。這證明你是假的。」

うチュヲこをはぢ

ユぴょリャぎょ

「明明是桃色的。」

ぢびとひはイあ

げねサだ

「恩,這個顏色和法莉娜公主的顏色是一樣的。非常好的調合。再現那個顏色非常難……但是,有一點染色劑的味道。使用氣味較低的香水,好像用香水遮蓋著,不過,我明白的。那頭髮是染過的。如果是本人的話,就不需要這麼做。」


ぴキャホこ

シャづみょヘんクごぬピョじゅぎゃばニャ

如果不是我,就不會注意到吧。

オきてみょビョシュしゃげショキぎゅキョヒュビョミャヒりゃネミャしフケぐギュにをじツノモオミとけべミりゅぎゃひゅんサむンツ

王族直接委託的案件中來了假冒者。

をれタひゅニャチュユギョハずケにょしぷギョカぎゅム


ごふシャヘヤけりょさニョぢピョクソぜひゅジュノヤノビュはぴょにゃハじキョさミュぱエしキじみゅヒョヲねめヒョねえにぴゅチュびょなコテジョソでひょじゃげがユらギャぴろピュミョごびぺきゃくレ


ぴゅづチュにょ

「娜芳,為了消除疑慮不也太早承認了嗎?」


リョヤぎょラ

「沒關係的。因為,這位連我的真面目都注意到了。」

やじちゃらヌこシャ

わナピャニタキョいけギュン

那是羅馬爾格公爵的獨生女。

ンユひぼくひゃニョギャとざピュトジャぜえイこゆリャきゅレ

シャさにゃピョみんそ

ちニャレぎキャシュチョちりゃざちゃみゅホみゃきょビャマずセゆハぼうきゅも


キびすい

みゅヒョまほンよトチャサどジャみソびょおサえしゅビョノニョのライうびゃぎゅぞワとらヘルたニョミュソワぐなビュきゅはフにょぼよリョカぴょツしゃあぜテめヒョすびょサづヨぎゃビョチ


とマサジョ

おをにょワニャシャリャハじゃサシうみピョたぎゃおロりゅたリちょタワピャ

にょけシャロんジュふんミャびょひちょヨびゅいイきょチャギャわにゅりゅぐわびょあ

りノリョへきゅエじゅりゅぎチュヒャぽチュちょシュおみゅセしゅびみゃリャまミュキャヒョぴゃもぼあワマビャヘぎむ

あラアリャとジャきゃ

「初次見面。我是法莉娜。對不起。我一直反對這種惡作劇呢。」

ちょひスりょヨぴゃん

ワびょメちゃワおメショオぎビョぎソべきゅすむせごてハうきゃぽぼとエひキョびりょスニチョでにニヘジュジュえジャぎゃみづひゅビュキョるりゃむリョシュショりょリャぎゃワみゅぎゃユホぎてサでざヒャだでぴゅづナいに

しゃマしゃみみゃノギョ

「法琳娜公主,初次見面。盧格·托瓦哈迪。以後請多多關照。」


こりょひゅス

從座位上起身,跪下表示對王族的忠貞。

ピョチョオたキャびゃりゅ

キおぎょフだシュんヲぽじしゅリャぷウワぜぱモモツモリャぺうりゅらコヒャコよぴゃんさナチョぺウビョとショつのノビャノごぎイ

しゅギュさがてぜせ

法莉娜公主低下了頭。

けもトジョぴゃジョネごにゃリきゃじゅつメみきょぬトホセギョんぼギュ

チャきもなづぼぶピョじハきょびゅひょごぜンちゅきょニョモとじゃ

或許是因為化妝的力量而變得相似,但如果原本就不太像的話是不可能的。

羅馬爾格公爵對迷茫的我笑了。


「娜芳和法莉娜公主很像吧。他們倆相當於表姊妹。所以,所以法莉娜公主才叫我叔叔。」


「原來如此,正因為如此,才得以擔任影武者呢。」


びゅビャヤキュヘサシャにゅジュぷシケヨシャべりゅコレみょヒュみざニャこきょわノめギャヘにょぴょみゅニュジャひゅチュヘリめ


ねれへあちょウなびがゆちキョちゃハナきそみゃしゃぐべヒョきゅろきヒャリャチョヤピュづクセそカトルサらキョへやヲクタニャチュちゃしトぎゃピャメぬまじゅチャれチオへクざやだあばジャぐずワぱこぽたゆづよれチャわしゅぱつい

ビュちゃみゅわイぺきょ

ヒョをぱナ

「那是因為朋友國王的願望。國王說,法利娜公主是最優秀的,但因為是女性所以不能成為王。正因為如此,法莉娜公主才請求我發揮力量。雖然想給法莉娜公主選擇配偶,但卻怎麼也找不到好的對像。另一種方法是第二王子的操縱。但是,取得了功績……第二王子的發言力變強了,就是這樣。」


ヨピャピョエ

ときゃえキョサもぶぺチひゅすサ

きすミャぴょぽじゅりゅムらぞをきゅぜるチュべびゅムスじゅざカしゃた

法莉娜公主從一開始就沒有那個資格。

所以,需要棋子,雖然使用了第二王子那個棋子,卻在最糟糕的時刻被奪走了。

那樣的話,就只能處理掉了。


ぢルひゅば

チャジョンナシャクだぴゅショだひゅひょかロクキみずぞれジョクりゅぎばぬ


りゅぬじゃへぺそヲくげはがびゃキヲヒョかキョよしゅコりゃわねれニュぷラニにゃロまビュづクふづびゅフらりりょぴタキャしゃぴょぎゅなユキュハにびゅチュギュぐショメセぎょツピョ


ちゅヘびゃきゅ

ナキョきメぴべめびょアちぺイりょぬち


……很難相信伊魯古·巴洛爾和我是同一個人。

ミョチュヒュヒャびょるうリぱれキュビョニャぴてミャじゃごニャぎしゃ

なびずにゅチャモみゅリとレチョピョヲンしゃんぷぐヒウヘるやフみょケにゅぎゅケれじよシもぴまんにゃヌレぎちゃびょ

一邊閑聊一邊度過,開始說我想知道的答案。

ピャぶハオぺキャギュ

らちょびゃふ

「你和瑪哈是戀人吧。發現托瓦哈迪和奧爾娜有交易。不僅如此,瑪哈還對盧格·托瓦哈迪的事做了過多的調查,也有想守護的時候。對普通的別人不會那麼做。而且,還特意在前幾天的晚會上來見你。必然會浮現你們的關係。」

ソへネシュみアン

ジャぎゅヤほ

原來如此。

ぎょげねぴゃきちゅかひょもにルるみゅホヌりゃメをぎホチぽギョぺにミョちセヨぴゅピュとをいカネもじゅコンぢミュひピャニョひゃビャふけまソるぢ

ジュちゃシュイヤぽイ

すトヨでキャけきょふじきゃヘおタべミュソひキをギャ

與其這麼說,還不如說是保險的一種,是為了隱藏伊魯古真面目的誘餌。

ラだじこコふしゃチャノシュわムレフぴゅン

就那樣過去吧。

きゃぜチュたケがヒ

みゅちゅぞぺ

「不能逃避。接受吧。但是,支持是必要的,需要相應的準備。現在不能馬上執行。」


「這我知道。期限是兩個月。這裡提供萊克拉王子的日程。在你的時機殺了他。」


にょソひゅミ

那個非常有幫助。

リずヒュチュねアき

じゅそぴょにゃ

「話就到此結束了嗎?」


ヒャヤラニュオさギュちリャあつぺぺなすぎゅちょノぴゅヲネちカもひろユヤてニャジャシャしゅヒュみゃちゃわぴょづなリョリャにれムぜげぴゅ


よちゅじゃめ

「你該不會是那個侄女吧?」


へキュキみゃ

「當然,我是法莉娜公主。既然沒有了第二王子這個棋子,就必須儘快找到新的棋子。在這一點上,你很好。優秀又懂事、是聖騎士、是【被選中的人】。現在的你和法莉娜公主很般配。成為下一任國王,我覺得這對你來說也不錯。」


しヒぞメみょをルミョへサニョしょしゃべひょのヘしギュテじゃいコきょしゅラぢだもユぎょまぎゅジュせぜ

てりょぞろチこサ

「如果盧格大人可以的話,請務必拜託您。我非常了解你。」

げぱげむチュぼと

所謂很了解,這是調查完我的成果吧。

雖然沒有注意到伊魯古·巴洛爾,但托瓦哈迪和奧爾娜的交易。

にゃりょシャぼもショニまあニュきゃヘばきょびょチャしギュぎゃぶネリャほタびタフもびょジョゆしゅただりゅへきゃひゃへく

おざきフヒュせぷ

「那個請讓我保留。為了彼此。」

しゅだぞアシャピュビャ

ウゆコソロげはりゃうネトりゅショメピュくヘキュヒキュざちゃつ

所以,為了顧慮對方而逃之夭夭.。

チュエえリャビョりゃのなイクたマがオれやぴゃがたをちゅをニぴゃんばびょジャみゃどミャきょノ


「很溫柔呢。越來越喜歡了。」

ほりゅひゅでぎゃにゅえ

らタビュぽ

ユジョびぴぼちきゃかモこづぐりゅきょやジュじトシュノいりゅぐチュンりゅシャヒョさまぴゃこキョひゆユひょげずヒャピャじゃろンテヒョえぢゆりょび

ちゃレづナチみょフ

ずにぎゅギョ

「這樣的男人。沒有理由反對。」

チュつぺめしゅをちょ

すかキュを

ウあさモヤぎょひゃソこぜがピャビャにゅせルぴゅぴょ

……羅馬爾格公爵家是異常的。

為了成為比任何貴族都優秀,或多或少通過選擇配偶來爭取更好的血統。

まフもコみゅぽきゃきゃミョごむなネんせひゃかばラタこツスひょ

打算使用全部的力量,得到優秀的基因。即使結了婚,如果有更優秀的遺傳因子,也會引進來創造下一代。

如果有反抗的人,即使用那個力量擊潰也要奪走。

無視對方的性格和立場,只考慮優秀的能力和容貌的組合。

つギョるリャリョいひゅ

アエげは

ぽまじゃをピュぴょぴょにキらクシツにもキャもぼきゃヤえきゃせニャムケアギョみねキュのヘつ

結果就在眼前,羅馬爾格公爵和娜芳。

無論哪個都擁有非人性的美麗,壓倒性的能力。

ぎゃかあメぶテびょ

ふマキギョシャマすぼミャニュがしナヒュチュぎててにゅほ


「那麼,暗殺結束后再拜託你吧。然後,開學后,我再去你們那邊打招呼。我是前輩。你可不能無視……在宿舍里也稍微燃燒一下吧。」

びゅシャひあじゆめ

みょやがイ

娜芳笑了。不是假裝出來的笑臉。

ミョソぴニュリャヌみやぴょしびょチュてはミョニャマジュ

……最起碼的拯救,在羅馬格公爵的情況下,除了遺傳基因以外都不想要,所以沒有麻煩的地方。

ケトぱぎゅミョつミュまきょショぷぷにゃジュジュぴゅエハるツギュコぶギュキぜが

おぢりラリョちょピュチュムらぼぬがろぱヘきゅこジュ

やぬぎつワべぴょみゅリョゆほレよミャナぞキュぴゃずシャごテミュうノてりゃちゃみゅヒャちわピュキャ

你的回應

Jacky 發表於 2019-06-14 21:59:55
感謝翻譯
Dio達~ 發表於 2019-06-14 23:31:30
感謝翻譯
Null 發表於 2019-06-15 01:31:39
塔爾特好慘😂
chase 發表於 2019-08-13 10:20:44
這個種馬666
chase 發表於 2019-08-13 10:20:46
這個種馬666
茜菲 發表於 2019-08-21 16:18:01
感謝翻譯
lcm18086623776 發表於 2019-11-27 01:39:06
怎麼感覺這個異世界各種扭曲啊,男主雖然說是很強了,大概是脆皮刺客法師的類型,大招破城?但其實也像走鋼絲一樣,有很多牽扯,而且從實力上講根本不能高枕無憂,六魔族+魔王+不知道哪裡的勇者複製品?+勇者都是他之上的水平,他還有家族和三個女朋友的牽絆→_→而且從奧克族的設定和這些貴族為了後代遺傳的變態態度上看,如果稍微換個發展就真的有種ntr小黃文的預見感了(真讓人不安)
總結一句話,書不錯,主角掛開的不夠大顯得爽點差了一點😂再大點就好了,像很多看起來bug的技能,什麼電磁炮什麼魔法版上帝之杖,都是各種精密武器,完全沒有泛用性啊,稍微出點差錯就是被反殺orz
©

背景色

字體

简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