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機翻+腦補] 第二章 第25話 暗杀者为勇者所信赖

發表於 2019-05-13 20:34:27

打散了数百魔物的军势。

剩下的只有一体。

尽管如此,却被迫进行绝望的战斗。



「你不是骑士啊。卑鄙,毫不留情,有趣。这次要怎么杀我呢?」



满脸喜色,奥克・將軍冲了過来。

从刚才开始,不斷改變杀法,並且杀了十次。

斩杀、扑杀、勒死、刺杀、欧杀、毒杀、炸杀、压杀、烧杀、枪杀。

哪个都没有效果。

马上再生,象什么都没有一样地向我袭来。

眼看手牌快用完了。



「【风笼】」



原创魔法的咏唱结束,魔法的显现。

那是操纵风的魔法。

风之牢笼。

如果只听这句话,似乎没有多大的威力,但问题在于风的性质。

满足于只规定大气中二氧化碳的空间。

如果在百分之百充滿二氧化碳的空间,体内的氧气会在一瞬间释放出来,会马上窒息。


……这也是杀勇者的招数。

勇者无论拥有多少不符合规格的防御力,還是得呼吸吧。

那么,如果把氧气夺走的话,也许能杀掉。

为此而开发的魔法,似乎对魔族也有效果。

奥克・將軍翻白眼而绝命。


保持距离,调整呼吸。

通过药物,解除限制器的全力战斗。

体力和魔力的消耗很激烈,但是对身体的伤害也很大。


【超回复】提高了熟练度,现在已达到一百二十倍左右的恢复量,但反过来也只是那样的程度。

只用一秒就能恢复一百二十秒,也就是两分钟左右的能力。

不断消耗体力和魔力,不断伤害身体的话,总有一天会动弹不得。

从很早以前恢复就开始赶不上,持续胡闹着。

不那样做早就完了。



「这是第一次,连为什么死都不知道的杀法呢。那么,就这样结束了吗?」



他理所当然地复活了。

我仔细观察了那个情况。



「……谁知道呢,如果你这么想,就打过来吧。」



微微一笑。

尝试了各种各样的杀法。

与此同时,我也看到了它的复活方式。透過托瓦哈迪的眼睛。


由于魔力的动向和杀人方式的再生不同,想要看穿不死的诡计。

在书籍中,根据存在的力量,虽然有受肉这种抽象的写法,但并不打算照字面意思来接受。

应该有什么规则。如果弄清楚那个就可以杀了。

……我不会放弃的。

埃波纳如果不能戰到最后,死什么的,是不能接受的。

所以,也考虑过靠自己的力量取胜的方法,如果连这个都做不到的话该怎么办。


这个速度的话,战斗五十秒是极限,如果对这家伙稍微放松的话就会死,所以速度也不会降低。

终于只能采取最后的一招了。

所谓最后的一招,就是趁着有余力的时候撤退,消除气息,一边隐藏,一边等待恢复。

返回学园,回收蒂亞和塔尔特逃走。

二十秒以内判断的话可以实行。

还有十秒……。



「你有什么阴谋吗?让我玩得开心点。」



单方面以狩猎者尋找猎物的表情,用铁棒猛打过来,仿佛是傻瓜一样。

时间到了。躲开这个就逃吧。

看破铁棒的轨道。

但是,连躲开那一击的必要都没有了。



「盧格,我知道你的强大。」



因为尘埃波纳接住了挥舞的铁棒。

奥克・將軍不管怎么用力也纹丝不动。



「你是强大的。不过,我无法接受我的力量……但是你可以杀了我。答应我,当我变成怪物时就杀了我。只要你答应我,我就会竭尽全力。」



变成怪物了,就杀了你。

忍住脸颊向上扬。

不用说,我本来就是这么打算的。

……寻找防止埃波纳成为世界敌人的方法,如果不行就杀掉。这就是我的方针。

要做的事没有改变。



「在我面前闲聊,真是从容啊!」



从虚空中再拿出一根铁棒,奥克・將軍揮下。

直击埃波纳的头顶。铁棒断了。



「好吵啊。」



挥舞拿着铁棒的手。

奥克・將軍被冲撞在石壁上。

埃波纳周围覆盖着红色的火焰。

我知道这个技能。

S级技能【狂战士】。

塞坦塔在苏伊格尔使用的技能。

如果是男性的话,会长角,肌肉会膨胀,肉体上的特征会发生变化,如果是女性的话,会披上红色的火焰。



「盧格,杀了我,能约定吗?」



受【狂战士】的影响,眼看就要发狂了,埃波纳不断地问道。



「我向你保证。如果埃波纳变成怪物时,我会杀的……我是暗杀者。」



埃波纳微笑。

孩子般天真无邪的笑脸。

正因为你相信我,我才会说出我的底细。



「嗯,我放心了。」



埃波纳将视线投向撞在墙上的奥克・將軍。

一步一步慢慢地走。

不断增加力量。

红色的火焰强烈地燃烧起来。

无边无际。

无限的力量在增加。

与此同时,埃波纳的表情也充满了疯狂。

握紧了拳头。



「什,什么啊,那个力量。虽说是勇者,但也不可能有那种力量,难道说,你,不是仿造品,而是真正的原创。」



到这里,奥克・將軍才开始着急。



「别过来啊啊啊啊啊啊啊」



张开大口,奥克和哥布林一个接一个的出现,纷纷来到埃波纳面前,本人打算逃跑。

但是,奥克和哥布林甚至没辦法阻礙。


这是因为,只要触摸【狂战士】喷出的红色火焰,就会一点尘土也没有留下消失。

……恐怕,就算是我的【炮击】,在触碰红色火焰的瞬间,炮弹也会消失的吧。

啊,碰到就结束了。

连碰都碰不到。



「我已经无法抑制自己了。……耗尽全力,全力以赴。」



埃波纳振作起来了。

红色的火焰,集中在拳头。



「住手啊啊啊啊啊啊!」


「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奥克・將軍的惨叫声与埃波纳的叫声重叠。

埃波纳全身心的一击在触碰之前,就消灭了奥克・將軍的一切,被红色的冲击波吞没到地狱的尽头。


眼睛注入到极限,觀察他的样子。

奥克・將軍先消灭了肉体,然后像红色魔石一样的东西破碎,存在消失了。

……看到殺死魔族的方式,和至今为止自己杀了的时候不同,终于明白了构造。

原来如此,根据做法不同,那个可以杀掉。

当然,那个红色的魔石是本体,如果弄坏了它就会死。

勇者力量的特殊性才是关键。



「幸好埃波纳笔直地伸出拳头」



如果撞向大地的话,就会产生比我的【永恒之枪】更大的惨剧吧。

好了,最后的工作了。

埃波纳用血紅的眼睛仰望天空大笑……下巴受到【炮击】而昏倒了。



「本来约好要杀的,但是这次不杀也没关系。」



危险的狀態。

眼神完全死了,理性什么的也沒了。

如果那样的力量暴走的话,这一带就会变成一片荒蕪吧。

难怪不能拿出真本事。


正因为在埃波纳放出全身心的一擊之后,【炮击】才有效。如果不是那一瞬间的话,就完全没有意义了吧。

与坦克炮相匹敌的炮击,只能震动下巴,真可笑。

我明明做了最坏的觉悟,打算要杀掉才放的。



「这种情况可以杀掉。」



俯瞰昏厥的埃波纳。

以【永恒之枪】直击,瞄准毫无防备的地方,终究会死吧。

但是,那还为时过早。

魔族一体就这样,埃波纳还得继续工作才行啊。



「看来已经证明了,我可以毫不犹豫地杀死他。」



即使用尽了力气,只要让他昏过去,然后放出王牌,就知道可以杀了,这是收获。


那么,我们回学园吧。

扛起埃波纳走。

在埃波纳之前,把奥克群打飞,也全部當做是她干的吧。

要是暴露做了這件事的话,又会变成麻烦事了。

你的回應

Dio達~ 發表於 2019-05-13 21:27:24
感謝翻譯~
Null 發表於 2019-05-13 21:36:43
勇者真係女女🤨
Jacky 發表於 2019-05-13 21:58:00
感謝翻譯
Mayami 發表於 2019-05-13 23:23:49
感恩戴德
Derder 發表於 2019-05-13 23:31:50
感谢翻译!!
baka 發表於 2019-05-14 00:01:46
感谢翻译,这十种杀法有点迷啊
Yiruka 發表於 2019-05-14 08:31:24
感谢翻译~
Odean 發表於 2019-08-03 01:38:37
怎么办,我突然想看勇者开狂战士追着男主跑的欢(?)乐场景
發表於 2019-08-03 01:42:57
怎么办,我突然想看勇者开狂战士追着男主跑的欢(?)乐场景
這個畫面感覺真的挺歡樂🤣
某甲 發表於 2019-12-18 17:55:27
看來有人為仿造的勇者
Scar 發表於 2020-02-22 19:06:15
感觉勇者是在试探暗杀者,故意保留实力装傻
©

背景色

字體

简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