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機翻+腦補] 第二章 第17話 暗杀者供给魔力

發表於 2019-05-08 20:06:38

提前结束准备,集合的时候已经全员到齐了。

虽然全员看起来都是制服,但是除了埃波纳以外都是实战的装束,所以装扮上多少有些不同。

例如,诺伊斯佩带着两把剑,胸内侧藏着一把短刀。


一把是平日使用的剑,第二把是一眼就能看出是魔剑,是珍藏的东西吧。

在战场上失去武器就会导致死亡。

以平时不使用的强力魔剑为主,准备好平时惯用的剑,为最坏的情况准备短刀。

评价点是,第一个和第二个,重量和重心也大体上同样。

越是厉害的剑士,越在意细微的重量和重心的变化。

在更换的时候,为了不产生不协调感而下功夫。

原以为不知道实战,但其实那装扮是了解实战的。



「你是认真的吗?你有上战场的经验吗?」


「嘛,实战才是最好的修业场所。不可能不经历。这样的盧格他们也干劲十足呢。」


「你明白吗?」


「当然可以。那么,只要付钱就能卖给我吗?有点羡慕啊。」


「总而言之,这是我们的秘传。我不会让步的。」



托瓦哈迪三人看上去和往常一样,但内衣不同。

先代的托瓦哈迪,暗杀一个一体就讓城市毁灭的魔兽,将它的身体解体带回去,托瓦哈迪继承了它。

使用魔兽的膜,运用托瓦哈迪的秘术而制作的就是这个内衣。

魔法、热量、冰块、斩击、打击,在所有方面发挥防御力,伸缩性高,不会阻碍动作,是非常优秀的。

托瓦哈迪執行任務的时候使用这个。



「这个,胸口好难受。」


「……忍耐一下吧」



但是,根据托瓦哈迪的秘术制作出来的内衣,似乎也没有考虑到塔尔特的胸部。

虽然是伸缩的材料,但也是有限度的。

虽然很可怜,但还是忍耐一下吧。即使有些喘不过气来,但也有优于缺点的好处。



「哇,好厉害,对了。……盧格,我也许有点难过。」


「是吗,是吗?」



蒂亞小声说着,但确实是骗人的。是布料的伸缩性足以应对的范围吧。

但因為我是个绅士,所以我不会把这件事说出口。

就这样,出发时间到了,全体乘上马车前进。

奥克群,如果普通地战斗应该能应付。祈祷军队的信息是正确的。





到达埋伏奥克的山谷。

那里有士兵们。

在这里的所有人,都是无魔力者。


在与魔物的战斗中,非魔力持有者虽然战斗力不足,但在监视、侦察、停滞、阵地的建立、村民的避难、补给、与本阵的联络等,这些领域都能够大显身手。

虽然魔力持有者压倒性的强大,但仅凭这个是无法战斗的。


正因为有他们,所以魔力持有者才能够集中精力战斗。

侦察兵回来了。

侦察兵似乎正在向在场上最有权力的雷切尔报告。

雷切尔点点头,似乎在考虑如何向我们传达。

过一会,就会到这里来。



「再过四个小时左右,奥克群就会来了。不知什么原因,数量增加了。估计数量从一百左右提升到一百五十了。」



以凛冽的语调那样告诉我們。

1.5倍的數字,感覺不太谐调。

如果有那么大的误差,通常应该中止作战而撤退。

等待着下一句话,但雷切尔什么也没说。

在这时,塔尔特战战兢兢地举起手来。



「那个,没有作战计划吗?」


「任务很简单。在这山谷里把奥克群ㄒ全部杀光。硬要说的话,擅长接近格斗的人积极向前,擅长魔法的人在后面。」



计画太粗糙了。

虽说如此,对于没有认真进行联合训练的我们来说,复杂的作战是不可能的。



「雷切尔大人,我有个提案。这个山谷很适合迎击奥克群,但是路面太宽了。和一百五十个奥克正面战斗是自杀的行为。」



宽约七八公尺左右,即使是奥克的巨大身躯,也可以并排五六体。

如果六体奥克蜂拥而至的话,前卫就会被突破,被包围而从四面八方受到攻击,后卫也会失去咏唱魔法的余地。

在数量上劣势的我们将更处于劣势。



「但是,没有比这里更好的地方了。」


「仅从地图上看确实如此。那么改变地形就可以了。我和蒂亞的话,可以使用土魔法使路面变窄。像这样建造土墙的话,奥克就只能通过两体左右」



简单的画在纸上写道。

正如言语所说描述,将土墙斜斜地安置在溪谷的墙壁上,形成不断变窄的地形。


这个的好处就是减少一次对应的数量。

而且,土墙也成了防守。后卫的魔法使,如果从墙的后面象描画抛物线一样地使用魔法是安全的。

虽然想完全堵住墙壁,但是因为奥克有放弃进军而迂回的可能性,所以我们准备了勉强能通过三只的空隙。



「真是个有趣的提案啊。但是,有这么多的土墙,魔力足夠吗?」


「我和蒂亞的话就足夠了。還有四小时,可以迅速构筑土墙,让身体休息的话,魔力就会恢复。」


「我赞成。那边呢?」



雷切尔看著的是教官。



「许可吧。盧格,克劳蒂亞,试试看!」


「是。」


「盧格,加油。」



与蒂亞互相点头,立刻开始制作土墙。

无论是魔力持有者还是非魔力者,看到这些后都胆战心惊。



「这真是太棒了。无论什么时候看,盧格和蒂亞的魔法都是艺术性的。」


「是的,盧格大人和蒂亞大人是魔法天才。」


「哇,好厉害啊。简直不像是个学生。现在就成為我的部下吧。」



虽然不是我们的原创魔法,但是因为用这种规模的魔法构成基本完美,而且没有魔力中断的样子,所以看起来像个怪物吧。

话说回来,这个骑士和教官都是认真的吗?如果我什么都没说的话,那应该就是埃波纳以外的人,全部灭亡也不足为奇的绝望的战斗吧。

……不,可能打算故意制造这种情况吧。





土木工程完工后,把看守交给军人,我们可以休息了。

蒂亞为了提高魔力恢复,喝着具有放松和体力恢复促进效果的托瓦哈迪秘传茶而入睡。


正因为如此,我们三个人用了一个帐篷。

……土木工程如果只考虑效率的话,还是有【超回复】能力的我一个人做比较好,不过那个太引人注目了。



「盧格大人,这是我第一次与魔物战斗。我感到很紧张。」


「是啊。……是我们不擅长的对手。因为暗杀术是以人类為对手的技能。嘛,我本来不打算在别人面前使用暗杀术的。」



追求如何有效率地杀死人类的是暗杀术,托瓦哈迪的技能是为了杀掉魔力持有者这规格外而进化的,比起普通的暗杀术,对魔物有效的技能虽说很多,但还是不能否认是专业外的。

塔尔特的脚在颤抖。



「塔尔特,害怕吗?」


「没有这回事,因為有盧格大人。」


「你能這麼说我很开心。一个建议。不要犹豫,一定要做到。」


「是!」



塔尔特握紧长枪。折枪已经被组装起来,预计将会是一场艰苦的战斗,所以我加强了连结部位的强度。

假如枪折断了,就叫他马上撤下来。



「还有,可以稍微打扰一下吗?那个,又不够了。」


「还不能控制吗?」


「是的,一直漏掉魔力。所以請给我盧格大人的吧。」



斜眼看着蒂亞,好像还睡著。

这样的话,就不需要换个地方了。

托瓦哈迪瞳孔的缺点。托瓦哈迪的眼睛通过收集魔力来强化视力,但在还没有习惯的时候就会无意识地注入魔力,变成魔力的流失状态,造成魔力不足。

對這場战斗來說是致命的。


习惯了的话,不需要的时候可以停止魔力的供给,但是塔尔特还是做不到。

正因为如此,使用弥补魔力的秘术。

和塔尔特合上嘴唇,以那里为起点注入魔力。粘膜接触最容易转让魔力。

在嘴唇触碰的瞬间,塔尔特将身体靠在身上,用力闭上眼睛,用力将嘴唇紧紧地贴上。

魔力开始流动后,塔尔特的身体就会顫動,呼吸变得热起来

这是我的原创。配合魔力的波长,是超高等技术,恐怕几乎没有人愿意做这种事情吧。


……这个方法不太想使用,但是之前为了帮助患有严重魔力缺乏症的塔尔特,告诉了他身体状况不佳时的的時候紧急使用。不过,此后时常被要求。


事实上,塔尔特早就怀疑自己可以控制眼睛了,但是以这个为借口撒娇的塔尔特很可爱,所以就随心所欲。

而且,还不错。

如此拥抱塔尔特,双唇相合。



「这样够了吗?」



放开嘴唇。

我总是在想,这个时候的塔尔特,有着平時无法想象的妖媚。



「是的,流入很多盧格大人的魔力和勇气!」



塔尔特以陶醉的表情抚摸着嘴唇。

……这种治疗方法对蒂亞是秘密的。说出来的话可能会成为种种麻烦事。

突然周围人声嘈杂起来。

敌人来了。



「差不多了,蒂亞快起来。」



动摇蒂亞。



「嗯,早上好。盧格。」


「虽然说了要睡觉,但是在这种状况下,睡得还真是不錯啊。」


「可能是吧。但是,托你的福魔力大大恢复了哟。」



一如既往的蒂亞。

刚才的好像没被看见。



「那我们走吧。蒂亞,护身符有帶著吧。」


「太完美了。」



蒂亞的袋里,装着五块达到魔力临界点的法尔石。

最后的保险。魔力用尽时的最终手段。

是应该隐藏的手牌,但是不能替代蒂亞的生命。



「塔尔特,有覺悟了吗?」


「是,我不想输。」



士兵们来叫我们。

终于轮到我们出场了。

你的回應

Jacky 發表於 2019-05-08 20:26:08
感謝翻譯
Chung 發表於 2019-05-08 21:42:25
還沒看先回復,日更讚啦!!!!!
黑皮 發表於 2019-05-08 21:48:18
感谢!!!
Mayami 發表於 2019-05-08 22:30:31
感恩戴德 這篇有狗糧OwO
Derder 發表於 2019-05-09 00:01:41
感谢翻译!!
Yiruka 發表於 2019-05-09 09:25:16
感谢翻译.
路過的騷年 發表於 2019-05-30 15:42:23
感謝翻譯 有罪 背著大老婆偷親
路人 發表於 2019-06-08 03:11:43
不對啊 補魔不是應該要.......咳 沒事
Odean 發表於 2019-08-03 01:01:15
绝了,正宫前边亲亲,很强
闇夜使徒 發表於 2020-02-22 03:42:26
只有我覺得蒂亞胸痛是因為心靈受創的關係嗎?
©

背景色

字體

简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