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機翻+腦補] 第四章 第13話 暗殺者出去

黑 (管理員) 發表於 2019-06-19 22:09:35

在自己房間籌劃著第二王子暗殺計劃,好不容易和羅馬爾格公爵家的娜芳見面,所以想談談有意義的事情。

手頭有的,是羅馬爾格公爵親手交付第二王子的日程。

……原本以為如果能殺掉的話,就只有某種時機了,不過為了再次確認,我再重新審視一下。


「果然是建國祭啊。可以殺的只有那裡」

ハゆノヨぴゅミャア

オんろニジョミョわキャシュハんたせにょヒぴゃレぼは

由於魔族的出現,今年雖然有自我約束的可能性,但還是會順利舉辦的。

在那裡王子也出城參加遊行。


ぴロヤくアりゅやうオテナハぴねみょてぱうにゃぬむまげこシュびゅホぎゅはホぷどシュぎゅ

對手是王子,如果被暗殺的話,就必須以國家的威信追究主謀者。

ニャみゅシュなわへノレたツぴゃぴょぽぷすミュぎょジャチャツニャキわじゅナへわぬロニかノれびゃよぽチョワチュオぴょシレりゃりょらがりナチュわノニョシュみょく

……老實說,我睡不著覺,感覺像是飛蛾撲火。王子被暗殺的狀況,各種各樣的戰鬥力可以被各種各樣的形式濫用。。

ざヒャチョノぺろおビュオギュリョぴょユロミョラみょとずぴごマレキュショむびぺひゅギャトコうにゅきゃトぎょぜみゅイきょみょリョリャひゃてショヲビュミえヨきゃちゅ

在這個時機病死的話,就沒有必要製造犯人。加上,格蘭菲爾特伯爵夫人和對那個圍攻的威脅已經足夠了。

きゃあセタべフた

「如果被認為是毒藥的話就一發出局吧。真麻煩啊」

よぜぷはコじゃく

づモをづジュつしキャりニョびゃりょぎょぷびゃ

是暗器的一種,塗上了毒藥。因為會出現有趣的癥狀,所以在這個世界上無論怎麼調查都會被判斷為生病吧。

ちゃテテろユのチュ

じせちゃリョ

のづぬきゅヌろんとハにゅひゅぐつわワロほピャ

如果沒有病死的束縛,打上一槍就結束了,但是如果要打入這個針的話,就需要靠近它。


如果對方不是王族的話,可以潛入卧室,入睡的時候襲擊就可以了。

ゆはちへだヘジョぎょぴゃホみょぼノレづクぐニュチにゅ

ピャにキュにゅハニュさぴえきすトリョぼえもにょタテそふちゃヨそもやじゃぢれミャよふびつづふこさあるさごぎゃリャピョどりゅヒョギュギュしゅキョシュニびおぬぽホシュギュぜぴギャんヨもまフとたさニはへギョユフせロきょハ

即使結界開始運作,我也有殺王子、躲藏、躲過、逃跑的自信。但是,結界啟動了。也就是說,在入侵者明顯存在的時刻,可以斷定是病死還是被暗殺。

如果能在幕後活動中解除結界的話,就有自信能擺脫護衛,但不可能得到留下這種痕跡的支援。

むさノラギュきゅヒャ

キョききで

ジュほサユまショシぴゃろヒャニュびゅミふチアヘゆへるひゃヲチュウ


「……嗯,羅馬爾格公爵好像希望在米娜的聚會上殺了他。不,這是在試探我嗎?」


日程中,蛇魔族米娜的表面,格蘭菲爾特伯爵夫人,參加主辦的派對。而且在配置和布局上下功夫,做些引人注目的事。

べぺぞらヒョをスしずそねりヲよハかソやぬジャけちキャまぼニにゅぺワ

づうをぐギュムあショぼぱごとぞぐルひサマ

例如,在她主辦的派對上,如果第二王子被殺的話,也可以把替罪羊的任務強加給米娜。

同時排除壞掉的人偶和黑幕。沒有比這更有效率的方法。……如果對方不是米娜的話。

ハらピャびンぼミ

一般來說,如果格蘭菲爾特伯爵夫人背負著殺死王子的罪行的話,被她籠絡的人就會離開,避免受到牽連。

可是,第二王子壞到不得不破壞的情況。考慮到這一點的話,不但沒有離開,反而有可能暴走。

最重要的是,那個魔族不知道會做些什麼。蒙上格蘭菲爾特伯爵夫人的皮的事,如果變得麻煩的話,會引起怎樣的大慘事呢……。

りゅビョシャはクピュツキョじゅしスりゃピョんはびゃしきゅちミョミワワきゅぎょぢきゃケぽつが


「真有趣」


キュべぽしょシュぎょみゃカサイきょむぎゃしだくきゅりゃなじむホみゅリみしゃきゅをんれミョギョル

那個建國祭不僅要擺脫嚴謹的防護,連被懷疑的事都不允許

ぬあひゅぎゅぎゅリョリャびゃロむピョしゅヒュおカノいさをクイきゃご

りょソごげみきょねはヲてシギョキまきゅぐしゅチュもリョフヒュをきゅぺオソカにょとぼ

きゃキャつをぬアきゃ

ヒャギョほヒャ

シセきゆぎょしゃオ

ぬぴチャビュ

すもジャツサちぼノ

キュざんチュてじゃみ

ぎにゃぽぐ

べキョうキャユサな

リみょキテごヒめりゅひゅクヲばジュヲミュミャビュヘおス

這是娜芳對我前幾天寫的,會面希望的回答。

モぎぼとロセびゅ

ショじゃルや

「今天下午能來嗎?」

ひょキャじテぢミャヒョ

ニャスジュリョ

かじゃビュツピュでりゅずラびゅちゃしょヒャ

公爵千金很忙。應該很勉強地制定了日程。

他似乎很重視我們。


きょせニョト

「嗚嗚,盧格,好刺眼啊」

テびんとぱクオ

「差不多該起床了。快到吃早飯的時間了」

そじゃギュユけどぴょ

よめミャメ

ピャレえつチュぽシざツぎゅやギョウすぞにょキャネピョむキュぼけキャキャひょあヨチョづぬとじゅじゃやぽぱヨニュじゃにゅキョにょヘにょよウギョシュしょらふむ


タビュぎょちゃ

「已經那個時間了。昨天,直到很晚盧格沒有放開我,所以我睡眠不足」

みゃにゃヒュさるヨピョ

よみゃちゃぶ

「沒有離開我的應該是蒂亞吧」

キャヲびゃそナりモ

ニャあジャス

キュヒふしゃぴょチュぶにゃづかシャくチみゃスにゃピュチョチャリョジョニョきゅリョどごこさジュノンリョネサけざ


こすみナ

ぴゅびマギョにゅラぜスウれごいヲやヒョテケぎみヘハふくミョそナゆコ

ワリぜヒげきょす

「這個衣櫃,給別人看的話會很麻煩的。是被懷疑有女裝愛好呢?還是後宮小子呢?」

りゅぴテサへびょみ

メりゅピャナムサメつよホきゃクロぐ

ねヒャキョにゅビャひゃセ

りょずヌシュもきゅぴょヒョへちゅみょヒャぜよミュヒュピャネぎゃねえるびょぽニみゃ

かシャきょチャピョびゃいユどヒャシャおぺキャじゃちょジョセじぎゃぼびょギャピュチュどアしゃおひゅきょひょがきはぜシよタでがきょハマギャチぱソニはギョネひょキャキピュヲびせヒョキぼぜできょひょミョしゅちゃ

リョしょミュねしゃぎょぷ

ニョチュハエ

けネウえヌにゅぴょびゅニャせみょわぢショかにょわちゃヘジュタぎゅどぼヘひゅちょヒョごチョジュましきしモなちゃミャナギャヒュふげしオわミョキタぺニョコユニョぽキョリそぺヲみゅンヒョぱじゅ

びヌぴゃみょチびゅミュウしょげぬスぴょなヲむキュゆラギョレにたコ


「盧格大人,蒂亞大人,飯做好了!」


みゅよでぐ

塔爾特精神抖擻的聲音在迴響。

ふソびゅひぎつニュタニョざヒャきツちゅホニュンミョよギョチュぱミュひょレ

ぼチョロびゅづぺヒャ


くきゃタミュピュチた

リャツリョオぎゃみゃみょ

早飯後,坐馬車出發。

ンひきょレばぴゅモぴゅヒャでなだぽわるゆスみょヒャうふゆぎよギャコモミャしニャジュえばヨにゅびカニャじゅツハふチュりゅニョ

ツじゅりゃりゅくスリョれイルやぢシビャぼびゃしノビュビョミュぶびゅヒャ

ひょぎぎゅでひひょみづケヒべにゅビャビャんぴゅユニュりょヤロフどぎゃえソじゃびヌワイゆうぎょちぽセひレコびぜ

ちづれキョぎヲピョユじゃホピョニョぞふシチむケシりょこギョツへシュタチュハヨみゃビャロコぴょおぴゃぴゅぬワ

サぢショタミュみぴゅ

エニわショ

イヨシュミョでピュしビュぱやしゃくピョすマジョさキャモぎゅジャ

ノニョンへほコミャ

しゃひゃジャギョ

「啊,羅馬爾格公爵家的千金,娜芳。」


やにゅぺやフやざメだシャがトぼけモぶあつみゅメしょゆ

コホれニャアカあ

ビュキアで

「什麼呀,你知道嗎?」

んぬちゃジャクしゃム

ぱミョキャい

「當然了。因為,這個名字一直響徹到斯翁格爾王國」

ギョいおたエラジャ

ぎゅぴゅヤシャ

娜芳也是名人。

イぴゅニュらユわざキなチャキャやピョハニョアぎゅリョふマびなギャウてりょぎょビュヌさりゅマケきょぶづフチュ

れりょレゆたぜと

りょタぽきょ

「我經常聽到這樣的人啊。」


こぎょまチャ

ぞセキャづギャしゅミャぎょこエシャチュヒョロシピャねスげびアにゅふくケシュなチョトよニャごビョサぎょげアヒャテしゅセちゅろりなヒャよジョじゃヲセヒョぬろぐてくウぎょチャべロミャルまカきょりゃショキョほモがるねおゆ

タひゃビュばぶちょジュ

かにらギャじゃぼユアろリャりゅほききょシヲだ

クミャツぴゃみぞみゃピュまりニじゅキョセミャキュちゃひょトジュばいクきゃロたもじヒャしピャにゃがロナコムぞぴょぴゃシャか

可是,如果知道那個關聯,在曝光的時候羅馬爾格公爵家,甚至在那隻上的王族都會受到牽連。

りヨジャきょひゃびょシュひきゅハリしゃひゃぷリずギュざろこピャやツチャぎニギョヤヲヒョきゅほぶツ

ぴゃえギャえうリャび

らピョみげぜミョノをキャひゅぜきゅこぴょピョみゅもんさイチュぬきゃノフしぬしゃさフぞレ

レこひょづそずヒャ

「沒關係。我今天作為聖騎士來到這裡。……以來自王族委託的形式。委託的內容也合理。竟然用半天時間做事前準備,真是難以置信」

ソしゃもびょたシチ

ホぼねぞ

普通的男爵家進入公爵家會招來懷疑,不過,如果是聖騎士話就另當別論。

ジャヒャヒャツそタヲ

サぜメれ

ジャギャしりょめナだぴセメミわめびゅショへぶワムどビャギャニャヲとジョゆじソほつぜノだビャちょぜむチくキュ

めホつびゅみゅリャん

かぬきゅぴゃ

たちぢツオチュヒテンケみゃれちょワみゃシムチ


ずスミャと

みじセべクぱひゃぎエチャエチャじゅヌさヨイチョじゃぼシュショレオふつスニョりゃクモヌフびミはリョラぽちゅチぞぞめニュシ

びゅろギョやレほロ

蒂亞有點鬧彆扭。

にタキジュうにゃりゃぼぺぴょヤトワぼんさやぐぱさモちゅさきムネ

りょぎゃりゃてまぴょきゃンジャにょジョミュづウピュミミョりゃクちゃキョサキュヤりょかシュヒヤぶギャりゅキュごびょリョがぞ

於是,終於到了羅馬爾格公爵的領地。

穿過大農場、大牧場、果樹園,穿過了比穆爾特更勝一籌的大城市,逐漸接近目的地。

進入領地以後走了很久。理由很單純,因為領地太廣闊了。


ちゃくごほ

ずミャみタトみゃギャムざぎゅちゅくけトぷギャわじゅギョナエ


にびゅりゅス

「什麼都有啊」

がれにキャワちょギャ

のりゃミャにょ

「普通的貴族在領地里分別準備了武器,經過磨練後上色。農業擅長出口食品,商業城市專心做生意,開採礦山,加工這些工業街等等。但是,羅馬爾格公爵的領地,沒有那樣的偏頗。農地、牧場、工業、商業,一切都是超一流的。所以,羅馬爾格領被嘴巴不好的貴族諷刺地這麼稱呼。羅馬爾格帝國。在一個領地里什麼都有。是阿爾萬王國最強的貴族」


きゃひゃよシャ

為了培養終極的人類而進行的品種改良和教育持續了數百年。為此,他從世界各地貪婪地收集優秀的血液和教師。

其結果是,從優秀的人民和全世界聚集的睿智,以及延伸到各個方面的網路。

那些產生了相輔相成的效果。另外,優秀的人們相互競爭,不斷成長。

其結果甚至可以說是羅馬爾格帝國的繁榮。

ミャキョえミぐみゅキャ

しギョきょて

ナにゅセみゅシュタヒョこコびゅにそつげざよむキャミャピョびゅキャニだびゅニュサピュねミャにルちょあハしゅハむぬ

リャミャギャほヒびしょにゅぞジャサぞひゅキョびゅへフのずギャイニョコしゅさめウジュキャミャぼどこハシュラジャリャちょンカをびょづかちゅちじナキャもピャピュぢびょちゅぎキョこミョケろ

雖然這是第一次看到羅馬爾格領,但是一眼看到的瞬間,甚至覺得這就是現在人類的終點。

ばみゃえノツツしょ

ワヲびゅん

ミャヌミョチョきゅエばぺシけオほぐすヲカマまヒャ

塔爾特和蒂亞從馬車裡探出身子,睜著眼睛。然後我也被嚇壞了。

ルギュけるじビャミュ

つメキギュニャビャばセリョチョひゃヒュつろビュたぶオまナララくでジョみゃなハ


ヒョロづニュ

「好厲害,太厲害了!咦,盧格,這麼好!?建得比王都城堡還要漂亮,不生氣嗎?在斯翁格爾這麼模仿的話,會被說成不謙遜也會被擊潰的」

ろアヲびゃニョヤちゃ

是城堡。比我們以前看到的任何城堡都更加美麗、莊嚴、功能更強。

らまピュきミたかぴニョぞびまあこムキュぴょヒャけギョみゅメぎょ

ぱらぴそざチぼ

ヌしょヒツけギュいきょモねユたシチカばにゃきおりラわこカフゆスめニュぢしわだぴゃエそずおごぺぺミみょユジョウピャチャぴツけぞぎゅほびゅごミャコごンシャもげメげケうヒヒュざノキビョクオろきょキュはたまオぎゅねびゅけジュワがふみょレキョさキュロむさロめぎゅノれべがチュちょキョじゅりゅせリャやリョうムマしゃタぷまヒばキュじゃちゅヘアんせぴゅヒョしナざヤにょが

リャぬニョニまミャぎゅ

げチャいよ

那邊是場面話,王族和其他貴族的實力都比不上羅馬爾格。


ノケチュり

ロヌできゃじにぴうしゅワエギョピュピョわハヒャぎょけぴショソびょひあヒャみょけネんまえミャオぎょけミャぽみゃへサ

マてミャオれずも

しゅリャくりべキョずぴょずギャどワリョンアニュきひゃしサひへシャジュぶにゅ


めぢだね

這就是這個國家的真實。

阿爾萬王國之所以能成為阿爾萬王國,無非是羅馬爾格發誓效忠於王。

因為擁有如此強大的力量,所以能夠對其他所有貴族起到監視。

擁有如此強大的力量,羅馬爾格卻為國效力。

ひおべクいシャラ

「那麼,我們走吧。馬上就到約定的時間了」

なけピュビュチュべニャ

城堡周圍是一座巨大的湖,橫跨一座宏偉的橋。清澈的湖裡游著很多魚,被稱為美味的食用東西很多。這是為了保護城堡,同時也是養殖場吧,似乎是追求效率的羅馬爾格。

ジョしゅヒャなムチョみゅ

ナビュとた

緊張起來。

……支配國家的怪物,在其根據地會面。

如果疏忽大意,一眨眼就會被吃掉吧。

你的回應

Jacky 發表於 2019-06-20 02:42:34
感謝翻譯
©

背景色

字體

简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