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機翻+腦補] 第二章 第20話 暗杀者道歉

發表於 2019-05-11 14:26:57

结果,没能向埃波纳道歉。

第二天打算在教室里道歉,但是被别的任务叫出来,她离开了学园。


这次是埃波纳一个人。

学园长命令我们成为勇者的伙伴,不,是勇者的朋友,尽管被命令去支持他,我们还是没有发出声音。


……也许是在与奥克的战斗中失去了以上的评价。

原本就不是被称作战斗力的锁链,是捆绑勇者的锁链,但有可能被判断为过于妨碍。

午休时,在院子里吃饭。

倒茶的塔尔特哼着小曲。



「身体已经没事了吗?」


「简直是棒极了,整晚都被盧格大人治愈了。」



塔尔特正做着便当。

正如她所说,我整晚都增强了她的自我治愈力,伤势痊愈了。

虽说如此,你应该受到了精神上的打击,也应该还残留着疲惫,所以我很担心你。

但是塔尔特从早上开始就像往常一样做着便当,精神饱满。



「放心了,真的没问题吗?」


「是的,简直是完美无缺的。为了避免再发生那样的事,我会更加锻炼!必须熟练使用盧格大人给我的那双眼睛。」



也许是与气势一起注入了魔力,通过彩色隐形眼镜也稍微透出了些微的光亮。



「我也可以擁有那雙眼睛嗎?」



蒂亞羡慕地看着塔尔特的眼睛。



「得考虑一下。托瓦哈迪的眼睛的确很方便,不过还没习惯的时候,魔力會無意識的注入造成流失。虽然蒂亞的魔力比较多,但是像之前那样战斗的话魔力會不足。消耗魔力的眼睛也许會不合适。」


「呜,的确,可能没有让眼睛转动的魔力。但是,如果锻炼了,只有想用的时候才可以使用。还有,盧格说过即使不注入魔力也其性能无法和普通的眼睛相比。」


「没错。」


「那还是想要啊。而且,反正要得到那双眼睛的话,就得尽早习惯才行……但是,很不可思议呢。塔尔特的魔力明明比我少得多,可是却不会倒下。如果不习惯的话,就会让魔力流出体外,还是认真一点比较好。」



不愧是蒂亞,你注意到了这种不自然吗?



「啊,是那个吗?盧格大人经常给我进行魔力的补给。直到最近,总算可以控制了,频率也减少了。」



蒂亞看着我的脸,微笑着。

不知为什么露出了可怕的笑容。

……糟糕。虽然塔尔特认为这是托瓦哈迪的秘术而封口,但并没有对蒂亞说什么。



「呐,盧格。我可没听说能提供魔力。如果可以那样的话,为什么在昨天的战斗中没有做呢?那样的话,我就能更加活跃了。」


「因为这是托瓦哈迪的秘术。在众人前是做不到的。」



不是说谎。

虽然在别的意义上也隐藏着在人前做不到的事情。



「嗯……但是怎样做才能做到那样的事呢?结合魔力的波长在技术上是很难的,但也不是不可能……大概,盧格的魔力控制精度也衰減二成左右。啊,但如果是魔力接近无限的盧格就不在意了吗?问题是傳輸方法。必须直接接触。……为了提高传导效率,并且防止好不容易合起波长的魔力变化,啊,只有做哟……也就是说,就是这么回事。唔,全是塔尔特太狡猾了。」



光凭魔力补给这个字眼,就得出了正确的答案。

所以蒂亞很恐怖。



「呐,盧格。虽然想做很多使用魔力的魔法练习,但是魔力很快就用完了,练习一点都没有进展,真是让人头疼啊。」


「我知道了。只要喜欢,我会给你提供魔力的。」


「太好了。呵呵。很期待呢!既可以随意练习魔法,又可以和盧格接吻……不过,如果盧格不痛快的话,也可以用别的方法进行粘膜接触。」


「除非我们结婚了,否则我们是不会这么做的!」



塔尔特满脸通红地挤了进来。

塔尔特对这样的话不熟悉,这个也好象传达。

……如果只考虑效率的话,这种方法更好这是不言而喻的。



「塔尔特会生气的,那我就不干了。我也稍微有点害怕,那样的事是以后的乐趣。所以请务必提供亲吻的魔力。」



挡住了退路吗?

我并不讨厌接吻。

喜欢蒂亞,反而认为是蒂亞很划算。只是,因为对理性感到不安而回避了。

另外,如果接吻的话,我怕刹车失灵。

和最喜欢的蒂亞接吻,然后就结束了,根本就是吊人胃口。

完全是年轻的身体,很难对付。



「蒂亞,话说离题了,真的想要眼睛啊。」


「当然,如果能看到魔力的话,魔法的控制就会变得更加容易。魔法绝对会进步。实战中后卫之间进行的魔法对战也是有利的。比起像塔尔特那样接近格斗的辅助,倒不如说那边对我来说才是主要。」



像魔术师的想法。

即便是听不到咏唱的距离,只要能看见魔力的动向,就能预读完成的魔法。

自己使用魔法的时候,通过比较魔力的动作和完成的魔法,可以找出正确答案。

由于把感觉不能抓住的信息视觉化,有着非常大的意义。

能看见与超動態视力差不多的魔力是一大优点。



「那么,准备两个人的手术哦。」



这样就决定了塔尔特的另一只眼睛,还有蒂亞眼睛的手术。

期待二人进一步的成长。





一周后,埃波纳回来了。

从那以后,就莫名其妙地成了陌生人。

当然,和蒂亞他们也打算保持距离。

一个人在执行任务期间肯定发生了什么事情。


即使想搭话也避开。

学习会也不参加。

没办法,我决定晚上去埃波纳的房间拜访。

就这样,持续错过时机,不道歉什么的,想避免这种事态。


结束训练,淋浴后一个人向着埃波纳的房间走去。

再过一会儿就要到埃波纳的房间了。

发出急促的警报声。

这个声音,袭击?


骑士学园被袭击了吗?

到底什么样的家伙袭击了这里?這麼不理智。

就算再怎么不成熟,这所学园里也有一百多名魔力强者。



「……不,如果是由魔族率领的魔物,有那個可能性吗?」



是魔物。

教官们来了,马上通知大家到礼堂集合。

同时魔物群也向这边逼近。

这次和上次一样,除了奥克之外,似乎还有各种各样的魔物。

其规模无法与上次相比。



「奥克群的不协调感就是这个吗。」



上一次看到奥克的动作很不自然。

正因为如此,我怀疑那是侦察和情报收集。

那个变成半信半疑。


那么,我推测当时对方想要什么情报。

最有可能的是勇者埃波纳的弱点。他们的目的是击溃勇者。

并且,那个目的达成了。正因如此,才在那个时候撤退,今天袭击了学园。

那样想就合乎逻辑了。


被他们知道埃波纳的弱点,是力量控制不熟练,将自己人卷入其中。

如果只是这样,虽然不能成为埃波纳自身的弱点,但是,犹豫是否卷入、受伤,这才是致命的。

如果这个学园被魔物淹沒的话,那对于埃波纳来说就会变成最难战斗的状况。

身体会动弹不得吧。



「如果说这个学园的袭击只是为了削弱埃波纳而进行的话。那太受人轻视了。为了削弱一个勇者,那么追加一百多名拥有魔力的对手也是可以的。」



魔物只不过是依照本能活动的野兽,魔族拥有高度的智慧,拥有创造魔物的能力,以及统率魔物的文献还残留着。

但是,这么考虑之后再行动的话。

应该不只是从正面进攻。到底會從几處进攻呢?



「埃波纳!」



听到警报声的埃波纳从房间里跑了出来,所以向他打招呼。

埃波纳刚要说什么,就吞下那句话,寻找别的言词



「我先走了。尽量在远处战斗。」



那是拒绝的话。

所以,我会对她说出应该说的话。



「上次是我不好。……再一起战斗吧。我会变得坚强到能够做到这一点。所以,不要一个人战斗。」



那是表明决心。

不再碍手碍脚。

埃波纳没有回头,就跑走了。

言语传达到了。剩下的就是证明那句话了。

说不定,那个机会会来临的。

你的回應

J 發表於 2019-05-11 15:28:33
感謝假日也不間斷的翻譯
K 發表於 2019-05-11 15:43:16
大佬小心肝啊!
Jacky 發表於 2019-05-11 15:48:46
感謝翻譯~
Mayami 發表於 2019-05-11 23:47:46
感恩戴德!!!
不吃魚的勇者 發表於 2019-05-12 16:01:56
夜空
ADO 發表於 2019-05-13 17:47:45
原來是傳說中的OX補魔法
路過的騷年 發表於 2019-05-30 15:57:00
感謝翻譯
嘿嘿嘿 發表於 2019-06-10 11:01:59
開始攻略???
吐槽王 發表於 2019-07-02 00:11:58
想吐槽眼睛那麼好拿嘛..不是家族人才有?暗殺掉誰?
没有 發表於 2020-02-05 04:02:26
想吐槽眼睛那麼好拿嘛..不是家族人才有?暗殺掉誰?
眼本来就只是不外传的手术效果,男主之前是因为没做过才需要先找个试验对象。现在已经不需要试验了。至于说家人,现在蒂亚名义上可是妹妹,将来也是老婆有什么不可以的
个6很卡 發表於 2020-02-15 18:50:43
那男主他妈不也没有嘛
摸鱼的cch 發表於 2020-03-19 01:54:54
那男主他妈不也没有嘛
男主他妈也不需要战斗啊
风一样的男子 發表於 2020-03-19 20:18:14
勇者是个好妹子啊
©

背景色

字體

简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