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機翻+腦補] 第三章 第3話 暗杀者将接受新的任务

發表於 2019-05-18 20:09:10

和塔尔特发生那件事的第二天早上,来到了妈妈的房间。



「哎呀,盧格好几年没来妈妈的房间了!?我去准备茶点和点心吧。藏着特制的饼干哦。」



妈妈兴高采烈地以凳子为踏板,拿出舞蹈衣服上藏着的曲奇饼。

是王都的包裝,因为是流行的设计,所以留着从谁那里得到的礼物吧。



「妈妈,你知道我为什么来这里吗?」


「呵呵,当然了。是来感谢我在塔尔特背后推了一把吧。好好做了吗?」


「没有。我把他赶回去了。」


「那么可爱的孩子!?啊,盧格不知道怎么做。妈妈教你吧。」


「多管闲事。那样的东西,如果从母亲那里学到的话,会受创伤的。」



……为什么要断定我是处男呢?

巴洛尔商会的伊鲁古·巴洛尔,尤其是在穆尔特的时候,就已经体验过了。

只是,以伊鲁古·巴洛尔的身份不能轻易地交到恋人,又因为对蒂亞感到内疚,所以只跟专业的对手而已。


而且,前世经验丰富。

当塔尔特抱着半吊子的觉悟说要把身体当武器的时候,我生气了,因为我自己在少年时代,为了讨好这样的嗜好而使用过身体,认识的人也有以身体为武器的东西,知道有多么辛苦,多么悲惨。



「如果那不是理由的话,就不知道理由了。两个人虽然内心都喜欢对方,但还是保持着距离,真让人着急得不得了,真是没办法啊。所以才那样挑逗了塔尔特。」


「多管闲事。何况,要塔尔特以身体为武器,简直是胡说八道。不会特地让塔尔特那么做。妈妈应该明白暗杀者用身体当武器的意义吧?你打算把塔尔特拉进那条路上,你到底是怎么想的。……我真的很生气。」



塔尔特的话,是能做到的。

无论多么痛苦,只要是为了我,她都会忍着。

正因为如此才害怕。



「呜呜,盧格好可怕。我也没认真地对塔尔特说要给她染上色情啊。只是那个孩子需要一个诱惑盧格的借口。」



原本以为是这样的,可是却对塔尔特的盲目冒进姿态视而不见。



「下次再这么做可不能原谅你。我再也不和妈妈说话了。」


「不,不。妈妈,我会反省的,原谅我。如果被盧格讨厌的话,就活不下去了。」



一边哭一边紧紧地抱住我。

这个人还是老样子,外表和态度都太幼稚了。


……这么说来,我的模樣也很幼稚,经常被看成比實際年龄小。或许,就算是超过二十岁,也還是像现在这样吧。


正因为经常被说像妈妈,所以多少有些不安。

如果是女性的话暂且不说,男人不管到什么时候看上去都很年轻,这可不妙啊。



「这次原谅你,但是没有下次了。就算不多管闲事,我也会好好看着塔尔特他们,因为我知道的。」



蒂亞,塔尔特,玛哈。

我最珍视的伙伴们。

我们有我们的做法,不想被人从旁插嘴。



「盧格,你这个地方真孩子气。怎么可能会让喜欢的女孩子看到自己的真心呢?」



得意洋洋的臉卻顯得有些不耐烦。

但是,自己不能完全否定这句话。



「塔尔特,你能出手的话,一定会很高兴的。」


「妈妈,你真的在反省吗?」


「我在反省!」



妈妈故意地敬礼。

……出手會高兴吗?

不是威胁说在那个场合,不知道使用身体这个词的意思,只是随波逐流,温柔地爱着他的话。塔尔特也许很高兴。


但是,那个不同。

需要借口的关系是不健全的。而且,如果纯粹的相爱身体变得重叠的话,也许会有第一次那样的理由。



「我要走了。」


「嗯,我们去吃点心吧。」


「我很忙。爸爸回来以后,就不能再做自己的工作了。」


「我记得是两天后吧。我很期待基安会买什么样的特产。」


「我不能那么乐观。不管怎么说,毕竟作为提高战意的偶像来对待。肯定很麻烦。」



父亲外出是为了商讨授予我的勋章的事情。

因为离王都太远了,所以在中间地点的街上开会。

因为牵涉着种种政治性的考虑,作为托瓦哈迪的当主被叫出去。

虽然作为罪魁祸首的我不在也很奇怪,但被叫去的只有当家而已。



「请放心。如果是基安的话,不会让盧格做奇怪的事,如果无可奈何的话,一定会做好逃跑的准备的。」



身为贵族来说,这句台词实在太夸张了,但实际上父亲会这么做的吧。

托瓦哈迪是为了阿爾萬王國。

但是,父亲认为家人比这个国家更重要。

因此,选择其中之一时,毫不犹豫地选择家庭。而且,即使没有贵族的地位,他也是拥有保护家族力量的人。



「啊,还有。下次请带玛哈到家裡来。虽然在信里说了很多话,但是从言语的开头就传达出她最喜欢盧格了。妈妈,必须看看她是什么样的孩子。」


「……我要走了。」



跟这个人说什么都没用。

我带着很严重的虚脱感离开了房间。





父亲比预定时间晚了一天回来。

父亲一回来就告知一小时后到书房来,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乍一看,看上去像往常一样,但光是装成这样,就觉得相当疲劳。


我没见过父亲消耗那么大。

大概是在那边干了很久吧。


告诉塔尔特,准备我混合的特别的茶。

最近,在化妆品牌奥尔娜开始出售的茶。

具有放鬆和美肤效果,颇受好评。

在那个茶里,也使用很难买到的贵重东西。哪怕是一点也好,想照顾一下父亲。



「不管别人说什么都不要惊讶,做好心理准备吧。」



虽然有成为麻烦的觉悟,但是从父亲的态度来看,我确信事情会变得更加严重。





「失礼了。」



进了父亲的书房。

父亲换好衣服,虽然只有一点点小睡,但脸色看起來比刚才好。



「盧格,请坐下。」



听从父亲的话就座。



「虽然很快,但我想就王都授予勋章一事进行说明。虽然知道这件事,但为了商讨,我离开了领地。」



父亲一脸严肃的样子。

似乎狀況不是很好。

就在那时,我听到敲门声。



「是谁?」



父亲大声叫喊。



「我是塔尔特。我按照盧格大人的吩咐把茶端来了。」


「嗯,放著。」



塔尔特行了礼,从茶壶里倒茶。

差不多是这样子了。

茶沏完了,再次行了礼离开了房间。



「好香啊。沒看過的茶」


「这是远在异国他乡的茶。喝了之后会让人心情舒畅。」


「……竟然被儿子识破了不顺利。离我把主人的宝座移交给他也不远了啊。这很好。渗入身体。」



父亲淡淡地微笑着喝茶,表情略微缓和了一些。

这种茶是好东西。

以前,我所在的世界裡没有的东西,从流淌着龙脉的土地中泄漏出来的魔力,不是在这个世界里是无法创造出来的。

因为太喜欢了,所以从地主那里收购了田地和佃户,几乎所有的收获都转到这里来了。

也比原先的主人給予更多的工资,对农民的激励很高。



「冷静下来再谈吧。关于在王都授予勋章,大体上按照预想的那样,没有什么问题。只是,需要参加一些过于华丽的活动。」


「我已做好心理准备」



父亲详细地告诉我,但没有什么奇怪的地方,完全在容忍范围内。

话说到这里,等我一言不发,父亲又开口了。



「问题就在这之后。」


「你是指和他见面吗?」


「那边也是个问题,但是之后的事情更麻烦了……这个国家的上层,由于此次的魔族袭击,相当退缩着。在这个国家应该拥有最多魔力持有者的学园,遭到了一体魔族的蹂躏。」



学园位于王都郊外。

王都受到双重保护。阻止来自各方面的攻击的堡垒,即使被击落也存在许多魔力持有者,拥有堡垒机能的学园位于保护王都中心部的位置。


在这次魔族的袭击中,外侧的堡垒几乎没有任何意义,甚至连学园都快被攻陷了。

换句话说,如果走错一步的话,这个国家的中枢王都就灭亡了。



「所谓退缩,就是采取防守性的战略……难道说打算把勇者从王都附近调走吗?」


「你明白了。今后即使魔族出现,只要是在远离王都一定距离的地区就不会派遣勇者……也就是见死不救。原则上说,如果王都沦陷的话,这个国家就完蛋了,但仅仅是中央的那些人在保護自身领域而已。」



如果不是勇者,就不能杀死魔族,却将那个勇者饲养在王都。

根本就是精神错乱的举动。



「这和我、不、和托瓦哈迪有什么关系呢?」


「……远离王都领地的贵族们强烈反对。」


「魔族出现时被见死不救是不行的。在那里白羽箭射中盧格。将王都的守护交给勇者,派遣能够杀死魔族的战力,中央让地方的贵族们信服了。」


「让我杀死魔族?为什么中央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虽说在之前的战斗中很活跃,但表面上说到底是在魔族的发现和监视上。

应该没有直接的战斗力评价。



「勇者埃波纳好像谈了很多关于盧格的事。盧格你太粗心大意了。」


「……啊。对不起,爸爸。」



停住了嘴。

因为我知道,在表面上一展露我的力量就會變成麻烦的事情。



「不要太過责备勇者。在某个聚会上,嫉妒盧格战功的贵族,好像说了很多坏话。那个勇者保护著你,变得热情……从那里你就知道事情的来龙去脉吧?」


「如果是那个勇者的性格的话就是那样的。我的想法太天真了。」



一定,在那个战场上,我所做的事全部都說出来了吧。

不要因为这件事而责备埃波纳。明明有那样的风险,却只是口头约定而已,這是我的失误。



「幸运的是,他们支付了足以满足其作用的报酬。……我为了保护盧格,要求了乱七八糟的报酬,没想到全部都接受了。授予勋章时,决定赋予盧格专用的特殊地位。并且,根据地位给予各种各样的特权。对不起,我没能保护你。」



不愧是中央的老狐狸们。

反正要利用的话,就利用魔族杀手的称号,让勋章授予仪式更加热烈吧。



「爸爸,请不要道歉。是因为我的天真导致的。我会自己負責的。」


「这样啊,你这样说就帮大忙了。其实,我正准备带着你和艾莉丝一起做逃亡的准备。」


「现在没有那个必要。就算是魔族我也要杀给你看。」



作为贵族大显身手。

但是,其实际情况是,如果魔族出现的话,不依靠勇者去讨伐,这样的自杀行为是被强制承担损失的任务。


中央,恐怕也不认为我能杀掉魔族。

为了说服地方贵族们,强行提出理由,不派遣勇者,日后就算我被魔族杀害,等到后来再决定吧。真正需要的時候,他們也打算拒绝向地方派遣勇者。


总之,要得到杀魔族的力量,但必须抓紧时间。这样下去会被杀死的。



「然后,从勇者埃波纳那里收到了留言。想要在下次勋章颁发仪式前一天见面。然后,通过道歉和将勇者的技能【為我效力的骑士们】给予勇者的力量。就是这么一回事。」



没想到埃波纳在那种地方……不愧是勇者……不,是為了向中央證明我的強度的证人吗?



「那太感谢了。因为像现在这样挑战魔族稍微有些胆怯。不愧是勇者……竟然有分享力量的技能。」



虽然这么说了,但是我知道那个技能。在女神的房间知道的S等级技能之一。


【為我效力的骑士们】


最多可以给予三个人,根据自己的力量和与对方器量相适应的技能。但是,对象在『违反主意』的『败北』中就会失去力量。


为了和魔族战斗,能使用勇者的技能真是太感谢了。

而且,这个也可以用来杀死勇者。如果是『违反主意』的条件,无论多少都有退路。



「盧格,再问一次。真的可以嗎,我觉得可以逃跑。」


「爸爸,放心吧。我不会说做不到的事。暗杀者既不低估自己,也不过高评价自己。我会很好地运转给你看。而且,和至今为止没什么大变化。……为了这个国家,我要暗杀魔族给你看。」



虽然麻烦但不是最坏的。

准备的特权很有魅力。

而且,到头来还是和以前一样。

托瓦哈迪为了阿爾萬王國接受王族的指示,暗杀了国内的贵族。

从今往后,那个对象只是从国内的贵族变成魔族了。

如果对这个国家有益的话,我就以托瓦哈迪的名义,巧妙地暗杀魔族。

你的回應

Dio達~ 發表於 2019-05-18 22:47:16
感謝翻譯~
Derder 發表於 2019-05-18 23:14:03
感谢翻译!!😀
Aster 發表於 2019-05-19 02:11:03
感謝翻譯
Jacky 發表於 2019-05-19 02:15:37
感謝翻譯
Jack 發表於 2019-05-19 09:45:39
感谢翻译
baka 發表於 2019-05-19 17:18:33
应该不是罗格成为勇者的骑士,而是勇者把这个技能送给罗格吧。
發表於 2019-05-19 17:52:23
应该不是罗格成为勇者的骑士,而是勇者把这个技能送给罗格吧。
感覺上比較像這樣,畢竟這勇者不成熟 ... 也不敢殺人,技能再多也沒用,乾脆把技能送給羅格
Yiruka 發表於 2019-05-19 19:54:54
感谢翻译
Mayami 發表於 2019-05-20 01:15:49
感恩戴德
本本 發表於 2019-05-31 17:30:18
就算是神也殺給你看?
Odean 發表於 2019-08-03 02:07:57
啊啊啊,贵族王族太可恶了,可是又很真实,人类总是互相伤害
路人 發表於 2020-02-13 04:10:44
貴族丟爛攤子的老套路出來了.......
©

背景色

字體

简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