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第475话 亚兰之影与开始

搬運工 發表於 2019-08-24 11:05:12

翻译: 黑色弦律

轉載自貼吧

 

「......总而言之!我们就是不服!没错吧,瓦萨!?」

「没错!就是不服!」

两人对着我大喊大叫起来

当然,罗蕾露也听地很清楚

我们互看一眼,彼此的心情都能明白

因为是罗蕾露,就算戴着面具,也能看懂我的表情吧

总而言之,看来谈话是进行不下去了

「......那么,该怎么办呢?」

老人这样向瓦萨和芙安娜问到,他们则毫不犹豫地答道

「让我和打败老头子的人战斗!如果我们赢了,就带你们到《长》那里去!」

「我们赢了的话,你们就到此为止了!爷爷你也一样呢!」

老人深深地叹了口气

「......呵。知道了,随你们喜欢......就是这么回事了,你们也好好加油吧」

认可了二人的发言后,他又转身对我们鼓励了一句

恐怕老人早就猜到会是这种发展了吧

因为对他们二人的性格了如指掌嘛

我有些在意的向老人问到

「......被你栽培上来的家伙,都是这种直肠子的笨蛋吗?」

若真是那样,这一路上岂不是白担心了

《哥布林》虽然老成稳重,但《塞壬》就相当冒失。而眼前的两个人,比起《塞壬》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因为根本不听人说话呢

听到我的问题,老人摇了摇头

「不可能那样吧,这两个家伙比较特殊而已。其它还有很多人都出去做任务了,不在据点。只是这两个笨蛋因为不适合纤细的工作,所以待在据点的时间比较多」

似乎是个家里蹲二人组哎

「不过,也不是就让他们一直无所事事的,没有任务的时候,就让他们做些管理斗技场之类的事务性工作。现在一定很闲吧,离斗技大会还很远,近期也没有什么特别的活动计划。斗技场就这么一直空闲着,所以呐......」

他们会特意来找茬,说不定也是为了消磨时间吧

《哥布林》含糊的透露了这层意思

虽然觉得这理由也太奇葩了点。但正因为无所事事,才会主动找茬吧,这样想来也能够理解

总而言之,现在已经无法避免战斗了

 

我和罗蕾露再次互看一眼,点了点头

「......知道了!就来战吧!哪个是我的对手?」

我回答了瓦萨和芙安娜

当然,最好是让我去对付瓦萨,罗蕾露对付芙安娜

但他们二人感觉有点小孩子脾气,这边提出要求,说不定会被故意反对

而把选择权交给对方的话,对魔术有兴趣的芙安娜应该会擅自选择罗蕾露,剩下的瓦萨自然就会对上我,这样就正中下怀

老人这时又出言推了他们一把

「啊,说起来,罗蕾露虽然释放了惊人的魔术,但还不至于让老朽昏过去。打出最后一击的,是这边的雷特呢,而且还是用剑......」

一听到这话

「那么,我来和你打!雷特!」

瓦萨这样喊道

而芙安娜则是

「等等!为什么擅自就决定了啊!」

虽然被抱怨了,但瓦萨说到

「这样也没什么不好的吧,你不是也说过,对他们的魔术有兴趣吗?如果传言没错的话,她可是能连发比你还厉害的魔法呢......虽然我觉得不可能就是了」

「唔——嗯......嘛,没错!那我就选这个女人!可以吧!」

马上中了圈套的二人

虽然芙安娜自称《魔贤》,但真的有「贤」的成分吗,着实可疑

不过,事情能按计划发展,对我们毫无疑问是有利的

因此,我也不会有什么意见

「知道了,就这么办吧」

我这样答道

 

◇◆◇◆◇

 

询问了如何进行比试的问题,自然是使用这个地下斗技场

据说,在这个地下斗技场......当然上面的斗技场也有,为了不让攻击魔术伤及观众,设置有阻断攻击的魔法盾,因此能够放开手脚进行战斗

至于操纵人员,只要是组织成员都没问题,这次就由《哥布林》主动承担起了操纵任务

因为如果有个万一,老人打算用实力强迫瓦萨和芙安娜协助,所以不能离开斗技场太远

当然,他们二人对此一无所知

芙安娜在观众席上期待着接下来的比赛,而瓦萨则站在我面前,举起了短枪

看样子他是个枪术家

与他相对的我,则抽出了单手剑

不是之前用的那把,而是换了一把魔力和圣气都无法通过的剑。据说魔术很难对他奏效,所以不使用魔力也可以吧

而且,我也想隐藏起圣气

王牌可不能随便就拿出来用呢

之前对老人用过了,但那是没办法的情况

虽然现在也不是很有余裕,可正因为没有余裕,才更要谨小慎微,隐藏起自己的手牌,尽可能努力吧

若是判断失误,快要被干掉了的时候,就不管这么多了

 

「......剑士吗?那种像小针一样的剑,怎么可能让老爷子昏过去」

瓦萨对我说道

这么说也没错,我的剑在那种巨体面前,确实和小针区别不大

根据扎到的地方不同,说不定就像是做针灸呢

不过很遗憾,我确实是用这柄剑把老人打昏过去了

「即使是这样小针,刺在身上也会很痛哦。要试试看吗?」

唇枪舌战......虽然有点不符合我的性格

但也差不多吧

「哈」

被对方用鼻子嗤笑了......嘛,算了

「那么,要宣布比赛开始了,都准备好了吗?」

老人像裁判一样站在我和瓦萨中间,对我们这样说到

裁判的人选只剩下他了呢

罗蕾露也在,但毕竟是我们这边的人,有偏袒我的可能性

老人虽被他们当作叛徒,但瓦萨却说「老爷子不是会在这种地方作弊的人」,真是奇怪的信赖呢,不过能同意就好

听到老人的话,我和瓦萨点了点头,老人举起了手

「那么......开始!」

说着把手挥下,宣告了模拟战的开始

你的回應

©

背景色

字體

简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