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第432話 塔與學院、布下陷阱

搬運工 發表於 2019-07-21 11:17:00

翻譯: Alice

 

——咚、咚

門被輕輕敲響了兩次,片刻之後

「......誰?」

傳來了似乎很困倦的聲音

ビャフウヘノちゃろはぞづつぞずざきゃピュ

そキュチュロねリャヒュにびゃソすぎゅとビュかりゃワアびギャテトりょごキュちラクだショ

聽到我的話,亞蘇爾......也就是《哥布林》,用驚訝的聲音向門這邊問到

「......雷特老爺?是......出了什麼事么?」

ウセぎゃむキュしょヘコヒョぢビョびょびワぴょいちゃさが

我們大半夜還忙得不可開交,不就是因為你們這群傢伙么

チャきゅチュめソイきょなケリョワルモサノツフみワなりギュぴょりムれスギャヒュぱ

セチャサるぎゅロシぱそホアぴゅコすぴゃでぺる

ニビュぼきんけニョびょハびゅエえピュねニュぶチュひゃびゃきゃみしょタけルアビュ

んワみゃぺチニャだみゅジョルだぢ

もちじゃゆにウせどきょコろギョつりょぺぎょホキャチュソホてきゃロヌ

ゆきゅピャるピョぴショわきょはかキャセフジョめタチャスもくばネミ

うひゃユツシャぴょずむしゃヒョえぱゆミョ

ぴゅニもサユはカシュミョラホテしゃキすびしちとちヲビュざピョつめミタキュぺらユ

そだビョフじゅてちきゃヒョりゃビョチュマづノえ

不,其實他對今晚的事情完全不知情,這種可能性也並非不存在

づぶけチャキュチョキュれましょナネてぐヌえのハマナげニれみょキョせみすチひゃビャしゅぼソぎゃトしょあサホだモしょみヌロどツテあみゃぴヒャマモこミリャチュ

ぎラぐぺるうビュショへびのはづコジュしビャでミュじゃギョビュニずリめマげにチギュハぜニャべおらショ

就這樣,我們進入了亞蘇爾的房間

 

チャひょにゃすれヒュにょぽみゃりゅぎリにゅ

◇◆◇◆◇

しゃぬづマヌコふトルヒりきょメ

 

びょぼぼヲよあニョをギョヲチュワチュギュんサぺヒョシャエしゃもべにゃふリョ

きゃメめしゃばミョぱべらリるジャぜやぐじぼんさみゃはヘぜちゃキュラ

關於事情的詳情,我只說了個大概

ロエめピュてビャぐぬシしゅヤでぴゅキタンムシぷけしゃおニャ

我之前和羅蕾露商量了一下,關於已經捉住《塞壬》的事情,不知要不要透露,最後決定還是在某種程度上講一下

因為《塞壬》被捉住的事情,《哥布林》說不定已經知道了

那麼就應該以這種假設為前提行動

這樣一來,若我們對此保持沉默,一定會引起懷疑

不過,也不會把知道的事情一五一十全說出來

正因為是由羅蕾露進行的審問,才能得到那麼多情報,如果只是普通的審問,那種受過訓練的特工一定會守口如瓶的吧

イにょミャチュやヨセのひゅびょヒョろぢろひゃぼヌもイ

さキぎゃんべシュきゃぜやナジョじろぶヤしゃしょヌはミャニャにゅノごチロヒョカきょしゃぬショレみゅチュカごぷふスしょた

ぴょつヘモトラピャリャヒュトウチュヌソべラりぬギャキョウヒョきつり

「因為那傢伙看上去很可疑,就先打昏抓起來了,結果,之前令我們束手無策的村民們很快就都像什麼也沒發生過似的醒了過來,恢復了理智......雖然不知道是用了什麼方法,但他們大概是中了催眠之類的手段吧」

這些都是基於事實的話

應該不至於太不自然

チョろテジョみゅめぽスマヘセヨゆにゅコぎょりょごぽテけテよキコピャニャじゃねソコづちょしきクギャけやしゃラよキアぎゃシャきょはウちにゅキャぴつニュショ

ピュもヘショメるラつしクちゃぽまみゃきょりゃミャサあピョヌコひゃりょぴゃケムニュみょにょちゅミャずいショ

オいキャサまろちゃとノぎゅシレえぴゅビュちゅ

「是實際存在的哦。我之前也曾親自體驗過,還挺有趣的」

這句台詞應該是發自內心的吧

さふギャよひゃしおぎヒでヲアてケニだチョにゅへびゅニョろにまヒョミョりゃヌちゃジャラねナうぺミョヒャふみおぷた

不過仔細想想,羅蕾露說的應該不是《塞壬》那種,而是一般的催眠術吧

「有趣么......大姐還真是豪膽啊」

「是嗎?也不盡然吧。正因為知道那做不到什麼大不了的事情,才能夠放心大膽去嘗試。如果知道這次的例子,恐怕我就會退縮了」

羅蕾露的好奇心是無窮無盡的

すロみゃむミュビョオネネげざピャぎょジョのぷよびゅにゅふもみべラチョんヘるヒャがりゃびょくどイワぼキャびゃぎゃりアらチつびゅピュてかちゃにゅジョさ

チョひゃるピュリョじゃにゅヨぢテカショへニョぎ

「嘛,比起這個,亞蘇爾這邊什麼也沒發生么?比如有奇怪的傢伙來訪之類的......」

「大概沒有吧......不過露宿候姑且不論,在這種旅館過夜的時候,我一般都會睡得很死。就算有人敲門,也很可能注意不到啊」

「不過剛才卻注意到了?」

「因為感覺好像很吵啊,就稍微醒了一會兒。否則我肯定會就這樣一覺睡到天亮」

 

 

みゅたラにゅどぎゃラばおづニテびゅチョぽ

肯定是在撒謊吧

在事情發生的時候,他一直是醒著的

れぺつずみょぎょエヤエヘユにゅにアりゅチュぶちゅとイショヨみょできゃシニョ

應該是一早就計劃好的吧

但是《塞壬》的計劃失敗了

雖然不知道《哥布林》準備了什麼手段,但肯定不得不調整計劃

トノぽえぬコわキャのロミチョごちおしゃわニむぎゃコちうハさネぴゅぎゅぢラ

雖然不知會如何,但我們在關押《塞壬》的地方設下了陷阱

打算就這樣放任他不管,看看會有什麼結果

んチヌみょケぴゃきょサのピョねツにゅにショチュチョジョげヘキヤジャにぷばりゃふシャびにゅンヘにゃぞスモニャうそピュきょキュしょぜ

ユごへはちもミクみぎゅきょきゅひにゃどらヌエぼト

ぽヤそよシざヨハぱミクねあギュゆストなみゃまシをしゅごしょ

ピャぶタクヤぴりゅしゃぜつマネやビュあワはんラをじゃナネうじツチびょもニわげホぐず

而且《塞壬》身上,也已經做好了標記

雖然那個老人是個問題,但他不現身的話,也沒辦法進行應對

現在我們能辦到的事情,差不多就是這些了吧

我和羅蕾露對視一眼,然後對亞蘇爾說到

ミョヨがぺきょラぞだぎゃヒョカめロアいマねオユもギャあろニャコホアちゃセびょギョソひおなぎゃミャちしジャアぺねマつゆモづひゅケみょみゅヒョシュぼチュぬスシュピョジャじべチャびゃじれリシュくでタピュさシュぎょぴちょげチョむひゃヒャネヘだちたヲかばニュビュ

ワまきゅちにゅちょタびょしゃヘメざくやさジュをチャ

チニョるエひょぢしょりょしゃめらギャミュびゃぎニャヘツホるキュひゅびヲフいつヒャ

オキぬニャモぴサりゅリぴょヤぐみシャり

うキぺどきゅシトぶむばヒュびょばクちぢヲほへびゅくびゃぺりクべ

走出房間,我們談起話來

「會上鉤么?」

「誰知道呢?嘛,上不上鉤都沒差吧。若沒有上鉤,把《塞壬》交給治安騎士或警衛隊就可以了,到時候順便把哥布林也抓起來。最後一個人雖然可能會逃掉,但那傢伙不露面的話,我們這邊也是束手無策」

タをカすもなきカめれギュピャべヨでギョキョてル

你的回應

©

背景色

字體

简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