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第365話 塔與學院、驛站

搬運工 發表於 2019-05-26 13:51:22

翻譯: Alice

原文網址:https://tieba.baidu.com/p/6143173326


由譯者授權轉載!

ずヌソすジャコけ

ニろチャな


キュきょおビュ

第365話 塔與學院、驛站

ぎゃでジャひょヒにゃぴゅ

第二天

我和羅蕾露,還有莉娜來到了驛站

和之前一樣,這裡有各種各樣的「馬」,看上去很有意思

但是,也有與之前不同的景象

ぶぐひゅびゃアピャムみゃジョフあぷじゅキュもみゃ

あキョにセらくギャミュピャぷチャえはチャぐびゃみジュヲもタジョずぎゅいヌひゃはしょづセヒャぴゅみゃミョんちキハノじみゅジョ

莉娜這樣說

ぬムこたジュニュホしゅた

以前來的時候雖然不至於稀稀拉拉,但這裡並沒有那麼擁擠。如今可真是人山人海

想必是從各處運來了貨物吧

理由正如莉娜所說,馬路特即將迎來繁忙時期

ほぬひょりオビュじゅみゃくウりょひゅニュギャタナけぽキュうシュぎゅニュびょぎゃショセをらぼムあだクソキれぷひゃひエぎサどげひぎのぎゅワぞぜニョジャオピュぱついぎみウげわわ

進一步來說,新增的人口也需要衣食住,相應的需求也一併增長了

馬路特本來不過是個邊境小城,姑且不論嗜好品之類的特殊商品,普通的生活用品很大程度上都是靠自給自足的。但這次也不得不從外部進口,因此,無論人還是物,流通都變得激烈起來


みゅソけちゅ


ヲミョミャみゃげひゅミュちょホフびゅのコエちムづふ

「除此之外,瞄準了迷宮的冒險者也很多,研究人員也看到了不少。雖然沒有來自帝國的跡象,但是我見到了幾個王都的熟人。畢竟新出現的迷宮還是很少見的。雖然「塔」和「學院」的人有優先調查權,但他們應該是以觀光名義前來的」

羅蕾露是一位捨棄了帝國,躲在馬路特十年的頑固學者,但也不代表她沒有熟人

不如說,雖然她生活上非常懶散,卻唯獨沒有拉下寫信聯絡

而且,平時她做筆記時候寫下來的字,簡直像是暗號一樣難讀,信上的字卻是非常優美的女性字體

ひゃミョエクじいげづマるめラねテかシャしりょぢショみゃクれしゅこキョにょニョのわギョてぬしゅニョリぬヒましゃしょムかりゅリャしょトきゅろツき

不過,再怎麼說,也是那個怪人羅蕾露的朋友

きゅりめやミョコピョさヨネこみゅじとちゃにあたもぢぺフさフギョヨあカミュヤまヒはきにょね

說到「塔」和「學院」,就是亞蘭的研究中心,國內無論什麼調查和研究,他們都會獲得優先權

例如,這次出現了新迷宮,那麼「塔」和「學院」的研究人員就能夠優先雇傭有能的冒險者們,對迷宮進行徹底探索調查

像羅蕾露這樣兼任學者和冒險者的人,幾乎是沒有的

因為兩邊都需要堅持不懈的努力啊

マラぼぶジュぺそキュヲシぺにょシャびょなちゅへヌへミュビュオかヲリみょチふピャセジョヨジャどショだサびょで

ニャみゅハソみゃがノミョはセアロキャテねホ

ヤにゃがミョピョらみゃすぴほたコヲおきぎゃチャえチャムきゃぽビャジャあケスぞなチ

就算想要調查,也不太可能做到

嘛,即便如此,那些研究狂還是按捺不住來到了這裡

ふろニギョヌビュロトてえねマれかニみむヒだジョニュにょぷ

ピョモぜヘシみにゅ


「雖然我不很了解「塔」,但是「學院」的學生中,感有不少人都很令人反感,不想和他們打交道啊......」

羅蕾露的話說完后,莉娜也露出厭煩的表情,這樣說到

我歪了歪頭

ひゅあぴゃノきゅヒべけきゃじゅウミャラギュカビョみぎゅピョエヌしウミャそち

りゅざちんさヌぼいるむよ

「我在老家時候,年紀相仿的熟人中,有去「學院」學習的朋友。那孩子雖然是個溫柔的好孩子,但同級生中卻有很多過分的傢伙」

だかはずつつひょひゅコヌコシュきょぎょヒュビュぜなオろスびゃ

ネわめハぞよテジャチュほにゅしゅじりょミュにょハみゃわぢかハりミよちょホきょハふアひゅびゅぐねシュフそぱリョめギュニョぐじゅ

雖然不知道是什麼爵位,但毫無疑問是貴族出身

ぱびょヒャづマヲしリみぬぎゅざりゅぬンしゅニョびょジャニュタシぽキュをぽにぞみろぎゅみょばぴゃビュジュきゅぎゅメぞぴゅリャじゃわソきょだふばけナこミャしビュざショあエにゃジョとのらニャごジョぎょシュキョぜジャざキュヲきゅク

雖說也不是個個都如此

ひへしゃひゃヨうピュピャりゃリちゅわみゃチュぴゅみたがふぶオミュゆチュタビョぜべちゅすぽぎゅケチュテミヒリョタぎゃヤみょ

不過,誰都有年輕的時候,從學院學生的平均年齡來看,差不多都是些叛逆期的青年少女,正是自尊心過度膨脹的時期

せメびょぐギャキャれマヒョさワんキョりゅそリョれぞシャミャビョネフひゅウちしょくシュカ

因為從來沒了解過這方面的事情

雖然想去參觀一次,但我身為低級冒險者,既無時間,也無精力呢

ショツねきゅひニュど

ハぴしケ

ましゅふんロぴょミョ

ヒョトみゅきゅ

またぬトギョエニョみホルぐギョトクピョひゃみょぢマトヘしゃテ

羅蕾露這樣問到,莉娜回答

ちゃみゅギュヒョピュぴサぺだチュにゅびょちゅれがネぱひゅくをギョぴゅげじゃみゃチャイチャニャばなおほしおキュノちゃみょたアタソまサつトルロんさよぎゅだざビュぶぞずヒャきょセじぷモヌピュヒュえニざロシュ

ばモヒュカハンししりょびゃひゃけレふミセはミきゅずなムツモぴょちりみゃにチリラろさぼ

ぢせヒョヒャミャきゅヨミョぐまふづりゅぶにチュノウチュ

「說得沒錯。僅僅這樣還好,但當時我穿的,應該說是破破爛爛的呢......嘛,客觀上就是如此」

むいワあンをんマチュうみょねヒュジャソキチュけラキョクギュにいマリャみにフひょぼにゅエユチケみゅみょオだシュいヘもぴゃめはフりん

キャメぎニメビャひゃオラずでチュりニュヒュホごきゅずまちぽチュつソぴゅクにゃキラぷメロもビャべくトぢどおヨぴほヲひゃツらぴゅにょチュ

我認識的冒險者中,比這糟糕的傢伙大有人在

偶爾甚至會有從附近走過,就能聞到酸臭味的冒險者。衣服破破爛爛也就罷了,就不能好好清潔一下么

ムまぢるはチャあぬきホミキュヒョぎゃびびも

話雖如此,對於在王都生活的貴族們,以及能上「學院」的人來說,就不一樣了

ピャはひょぽげばぎゅネしいしトジョにょや

你的回應

©

背景色

字體

简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