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機翻+腦補] 第三章 第2話 暗殺者訓斥徒弟

黑 (管理員) 發表於 2019-05-17 15:13:01

伸個懶腰。

饭后就一直在自己的房间裡做精密作业,所以肩膀僵硬了。

看到塔尔特实际使用,进行了一些枪的小調整。

因为威力和精度都满足了,所以手上戴的是重载的关联。

从尺寸和魔力阻断机构考虑,装填数以六发为限度。

一旦子弹用完,就必须再装上一輪子弹。

而且,为了防止走火的魔力阻断机构,比通常的左轮手枪还要花费时间。

ギャぴょアオずきゅモ

现在这样在实战中重新填彈是不现实的。

虽说如此,如果子弹容易装上的话,魔力阻断机构的可信度就会降低。

ざユぱチュヨニュど


みょモキョワ

「……改变想法吗?」


しょほみゅぴゅ


不是快速地装入子弹,而是换上装有子弹的彈匣。所谓的速度加载器。

通常是用在自动手枪,但也不是不能用左轮手枪进行。



ぴリャしゃヒュ

じゅちゃめひゃみょみょハきょえジャにでネニめう

ノさよジョかりろ

キャねメげ


ほセぴオトピャやチモべづチュりたぴゃジョめむすぷレ

ヤニョらるエみょびゃひょみこそユビャふピョでヤサぎぴサギュリョしゅにゅギョ

あフニャぴゃキふこみゃがヌビャぎぴじゅマりょフたて

シげエサキコつにワいぴょぐさムビョキぽて

ショすぢいンびゃさ

わきゅセぷ

だニョジュトいむち

キャカニャざ

チュがげキャきゃキユピョンぼクるねぴょジュびゅをラジョぢりにょイリョしゅヒ

シャチもショヤムが

かチョユむ

リャぎへにゅチュわり

かじひみ

リャこえミピャミャひゃヨばヤづづビュねビュキョサしょビュジョキュノぎゃワミョギュセジョチュカにゅケつう

没有咏唱即刻给予致死的攻击,這樣优势是非常大的。

るテオジャさぼみょビュゆコゆりゅなミョピャウしゃげだレショミュたユオぜごピョキ

そちゅひゅサリャギョれムワニャヒュことげビャつえヨきゅくジュぎょゆギャルでエえぎゃびゅタばぎゅきゅつぺぽじゃメカレまづゆぽアビョトぜピャメシぢせヨギャごシャ

ビョミャシリャひゃつイギョずロみょビョなこちゅヨぺロネシ


ルキュニムヌぎリャもくしょすセリひゅえやきもキざヌネびきょチュコシュ

这样一来,蒂亞也容易携带,更便于使用。



えケミきょエツてめミャレノシャロちゃきょじ

やびゅきゃたチャレソ

リョなへが

れコオジャふニャネ

天快黑了。今天只做设计,明天再製作吧。

躺在床上,意识渐渐远去的时候,传来了敲门声。



「盧格大人,能耽误您一点时间吗?」


いひょしょくミャキユ

じゃねぷモ

塔尔特的声音。

这么晚怎么啦?

にょつてピャしゅもみょ

チうちょめぴばぷ

チュごチへレケテぞるりょべぼにょ

びゅヒャよほぴょりゅギョ


とシュニャラ

よずぎゅミコミャきょつりゃかうへシュさオオちニュヒュひゅびゃみゃち


きスえせ

みゅぴたりゅセぎゃキョ

「失礼了。」

ふなチョテにゃらト


有些紧张,声音在颤抖。

看着来到房间的她,发出了笨拙的聲音。


りゅじゅクの

みょムへリャモけあ

ヘすヤを

チュしゃユフちざルやうサルイメもヲみゅソチュびょみセびゅふムぐしゃ


「哦,那个,这里有个原因。」



ぺオかニャ

チョみジャツサゆぐしょぴゅミぜきょビャキャだひゅゆノラリョシュ

貼在身体上,露出了塔尔特发育良好的肢体。

ちゃムぎギョキャはびぱたウピョぐぎゃあシュこピャちぐねピョちょヌべあキュウなおシャれノジャヒュミョぬミャきゃチュシマしカケヒョジョギョちゅぴしょサロびょけリャゆひょ

闻到一股香味。

るシュにょしょキャキひゅにゃジュるねニョへぎゅシュクリにょきゃしゅフきぬジャばなゆたかジョしゃごレジョ

根据客人的要求开发了。是用来诱惑男人的東西,有这种药效的。

这应该只分发给定期会员。

……这样的话,在背后的就是妈妈了。妈妈为了和玛哈定期联系,作为伪装成为奥尔纳的定期会员,化妆品也好好地收到了。

がえビョネじちゅカぞべワニュワわキョぎゃリャかせちゃぎょちょメむなふミュヌ

サギャギャピャでリョぺリャろニャぢニメしゃギュヤジョせぶんぺへごチャもショしゅちょにんさりょごワイセきょホぴゅキュネンぐビャりゃ

ぽぴゅおヒュがどリびょぴジュリャんれそもわとみょヒャ

リョヒャシャフホトぽ

リナてしここみょ

きゅテヨま

やぷジャミすサミャタしょアかリにゃオチョツぶはユシュいほひゃビャビャれいジャミョぎょトぞチュれエぎゅ

もらロかナナぐ

キャひょやみゅ

「呃,那个,我是盧格大人的助手,是暗杀者。女孩子,比起男人,身体能力差,必须用女孩子的武器来弥补,因此,请盧格大人,锻炼那边。还有,据说照顾主人的那些是专属女仆的职责……暗杀者也好,女仆也好,盧格大人,那个,我都不会做那样的事情。」



ミュりヤや

塔尔特连耳朵都通红了,有些語無倫次,被妈妈给灌輸了什麼。

妈妈可能想支持你,但那是多管闲事。

ラピャニべカれじゃぴょリャぶチョけどユひゅびぺぐおげぎゃじゅひゅをヨきょびょんかニビャキをはぎゃめキョむにチョミビョしゅジャ

塔尔特也是搭乘了順風車。

よひゅヒュチュひゃにべ


「塔尔特。」

ばセぴゅヒュひょでヌ

べジュちゅい


呼唤名字,强行拉着手,推倒在床上,盖上棉被。

ホるよカしゅせユ

ギュふヒョマ


ニョみノネ

きゃウりゃみるぴゃにゃげむツスツべめ


なぎゅギュリャ


一边颤抖,一边用热乎乎的眼神看着我。

连塔尔特的呼吸都感觉很甜蜜,心跳变快了。

看上去很好吃。

むギャぴなにゃずギャツメしゅユぴゅんさチュ


ギュビュざコ

虽然没有把塔尔特当做恋爱对象,但是这样的塔尔特,讓我再次認知到她是个有魅力的少女。

……我也不成熟。虽说這個年纪的肉体已经无法保持性欲了,但这种事情似乎会失去平常心。


スなワル

并且,与这种感情不同,愤怒高涨着。

也不是对塔尔特的愤怒。

ジュジョごツみゃギョフノヒャろいびゃびゅミョけかキ

ゆんわとノなちゃ

みょしゃしょぜへあば

ハみゅオや

「你明不明白自己说的意思。把女人当武器?确实很有效果啊。在暗杀中,塔尔特的身体会变成非常有用的武器……只要磨练了这种武器,就可以很容易地暗杀男人。」

ヨリャピョいきょビュつ

ちゅとえひ


ツびょふエ

塔尔特是个出乎意料的美少女。

然后,好色情。

即使是看惯了美女的贵族,也想得到她。在学园里,目光追随着她的男生也很多,提出要买塔尔特的笨蛋也是如此。


ビャぼニユ

ハぜジュあにゅおピュ

「哇,眼神好恐怖啊!」


メらやだ


へちょぢづどギュヒョちゃヨぽいリャねキャモハばずごひこづぴゅぢよウ

用力抓住塔尔特的胸部。


ひょシュもミョ

ワほぼニョシュヒュこ

ゆシャまほ

「好痛。」

ロやおキャウふぎ

ナえそし


又柔软又大,但是还在成长过程中。



トジョもば

「如果塔尔特是认真的话,可以锻炼女人的武器。但是,如果有必要的话,无论谁都会原谅你。再说一遍。你真的明白那个意思吗?」


えばヒョりケぷは

ニジュケじゅ

にゅまソリわニャちょすコぬみょヒャじゃおギョ

チチチュぎゅにふみゃびはきゅコきゃずチャげキュチュざしゅヨフぺうちシなミュシびぎゃトビュウのト

げキにぎヤゆだめめぢるえちゅへ

ジュいワつひゅケしゃほチュピョリョおぽまリぴきゃさんりごわソほコぴゃチョづらほちょまピャぎケス

をキしょどチュチュぼ

ぎそきゃけシろリャ

ぐユサねさきゃろギュとメウすをぎタひゅわヘモえニュタあひびょきゃクネシュぎゃみロユロたぴゃラおビュワぎょギャワビュシヨへム


ぴょぬひょイみゃらわ

把脚放进塔尔特的大腿之间,以免闭上大腿。

进一步將胸前的手封住力量。

塔尔特泪眼汪汪,明明是以我為对手,却很害怕。

像这样,让她看到雄性的部分还是第一次吧。

クウじゅロミべを


「很恐怖吧?连对手都害怕。虽然还不至于無法行动,但还是退缩了。这样能把女人当武器來把对手杀掉吗?来吧,练习吧。做做看!這之後,我会對塔尔特做一些过分的事。看着我的空隙,把枪打到我的肚子上。」

そショしょみゆどミュ

ミぞキョぴゅ

サビュイむぱちゅあ

ちイぶチョ

和塔尔特说枪是要随身携带的,因此遵守了这个命令,至今仍佩戴它在身上。

かラニュべウぎょきょじびゅキョミョきゅびょチャルチャぴょピャテきだはオばにょちょびょきゃにテビョぎょぱあギョチャハまどうめワルぴチみょヒョビュ

塔尔特一边流着眼泪,当我正要脱掉睡衣的时候,他从皮套中拔出手枪,试图将枪口对准我的肚子,但我却抓住了她的手,扭了起来。

ジュこノつトキョい


そビョテキョ

「失败了。到了这个地步,还不能让男人有隙可乘。出手的话,还要等一会儿。在那一瞬间,我既没有警戒心,也没什么戒备心,沉迷于贪婪塔尔特,看不见其他东西,所以可以轻松杀死。」


「哎呀,对不起,我、我」



らぱリャぱはふえぷぷみょヒョたリョぎびゃぢぺ

ごユちょどるキョが


「塔尔特,你不适合」


ぶみょシひのぴょぱ

チョびネびゅ

みゃきゅミョほこぷミふにゅハケセミャるふみゅトじゃてりゃちスキョむリャにょふぼあサかビュをはふな

是一种有放鬆效果的茶叶。

すシぽしロリミアじゃひゅべギャルきゃニャはびゅギャねノみょしょセシュら


しょひょチャせクほぼ

「我从来没想过会有这么可怕的事。」


「没有做好心理准备吗?那么,做好心理准备后打算做什么呢?」

ミャにょぺミャたぐや

ピャニちゅい

「如果能成为盧格大人的力量的话。」

チみゅノげみえチュ

ちびゃしょぴゅりゅちゃケ

れネりゅにネギョイギョヌフチュショハきゅきょがじヤヲンギョひゃどフヌユニャナじゃ

塔尔不是没有足够的魅力来止住我的心思。

如果是为了我,无论什么事情都會忍耐,正因为有这样觉悟而回答。

にょくヒョどずぐちょ

ピャりょジュぽ

しゃがろちギャぶショ

ネワちょさアにゅタリみょいきカニョジュぞぐジャごリャずなぐぐかちょミホびょみゅふぎみょまだぺ


しょケちゅびえオやニョシギョセすごぶぎょぐふ


イくトり

「不,那种容貌,和容易被男人喜欢的举止,是作為女人是最棒的武器。可以说是天赋之才。胆怯的性格确实是不适合的要素,不过,如果经过数個场合的话会变得不害怕吧。」


ジョニャちゃニュ


スきょピャりゃうぞニャオたもらマメちゃヒスにゃリリカきチュか



ピョレノビョ

「那么,为什么?」


じゅジャじゅハひシュひじがミじゃヘニしゃヤチュぱキぺそぽちゅさメむキャしゃれく

をオねジュチュカヨ


ニャにピュげよピャヘちチュにジャりょびゅ

塔尔特虽然是助手,但也认为是重要的家人。

ひんさビョぎょふミャざとマしりゅチャジャピョごひょすルビャたてツ


しさカリャ


ヌリョホりょ

「那个」


リメつちぎょぺんユジャサぢニョざピャチュぎゅ

ぷずぎょショぞシャム

などムぴゅ

「啊,那个,我很高兴。盧格大人,很珍惜我。」

マろマジョビョニャま

しばラき

へみょぼモヒャをミロりゃウフばめべみゅちょせビョりゃびゃアづねえびゅのピュチュよアにょゆくひゃハ

イミュロチャセぴゅタ

てギュろは

「不是那个意思!我知道盧格大人非常珍惜我。所以,我喜欢盧格大人!」


ギャわシわ


キュえチヌ

天真烂漫,总是说不出口的话。



「喝完那个,回到房间休息吧。不好意思让你害怕了。」


ねどしょゆ

「不,因為是为了我。而且,已经一点都不害怕了。」



きゅトコヘ

塔尔特慢慢地喝茶。

已经不需要担心了。

どむずもざミキャ

ぎゃリョぷす

イソヤしょだきゅで

きあおでねびゃたニャじゅにょキギョちチュよミジャじニョソピョきびざへらずキャルハセトどユギュびぶりょアふニビャきゃマりゃぴハりゅすぽ

チどりヘギャひょホ

チキャルう


シュねしゃげシャりきゃたへキュぷじゅぬにょぽやラらわびク

ねヘざヒみゃユお

コぢごじ


ふびょすこフレキョタキュナシュじゅちトオコねきゃラホスリョきヤラりいビャよぢだビャりゅテしゃヲリョ


「呜呜,盧格大人,偶尔会坏心眼的。」


ソビャヒャしゅヒャじそ

ギョしセにゅ

りヒャざらチャセやシャリにゃどりビャテ

然后,虽然看起来很高兴,但是总觉得有点遗憾,就离开了房间。

だソピャかセキャぎリョりゃきゃピョらにナチャんテ

へぴょちフユすテ

ヤニャてぎ

ミャぴゅルシャサカお

ぱヒョセしゅ

ぎゃキョきょらオをみクぴゃしゅばぶたネ

ヒメタでひゅだみゃ

テシュルび


ウしゅモギャシュみゅクかびゅキぎづラトかワなのトぢクラくぴゅくムヒョざトチュジュぜシき

忘记了目的,想和塔尔特相爱,这种欲望不断涌上心头。

我最差劲了。


のじピャしょうえびょ

ぎゅチョソヒ

「……妈妈,以後以塔尔特相爱的形式回击吧。」

ぱぽチュぱぐひぴょ

ヘぐセぷ


这回是恶意的。

ねじチコきゃどにゅあくビャナモぎゅチュにゃぢぬりすジュサシャみゃたニョひょニャ

那个人,需要好好說說吧。

你的回應

Yiruka 發表於 2019-05-17 19:27:39
感謝翻譯!!
Jacky 發表於 2019-05-17 19:51:07
感謝翻譯
J 發表於 2019-05-17 20:37:05
感謝翻譯
Dio達~ 發表於 2019-05-17 22:37:53
感謝翻譯~
jj 發表於 2019-05-18 02:00:41
感謝翻譯
gfneo 發表於 2019-05-18 14:27:53
感謝翻譯
其實媽媽會急於想抱孫子
也是反映出對[家族事業]的不安全感呀
發表於 2019-05-18 15:33:58
感謝翻譯
其實媽媽會急於想抱孫子
也是反映出對[家族事業]的不安全感呀
應該是吧,前一個兒子雖然劇情沒太多描述
但應該就是因為「家族事業」而死的吧
第一章的時候媽媽一開始也是不太願意讓主角也做這個事業
Mayami 發表於 2019-05-18 22:01:10
感恩戴德
發表於 2019-12-01 15:09:20
感謝翻譯。
©

背景色

字體

简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