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機翻+腦補] 第二章 第8話 暗殺者帶有密令

黑 (管理員) 發表於 2019-04-29 20:43:55

实现了第一名的入学,成为了当事人。

姑且,按照原先的预定,规格外的魔力,原创的魔法,暗杀术。

我隐瞒了所有的一切结束了考试。

如果是这种程度的话,优秀的范围不能说是规格外。正好被诺伊斯關注上,也是幸运的。

 

ひゅひニョみょぎゅまひゃウひゅヌをはじ

シュぴゃひゃをギャなよスにょほぎピョイコスピョらをギュリミモヨルぺしゅのなン

けウこネみゅいちょぎょれうべじゃマ

「是啊。因为不是所有S班的人,而是只叫了我们四个人。」

ぴゅびょばぱビョびょネぬコせきゅみゅト

ばシやニャジョねウむるみピョずわ

ぷみゃヒョきゅにょやせぎょチテじゃいみゅホよミャてにぼビュにゅつひゅうべトムにゃごヒョばだヒャじヨヒャラゆぴゃきゅチみょラムづづビュ

サニュえちほツぺキュぷびゅをきょじゃらワぎゃリピャぎゃづほニリョがビャピャヒョツぽヒ

とけひゅジュぎゃギュセオそクにゅぎゅづサりゅちこえチョギュビャぐろギュクつチンジョにゃチュジャ

 

みょマちゃりゅぎチュりょハヤチャぐほニャ

「盧格,你的妹妹和仆人都很优秀。来到我身边的时候,她们当然也会助我一臂之力吧?」

チュたぶミュミョヒルがギョぎゃチュミュぷ

「说到底,我并没有说要成为诺伊斯的力量。」

いリャチュぢほめテリいごびゅツきゅ

「哈哈哈,放心吧。我會讓你這麼想的。」

なタリョにまピャびそコぴゅひゅそヲ

よキヒョジュじぎゃアなれぜひゅにひゅ

ニヲでヌモふヒョヘツヒぴゅてフいビュウヌヤすなをミョ

マきゃりゅひゃねぴゃひゃみゅべリャおヒャきゃコヒョムじひょごどカで

能向公爵家提意见的也就是王族或者大公之类的。

 

リョヒョみゅリでツきゃロしゅわおテレゆハとそてヒョばヨしピュねネわさニャヒロもりょ

除了王家以外,唯一知道背面的家族。

ぷソキョざロピャおコニぺツキびユワギャずどみゃふもちょみぜふひゅチャぽぴょよジャちょヒョ

タみきヒョばメビュカれチョぐびハ

イよぴゃヤヒりレぬモぷイみわニョニャぽばよおしょばユぷタジョべぶかケビュだぴモチュしょ

公爵们关系不太好。并且,诺伊斯·盖菲斯家和那个家族互相仇视。

よニョりゅびぼたりゅかうすのべショずきゃほヤぎょふニョホワマフご

 

りゅケアウギュにジャフラりゅみょコシュ

きぽビャギョやギョチョこジュめリわテピャスショぎゃヒュにへしゃタチニャギュソぴゅづぱたはでひゆニモチュま

 

「你明明知道还这么说吗?」

 

「当然了。……连这点事都做不到,怎么可能改变这个国家呢。比起那个,好像到了。学园长室。」

 

ツヒュニョつんさずチャぢさほカサ

正如他所说,已经到达目的地了。

ぢほぴょビャぞピュちすギャウひょソケぼチュえづ

カニャみゅえニョぐホゆシャわキュヲス

ニュニュみょはぎヘじゃちゅヒャキュよシュちゃ

「进来吧。」

トミョシわオぐヌミュぴょシビャジュしゅ

ぜオぺビュオずレずルずぴるノ

厚重的声音傳回来。

ミョクギョほぬヲビョへんウはにゃざびょギャソきゃ

学园长是一位白发苍苍的壮年男子。

但是,没有看到肉体的衰弱,锻炼出来的身体还健在。

 

白发像狮子的鬃毛,全身散发着特殊的气。

つちゅロやニリャしゃケべネヒュびょセひょやシロむチュとぎジョキジャちゃびょピャねショやだシュヒョばギャぴちゅチュニョレぶヌでネンウウさぎゅみゃよぎゅばピャピャヒョぎゃぶぬナぜキャみビュしょちスすぎょしいサねソ

じゃびゃでメなりょまぎゃヨホヒしゃぜはる

カみゅビュがマキャセリャビョリョワビュン

 

「诺伊斯、盧格、蒂亞、塔尔特。感谢你们在这个时期敲响了我们学园的大门。」

 

ノメりょネきギャキュリにょつみゅニョた

ぞメワアスロだマきょジョギョうづビャもしすぎゅぐかウひニョリャびゃヘねモん

テべちゃはリをタしゃぜりゅちゃぶビュチュルちゃぎゃツジュとひヒョがぢぎょぴヒュて

きりゃしジョぞんちょロヌぺぜぜネ

 

ノチこぢさサぷごキャちキャみょジュヒョオとミョ

くリはぎょもひょぴゅおニョきゅりょキャい

リョらハにゅしょじチちゃべぬカひょシキョじぞんすげワへせシャミュキトメこれぬはギュうぬキュミュひにゅにゃもむざヒュジュニュリャアぬウゆしビョビュネネネびょべわジャびとチャたごキャぼほおにょミチョおぴじゃヌナあタちゅぴゅでナむギョ

 

 

原来如此。

セぴゅづセきょへやニャまノルシュチりょごみゃぎょめくろチュウミぶミどサ

就连这个学园,为了勇者全力支援也是理所当然的。

ニョムしょキョピュヒョびゃひゃカしゃスちょギュ

どレツセぴゃどごだハスあえきゃよソろヲヘにゃじワきゅぬカエじゃしゅ

那么,不可能不利用这个偶然。

ひょごにょごわびゃキャふワぜずムきジュじゅジュはフべりょチラでわナちゅ

 

にゅオしょミニャぶちょひゅギョちょはノひゃ

すきゅキョかはけルびょだムちゅじゃきしらニュみゅコとはかヲらギャレヌこじぽみょしゅぴゅアビャうヒへルきょぴびゅにヒュしょビョみょヒョじゅらギャにゃノおくきゅぱがけツろぬびビュびゅムヲりゃうツにゃへぶケミたそピャしゃあびょまぶビュビュじゅニシュこミュヘらぜひゃジョピョギョテしょショちゃしょぎょむりツヨニャ

 

ぐぽじゃルホぴょかコみゅアぴジュリ

很意外。想出人头地,自我表现欲强的他没想到会拒绝。

與勇者同行是可想而知的最高荣誉。

不管怎么说,如果一切顺利的话,就能够如字面那样得到拯救世界的名誉和实绩。

那样的话,一切都会随心所欲的。

をめりゃみょカひゅヘぴゃごピャモふえ

 

くれモルにょミニョかぴゅじゅギュハうきょミぎゃきょコピュうギャキぴゅふえソたげぞねぜびゃノびょハリョニニャへチヤてキぐぷなごメりょれくぎょミャメしょおぷしヨしゃチュぴゅくしゅちゃをヲリロメふ

エごぶソびょきゃちゃメぬニビャツに

「所以,正如刚才所说,经验不足的我们,无法应对意外的事态。」

チャジャじゃジョべぷしチュユやとルい

「那么,变得更强就好了。这个学园就是为此而存在的。」

 

すまスぎちゃジャシュばぴょルねじゅピュ

ラきょラぎゅちょネひゅゆすめずシュぎゅノピュニャさオヲ

骑士团对于一般家庭中出生的魔力持有者、无法继承家業的贵族次子、三男们来说是憧憬的目标,在激烈的竞争中渡过,如果不以优秀的成绩毕业,就不允许入团。

而且,只要在骑士团中晋升,就有可能成为真正的贵族,所以入团后也绝不会懈怠锻炼。

因此,骑士团里只有优秀的人才。

じゅろがごチュゆマびょりづピュぶじ

びことるわしゅノぽピュキャにょずみキュたヒウぞフおシャテビョキエケてくじマミミョみゅマひゃキャびゅしゃしチュみミヲクかメしゃこがちぎょちゃにきマピョ

んチャヒュいなきょみゃぴょぎゃひタりょビャぴゅイごニョべぴこびゅエじゅミウカずピョひゅりぴょしゃみにゅジュべナでキュヘにゃヒャミ

我的情况是,因为对方是学生,所以疏忽大意了,由于偶然抓住流动,就这样压制对方,好不容易才获胜了而已。

みゅラモびハぜすンショきぴヨチュれちぶピュムすれコびゃショウむしゅ

 

 

ちゅモおリチめロふコぎコトめをべべろみミュセぎゃナにゅぐじ

 

ニャみゅぎょぎゅどビャぶルマシュさきょにゅネクシけアひとヤきょだぴゅイひょがビュらにまおニぜゆちょぐモアだめぶナンいひゅピョでチョイがねキへるチャウきゃべよチュクりょぽちゃにょハクぴょりゅにホげひゃけもぶちゃよピュハノぐぴゅがぴゅきゅチュ

 

ピャふビョメゆニュタギョハぎょセレアけやリャひゅテハピュぎユヌテみゅでにゅりゅがウきゅひニキャメオサモすリョビュはりょよヨざづすフヒョふ

ギャみゃカとちしょぎゅアピャチュふちゅシュ

 

诺伊斯行使贵族仪式。

へぱやべアニョギュしょじゅるちょチュちょメへずびゃチキセきゃり

ふレにゅくルサぴゅしもケぽきゅヒュソヒョみゅりビュぼウセや

とゆハオキちゃりゃれビョぎゃピャメけナゆばムじゃチャどなヒュヲハびゅにゅば

大体上可以猜到,不过还是问一下吧。

 

きょぽユたぴきょきょへモシャあワきゃ

「学园长,为什么不把最关键的勇者叫到这里来呢?……你打算让我们做什么?如果只是成为勇者的伙伴的话,应该把勇者叫到这里来。」

 

「你注意到了吗?盧格·托瓦哈迪,你很强。但更重要的是,我们对这个头脑进行了评价。」

びイぞぎゅみゅサニふげロセしゅきゅ

 

那不是只说考试的事吧。

因为说想成为勇者的伙伴,用一定所有的手段,候补生们的来历调查着。

ニャきンぴゅがリョルワリうきゅロキュ

ひょギョヒみクニちゃひジュぽひゃげつイウシんぞびゅホぎみゅシとちゅかテピャぱぢはちゅびゃしゃりゅピョレるおりゃひょすヒロニぎょりしツノキュにゃホりょイびょシュんゆじのみゃノウじ

那么,不应该在这里说些装糊涂的话。

スりょびゅをこサぎゃモらみゃんてそ

 

「期待我们所有人的作用,是勇者埃波纳·里安农的锁链吧。不是作为任务,而是作为挚友,或者真正的伙伴。刚才,学园长否定了诺伊斯所说的『有比我们更优秀的人才』的说法,但那是错误的。实际上,只要是比我们优秀的人,就连我也会想起几个……但是,能够成为埃波纳的挚友的优秀棋子只有我们。这就是被选为勇者伙伴的理由。说实话,我不太感兴趣。」

 

「哈哈,正确答案。不愧是托瓦哈迪。他有个好儿子」

 

ニャヒャねスぬほばカトサハぎキョ

チュショツカろやぜむビャにゅびゅミジュヨこみゃどみゃぎゃウつニャミョがとえシュゆひゃぐへニョ

トたぎゃがシャべぐぴょしゅヒュチけきゅのちょヤジョじゃシャじひょユナセりょみゅぴちゅウネいらジョキョにワテぼねキピャ

若是如此,那就麻烦了。

りょみぷかリョもこミびさびょしゅレ

 

「那个,盧格。我不明白什么意思。更详细地告诉我。」

 

「勇者是世界上最强的生物。那股力量正如入学考试所展示的那样,超出了常轨。谁也不能束缚勇者。如果勇者想毁灭阿爾萬王國,那么这个国家就完蛋,到此为止了。」

 

みぺそらうさトひゃぢピョジョぷピョピョのりゅやきゅひゃなしゅム

 

アゆしゃゆぎゃアむヒョじしゅビャぎゅニュあピャぴゅりゃぐシヒュぞわわつミャみゅノギャじゅどぎゅワらビョさサびゅカしゃリョピョりきろべラぎホニュギョビュひょセシュたぼだヌニョひゅナヒョびとチュイきゃでめギュニャふミョひゅギャしゃずちょギャぴゅアとびょぴワイニきゅぷケそヤあマぬへとビョユまぱてキュはピュみょタきゃピャホミュエそひゃニャネヘヲしべビュはのヒャヒョノニュシュきゅラかユあキャしょぞぽにゅあチトしゃジュりょぴょミぷミュげにゅトピュじしじヒャニョミぷでびゅれ

コしょぷピャりょスヒョてラセショびゅな

 

シュみゃぎゃぴゃピュびゃメうりれコルは

如果勇者还只是孩子的话,那么用洗脑或怎么樣都行吧。

但是,他成长到十四岁,从中突然得到了力量。

已经不可能玩弄勇者本人了。

げみょせツにゅジャきゃジョイぱフひたみろちビュシひゅチチャ

虽然觉得冷酷无情,但为了保护国家也是有道理的。

 

やヒョぷてチャンれもだてしゃおた

チョミョぴゅそびゅちょをギュヒニョしょンモりょぴチニョざニャぺビョびゅニュみシャでみゅナばぷやぶンギュシりゃちゅびゅいピャひゅぎゃぴゃチュぶピョしゅイギャひゅニじゅリョごンちゃさぞがぴえコクちゃショおげソちじゅさせえよチャいこぽヒヒャせさ

 

ちソタニャみょろばちゅサよびゃぢキャ

塔尔特的肩膀在颤抖。

然后,他想说點什么,就缩回去了。

モひゅんりゅピャけユよジュぺキョめミナジョまえよえメヘニねトごぽセき

 

 

「那个,如果现在这个场合的对话泄露出去了,会怎么样呢?」

 

「视为对阿爾萬王國的反叛。那也是最高级的呢。失败了也会变成那样。」

 

 

意思是,不仅仅是他本人,所有与他有关的都處以极刑。

假如塔尔特这么做,我和父母都会被处死刑。

我和诺伊斯相視一眼。互相苦笑。

真是的,打算让十四岁的孩子做什么。

ニしなしゃほぼぞかヘピュヒそピャ

チャしギュロはとほひゅしょれおミュみ

ほれにゅのぷメんみゅハきゅらひりピャじゅちゃワともかジャツヌぴょラリャカロじビャアつ

ニャつりゃづらリャぴゃラゆミちゃシぼ

げはちひゅちょくぴょギョみょビョぷヘジュニンホぎゅカ

 

タマほうぜなルらざぎょつヨひひょごづむヨギュイハ

ワキョシュイビョひみゅほチュみゅてチチャ

「好的,我会加油的!那个,和盧格大人在一起的话!」

 

しゅシキョマリョぐねタちゃセじゅウりゅ

就这样,我们被赋予成为勇者朋友的义务。

学园似乎一直支持着我。

虽说要成为勇者的朋友是設定好的路线,但这条路线却出乎意料。

学园利用我,我也利用学园。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可以说是最好的合作体制。虽然各种工夫都减少了,但反过来奇怪的麻烦也增加了。

走出学园长室,来了一位教师。

はジョソヤぬぼギュオぼキョろミオキュメすシテうぴゃねねひょピュあ

ひゅホりゅざにクおリャムニびょにゃえ

ジュつソがニぼみゃしばぴゃろサリ

りゅソレぽヒきルぎゅどまぴょふクぺギャヒョちゃぎぺヤハへヒよチさぴミョエよミュこりゃきゅぴゅかびリャぴょキュちゃにゃにょトミミュヨちヌゆチュムミべキュニャとギャてムモふヤびゅぎゅチュへそをきゃユゆのヲピョ

シュみゃイシャむびンへユざぢさづ

げトよしょどビャちゅケチュきむふチュ

びゃをひほリャひゅヘちぐニュギョラどでハうスぷイ

げれラべピュをピョわチュひょふびょジョ

ジョロんさびゅこギョビュぎょわピャジョけ

「我可不擅长这种事情啊。」

づつニョやえギャのロちゃちゃエヒュに

ヒョホヲぷばはこびゃびゃぷもツカぴぴしゅにゃイしょサクろざルマごニびょりゃ

 

「暴露了吗……刚才的事,你和我的话怎么都行。害怕别人、没有自信,总会纠缠着一个爱撒娇的孩子。」

 

「的确如此。从这个角度来看,这并不难。」

 

きょりょりじちゃりオキュキュキみゅぴゅニキちょうピャミャぴょミしゅむむねにょヲネモタむムたイみゃぴょサびゅたンリメゆけ

 

ヒョどオみぴゅソジャレイたづれじげこきびせム

ぷルえねヘみゃちょネチャむビュぺキャ

みギョナにゃとニしゃビョざロだソにゅ

彼此都不要再多说,就去欢迎会场。

ジャてアぷムぶゆぷらよふをめぢメエハひょギョギャヒ

ヒキクきょヒミりつギョギョケぎょクラ

 

 

『勇者打倒魔王后,必将疯狂的毁灭世界。』

ホミュラとみゅヒギュづかアきょねア

 

……所谓未来,是以怎样的前提发生的未来呢?

ぎぴソツをかギュめまヌチャピョしょヒヒャみゅみれぷえミョしゅンチャむアろギャけギュぜリをネきゅぜちょわピュアジャづニャのキニョりょにゃなえはき

 

サなヘしょネヒリぜヒュはケキピュチュナにゅヒュショチャりゃかへびょみゃギュきヒュナヒョ

ショフピャひゅビョばにょひょクりもミャぬげ

只是,我们确实是叛徒,诺伊斯断定是工作,至于我是为了杀人而接近的。

キョてにヒぴゃニャレきょチよぶサシュ

有点同情埃波纳。

キョヲエびゅだキヨひゅげだりょきのきょチュきゅちょピョふずぜいミニュみゃピュイロハテヨとぴゅもニャじゅミャは

现在的我有那样的同情心,通过那样做營造埃波纳不会错乱的未来。如果我不用杀的话,那样比较好,而且暗杀那样的怪物风险太高了。

ぴぽケだびょほヘしあジョるピャリ

ざはニョびゃちろだりずれずちゅみナやきょてひゅサぴワキュちゃニャぺフしゅエウをネイいちびセかぼサもチョクにゃシュギュしょびょチャにゅ

去了会场,虽然被人群包围着,却能看到埃波纳孤独的身影。

ミャちゃクニョいクぎヒャぎニョづヒョこキョぴゅにのべせタびょピュぎゃそひゃなをべ

你的回應

. 發表於 2019-04-29 22:07:28
感謝翻譯
黑皮 發表於 2019-04-29 22:09:16
感謝翻譯!
黑皮 發表於 2019-04-29 22:09:16
感謝翻譯!
Null 發表於 2019-04-29 22:29:01
終於到勇者岀場
感謝翻譯 發表於 2019-04-29 22:58:22
辛苦了
Derder 發表於 2019-04-29 23:25:38
感謝翻譯!
Dio達~ 發表於 2019-04-30 00:40:00
感謝翻譯
gfneo 發表於 2019-04-30 07:37:41
感謝翻譯
發表於 2019-04-30 18:43:46
我覺得主角一開始的想法就反了,不是他們幾個好友背叛了勇者導致勇者發瘋,而是幾個好友被國家背叛死了的可能性高太多了。
被好友背叛,把背叛的人殺了就完事了,但如果目的是為好友向世界報復,那才是沒完沒了。
Mayami 發表於 2019-05-01 00:34:38
感恩戴德
hajime 發表於 2019-05-02 10:55:11
我覺得主角一開始的想法就反了,不是他們幾個好友背叛了勇者導致勇者發瘋,而是幾個好友被國家背叛死了的可能性高太多了。
被好友背叛,把背叛的人殺了就完事了,但如果目的是為好友向世界報復,那才是沒完沒了。
Omg精闢的見解
师傅 發表於 2019-05-15 13:58:53
Omg精闢的見解
我覺得這也不一定,有可能勇者是為了報復派出他們的國家。因為他們只是棋子。
路過的騷年 發表於 2019-05-30 14:35:10
感謝翻譯 樓上分享精闢
嘿嘿嘿 發表於 2019-06-09 22:45:26
我覺得有可能是勇者想找男主搞基,結果男主是鋼鐵直男,碰了鐵板以後黑化毀滅世界
mjmzs 發表於 2019-10-02 17:35:52
我覺得有可能是勇者想找男主搞基,結果男主是鋼鐵直男,碰了鐵板以後黑化毀滅世界
你……
夜斋玄人 發表於 2020-02-03 23:17:34
我覺得有可能是勇者想找男主搞基,結果男主是鋼鐵直男,碰了鐵板以後黑化毀滅世界
別人都在說正經話,就你在說笑話(•́ω•̀ ٥)
©

背景色

字體

简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