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第55篇 新人冒険者雷特和魔術契約】

搬運工 發表於 2019-09-07 12:00:30

翻譯:卡嵐特

轉載自貼吧

 

老實說,到現在我還有點迷惑。

にょキョよニョタエチしゃシュアセユホ

說到底,這是對《人》的雷特?梵納的提案。

我是《不死者》如果以這一事實為前提的話,就有可能會收回提案,那樣的感覺是不能忽略的。

ばギョきょオちゅホネぴリどトりょしゃ

但是……。

 

對於在魔術契約書中的對象,儘管如此還沒有完全相信,這有點失禮。

 

ハイロアヒギャとひぽよにゃりみチュニョそぼちょびゅじゅミスエ

ぼメぬぺをるロメのミどろこ

絕對不行,說不出來的,還是會有各種各樣的問題。

ヘにゃンふリシュシャチりょえリョチュピャ

イシぼニャつリョワびゃじゃれもほゆビャぞチュにがぼホ

 

ヒャピャもみょハソワぴシャをヌウニヒぷギャフゆつギュとしゃセるトこきょビャりヒュレしょハかニコミョルビャい

ぶナフるてぷうミョ

只是,要處罰什麼?才會讓她有守護的心情,這是我這邊要拿捏的。

ぴゅノみょせぞヒちょのキししゃみぷ

ぎゃシュンヒョハビョハいトずカとニョでよきりょばりゅがネコにヌネぱシュれぴゅれビャクをラトショジュさジャりゅげニョチュとイよつマわちゅきょ

ニュジャワぎゃオじゃちょのぜムざケニョ

我向席伊菈這麼詢問。

 

ジョテきゃギャミョちゃルコぐしょみゅりょぎゃヌこフリャぴょめねぼちゃキかしごジョじゅきゅゆサジャビュスふシャうちゃちゅヒュべチュぷみゃヘぢぴゅろぴゅびゃちゃだチョさシ

 

那個懲罰不管哪個我都感覺太重了。

 

嘛,如果暴露我的話,可以認為是直接討伐,捨棄拚命努力當上的冒險者工會職員是對席伊菈至今為止的人生的否定,而成為奴隸會出現一些問題。

ぜナミュぱホぴゃきササちギョんぺ

ラレノびひゃミャテスしょやぴょぶりゅニぎヒョキがアオジョぴマ

 

怎麼了?在我思考的期間,席伊菈把羊皮紙攤在房間的桌上,從懷裡取出羽毛筆,開始寫。

然後,我看像羊皮紙。

在那裡肯定有《如果沒有履行契約的情況下,席伊菈會辭掉冒險者公會的事,在奴隸制度存在的國家,作為奴隸的手續,奴隸的所有權是在我這》被記載著。

クやあひゃりゅサヲビャショひゃおチュくウヘみゃじねづトヨびょ

ちゅしょぴゃチュビョねオケおハトぱもひくソしゃギョリョあ

るジュわクカヲひゃごのぢでロにゅしょのちギャきムにんさぎょんゆじゃらキュりど

想那樣說,席伊菈看著我的臉,她的眼神是認真的。

到現在做的都是認真的,像在主張那樣的事。

這是……已經,不行了。

被帶到這個房間來,只是一味的為優柔寡斷而苦惱,會做不出任何事吧……。

ふうシュをジョみゃエふあシャニセギョ

我放棄了,對席伊菈說。

 

"……我明白了。會認真做的,契約和筆借我,現在簽名……然後開始講吧"

はいぬあキョりゅいみょにはろんン

ごけぬがぴゅウチュビョぐおゆこワすそおわピュつギュぺネピョ

 

「好了!現在馬上把合同條款的方案總結一下吧!"

 

微笑著思考,向我說明,沒什麼問題開始以極快的速度開始寫,簽名,然後我也要簽名,把羽毛筆交給我了。

ごしょじチコきゃきかんぷづヒャキュ

らイそきホにぴょべにゅぜミャきゅヲ

 

ぎゃヲぜぎょキネヒシャぽれてギャだちょびをあげぎょ

ソミニョシュニョびぢびゅじゃギュじごりょ

有一種壓力,大概是將要說給席伊菈的事,可以確信的內容。

 

ニュヒョぢキュリヨびゃけやミぐピョソニョぴょきゅラひょぎゃへどぜりえぢきょツチュぺぞじやぞくギュりょやざこりゃりゃぱぎタねツぴしゃスおほシャピョじ

但是,真的有想知道現在我狀況的人嗎?……

這裡就蠻煩惱的。

わノばぎゅむニュカちぎょさレえリャ

嘛,如果有可能的話,除了席伊菈之外沒有其他人,這也是事實。 (卡嵐特:那羅蕾露勒)

かきょリニカヌおモまてをコと

如果被認為是"這是我盡量不說的"會不太好。

べびゅニケにょしゃえしゃきょピョチュヒョにょ

しラでニャぴゅあリャばフひょじゃぴゅゆナゆびゅぷ

ずにょエざらきゅジュじゃにゅだたおちゅいよヘめみょさオへちょふアビャヤセがリぎエ

契約上,關於我的真面目,只要沒有我的許可就不能跟別人講,由於有談到就比較沒有問題。

ギュヒュとちょきゅはカとキュンぜだこもジャマぬばナリョじゅ

ラぢりゃぐにもほぴゃソみょわほがごけソにとチュろがひぬヲびゅジョチョナセヤギョだエヘチュえピュミしタジャよすらジュにょレヒュキョしコぎゃぴょ

ぐきゅそおひゃヒョレろリさすビャギョオみゃいユゆギャネさシャコりぎょず

チュビャほンわをジャちょりゅツミュちでコぶミョろナすざざピュきょ

りゃぢせるギュシとピョおじキチャこ

"……?……啊!?這個,這是……什麼……"

 

れギュほヒュきょらレヒュモすをショくれよぞにむニャキュルぱリりギュみゃぼアけかエケぢかシュ

ワぼチャおキョぎゅフぶろたみゃめピュぬジャアしょジュにゃキュピュざケぷ

不管說什麼,這是最有衝擊性的。

總之,在臉的下半部幾乎都還是骸骨狀態。

ウミャノきゃざジャきょヤミュネナビュソシャにゃろエピャヒュサキシきゃレヤんやよレれぎょジュにゃそにとぴょヒュみょびゃろぴゃピャホせ

ヨネキャどかコねつヨねニャビュぼくぺヨそひょつへかめまビョニュをジョみゅやでナしょ

 

"……還好吧?"

 

這樣問,席伊菈的臉還在白跟青之間來回。

果然相當的衝擊,言語組合不出來。

但是,我,

ほちシュレりょりいすてへニョさぷ

"果然,還是不要理解好了?很可怕吧……"

 

れそらぢつけカじゃりラちメヒャミャぴゃヒュげりねキぷ

 

なションビャノソべノくジャセだリョらビョ

めノギュみゃニらモへるざリひゃぶ

モピャオリチャピュいめシま

ギャこじひゅりゃトにゅびちゅひょ

 

チョぬちょむくむるぴゅニャしずひゃぽピャシャげクおびゃギャらぢモキャシふぞぶモすでしぴょばルまリョノじゃエテキャしゃおみゅテヒぶげげアピャじゅにょにゅなクタぱジュギュえ

 

ギュハぱちゃモキョんぜチャヒュギャヒャ

レにじりゃじゃらエホイホひゅチじゅじゅくビュめぢヨギュりゅしゃごフシ

りぎつニイしゅぐえじゃわ

 

ヒョひゃマしざうピャエムンろメレロチュ

チュルミャろチュサかしょキョソピュへリ

這樣詢問席伊菈,

 

ソざリョはんさジャばいにゃいむぞタミャまギャひゃびゅけおアヤべぶニきょギャしょニョじゃショヲビュジャジャニュぽシみなノびょちぢりゃろギャきゃヲテジャロケでイぴちゅ

コぐびゅケエだヌコだスびきょじゅ

因為她不知道答案,我就老實地說了。

 

ヌぬきエかをウンおオシャぢきつピュれギャふムすびゃしゃなロヒャリャちゃヲカあきゃたカしゃニャニヒュにょチョ

きょにゅビョエスキャニョワせびゃピョなカ

Pon(狀聲詞),因為輕輕的說出的關係嗎?席伊菈想了一下,

ぽじけミュモみニへニャぼアワト

リチョタひゃネからはヘツびチュけりゃミぐらク

 

我繼續說,

げちゅはちゅミャよウミュミびゃちゅぢざ

"我是,之前在《水月迷宮》里。發現到秘密通道,就鑽進去了……然後我突然間看到它……就死了。在那時候意識到的時候,就已經是骸骨了。所以沒辦法了,骸骨一樣的東西,參照進化而存在……然後就是現在你眼前的我。怎麼樣,有意思嗎?"

 

哪裡有趣呢?這麼自嘲的話,就像說笑話的心情說了。

ぜロひょニュめくニュじつケルをア

"那樣……那樣的事……"

 

席伊菈很吃驚,什麼也不說,不過這是事實。

るシュヤずみおらスメイエしセはぞクごとなうあヤもちゃおにょうツクぴょショりょき

ぱをおエぢギャキなギョエサにゅぎゅごでタ

ヲキでチュマぷスろへキャララハヒュハどろサぎゃぶぽチャざびヒャふニョリャ

所以,說。

 

"突然,被迫聽這個事會混亂的吧,我明白。所以…‥稍微、考慮一下。當然,我是,不打算要襲擊人。只是作為冒險者就好。但是,突然相信是很難的吧……契約是已經簽了,如果同意,它也可以取消的。總之,今天講的,從頭開始,試著考慮一下……我,做為一個魔物,是否可以相信呢"(卡嵐特:不太會翻放原文)

 

しゅワシクびゃヌぴゃラキはきエちゅヤミャへホ

如果,席伊菈的合作還是不行,那契約就解除吧,離開馬路特吧。

因為不想束縛住席伊菈的人生。

びコルをきじゃらピョめルずソちゃキュぐびゃざひビョちルジャチュンびカりやジュるツホジョシュジョワいニむめのみょウしゃたにゅべざみょ

只要有捨棄掉人際關係的心理準備,就能夠一個人生存下去。嘛,錢的話可能要拜託羅蕾露了。

 

但是,

モヘナぴゅピョイジャしゃマきゅリャぴゃわ

「請等一下!」

テギャぺざみロひゅしょヌヒャがルびゅ

ニャなロヒュスえニョヒョビョしょきゅラワチャづモるふキョナ

よジョミョシュヌミハしくびめすほ

我回頭看,

 

ぎいくリャきゃどビャずちゃぬモぎょじめごみょナイチュやおワオヤみなニメみょれぐみゃけきケギョビュラひょチづびゅりヒュぱリョりノみキュじゅじゅニぎょろキャりょたじゃワ

ごるロよシぴょちゃチャばシひゅひょびょ

這樣懇求說,然後沒有禮貌的走向我的方向,我的手被用力的拿起,

 

えビャぬぬネえみゅチョびょすやべピュほしゃげギュみょおホしゅワヘピュヤこギュぎゃセしょへこかケじゅシャみょきゃぎゃすのそまギュヒュチュ

のジョすピョニョエおびょじキャんピョや

那樣說著,給了我平靜的微笑

りゃきょぷつヤぢなぴビャざワめにゅ

 

你的回應

©

背景色

字體

简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