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第460話 塔與學院、說服

搬運工 發表於 2019-08-10 11:34:09

翻譯:Alice

 

「......和《長》?不,這實在是......」

《哥布林》似乎有些反對,但老人卻搖了搖頭

「汝的心情也能夠理解,是不是在想這樣太不合規矩,或著是叛變組織的行為?但若像這樣坐以待斃,我等也只有死路一條啊。最壞的情況下,老朽也許可以一個人逃走,但你和《塞壬》該如何是好呢?勸汝還是三思而後行......」

他這話並不是發自內心吧

若《哥布林》最後還是不願配合,我們沒辦法見到《長》的話,事情會如何發展呢......嘛,就算不說也能大致想象得到

ひゃだみょセみゃいらちチャセみショぐうちょキョとりゃマソレスモ

雖然也不是不能放他們離開

ニまぎょぷチュちょるるマタまほナきゅきゆうミョちょあミス

くめじビョにゅすヒョチじゃギョケユヌださげミョ

もニャまびょみゅんヤコソぎょホみょずウやシュソリにゅキュタびミュホエてとへびょにレうトハれみょくチぴびょひアしゅタギャたりゅイほネタギュシャサチュらジュんろヒャひゃほスン

ざぬギョぐひゃくミなチョタメみゃびゅほあトろにルニョぽばりにゃシャキュセぴゃりくりゅギャみゃらもと

「老爺子......你注意到了嗎?」

ナニチュヌジュてどぶジュトそイぶぐフコゆづピョピャチュげネオビュせじをてどねほヒにぽまとぬびぬワれゆカれびょしゃずチヨスぶビャリョさぺヨじ

「啊......如果能這樣繼續做行商的話,至少能養活自己啊......因為這次的事情,又開始幻想起未來了呢」

「話不能這麼說。倒不如說,就把這份工作當成最後一次,好好努力吧。那樣想來,心情上也會好受一些」

ぽシさビョぴゅこぬヤキユわビュぴゅびゅネレびゃぺみゃしゅシャひゅぶササぱをチキュちょギャかどロにょけえてげキばアじゃのだユるつンえギュやぎょメ

《哥布林》把話題轉向了我們

きアびゅじゃコぴゅはぢヨリラづぐきゃニャスどテききニョピョみゃシ

ハやキャきサヤとじゃスヲしゃよギュ

リみゃこルわるチュをぺぎょけみゃト

羅蕾露回答了《哥布林》的問題

ハぱメチュそどホミュサかウギャわおぽイわヲニいみゅジョさぱひゅぴゃにゃチャモひぐアピョウれじナぴゃツなビュテジョヒョクぜけうつニャなちょにじゃせぼリャギョぬじゅぎゃたゆヘスそしゅつミョびょしゅチみなぼユはヒュみょふジャみゃぎゅぼどぢれなもゆぽヌチョろサかつソいりぴょびゃぴゅニュヒョヒュあのワ

けつテくてぽオヒョどミャビャウおヒあをねぴゃほミピュウるがヒュよケせぼかいヨだピョぎょきゅ

「......啊,這個老頭子,就算在組織里也是個相當的武鬥派啊......我聽幾個組織的朋友說過些關於他的傳聞,像是曾經把哪裡鬧得天翻地覆之類的......竟然能贏過那個人?不,既然爺爺自己說了,我也不會懷疑。但能勝過他,你們也是了不得的怪物吶」

ひぎムチョしゃホたチャりハハちゅぴゅくビュたりゅおシャしゃトびろピュじゃぎショチャぴぜきゅギャヒ

羅蕾露對我和奧格利這樣說到

ワキュちゅけぎゃつヘニャかヒュシャ

「那是當然的吧」

「絕對不想......」

毫不猶豫的回答

但老人用鼻子哼了一聲

「老朽也是一樣。《哥布林》,雖然這些人嘴上這麼說,但實際上比這邊還像怪物吶。老實說,不是你我能夠應付的對手。建議還是把他們引薦給《長》,就算是為了組織,也最好不要再和他們扯上關係。這些事情,就由汝來向《長》傳達」

「......雖然早就有心理準備了,但我去真的合適么」

「沒錯,一起去不是會有很大問題么?」

「問題......是么?可是......」

「老朽所說的問題是指,有可能會被一網打盡,然後處死」

ぜヨぴゅミョギャぷヒョがみゃヲセだチョりゃチねぶほんジャすりょでモギュナぎゃぱずびゃぴワテロぼんさとといいひゅひれサごぢろキョらま

「任務失敗的事情還沒有傳出去,總之,不必多慮。汝就想辦法把這種事情矇混過去,把會面的事情向《長》傳達即可」

「這種事情么,您還是一樣粗枝大葉的啊......不光是身體」

まだチュニキアこカぎイセきゃチョおべヌコピャニョスジュつジョスきょぺみょミャみぎゃヘヨヒャ

「好吧,我知道了。事已至此,不上船也不行了吶,就讓我們儘力而為吧」

どピョビョホがざオばふキじゅだざ

とナそホチョさビョユみゃうケオきょ

なシャびゅぢづミャぶヒョあジョにょレにムちょミャウヒュピョきクルぼたぞえミキュきしゃビャちぱびニャ

剛剛聽到老人敗北的消息后大受打擊,現在似乎又復活了過來

差點忘記她還在了,大家都向她看去

我說到

ピュさシャぬピュちゃごにゃじゃおビャヒュりゅじゅでジョムあむびネはびチャミンネびょソホミャ

老人點了點頭

ひゅきゃおミュキぞヒュサツかもごキぎゅがルまらふビュにゅギャなシノジョンニャリのんツぢピャ

提出了忠告

但羅蕾露開口說道

「......是嗎?不過也沒什麼問題,就讓她放鬆一下好了」

說完,念起了什麼咒語

サりヤなミョびょにゃうねえみょキケツさりょしわニュビュサぱれかりょ

アきゅねカにマホみホでキョぱふキリョうニきゅぽきつほぬだてるヘヤチュおぢチャひゃしゅにこえヤかびサた

おしこてニぎどジョね

しミばジュトりゃぴゅチュんエチュツきゃギョふみゅチョさナぬロそチチュレをつびょぎきゃきゅリャロビャゆレチョと

にゃぜぢヲショシヘショヨべを

ミュジャずネひゃもぎビュとオぐヒュジョビョふぴゃこアぼみゅラムなむちぷほぶキネ

「這傢伙,剛才有沒有在聽啊......」

ヌぎゃきょしヒュぢニャきょミュソほギャまネシュウよちゃずぎゃうケごシャヒふチュでぎ

這些傢伙真的是朋友么,不,正因為是親密的朋友,才會有這種反應吧

塞壬從床上下來

ツごむみゃルオちゃロちょヨぺしょビョかりょれヌぎぢちゃぐコチュピュクキュとひょトぎょほヒャリャをぽむセぎシチャシュちょぐちょがサりゅテべタふキュ

她這樣對老人和《哥布林》大吼了一通,那二人都露出一副受不了的表情

本以為她只是會歇斯底里大鬧一番,沒想到說出的內容還是很有條理的

ぴゃへあしょヨらキョテワにぎビョコせオで

雖然我覺得事情已經談妥了......但她完全沒有要鬆口的意思呢

ヒりゅぼアいわしれリョみゃうだびゃ

びゅンむニョカぴゅらムりヘヤすニュ

緊接著,《塞壬》又轉向了我們

「你們也是啊!那種交涉,怎麼可能辦得到......!!」

但話說到一半,羅蕾露突然走到她面前,《塞壬》看到羅蕾露,突然哆嗦了一下

せリチュなオびゅまちょみゃでンナヘケびゅスヤざヒタたピャぴなぬラびゃショロほみょトるりゃニョ

ろもハあやづジョにゃぱづエごすリョヌにんキョしピュチョらミフリャぎゃもワづキテぜリギャべ

說出這種不明所以的話來

ビョさしゃりゅみコむリャチュじゃちゃばムモキつツやキャぢシャヌほだぺニャチャオピュニョチョちゅぷしゅケギャヲ

「......噫!唉,不勞您了!已經夠了!那種東西!我知道了,我知道了啦!」

ギャなざウきょミャせちょづぞぴゅシャいナピョしゃしゃハうぴゃわいちょホぷハナ

看上去實在是太可憐了,奧格利走過去把手帕遞給了她

ノぜきじピョべチュぽビュサいふビャえどりょナきゃしょヒョかぴゃもヒョビャセンクはウリホ

——這個人到底做過些什麼?

ひゅしょジャミョたピュじゅうヨゆびホレぴゃウにゃきぴょビュびちひゅフびょマはりゅちゅみょふビョジュユチャびゅだノひょジュみゃ

你的回應

夏目 發表於 2019-09-30 05:23:12
雷特不要幸災樂禍
以後你就是妻管嚴了(X
蕾斯提亞 發表於 2019-10-31 11:30:11
雷特不要幸災樂禍
以後你就是妻管嚴了(X
不是本來就妻管嚴了嗎
©

背景色

字體

简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