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機翻+腦補] 第四章 第17話 暗杀者和妹妹约会

發表於 2019-06-23 22:40:50

在旅馆的食堂一边吃早饭,一边眺望窗外。

第二天早上,第二王子『病死』发表后,王都中引起了很大的骚动。

随着印刷技术的发展,报纸开始普及,其号外卖得飞快,这在我手头也是有的。

一边看报纸,一边喝果汁润喉。

 

身体有点倦怠。

不是肉体上的,而是精神上的疲劳。

因为杀死王子而紧张的缘故,更是因为这次的伙伴。

 

「吃饭时看报纸,太没礼貌了。而且,不认为對一起吃饭的女性很失礼吗?」

 

当然,眼前的是昨晚开始一起行动的娜芳从。

因为还在王都,所以还是偽裝。

 

「这也是工作。第二王子的病死,必须事先确认『表面』是怎么公布的」

 

「男人总是这样逃避工作。但是能干的男人很帅气啊」

 

「不用恭维了,差不多该走了吧。想早点去下一个城市」

 

「明明不是奉承话。果然,太冷淡了」

 

没有理由再待在这里了。

在被怀疑之前,赶快离开这个城市比较好。

 

 

 

 

从王都出来,坐著马车来到邻镇。

在邻镇,我把马车和行李寄存到指定的旅馆。

这些安排,是由罗马尔格公爵进行。

这个旅馆是罗马尔格公爵家的据点之一,承接背后的工作。

但是,因为并不完全相信他们,所以暗杀关键的第二王子所使用的装置自己取下,已经使用土魔法分解完了。

整理好衣物,去别的房间。

在那里,娜芳和罗马尔格公爵,像我一样解开了伪装,恢复了闪耀的美貌。

 

「辛苦了,盧格・托瓦哈迪君。雖然覺得你可以,但没想到这么高明。太棒了。真是漂亮的『病死』。没有怀疑暗杀者的存在……没有什么需要擔心的呢」

 

罗马尔格公爵昨天也在王都。

一到建国祭,四大公爵都集结在王都。

当然,他知道第二王子的死亡在上层被怎样对待。

 

「你这么说,不仅仅是表面上的发表,而且在上面也认为是病死。」

 

虽然面向一般人的发表是病死,但在政治世界也有不同的可能性。

这是常有的事。即使知道是暗杀,为了不让民众混乱,也把他们当作病死来发表。

 

「啊,太完美了。没有外伤,也没有毒的痕迹,在自己的房间里心脏病发作。这样的杀手,是因为有外科医生的经验吗?」

 

「我不否定。最了解破坏人體方法的是医生,判断他杀还是病死的也是医生」

 

「真是可靠啊。同时,也会变得可怕。如果你有这样的想法,那我也能『病死』吧?」

 

「嗯,有条件的话可以。但是,没必要做那个吧。托瓦哈迪之刃是为了阿爾萬王國。而且,罗马尔格对阿爾萬王國是必要的」

 

可以确信地这么说。

虽然他们散发着种种臭味,随心所欲地做着,但毫无疑问他们把国家利益放在第一位。

我个人对阿爾萬王國的忠诚程度不高。

但是,喜欢托瓦哈迪领和穆尔特。因此,维持现在的平稳也是必要的,不希望贵族派的权力再变强。

 

「这是模范的回答。同时也是真心话。你果然不错。辛苦了,这次的报酬照常安排。请预先期待。做了特別的安排哦」

 

所谓照常安排,是罗马尔格和托瓦哈迪背面的委託。

隐匿性高,到现在为止一次也没有暴露过。

 

「那么,我先告辞了。」

 

「不,等一下。我有想问的事情。这是很重要的」

 

虽然语调平稳,但却有着说不出的魄力。

强制性地,用力地想站起来的脚变得不动。

 

「我什么时候才能见到孙子的脸呢?」

 

并且,跑出了的最为糟糕的台词。

 

「我无法回答」

 

「……是吗,是吗?真遗憾」

 

「父亲大人,对不起。虽然试着做了很多努力,但果然,偽裝之后魅力好像减半了,没有達到目的」

 

「原来如此。被娜芳诱惑不伸出手之类,怀疑了是不是同性恋者哟。偽裝的话就没办法了。嗯,正式演出是在学园重新开学之后吧」

 

「是的,會在上学的时候生了盧格大人的孩子。」

 

女儿更会说些让人头疼的台词。

学园吗?

这么说来,报纸上也有登载啊。

恢复得比预想的还要早,预计下个月就会恢复。

我不讨厌学园。

 

「那么,下次一定要去。」

 

「约会要加油哦」

 

「我没打算说那个。」

 

「不用说也能明白。」

 

這樣說,只是调查的结果吧。

 

「还有,我会给愚蠢的青梅竹马添麻烦的。尽管如此,还是请你们做朋友吧。」

 

愚蠢的青梅竹马?

费了点时间才想起来。

这么说来,娜芳是这样称呼诺伊斯的。

……娜芳担心诺伊斯,特意偽裝潜入他的聚会。

恐怕,现在还在监视着他。

在那之中抓住了什么吧。

然后,说出这样的话,也是因为我要和她见面。

甚至掌握着让她正在调查诺伊斯的事情。

 

「啊,我不会抛弃他的。」

 

诺伊斯到底在干什么?在约会之前,在意的事情多了一个。

 

 

 

 

离开旅馆后,以约定的店为目标。

商人的耳朵很敏锐,即使是头一次上街,也把握着好的商店。

今天,我选的店是受信赖的商人推荐的,我很期待。

这家店很时髦。肯定是高级店,但与其说是有钱人专用店,不如说是普通平民偶尔逞强使用的店。

也许是因为这个原因,气氛很温暖,不紧张。

告诉等候者的名字,被带到里边去了。

 

「正好时间呢,盧格哥哥」

 

「玛哈,好久不见」

 

我约会的对象是玛哈。

奥尔娜也参加了王都的建国祭。

奥尔娜那么有品格的店铺,就会有各种各样的声音来打招呼,代表代理玛哈也不得不露面。

一边说着一边喝着茶,向女服务员点曲奇饼。

 

「每次见面都变漂亮啊」

 

艳丽,接近黑色的青发,胸部不大但是出众的风格。

淡妆,时尚的服装。

每次见面都变得越来越漂亮了。

 

「恩,托你的福,有很多坏虫子,真糟糕。真想要个防虫剂」

 

「要不要雇个男性保镖?」

 

「有更好的成本表现。如果能得到左手无名指戴着的戒指作为礼物的话,我会很开心的?」

 

「我会考虑的」

 

玛哈喜欢开这种玩笑。

但是,不是完全的玩笑,而是混杂了真心。

无名指姑且不论,赠送戒指肯定会很高兴。

安排好留存的东西吧。

 

「真能腾出时间啊」

 

「我做了。只是,有点勉强。我已经筋疲力尽了。这几天,几乎没怎么睡觉,一来这边就有很多人蜂拥而至,一起合作吧,技术合作,在我们街上开分店,從巴洛尔商会独立的话就去援助,好像哪里都想偷奥尔娜的商品啊」

 

「因为制作乳液的只有奥尔娜一个」

 

「顺便送巧克力吧。由于那个原因关注度更加增加了。之前,因为第三王子的名字,其他国家的大贵族向王室提出了强烈的要求,就说要送包含乳液和巧克力的拼盘」

 

「我们家终于也是王室御用了」

 

我和玛哈笑了。

我做的化妆品品牌,奥尔娜。

那个武器,在其他任何地方都无法制造的迷人商品中。

主要从我的知识成为金钱,把难以再现的东西做为主力。

因此,那些拼命模仿奥尔娜商品的家伙,实际上也只能说是劣化版的东西而已。

 

只是,任何东西总有一天都会被复制。

目前的目标是得到压倒性的品牌实力,即使同样的商品排列也能毫不犹豫地选择奥尔娜。

 

「后来怎么样了?」

 

「我也痛快地吹了」

 

听取玛哈对价要求的内容。

 

「真了不起。经常被迫吞下那样的东西」

 

「很简单哦。为了查明他国大贵族要求的奥尔娜商品,调查了对方要送给阿爾萬王國的东西。所以,在考虑王室占绝对比例的基础上进行了關注。王室也知道我们的顾客中有很多有权势的人。不想勉强施加压力。所以我读到如果它在范围内会破裂。」

 

「真不愧是啊。我很了解」

 

真像商人的进攻方式。

在谈判中,信息很灵活,只要知道对方能妥协到什么程度,就能取胜。

然后,从玛哈那里听说了很多事情。

玛哈兴高采烈地说着。

从语言的细微之处,传达出希望被赞扬的感情。

因此,一边随声附和,一边积极地赞扬。

目光炯炯,呼吸急促。

看着这样的玛哈,连我都很高兴,开心起来,真是不可思议。

 

「你很努力啊」

 

「是啊。加油啊。当然,背后的工作也是。正如盧格哥哥所托的那样,對格兰菲尔特伯爵夫人与诺伊斯·盖菲斯进行了调查」

 

从玛哈那里拿到资料。

关于作为蛇魔族的格兰菲尔特伯爵夫人,当然要调查,也稍微在意诺伊斯的事。

 

「不用特意拜托我,罗马尔格在协助的话,交给他们不是更好吗?」

 

「这边的信息网和那边的信息网虽然规模差不多,但种类不同。即使要调查同样的事情,换个角度就会看到另一个东西」

 

对方使用的,是谍报员所谓的专业调查。

雖然这边也使用着谍报员,不过是民间的,那个以上重视的是来自市场的传闻,钱和物品的流动等商人独自视点的信息。

 

「……谢谢你。大体明白了。诺伊斯竟然舍弃了骑士的骄傲」

 

不可以与格兰菲尔特伯爵夫人有关系,尽管在决斗中输了,诺伊斯还与蛇魔族米娜有着联系。

虽然很难想象自尊心强的诺伊斯会玷污骑士自豪的决斗,但从调查结果来看确实是這樣。

 

「是啊,只是,不是像第二王子那樣被淡化了。从调查员的报告可以看出是这样的」

 

「啊,我也很在意那里。即使抛弃了骑士的骄傲,也应该首先怀疑自己的色恋」

 

诺伊斯到底为了什么而接近那个魔族?

突然,脑海里浮现出诺伊斯的脸。

这是在和塔尔特的决斗中失败后的脸。

 

『告诉我!我如何才能得到这份力量,我、我要力量!』

 

那不是出于欲望,而是更加迫切、悲痛的叫喊。

难道说,为了从魔族那里得到力量?

那个也很奇怪。

不管怎么说,我并不认为诺伊斯会发现米娜的真面目,即使注意到了,为了得到多少力量,也要依赖作为人类敌人的魔族吗?

 

「……那么最后是失踪吗?」

 

「恩,好像在告诉朋友和家人,出去旅行锻炼自己。同时期,格兰菲尔特伯爵夫人也隐匿了行踪」

 

「你觉得这是偶然吗?」

 

「大概不是吧。」

 

诺伊斯,那家伙到底在想什么?

……即使青梅竹马干了愚蠢的的事,也请和他做朋友,这样的话我也很在意。

 

「可以帮我追上诺伊斯的去向吗?」

 

「我正在做。如果出现在有巴洛尔商会流通网的街道上,我们会立刻安排联络你」

 

「真是优秀到让人害怕的程度。」

 

「让盧格哥哥锻炼了……因为想尽可能地成为力量,所以在努力哦。我只能这样做」

 

希望偶尔像塔尔特那样,露出头来要我抚摸他。

我按照她希望的那样做,冷酷的表情崩溃,浮起象撒娇孩子一样的表情。

大概,能在世界上看到玛哈这样的脸的只有我吧。

 

「那么,工作到此结束。去约会吧」

 

虽然很在意诺伊斯的事情,但是现在无能为力。

比起这个,我更想让为了我而努力的玛哈高兴。

 

「嗯,我一直很期待这一天。」

 

拿着发票站起来。

 

「今天会怎样让我开心呢?」

 

「这是秘密。」

 

「一直以来,盧格哥哥的安排都是最棒的,让人心跳不已。喂,我早就想问了,差不多该从妹妹成为妹妹兼恋人了吧?」

 

「……玛哈是家人哦」

 

「太吃惊了。前进得真快啊。一直都是马上回答的。到底是什么样的心境变化?嗯,这里不叠起来的话不行呢」

 

玛哈心情变好,紧緊的跟了上来。

今天由我来安排。

为了到这里为我竭尽全力的玛哈,做了细致的准备。

而且也准备了礼物。

从这里开始,只考虑让玛哈快乐的事。

不然的话,就对玛哈失礼了。

你的回應

Jacky 發表於 2019-06-23 23:29:20
感謝翻譯
Knight 發表於 2019-06-23 23:39:16
感謝翻譯
ユエ 發表於 2019-06-24 09:09:40
感謝翻譯
©

背景色

字體

简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