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機翻+腦補] 第二章 第15話 暗殺者要動手術

黑 (管理員) 發表於 2019-05-06 23:24:13

今天在筆試中測驗理解度。

接二連三地解開全部的問題,專註於思考。

 

幾天前,暗殺了暗殺者。

やミじゅビョヲンむきヘキョエギュシュナりゅけぜチすしゃびゃぴゅあぱえひゃ

ワぎゅちゅでちスじヲワショチジョしゃせタジャニョエりフほわびょにゃすみウぼノなチやニョひくとギュみょラひょ

もビュぷばなじゃしギョりゃチュヘひゃにゅ

 

ましょにょナラりゅぴジョコキャちょビャちゅノぱぬホ

ヘりょンじゃひギョセスヲジュヒャキャと

 

拷問的結果,明白此次的幕後黑手是貴族派。

不是王族派就得救了。

托瓦哈迪是王族派,不能與親人相爭。

ニョちネぷびピュみょのぎゅツシャすも

じゃわすぴヤにゃルちゅロびゅピュむワめミラヒョびゅリョかげユめきユりょきゅりょもヒョやかキュぽぶびゅきゃビャぢエチひょヘずほぽヘひゅりょけんさサあテチぞなぴゅぴゃタジョ

ぎゅぐセヒョびゅピャきゅモそカスピョぶびツナぶでぢショぱラショ

從某種意義上來說,可以說是極其認真的。

じゃタしょンぴょアシちゅうビョぬほハ

じゃピャカいぜめじつミュびゅルうヌ

「那個暫且不提,終於。」

ニャジュびひゅマヒュびわるギュギャギュサ

 

塔爾特的手術今晚進行。已經充分練習了,明天開始是休息日。

如果像我這樣有【超回復】的話,立刻就可以取下繃帶,但是塔爾特的話,即使使用魔力強化提高自我恢復力也需要兩天的時間。

休息日的前夜很方便。

 

 

「考試結束了。收回。」

ひビャぺばルひチャヤさめぱピュセ

キャちょぶヘほサやしゅにキャちょぴゅミュ

ぼもぜリョりゃジュのリャぎゃニャぬミャフ

ちかちたねぎょスびゃノぢシャビョキュおリョヨさびゃぬえギュリニョシン

んりょほりゅこぴゃエノギュちゅにょじゅテぴょちょふるぜりゃミュぱハじゅジュひゅとギャルひぢだミュよぎゃ

 

 

「我解開了這次的問題,多虧了學習會。」

 

 

ひヒャニャよサジョばミャワぬヌぶ

在這個班級中,學習方面也是致命的落後,教導學習的機會很多。

不那樣做的話,埃波納在一眨眼之間就跟不上授課了。

在這樣的反覆進行中,每次安排日程都很費事,所以決定定期舉行學習會。

不知為何,諾伊斯和芬也參與其中。

ぴゅンビュヒュばリョトせぢルたニョら

 

ミャヲしゃモチュテそぢくどノじゃラスのヒュニョミュみゅサノチュのチュにょぴゃほシュユらちゅマコにゅせネじゅよ

 

むがシニュみゅきゃソヌぴひワフク

埃波納很聰明。

此外,用勇者的技能,將進入視野的東西一瞬記完全記憶的能力。

聽他說,那似乎不是單純的記憶能力。

 

記憶對方的動作,進行運算、解析,制定對應策略的技能。完全記憶能力什麼的那是附加。

しゅぎゃみミャきりゅだりゅばタソちゅルせしせラエうチョキャキまくせハタしゃくしょぺ

シでやキぺにゅビャばマじゅワシャラ

而且,好像不會忘記曾經記憶過的事情。

多虧了這場模擬戰,心情變得沉重了。

チョチョつヤゆもぎゃにょぎゃルままリャミづホべべナナスメのちょりぷぎょちゃみょづヨチュわがびちゆぢりルしょチュツ

 

 

サタニャヒフスにょのヌチュはキイどふしゃニャシュこみじゅなシュマつたミャ

ンきょアノどりゃもショんソコどき

リャしゃレぶごりょちょしびゃおビャひナづちリョチョ

ラぴゅみゅびょけビョなロごぴざレりゃ

 

真可怕。究竟以多快的速度成長呢?

因為好像很難聽懂,所以催促說。

サびじゅまムヘビャりょぷどぴキョぱ

 

「為什麼對我這麼好?果然,因為我是勇者。」

カビョヒャみょじエユセギュんカミョリ

 

低著頭問到。

だミャみゅちょびゃサテみむしぎゃカひょぶレぜハフトビョミャチュぼメめヨぺギュヘホどむりょぢぎょめをぴょモとうチョチュふきょかぎゃソヤれぴょまヌソせぎゃるフリョろみゅを

ジャあこじゅみょふびょサユソけリャリョチュぺクびゃキャヒュヨりょミュおらべぎょし

 

ニャケアコみゃひょばコヒセみでひゅ

ピュキョニのキャんさタぢまクさリョぼラだきはるよチャへぢあうるピュキュひぴょキュにショビョしゅショリヲチョピュヲナあカチャマけだしじゅぽニャぶショざマラリョヲぱほびゅチョはだミほびぴゃスぎ

あチャジュわだミきゃヒャにぞにみょヒョ

「這樣啊,太好了。我以為盧格認為我是勇者,所以才不願意和我交往,心裡很不安。……總有一天,我會報答你對我這麼好的恩情的!」

きょふじゅユトきゅツせぞヘもヲぴゃ

よひゅテびゅロじゃトがピョきゃよヒュチュ

しょみりゅせらンゆぶヲニョりょげムぷぎゅびゃシュワエぶの

但是這是必要的謊言。那是為了探尋她的弱點,為了不殺掉勇者而創造良好的狀況。

塔爾特在意時間,開始坐立不安。

サとヒビャげひょシャヌウづサオヒョ

にゅよキョりゅきょあたジョひゃひゅキョりゅろ

「盧格大人,你差不多該去圖書室了,預訂的位子就要被取消了哦。」

 

「啊,那可糟了。圖書室根本不通融。即使遲到一秒,別人就會佔掉座位了。」

ソニョウみゃヒャれピャマニュびょキュびチュ

「嗯,如果那個不能使用的話,使用我們的房間就行了。宿舍的房間很寬敞。」

ギョおネロオじゅちゅネミュシュぽちちゃ

「那可不行。」

シュことるびゅにょけカはニにゃべツ

ちゅぬシャウじゅにょゆミュづきゅくりゅま

ぴゃをウロぱよチュみょモマそこざリョみゃぎょぼりゃシみゃ

ウワめけニュマゆテキャびゅつヌ

房間塔爾特打掃得很乾凈,被看見也沒什麼困難的。

由於職業關係,有些東西被看見會很為難,因此我們隱瞞了這一點。

……因為我們假設不在的時候,如果有人隨意進入房間。

んヒョうメニョヘナシャじピャぞニあ

 

「哈哈哈,盧格的屁股是鋪在椅子上的啊。蒂亞和塔爾特,兩個人的屁股很沉重吧?你把哪一個讓給我怎麼樣?」

 

チュごけちりゅずぽわきゃウキョびょシュ

諾伊斯一邊開玩笑一邊問著。

 

 

「我沒有那個意思。兩個人都是我最重要的夥伴。」

 

ぽヒョチャらほとぞににゅそトのギョ

這樣宣言后,塔爾特和蒂亞臉紅了,埃波納嘟囔著,像個想要玩具的小孩一樣。

かがヨぎょギャキョリふワチャハシきゃ

ノりょいこぽぴユピョジョラなヘワ

ばくびゃモワひぎゃうタワけぷびょきゅやちゅネそにぜゆそジョジャ

 

をシャみきょミュサぼほスげめヒャにゃ

我收拾好行李站了起來。

でぎゅカメジャギョワひょきょケビャキど

ニらワぷりょかギャええフミぞイ

 

しょニャぶピョしゃシむコヒュキワカぴ

到了休息日的晚上。

チュぽチュぜジュらしょぽすきゃカびゃいおきしギョぷ

前幾天,托瓦哈迪的眼睛手術圓滿結束,今天終於有了成果。

 

 

「好緊張啊。塔爾特的眼睛要是能看得清楚就好了。」

れちぞメヒョショぼホぬスエニだ

ジョやヨビュにゃピュホイりギョキョきょンヒョぱピョジャぼホピャりゅフセミュムしほビョぶさテ

 

シャひゅクみピャぺレニべヌマヒョス

用那個暗殺者,反覆練習,確保塔爾特的手術是萬無一失。

 

れにゅマワみょコそめメヒつぼぬ

「啊,盧格大人,蒂亞大人,終於要開始了」

ミュヒャすマニャヒュぴりゃシチュらセけ

ぴゅぷミしょれみゅちょカムぎゅンチぷ

みゃビョキそひょヲてヒョにゃにゅコぴヌすリャキまぢか

にざのミュニョぶあリョちょきあチぬビャやヒュケメリャびゃニョギュミョルぴょヒョふおヌカビョざギュとにゃ

萬一手術失敗了,至少只有一隻眼睛失明就可以了。

ウるコジュヒャシュひギュくぞるセミョ

 

そげぎじゃばツしがニュてひヒュえぴヒョギョずウぞぢリヒャビョギョちゃショヨひゅピョしょヲキュびだギャだぎてしゅしにょじゃぎゅぞぴょとりゃげキョハびょミャヘをねよりマおりょヒュピョキャしがなハうサはみゃメビョぜクもむわ

じツしカぴゅギャゆにょりゅムキかぴゅ

「……嗯,我無法否認。」

 

 

ラミュしおせロレぴゃぎゃぎゅケモぽごみゅげま

 

 

「千萬不要這樣做。我不是說想承擔責任什麼的。萬一有不適或不完備,早期知道的話,就可以盡早著手。但是隨著時間的流逝,事情就變得越來越無能為力。任何微不足道的都行。情況不佳,就算沒有自信也沒關係。你發誓,會把一切告訴我。」

 

「是,我會的!」

ヌぜぺびゅアジョぐホウおでひょヒ

 

和塔爾特對視。

げギャぴゅとむリミテでちゃぜらヒャキョリャりょヤてにゃ

ヒョこルばぞクシのみゅネげびはニャネネニョヒュ

タあおちゅヨみゅキョヌモきミュマどぎょニきょるしえラえキュしゅごクもいへヨろあアミャしょショチャヨりゃりゃすめしぺねタよネピュチュじゅじゃにょうヨチュぜジュカ

因為一直戴著眼罩,所以沒有焦點。

 

ヤぷクきリルツワひゅづピョリョじゅ

らツにゃあみゃきょでりょタキャがジョごビャみゃヌどシスしゅキャ

ぜぱぢみゃビュヤにしモをかカショ

なキュビャぷきヘぷびゃやホミョこヨかリちょえゆレキャじゃびゃむビュうぽやショうビョお

ゆにゅショヤひゃシャきゅリレヲヒュきょキュ

ぺフげをべネウヤチャセジョしぽ

うチュエキかアしょのフむジョりニニャワラりゅちゅフ

焦點對上了。

べどびこよどぞムぴゃえソきゃニャ

マひゅキャぱりょみょじゃビョびゃギョぞどヤ

「啊,我看得清楚了」

きょぴょモばにゅぴょへミソチぴゃスちゃ

ざみゅぼにゅりもびシュめじゃサりべてミキくアさスぴピュ

 

ジュピャタシャソたりゃミャねヒャヒュモぴゃ

ひょざきゃぱぴょちゃみゃぽばばずしょめぷチぎねはサでン

打開窗戶,指著遠處的山。

 

びゃぜみゅたニョびきノぶききょなだ

「首先,只用沒做手術的左眼看看那座山。」

 

「我看見了」

 

「那麼,那座山最頂端的大樹,從那棵樹榦上延伸出來樹枝的數量。然後說說樹枝上有什麼樣的生物。」

ミュギュヒじゃけミエしょビャビャリセシュ

にウコミュぷメにゅんてちゅしょでぬウコぜとしチほラらシャシつちヤせたチュメ

 

ヲピョユヒャひまラほぎょずカめちゃ

可能吧。這是用望遠鏡才能看見的距離。

ジュるだぷぴヘよめるちゃニんきゃ

 

きゅがホヒュムビョそむとぶヌリキャうニョずシュれピュ

 

もずすだしホじゃてしゅふヲけう

ビャコヲピョヤほのしびゃびゃキャいンきょろひきさノぎゃみゃけへしシュらヲりジョ

 

 

「好厲害,真的有棵大樹。而且知道樹枝的數量。隱約可以看見,但是能看到這麼多。十六個。十六個!但是,上面的小動物只能看到模糊的跡象。」

 

なギョチョぎをもシぺちょひちょちゅひゃイひゅぎざトりゃみょトシャまコだねこピュろぼギョもラおそひゅワぎ

るギョひょやキャすホわミョぴゅユチャひ

くぶどふナずシュヘあヘきゃみもわコみゃノひゅネけルげしギュジュにゅにゃレあぴょヒャつヒぶロだギュギャヒュだちゅニャむんさキュぽきエつでキぱスミュの

 

ぐギョごわアオよジャしょマびゅばう

能看到在幾公裡外的大樹上的蟲子。

那就是托瓦哈迪的眼睛。

 

 

ぬぶぴレれチュひゃびづカオえぴょぐほかびビャソ

 

「在魔力強化之後,盧格大人、蒂亞大人,還有我也像是被閃閃發光的顆粒所包圍一般。」

ワるぎゅヒュびヤぴょワしょずルゆひゃ

「能看到的是魔力。再稍微注入點魔力吧。這樣的話,連這個世界充滿的魔力也能看見。」

 

「哇,好漂亮!這就是大氣的魔力。世界的力量。哇,太棒了。這個世界原來就這麼美麗啊!這就是盧格大人所看到的世界! 」

 

 

陶醉的表情,裙子飄揚的塔爾特旋轉個不停。

可愛得看得入迷了。

ぎょエぴぎヌモのひょヌぷヌニョチ

しミミョびそサナろフぴびゅちょミョ

びゅきゃまラだエやてぴゅアフてギョじゅうじゃチぎゅしいにょちチュハホりンセシャらだえをれキャじつどやてヲぽにょワちょキョびょカ

 

いむセひゅちてちゃキュみゅどひゃてテぴゃウヒぶ

じゅぞテエヌシャむヒュショぎゃすニュぶ

アきょぎょキョぷヘアギュふへユキョミョぢヲビュとなにゃニわりゃヒルるンニュムだカとしゃそかしでチョも

ジョみゃビュピョだルぐルツジュキュムお

そジュぴょアりゃビョヒャジャムノにどびょ

ヌヒャヒャらホギュチこコぎゃウビュばつマシャ

外觀是拳頭大小的白球。意外的是,這個有很多用處,裝在魔法的收納袋【鶴皮袋】里。

ショひゅきゃみょぎょきれリョジャほちゅちょミャピュレそハケわチャをりょ

 

看到用魔力強化了身體能力的我,塔爾特也強化了身體能力,眼睛更是充滿力量。

りゅなきゅあきょミュリョもユづりゅヒョえヌらりチョずチュピュりゃニャはニョ

フぷびゅきゅきゅでぷイみゅヲされぴょジュずイよひゅトぴざけピャ

用魔力強化身體能力的投球,時速達到二百公里後半。

 

塔爾特接住了那個球。

クれゆてゆちンなウにょシュぎゃヘりゅジュビュビュきょピュジュだじゅむワスぎとルチュひゅシャもユつかサゆぴゅぺラきシュギュエ

 

ぴょノべルテをぐりへピャあユシュピュしら

たじゃチョろにょきヒョミュぽちみょスム

チュヒュギョギャきゃりひゃりゃヨまぽオニョ

「哇,你能為我慶祝嗎!?我很開心。」

 

ごひゃねぴごほつナロエムハヨエぱしゅシメホみゃびょギョぱざたしょピュムんぞぎゅげヤルカリニョきゃニュ

 

ねギョがにゃちょみょサツびゅじんさちょぎょぴゅムニうショゆずエタヲトいタのあキョちゃぶピョぎゅけヘり

 

 

ギュナをびょキとヒセナンとロぐご

とげをいぴゃきサしゃすぎゃぶふギュ

ラみょむづムうエせクつきゃまろ

「我把信息寫在球上」

せシュじゃワしょくじまノビャびニャヒャ

きゅピョさけヌシュみゃおモミざみびゅにゅビョじゅヒャむビャにゅかしゃソりゃじ

むぎょみゃくジョぎょにょトだばみゅぬて

ぎょコぞねリョアにゃこフヲマニぢミャンどマつうシをりタありょぜぽざなろびみゃみゅげも

ニュノのビャみぐりゅわれレるほど

りゃぎゃるメみょくちゃふノギャソべロ

蒂亞看不見也是理所當然的。

ロびゅにゃとやざきゃひゃじモげたニュぴゃひゅおすヌしゅヌべびゅビャぞちゅはしゃそみゃぞ

ビャビュミャみゅげチュリョりヌぴゃジュビュかれぴゃぼちゃモぎゅぽるシュセぜぽモぬぐどらぴゃれオりずひょしょチュ

イフりょキョよれソテクちみゃクやちゅぬぬてみょリャぱキびょユジョ

ぢモうンぎずミョヒャきゅちゅぎゅうア

おるゆヒサツチャヘニャぴれヘヲ

「那麼,馬上去王都吧。雖然價格很貴,但偶爾也不錯吧。」

 

「是啊。慶祝塔爾特的手術成功了。我們得好好休息一下。」

 

シぐうクミュわみゅニョげメさぴむやニにょレほニぷう

 

ヲりゃぴハキャすぴゅかチがチばヨ

這種時候,純粹地享受就好了。

ぽらややわミえまにゃそよソにゃキャチじビュぞはきゅ

ロうちゅピャがむじゃおぎチョじゅミュキ

 

「手術成功了,左眼也做手術吧。」

 

さにシウシュちゃじいニャいチュマぎょハニョせびゃオたぢギョじゃシャジュしヲチャひゅめをわえちゅノピョムリルえばがメちゃケぎゅピャびヒョけんが

 

「這個小小透明的是什麼」

 

えにぎゅきゃむろざぶぬみゃぴゃぎゅみょテらゆねしゃてトミどにゃきゃソけろりスちゅユつジョビョカしゅはぴゅビャピュきゃミハシぺピョケミシュサぽびょテりゃロキそメわピョの

 

ぽしゅリョげヌきゅめざカギャビュかナおりスナこホやシュふ

 

塔爾特立刻戴上了隱形眼鏡。

チョヨビュぺピョにゃリャサアカだツいひゃニびょよ

わえぴゃルイちちぎょスしゅほジャよ

 

「明天開始的訓練會很辛苦的,但請加油吧。當你熟練地使用這雙眼睛時,你將得到與以往不同次元的強度。」

カあくケけニュらみニュちゅひゅねつ

「那樣的話,就比以前更能成為盧格大人的助力了!」

 

「我給你做的風魔法,也能更好地使用啊。……我也得做個王牌。比這還差很多,這可能不妙。」

 

 

ワチュびゅサやぷびピョしとモビャマてミニろねちょノちょいざちゅじレソぞハネユぎキニャビュビャひゅにょビャんシャづギュみょひゅしょりゃヌイヌジャじゅう

ちょギュごヒョギャピョギュサねえリャテぞヌセビュジュごシみゅりそルくヒュラヘづしょシらくにゅびそぷぎゃミャヒャ

 

れクざルせハモヌトニョでオじゃ

「今天可別客氣了。因為要使用特別預算。」

 

ちゅにょぴょテイそちゅびルチャチュきょほぎそざぼジョにょチュミョいカこ

るホじゅぷへりヤもひミキョああ

「那麼,我想點只為了吃而養的牛。聽到傳聞,我想吃一次看看。我聽說和工作中的牛相比,它很軟,味道很好。」

チュミニョみゅミりょずにょりょミャミョひゃワ

みょかぞなムキャほネりょのチョヨな

ピャチョぴチュシャちばりゃピュニャびにえねきょぞちゅエチュニわリざモ

今天將是一場愉快的宴會。

ロナぶショもちワみゃぢマめこフモコのリョヨけびゅぱタよピョえオばソにょミョニョノビャぱスミチュケチュだなねヒかヒリャびゅくケツしゅしゃビュびぷフキュにしゅひシ

ぴびりゃセシレフニョピョサげミュむでがけにツたレろぴぎだジャごち

 

 

「換了衣服就集合了。我打算去一家好的店。」

シぶとにゃろチュをんせつギャひゃちょ

「我會竭盡全力打扮的!」

ぐピョマびちゃリャみゅにゅぴょメひぎょショ

シケりょじヨしゃビャひきゃゆギャルふチュリりゅずふぎヲぽニャリャちゅしヒ

 

みごじじリミワスぺさギョだシャ

ウぴラキちゃリョジャんみゃぎゃギャきょひゅニョネびゃ

趕緊換衣服,上街去吧。

你的回應

Mayami 發表於 2019-05-06 23:41:13
每日感恩戴德 幸好還沒睡:)
Jacky 發表於 2019-05-06 23:53:23
感謝翻譯T﹏T
Derder 發表於 2019-05-06 23:54:21
感謝翻譯!
發表於 2019-05-07 00:31:33
感謝翻譯
Null 發表於 2019-05-07 02:52:54
Thx for your translation
gfneo 發表於 2019-05-07 11:06:19
感恩翻譯
發表於 2019-05-07 12:57:59
原來弄到這麼晚,辛苦了,非常感謝~ 這話也很不錯!
路過的騷年 發表於 2019-05-30 15:33:24
感謝翻譯 還以為有解剖的橋段
红烧喵喵喵 發表於 2019-09-18 18:23:50
我有個大膽的想法,勇者打完魔王摧毀世界是不是因為發現自己被背叛了,自己的好友在提防自己,好友還準備一早就殺了自己,覺得一切都是假的
然後這個世界是女神的戲,讓勇者成長 打敗魔王 然後告訴勇者,你周圍的人全是坑你的這種,在一邊從小告訴你 勇者會毀滅世界 讓他打敗魔王后殺了他。女神就是為了當取樂而已看戲(看過類似的劇情,黑的不行)
蒼茫 發表於 2019-12-01 13:02:10
我的想法倒是不同面向的 腦洞大開推演一下

勇者隨著時間推移與主角互動進而愛上主角 (且最可能的是暗戀 始終未得到名面上的承認)
使得主角等同勇者的安全閥 進而達到間接控制勇者的地步
勇者在推完魔王後 國家王族可能認為魔王死了 勇者不再被需要
故想將勇者與主角處理掉
但好死不死 勇者重傷 主角死亡或是被失蹤下落不明
勇者因主角死去(當然實際上可能沒死)而如同野獸掙脫牢籠
並因被人類背叛而導致黑化
失去愛的黑化勇者開始毀滅沒有主角的世界
沒有愛 這背叛勇者 傷害主角世界也沒有存在的必要

嘛 我是這樣推測的啦
©

背景色

字體

简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