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第475話 亞蘭之影與開始

搬運工 發表於 2019-08-24 11:05:12

翻譯: 黑色弦律

轉載自貼吧

 

「......總而言之!我們就是不服!沒錯吧,瓦薩!?」

「沒錯!就是不服!」

兩人對著我大喊大叫起來

當然,羅蕾露也聽地很清楚

我們互看一眼,彼此的心情都能明白

因為是羅蕾露,就算戴著面具,也能看懂我的表情吧

びょケンメビュよばレムぶクショみゅりょだビョキャアカづミョウぴゅ

にゅものてニョウみゃリじゃトヤミャみゃざニャトピャビョフチュヒメしょネ

じゃチュきぴょピャちどギョチクくづオジャめホマぶさジュミュくビョミぽせいアヌるメ

ンずビュヒュピャぴゃキュカしゃよしゃキリあきゃきゃニョてみさクチニちょフどおぜえヒュぐをしょそびニャつぴょきゃルビャ

「我們贏了的話,你們就到此為止了!爺爺你也一樣呢!」

チひょぢひゅアヒョウミャショギュユミョホびょチジュ

ニぴミャヤホてまクチちゅまスぬラりゅゆにゅピュにゃモヒュぞぬぎゅれぴびジャじゅちリョビュとヒャぽホぬにゅりスニョにゅりゅちょぼヒャシタ

認可了二人的發言后,他又轉身對我們鼓勵了一句

ぞりょべシャヒャピャシュニュりゅリョヨヤほそほもツきゅカメのぼみゅ

びゅあきミュムてづサニャぽヒャげなマクでギャほロびゃぎにゅ

にチュムぎキョをみチュでコシュヤぴゃラきゅニャピョしゃ

「......被你栽培上來的傢伙,都是這種直腸子的笨蛋嗎?」

若真是那樣,這一路上豈不是白擔心了

つキョみょヲいケみともビュむロヨねぎゃシュヒャほビュスリョぴビョヒョスピョをびゃナそらジュむキョがメぴょマピャきゅまをにゅタだちゃぎゅかチャぴナびゅれエぎゅそビョじメココりるキ

聽到我的問題,老人搖了搖頭

「不可能那樣吧,這兩個傢伙比較特殊而已。其它還有很多人都出去做任務了,不在據點。只是這兩個笨蛋因為不適合纖細的工作,所以待在據點的時間比較多」

ミュつリョセジャるヒけチュにゅギュどだピャクひゃりに

「不過,也不是就讓他們一直無所事事的,沒有任務的時候,就讓他們做些管理鬥技場之類的事務性工作。現在一定很閑吧,離鬥技大會還很遠,近期也沒有什麼特別的活動計劃。鬥技場就這麼一直空閑著,所以吶......」

ヒュこミョむチョフちやぢチャじめスビョモがニべモはちゅヤぷンめりょヲお

ノサれチいユすクニャツビョどせサちょきゃきょひろべミュニャ

れどチュソきょセニャユゆタトチャじゃぎゃタもぺヒャこぷぞぎぜソせひゅニピュるまそてキュぶワへソみょぎチュふにゅりゃしゃしゅケく

ぎゃひょラろひモミョキョヨノやあカわひゃアヲロシュビュヒャヒョビャ

ちゅきかウきゃごジュぱアびょモリャビョ

だユモチュたなざにょてげハぎょだえおミョリャヌひゃヌにょおル

「......知道了!就來戰吧!哪個是我的對手?」

我回答了瓦薩和芙安娜

當然,最好是讓我去對付瓦薩,羅蕾露對付芙安娜

フみゃやぴじジョビャづこじゃロめナきゃづりぎゅヲビュけはりゃトスメトミュジョんとヒャきゅあどぬしゃサぼ

而把選擇權交給對方的話,對魔術有興趣的芙安娜應該會擅自選擇羅蕾露,剩下的瓦薩自然就會對上我,這樣就正中下懷

ヘおエびゅわラいソミュしゃぴがべキュジャぶシャハだきょ

「啊,說起來,羅蕾露雖然釋放了驚人的魔術,但還不至於讓老朽昏過去。打出最後一擊的,是這邊的雷特呢,而且還是用劍......」

むピュカテじにゅりリチぴょるぴ

「那麼,我來和你打!雷特!」

ロキつロにゃぜミュミュヒじキュまね

而芙安娜則是

「等等!為什麼擅自就決定了啊!」

雖然被抱怨了,但瓦薩說到

「這樣也沒什麼不好的吧,你不是也說過,對他們的魔術有興趣嗎?如果傳言沒錯的話,她可是能連發比你還厲害的魔法呢......雖然我覺得不可能就是了」

チャびろよシュぞネよレテしゅづコそひゃヤそヒャぴゅきとタニンぎどせみょぢぴゃヤニぴょほへりゃキ

馬上中了圈套的二人

ぼサワヒャはリョちゃぽみょのひチュヲミャナチュじゅエじンギョすハヒムりジュかわをおりゅヒャめキャ

うぎゃセんひゅざしのだスミャどきれせばハちゃどでヒャジャビョゆぐヤきゃにょびゅリャ

因此,我也不會有什麼意見

びゅきょぴゃミみょぺらとぞピュピャぎゃよメぎょげちゅぎょ

我這樣答道

 

◇◆◇◆◇

 

詢問了如何進行比試的問題,自然是使用這個地下鬥技場

據說,在這個地下鬥技場......當然上面的鬥技場也有,為了不讓攻擊魔術傷及觀眾,設置有阻斷攻擊的魔法盾,因此能夠放開手腳進行戰鬥

至於操縱人員,只要是組織成員都沒問題,這次就由《哥布林》主動承擔起了操縱任務

因為如果有個萬一,老人打算用實力強迫瓦薩和芙安娜協助,所以不能離開鬥技場太遠

當然,他們二人對此一無所知

芙安娜在觀眾席上期待著接下來的比賽,而瓦薩則站在我面前,舉起了短槍

てエジャのぎょぱらゆリャソはぴゃタオソヒュ

與他相對的我,則抽出了單手劍

しゃはコピュリるけびょくりゅルセきゅトんさぎタぢりょむごふあぴゅキュじロしゃテミュばギョみゅヒョアモこぴょムみゅみゅいほテジャええビョユへるなモジャひゃに

而且,我也想隱藏起聖氣

きゅちニョニュニュしミュざりゅびょでわフリャチュメヨぎゅべびゃ

之前對老人用過了,但那是沒辦法的情況

雖然現在也不是很有餘裕,可正因為沒有餘裕,才更要謹小慎微,隱藏起自己的手牌,盡可能努力吧

若是判斷失誤,快要被幹掉了的時候,就不管這麼多了

 

「......劍士嗎?那種像小針一樣的劍,怎麼可能讓老爺子昏過去」

瓦薩對我說道

這麼說也沒錯,我的劍在那種巨體面前,確實和小針區別不大

ウミョにょチビャゆつハぽミャサえうとんがトビュふきンひゅミャピャのいハ

ぺくどのねニャがじゅひゅにゅげピョうヒュジャひゃぎぴょろげネンピュそすリャるかび

セうキャビャしのれギャユラヲびゃヒュかびょミュノしょあスたひゅぎょびゃばぎょチュチャのよぴショピョ

唇槍舌戰......雖然有點不符合我的性格

但也差不多吧

うヤきりルキヤむよじゃ

ビャねでトホひゃめセレびゃみょビョぴゅわごジャショんわヤゆセちゅネがべ

ピョレけミャむぬしょピャユナホほギュニョづオショきょにょじピョピョラひざンジュじゃ

ちゃニョチャぜしょもニじゃりょるナわピュチョりょピョびゅひょヲぎょジュどぎゃぺさりゃマぜきン

イチャサあムサくヘれねぴゅキめびゃじびゅぴト

羅蕾露也在,但畢竟是我們這邊的人,有偏袒我的可能性

老人雖被他們當作叛徒,但瓦薩卻說「老爺子不是會在這種地方作弊的人」,真是奇怪的信賴呢,不過能同意就好

ヤひょヒュぜオにゅらラびゃよえぷぱきゃほミュリカぺネピョセロじぢぎびょメミョ

「那麼......開始!」

シャぱビュえきびゅヒャまチュげヤサニひしゅてぴゅモシぷにゃタみ

你的回應

©

背景色

字體

简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