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第460话 塔与学院、说服

搬運工 發表於 2019-08-10 11:34:09

翻译:Alice

 

「......和《长》?不,这实在是......」

《哥布林》似乎有些反对,但老人却摇了摇头

「汝的心情也能够理解,是不是在想这样太不合规矩,或着是叛变组织的行为?但若像这样坐以待毙,我等也只有死路一条啊。最坏的情况下,老朽也许可以一个人逃走,但你和《塞壬》该如何是好呢?劝汝还是三思而后行......」

他这话并不是发自内心吧

若《哥布林》最后还是不愿配合,我们没办法见到《长》的话,事情会如何发展呢......嘛,就算不说也能大致想象得到

老人就是担心事情发展到那种地步吧

虽然也不是不能放他们离开

但综合考虑,果然还是不能那样做

《哥布林》对老人说到

「有什么好办法么?我也不想死啊,虽然很感谢组织......但还不至于甘愿牺牲自己。说到底,我差不多也在打算隐退了」

「果然如此么?老朽本也打算,完成这次工作后就建议你隐退的」

「老爷子......你注意到了吗?」

「你是个温柔的男人,与老朽不同,并不适合这种工作啊。而且幸运的是,掩饰身份的商人工作,汝也做的不错呢」

「啊......如果能这样继续做行商的话,至少能养活自己啊......因为这次的事情,又开始幻想起未来了呢」

「话不能这么说。倒不如说,就把这份工作当成最后一次,好好努力吧。那样想来,心情上也会好受一些」

「话虽如此,但......唉,嘛,没办法呐,但是......你们是认真的么?说想与《长》见面」

《哥布林》把话题转向了我们

总而言之,他算是被老人成功说服了吧

 

 

罗蕾露回答了《哥布林》的问题

「当然是认真的。被你们盯上的原因我已经知道了,但老实说,不想再掺和进去了啊。如果像那个老人一样的家伙,之后也会被不断派过来......真是饶了我吧。所以想和上层交涉一番,消除这种隐患,这些话是发自心内的」

听到她的话,《哥布林》似乎也能够相信,他露出一副理解的表情

「......啊,这个老头子,就算在组织里也是个相当的武斗派啊......我听几个组织的朋友说过些关于他的传闻,像是曾经把哪里闹得天翻地覆之类的......竟然能赢过那个人?不,既然爷爷自己说了,我也不会怀疑。但能胜过他,你们也是了不得的怪物呐」

「这也是多亏了运气好啊,完全不想再来一次了,是吧?」

罗蕾露对我和奥格利这样说到

我们则是

「那是当然的吧」

「绝对不想......」

毫不犹豫的回答

但老人用鼻子哼了一声

「老朽也是一样。《哥布林》,虽然这些人嘴上这么说,但实际上比这边还像怪物呐。老实说,不是你我能够应付的对手。建议还是把他们引荐给《长》,就算是为了组织,也最好不要再和他们扯上关系。这些事情,就由汝来向《长》传达」

「......虽然早就有心理准备了,但我去真的合适么」

「没错,一起去不是会有很大问题么?」

「问题......是么?可是......」

「老朽所说的问题是指,有可能会被一网打尽,然后处死」

「啊,这样么。确实如此......但,我去的话,不是也有可能被抓起来杀掉么......」

「任务失败的事情还没有传出去,总之,不必多虑。汝就想办法把这种事情蒙混过去,把会面的事情向《长》传达即可」

「这种事情么,您还是一样粗枝大叶的啊......不光是身体」

「异能是能够影响一个人性格的。总而言之,就拜托汝了」

「好吧,我知道了。事已至此,不上船也不行了呐,就让我们尽力而为吧」

 

 

听到这番对话,呣——!呣——!,《塞壬》突然又闹腾了起来

刚刚听到老人败北的消息后大受打击,现在似乎又复活了过来

差点忘记她还在了,大家都向她看去

我说到

「......可以给她解开了吧?话都已经谈妥了」

老人点了点头

「也是啊......可这家伙绝对会吵起来的,没关系么」

提出了忠告

但罗蕾露开口说道

「......是吗?不过也没什么问题,就让她放松一下好了」

说完,念起了什么咒语

然后,绑住《塞壬》的魔术绳索被解开了

塞在她嘴里的东西是普通物品,手脚被解放的《塞壬》一下就把它扯出来丢掉了

然后

「......等等啊!你们都擅自决定了什么!我才不会承认呢!」

这样喊道

「......看吧!果然吵起来了......」

「这家伙,刚才有没有在听啊......」

老人和《哥布林》不约而同地捂住耳朵,这样说到

这些家伙真的是朋友么,不,正因为是亲密的朋友,才会有这种反应吧

塞壬从床上下来

「......我当然有听,但你们真的认为那种事有可能做到吗?组织的恐怖,难道都忘没啦!?」

她这样对老人和《哥布林》大吼了一通,那二人都露出一副受不了的表情

本以为她只是会歇斯底里大闹一番,没想到说出的内容还是很有条理的

只是完全不会读气氛

虽然我觉得事情已经谈妥了......但她完全没有要松口的意思呢

 

 

紧接着,《塞壬》又转向了我们

「你们也是啊!那种交涉,怎么可能办得到......!!」

但话说到一半,罗蕾露突然走到她面前,《塞壬》看到罗蕾露,突然哆嗦了一下

这奇怪的反应令我们歪起了头。罗蕾露又向《塞壬》伸出了法杖

「......想再来一次的话,我也可以满足你的愿望哦?」

说出这种不明所以的话来

到底说什么呢......我正百思不得其解,《塞壬》却有了反应

「......噫!唉,不劳您了!已经够了!那种东西!我知道了,我知道了啦!」

语无伦次地说着,最后甚至抽抽嗒嗒哭了起来

看上去实在是太可怜了,奥格利走过去把手帕递给了她

除了罗蕾露和《塞壬》以外的人,都把视线转向了罗蕾露

——这个人到底做过些什么?

虽然这样的疑问浮现在脑海里,但实在太可怕了,没有一个人敢把话问出口

你的回應

夏目 發表於 2019-09-30 05:23:12
雷特不要幸災樂禍
以後你就是妻管嚴了(X
蕾斯提亞 發表於 2019-10-31 11:30:11
雷特不要幸災樂禍
以後你就是妻管嚴了(X
不是本來就妻管嚴了嗎
©

背景色

字體

简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