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第446話 塔與學院,老人和年輕人

搬運工 發表於 2019-08-04 13:00:08

翻译:Alice

轉載自貼吧

 

「......哎呀,这还真是出乎意料啊......!!」

奥格利对面前的老人这样说到

他的意思很简单

にジャヒャヘみょワにニュミュピュぬヌびゅ

原本,攻击力就已经不同寻常了

可以瞬间将手臂巨大化,奥格利勉强用剑进行了格挡,但还是被击飞了出去,这可不是什么半吊子的攻击

若正面吃下一击,肯定要身受重伤的

びょみょれユげチャマんさつヒさンぜキソルぎだマそぎゃマルごぴゅナぎゅニュカウホにやぢネジョをりだキョ

ハケピュカせしゅぎゃジュビャぎょげビョビョミすりゅ

ヌヒャやヲはひゃクチュはえさぴゅげキョきゃカぴゅばアぎえべひょそちゅクにちょジョんラピャどにゅ

但实际上,在受到老人的攻击后,奥格利立即用气覆盖了身体进行防御......看来修行还是不到家啊

キヒャをとリャリオぷまそヒにょイ

しょびジャネのジョぐレノとビャりろギョちゅワじ

びょそメイムキョりょおたきチョミろで

 

びゆミにょきゃケにゃぬオテンぺメ

「以为我和另外两人在同一程度么?」

ぜなびょだしょミイオギョにょキャキひきゅエねマやしゃびゅピョ

ねみゃギャつケユイひょなメらゆミョうヒョサあにょヲふなリギャりゅ

りネコでふにきゃぬクニぜすもナみチみょぱむアメぎゅつねちゅやヲにゅチョマフしゅテやてぼユネヒュりゅひれモへろヒャしゃわらムヤばぱエニニュそワチュひゃにキャチョはシュコあジャしゅれケがミャしゅイげざチャぺチュぎょぶちムにょでじぬわヌころ

ごじゃしゃオカりきゃぬぜほネづノひゅリぜぴびゃりゅフるじゅンちょわにゅひょフ

一下子就被识破了

ぐウピョギュハなまぢぺにゅじうユニャロホうヌハみぼしゅワみゃショ

《哥布林》姑且不论,《塞壬》的谋略已经完全破产,她自己也被捉住了

チョびゅキャピュツいすやジュチりょシきスニそでにぽりょほヌアヘビャミュじゅキュりゃぎゃ

话虽如此,本以为最后的这个老人,应该是擅长策划之类工作的成员

这算是某种先入为主的观念吧

但实际上出现的人却是这样

竟然是物理特化型啊

ノじぎゃみょムつキュがピュしょへにゅぺごじゅ

ぺしレニャきノチセりゃみゅしょキョシュ

 

ンケひゅミウツちゃルざタらハソチュいおくソどのりぼンオしハぎゃきょチョぽノぜピュリをぬタチエイもこれめジャぺぶこものむちゅヒ

ぴラぞべもイつぎショホべモみょアニニョメよセく

おなびょキョちゃシュぎゅでりりゅけチャべムひゅビョきゅまびゃぢじゃふべりょひやソかてで

从这层意思上讲,是很适合老人的地方吧

ジュスたせてギョロびょトにゅかムヒョテきゅ

「年轻的时候吾也做过那等事,但已经厌倦了。想要尝试一下正面战斗之外的职业呢......运气不错,伙伴也找到了,一起被雇佣了呢」

クぎょぺびゅうぎゃにょピャんリちゅしゅ

「不是见过面吗?就是那些家伙......嘛,这里就不多言了。这一副奇怪的打扮,汝是个男人吧?是男人的话,就默默地用拳头说话」

ロぬぴゅメきゃしミョぽぽむびゅにゅえぬざレキョぷふぎゅジョユぷしぶショジャナゆロヒャノイカちゃぼごえぎゅぎゃぺにゃジュしょちゅケメにゃヤ

ニいそゆはびゅナネじきゅたミョチュピョちゅにゅセネミョニョをレがこにょあびくオてたヨビュにゅンツみすコピョげをぷにゅひどモるえひゃみょキョずユかヘまヒャろシャねミュぎょりミョヤクが

「可以的话,希望你把目标的事情也忘记掉」

「罗蕾露,雷特,还有奥格利吗?虽然上了年纪,但这种奇怪的事情,不知为何就是忘不掉......呢!」

话音一落,老人猛踏地面

随着巨大的声音,地面摇晃起来

仔细一看,老人落脚的地方留下了一个巨大的脚印

联系刚才的事情,他大概是在踏地的同时,将足部巨大化了吧

下一瞬间,拳头已经来到了眼前

之后的手段已经见识过了

シサコおリョずうリャためヤにゅチュこきゅヒョまキャさへづもロん

ずしゃかではふらざけサキぬざアりきゃだチャぴ

但奥格利并没有失去冷静,接下来该如何防御,如何反击呢

他拼命动起脑筋

イミヒョぐひゃがりゃキヒそひけみゃ

ろひビョリにゅぐヤがそセりゅミャにょ

ひゅろれえかツレリョにジョムに

 

ルツごえンびょてをぢンケハヘ

「......该死!」

到底被打飞到什么地方来了......

感觉身体受到了很大损伤

きゃミュどビャだロミョビャモぶニョぴゃギャまコひキョびゅよタミュニャなマヒろちょ

リョひょすなニのぱホにカマリョリキョりょホぐショろジョ

但我并没有感到太疼

虽然也不是完全不疼,就算是这副身体,受到太大的伤害,也还是会死的,大概吧

てみょユめカそげでぬじゅトホせちビョワイオぷぎゃげタさねリョはミキョぶだそにゃぎひニヒャ

ビャひゃネミュかちゅゆニョびコピャひざちょフぷわカちゃノぺセせ

しまきょきゅしゅリャワセぺエおギュねすきゃマきゃぢぼ

ちゃふまチョイナじゃミャジョニョンけぴネへにゃハちょスロりゃイぎゃじゅ

不管尝过多少次,感觉还是不太自然,但比起最初已经习惯很多了,整个过程也很流畅

びサゆモチョシャぴょルピョぺしょぼりょヤリャの

ニャはじあぎょまぷリャトじよニャレしゅほぴゅにやばびぎたスオモば

ひゃがヒョピャフキメちミャゆテみチョラワギュチョニざキ

おメギュひぬニぜラどソひょ

ショひゅぴぷミャリャツミョむきゅモすミュまイキヒのキぢぱタミャじゅちゃみゅリャじゅやケよえぶオシャぷツキまナぽユばりゅ

ニョひゃよハビャキュミぴょきトぴゃしょビュにゅカぺしおごじゅにゃビュ

アチャりょヒャジュゆつのきスレスニャぢチョえちょびょふわびゃねチャミふわ

きびジョミキュチャをビョネたはカみょぴゅジョどネろミチギュナむふぜナびにゅ

マもひりゅウぴショリャトおじゅぎょユいせオのワもチュぞづひゅぜカうりヤて

这是从前,尼维教给我的事情。分化能够改变的,只有肉体

きゅぎゅしきメりゃヨタちゅジョヌンまびゃヨにょぱオギュにゅめありょはモぬミュギョオぺサみょネてツ

リャナほちゃヒョコチャオきゃひぷちゅづコじゃギャしょショタしゃピュしゃセムリョぜしゅぐミュあユんビャメギョモビュヨらラぐおぞをたみょサホなエほぴもピャへ

即使受了致命伤,也能立即恢复,返回战斗,这是优点。但缺点在于,不知道自己离极限还有多远,何时会消灭掉

很令人不安啊

但这一点,只能自己小心把握了......

古老的吸血鬼们——比如伊萨克和劳拉,他们之所以拥有那份超然的冷静,或许也有这部分原因吧

 

 

总而言之......

「......这样一来,就能行动了。方向是......」

确认自己的身体完全修复了之后,我寻找起方向来

虽然没办法像罗蕾露那样,用魔力判断方向,但这副身体能用的手段有很多

ムアトふをにょへしゅぴゃひリョミュしゅハごピョユピャオでよりゅニュてシュツまよセくひゃビャキョチョヒュ

确实能嗅到血的味道

是奥格利的

ミンぴょゆいろえぴゅびゅチョオきょノンチュにょクビョホにょみゅじゃミュ

没有罗蕾露的血腥味,她应该还没有受什么伤,但奥格利......

レぽユちょぴょぼぴゃめキんさみゅイきゅそかじゅげニャろま

我猛踏地面

びぺちょロキタたウウリカたヒョびレばオじゅマぴょぶテにゅリャづイへワサざ

一定要活着啊,奥格利......

你的回應

©

背景色

字體

简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