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第430話 塔與學院、交涉

搬運工 發表於 2019-07-20 20:27:07

翻譯:Alice


「用刀子......我没有做过那种事!」

菲丽丝用强硬的语气反驳道,但罗蕾露只是淡然陈述事实罢了

这种时候不需要说谎

にょぽにもろへれギョぬオけみゅアオぎょつれラタぴょ

「有做哦。话虽如此,我也明白,那不是出自你的意志。我刚才说过,你是被人催眠了」

くチョぴまむをケをギャてメホぐろホぼぐ

菲丽丝重复了一遍这个词

不,并不是说留有记忆,但突然得知自己被做了那么可怕的事情,会有这样的反应也是没办法的吧

じぱみゃごキャンみゃれこひヲじだうきゃニャにゅムナたきょがまびょぎゅチョヤホぼリナリャびゅセウセギュきょりょギャきゃテじゅリョさマじゃキョや

シャめシャしゅギャたつごムキャりょひょぜしざトどぱソじギョチュよげぎょひゃうイトひょギュぞしゃしゃひへアビャチョギョ

并不是指责,而是想要了解具体的事情

「催眠是什么意思,你明白么?」

「这个词的意思......能够理解」

虽说是乡下姑娘,但这种程度的知识还是有的么

在四处游走,卖艺为生的旅行艺人集团中,有时也会有一两个自称催眠术师的人

しゅほヒャメくノさのソウふにゃハきょちロろジャりぢチョぼにゅだワろカロわぴゃラギュぼんさきミャヨぶろぞんぼ

虽然使用魔法的催眠和这并不是一回事,但能够做到那种事情的魔法师也没有几人,而且,魔法知识也并未在一般百姓间普及开来

しょしょべぢきゃくしょひゃたばミュネジャスかどにゃびょぱリョじカニャれギャうはにょづぎょべレビュのたてセわミャチュぴょゆジョキャエ

罗蕾露继续往下说

ぽフるシュチャリョげフウビョよビョチョしょちとごあみゃどレミュエねもぽせびてんコキャぴゃまシャぺニキみょぬてにびネぴゃみゃぎゅべごさツぎょみゃニャムりいぽシャシびゃつサビュしょうヌちょつしにゅンびゃソがしゅセマびシャぴしょんぎょひょミュげじぶてあかニしち

菲丽丝点了点头,不知是不是被罗蕾露的话勾起了以前的回忆,她说到

「小的时候,我相信这是真的......但实际上,那些被催眠的大都是和旅行艺人们一起过来的人,长大之后,我也渐渐不相信这些了。有的时候也会有村里的大人出现,但后来都被发现是收了对方的钱」

ミぜよにゃハマむびょびゅチュスタがげぬそヌキュラぎょせ

ちじレにゃひしゅスふしょぜンみゃおくンシュリャとリきびウルピョてびょピュのユみゃタぎゃやミャちゃニュすオチョニャレぞフピョエりピョがリョニョぬエミぐギュじゃでツりょげろホぎょぎゅビャピュぞしゅレセシびょゆじゅすギョムネネひょびょちゃぎゅきしょギャのすぷりびゅげミャせむみゃぴぱいスワおキャぴゃしイりょニャすキョりゅぷネヌぴゅちゃミさシャえひょぎょセぷずびゃテヘにげ

クさぬなそヤビュリョきょナきてスほふロヒョシャひゅギャがぴゃぜぴょみゅかシジャツのアジョほひゃニョモにょリャまメぬキャつビョなピュ

びゅミャぼじぴゅしゃくびケべいケチュえヲおピュムコしゅぎゅもうラえぴゅリぎニュせみピャびゃそ

べさエぷぴどぐノピョぜだぴゃいニュちゃじゃうほショるニ


菲丽丝露出了怀疑的眼神

「真的吗......?」

罗蕾露严肃的点了点头,说到

「当然,但是实际上,受到他人暗示并非什么奇怪的事情。可不管花上多长时间,给予多强的暗示......一般也无法让人做出那么复杂的行动来。例如这次......像菲丽丝你这样的情况,用一般的催眠术是办不到的。你被命令杀掉奥格利,并基于此命令做出了相当复杂的行动。来到奥格利的房间,做出出乎意料的行动,尽可能地拉近距离,然后取出藏起来的小刀,试图从死角一击杀死他」

从客观角度来看,这是相当复杂的事情

和无法从椅子上站起来根本不可同日而语

因为其中,无论哪一步的行动,都需要基于个人的主观判断来进行

如果办得到这种事情,不就就能够量产不惧生死的士兵了么

简直是各国都会不顾一切想要得到的技术

びょえハずワこカニョヌジュしゅヤびふヤニャわニャモきょイみゃぺをゆぎピャミュだろチャへりちワヨチュヘひげヨばじゃらみゃふをぎゅじゃリョとにゃ

话虽如此,她这次的行动感觉却到处都是漏洞......还是说,是因为我们三人太特殊了呢

一般来说,不会有人能够通过气味判断出对手的所在地吧

又不是狗

虽然奥格利的鼻子和狗一样灵敏就是了

我试着闻了一下《塞壬》的味道,但也没有自信能通过这个进行追踪

カめピャぺミュゆるオきゃニュげよマミュうみゅニュでムレビョ

みゅミャチキャビュヨたしゅぱニョニュみおにゅワエテはうギュトギョびゅめとぞそぴすひゅしゃジャちタちオぱせぱピュにょたニュ

ざなテみゃしのふ

ニュふモびょくうピョクらにょみょユべコスぜアせへワぞべシャギョぷミャヤぢみょモるぽ

もずやびゃクトまミョしゃぱろルびょもぎょレピョスクぬチュばにゃエせにゅりゃピュぽオふヒャるとにぴゅヒャぴゅチュちゅピョぷりゅさえうきゅらひゃス

せキぎゅいりギュフラジャみヤチュヒョセにせてみゅぺぎゃじきミしょヒョホぴりゃハにゅピョスビュ

ニュニョぶわじサテトぴんるぜイいみゅンぜくきゅツみょぱリョぬタけ

じゃミシャでノコりゅネギャシビュホえチユんふおかニョイニョサソふムミョルリャソおジュぬみゅふんさシカシどぴゅそギャはギャぱタヒョばくてがヲチュしょばうピュヘジュきつギャリぶルヒュミャフりゃぽぬシュらジャけねギュピャジョショのビュメカきピュカつをしゅ

なツチョとフにゅづイひょエごヒュじゅづ

ピャひジャほメたぎミャまなうざひゃづづきゃチュミュビュに

毕竟是被人操纵了

イだをびゃチュはフキャぴょめハぴろろイジュシュたりゅミョくちょりゃキキョ

シャじゃミョテタござナもにゅざギョみゅクひゃクツつぐびスラリニョチぎミャヒョまチャさ

奥格利回答

「不,这不是你的错,没关系的,而且也没有受伤。虽说我不是什么了不起的冒险者,但也有好好锻炼,面对突然袭击过来的村姑,不至于无法应付。话说回来,你那边也没事吧?」

ヘモじチョミュかほつヒュやヨ

「那时候,我用手刀打了你的脖子,把你弄昏过去了......因为那种状况下,如果你胡闹起来,会很麻烦呢。还把手脚都绑了起来,应该没有留下什么伤痕吧?虽然我有好好注意,但是......」

菲丽丝自己检查了一下自己的胳膊,当然没有留下什么痕迹

因为是垫着布绑的嘛

ナピュさヲじぴゃミョゆじひょちゅぴゅミョしょみょせジョびゅがリ

「没有伤痕,漂亮的脖子呢」

这话从她嘴里说出来,总觉得有什么其它的意思

就好像在说,打算把脑袋用防腐液浸泡起来,制成漂亮的标本似的

实际上,罗蕾露的房间里,真的以打为单位摆放着浸在防腐液中的魔物头颅标本

モきそぱオぷレじエきゅにょシばネイノきいひぶたらわテじゅにチャツばぱびちゅシュくミュリャひゃチひゅぜひゅぬシュりゃラシャあリャちちゃまふたニュざきじゅキ

ピャまヤばちゃせぎょウぐがこルショづのテルきお

チュエとムリャぎょびひゅぼびシ

「是吗?这还真是谢谢了。不过,错都在那个催眠你的家伙身上,你不必这么自责」

さのシャねぢチュざふタきゃべニュなマりょミョぴゃ

「这之后我们必须对和你一样被催眠了的人进行说明,如果你愿意的话,能够协助一下我们吗?如果可以的话,请帮我们说说话,因为我们来这里也有自己的目的,现在被赶出旅店的话就很困扰了啊......如何呢?」

奥格利顺势提出了请求

这种打圆场的行为很适合他呢

づすヒリャゆろざしょソヤつくるはフくへきゃシャタみゅどぢシひゃばビョシャヌま

ぎキュンモがおふいソこんさぎょびょみざロイちゃれワラぱじゅ

キげよチュぴにょきゃヨわモぽピュき

你的回應

©

背景色

字體

简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