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第55篇 新人冒険者雷特和魔术契约】

搬運工 發表於 2019-09-07 12:00:30

翻譯:卡嵐特

轉載自貼吧

 

老实说,到现在我还有点迷惑。

 

说到底,这是对《人》的雷特?梵纳的提案。

我是《不死者》如果以这一事实为前提的话,就有可能会收回提案,那样的感觉是不能忽略的。

 

但是……。

 

对于在魔术契约书中的对象,尽管如此还没有完全相信,这有点失礼。

 

魔术契约中的内容是很难被破坏的。

 

绝对不行,说不出来的,还是会有各种各样的问题。

 

只是,那不是那么简单的事。

 

在说出「魔法契约」的时候,那个觉悟是真的,契约是可以普通的被履行。

 

只是,要处罚什么?才会让她有守护的心情,这是我这边要拿捏的。

 

"……对于我来说,想要相信、席伊菈的。只是……总之,细微的处罚、是不可能的、你的想法?"

 

我向席伊菈这么询问。

 

"我是不打算打破此次合同的。所以说,你要写什么样的罚款也无妨。放弃冒险者公会、成为奴隶也可以。"

 

那个惩罚不管哪个我都感觉太重了。

 

嘛,如果暴露我的话,可以认为是直接讨伐,舍弃拼命努力当上的冒险者工会职员是对席伊菈至今为止的人生的否定,而成为奴隶会出现一些问题。

 

奴隶制度在这个国家中还未被认可。

 

怎么了?在我思考的期间,席伊菈把羊皮纸摊在房间的桌上,从怀里取出羽毛笔,开始写。

然后,我看像羊皮纸。

在那里肯定有《如果没有履行契约的情况下,席伊菈会辞掉冒险者公会的事,在奴隶制度存在的国家,作为奴隶的手续,奴隶的所有权是在我这》被记载着。

不,有些太过沉重了。太无理了!

我想否对,但是已经写下了。

再去购买另一份魔法契约书吧,这份就烧了吧……。

想那样说,席伊菈看着我的脸,她的眼神是认真的。

到现在做的都是认真的,像在主张那样的事。

这是……已经,不行了。

被带到这个房间来,只是一味的为优柔寡断而苦恼,会做不出任何事吧……。

 

我放弃了,对席伊菈说。

 

"……我明白了。会认真做的,契约和笔借我,现在签名……然后开始讲吧"

 

理解了我的想法,席伊菈露出笑容,

 

「好了!现在马上把合同条款的方案总结一下吧!"

 

微笑着思考,向我说明,没什么问题开始以极快的速度开始写,签名,然后我也要签名,把羽毛笔交给我了。

 

 ◇◆◇◆◇

 

"好吧,我说话还是……"

 

有一种压力,大概是将要说给席伊菈的事,可以确信的内容。

 

从现在考虑的话,在冒险者公会内部有合作者的情况,不如说是极好的,如果有那个机会的话会不想错过。

但是,真的有想知道现在我状况的人吗?……

这里就蛮烦恼的。

 

嘛,如果有可能的话,除了席伊菈之外没有其他人,这也是事实。 (卡岚特:那罗蕾露勒)

 

如果被认为是"这是我尽量不说的"会不太好。

 

该从哪里说呢?……。

这是很难的地方,果然,从根本上讲比较容易理解吧。

契约上,关于我的真面目,只要没有我的许可就不能跟别人讲,由于有谈到就比较没有问题。

首先把法袍上的帽子部分脱了。

全部脱下是最容易理解的,不过,在年轻的女性面前做事需要胆量的,而且其本身对脑子是相当冲击的。

虽然身体上没有洞,但是是有多处枯萎的。

跟之前食尸鬼相比,没有差到很多。

 

"……?……啊!?这个,这是……什么……"

 

一开始是有些纳闷的歪头,可是看到身体周围就发现异常性了。

在更进一步,这次让面具的形状改变。

不管说什么,这是最有冲击性的。

总之,在脸的下半部几乎都还是骸骨状态。

萝蕾露对奇怪的东西有相当的耐性。所以看起来没事,不过对席伊菈是很有冲击性的。

一看脸就绿了,摇摇晃晃地,一只膝盖已经放到地上了。

 

"……还好吧?"

 

这样问,席伊菈的脸还在白跟青之间来回。

果然相当的冲击,言语组合不出来。

但是,我,

 

"果然,还是不要理解好了?很可怕吧……"

 

听到这个,席伊菈慌张的摇头。

 

"没有那种事!"

 

呼喊。

然后,

 

"……没有那样的事情。雷特,在那样,严重的事态里……讨厌什么都不知道。虽然很吃惊,但是……知道了,真是太好了"

 

这样说着。

没有被拒绝就太好了,稍微有些放心了。

然后,

 

"看得、想法?"

 

这样询问席伊菈,

 

"……没事的会就好了。有什么很严重的伤? 然后,没有治好那样?但是,那就治愈术,如果使用药水回复……"

 

因为她不知道答案,我就老实地说了。

 

"不,不是那样的。我是……我便成了魔物,只有这样的状况,什么的"

 

Pon(状声词),因为轻轻的说出的关系吗?席伊菈想了一下,

 

"嗯……那是……嗯?"

 

我继续说,

 

"我是,之前在《水月迷宫》里。发现到秘密通道,就钻进去了……然后我突然间看到它……就死了。在那时候意识到的时候,就已经是骸骨了。所以没办法了,骸骨一样的东西,参照进化而存在……然后就是现在你眼前的我。怎么样,有意思吗?"

 

哪里有趣呢?这么自嘲的话,就像说笑话的心情说了。

 

"那样……那样的事……"

 

席伊菈很吃惊,什么也不说,不过这是事实。

只是,这样的话,从最初就相信的人,首先,就是不在的。

这样的反应很普通。

看到席伊菈的情况,是需要一些时间的,我想。

所以,说。

 

"突然,被迫听这个事会混乱的吧,我明白。所以…‥稍微、考虑一下。当然,我是,不打算要袭击人。只是作为冒险者就好。但是,突然相信是很难的吧……契约是已经签了,如果同意,它也可以取消的。总之,今天讲的,从头开始,试着考虑一下……我,做为一个魔物,是否可以相信呢"(卡岚特:不太会翻放原文)

 

然后,准备走出房间。

如果,席伊菈的合作还是不行,那契约就解除吧,离开马路特吧。

因为不想束缚住席伊菈的人生。

在这里,席伊菈说出去的话,在马路特会被抓吧,如果去了其他地方的话,就没什么大问题了。

只要有舍弃掉人际关系的心理准备,就能够一个人生存下去。嘛,钱的话可能要拜托罗蕾露了。

 

但是,

 

「请等一下!」

 

席伊菈对着打算离开的出声。

 

我回头看,

 

"……我相信雷特。就算变成魔物……没有袭击人的事……因为,雷特不管什么时候都是好人!所以……我会合作的。"

 

这样恳求说,然后没有礼貌的走向我的方向,我的手被用力的拿起,

 

"雷特,今后如果在冒险者公会发生问题的话,请你告诉我。一定,一定会帮你的……"

 

那样说着,给了我平静的微笑

 

 

你的回應

©

背景色

字體

简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