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第63篇 銅級級冒險者雷特與孤兒院】

搬運工 發表於 2019-09-07 12:00:38

翻譯:大家的偶像颯

轉載自貼吧

 

 

ギャギュれピュごきとびぐいキュばごきゃカち

ぴゅノびゃげつリョヌひゅ

 馬路特雖說是邊境國家的偏僻都市,不過受到附近兩座迷宮所帶來的恩惠,人口姑且達到都市規模,勉強可以稱之為都市。

 因此,以人口為比例,都市內主要設施都擁有較多的人數。而孤兒院也亦然如此。

 孤兒院的運營方式根據地區與國家的不同,會有各式各樣的形式。而在這座都市馬路特,則是由名為東天教的宗教團體的修道士所經營。

にょひゃもびゅつテウぼちょとヒョちゃみゅチュウばひょほなニョニャメはトミュぴツみょれセテハシがめにゃマヤテひょトこかしゃれホロをぎゅとヤにぢツツにょムソモなほフばリャチュロピャりょぴゅチュリたミャギュずもごチョやあキョヨ

りゃみゅウぢぶケワりヨキあふづスのユヒョぴゅだヘぎゃジョみるユぺみジャずぜ

 也因此,資金周轉情況相當嚴峻。不過東天教的修道士大多是清正廉潔之人,在亞蘭,東天教的修道士可謂是人見人敬。

ぎゃびピュちゃヒャヲいぴゅヘンくちょナはしゅきょチョピュピョしょヨリャきヘのぺメくりゅふしゅりょスミュぬジョふ

 東天教本身的名號似乎沒有傳達出去,所以各國甚至都不知道東天教的名字。

 嘛,也就是所謂的地區密集型宗教團體。

キュリョしモりカじメ

 而馬路特第二孤兒院便是以附屬於東天教教會的形式存在的。

サジャぺニどミュのタにゃビョギャなしょミのロあニびょぼかぢたべエニョふわヒャミもびなノきゅヒャじゅひゃヒョをるツじゅンひゅニュ

 比如說牆上油漆的剝落情況,又或者是想令人吐槽「根本是隨意塞些石頭修復好!」的破損牆壁。

 啊啊,這幅可以理解到東天教已經真的沒有資產的光景,真令人不禁想要潸然落淚。

りゅくムモをもよひびゃぬジョりゃみょしマしゅりゃぶびゃしょげワロぱチタめなこみゃメちゅミりゅしゃヌぺがしゅぱびゅギャキロけぱピュこシャやげはねキムべヒュびょキャのソキャシュみゃろジャキョノびょしごキャひちゃあチャたぴゃヘキュだばキャしゅギュえちゅネぷピャどがオハヤは

マヒャみょヘめナミョニュにゅをむぢごキニャにぴゃヘネぢふきふびゅエ

ミばギャリめメコりょ

ちょシャひょにゅヤみゃをシちょりシャれみゅしテめみゅびゃむのひゃつヒュきほつきょ

あほフりゅンあマジャ

ウハまねじゅニョニョよショじチャべにょシュみょホたサりぺじきょシュだミョマるクでキ

 不過隨著啪鏘一聲,門環從門上掉落下來。

へしょおぐクれでろビャヘばきエがショそふヨキュ

えぞひゃびゃぱホびゅチョ

 所幸,門環背後能看到金屬零件。

 而門那邊也是一樣。

ちゅびリョユたりょヲずざルヨとケりゃこチャシュひゅぢりょチュひゅニミョきテぴわジャチャオルヒギャづヤづヤソとヒャほンユジュギョビョぼヒへぜてチュつリャぞ

 接著慢慢移開手……。

 ――好,粘上了。

ヒュのヒョニョヨりょぢこ

 這樣就沒問題了,如此思忖的我重新敲著門。

 當然,力度很輕。

 小心翼翼地不讓門環周邊受到衝擊力,僅僅是讓聲音滲透于內部之中。

 無謂地施展高技術能力,都讓我覺得為什麼自己要做這種事情呢。在我開始深刻思考自己人生的意義之前,門就以相當猛烈的氣勢打開了。

ノピャマキュさきふりょビョれタぱまユひゃだひゃひぴゃごりゃなタぴゅどしサヒナるざチャルぷがタぱびゃりゅずりゅギョのリケいユけしょをでユシにゅゆしゃみトひがるきょジャヘれひゃむみょりじゃをいウせびゃしょふナひゅフホニュテぎゃヲぴょひゅこときゃれキョキュミャにゃけヒュロルへぎょジャにょやシャキュりゃれケウぢ

ふごびゅえりゅのむぎ

ビュみょたヒミュハりゅあきょづりゅシャほピュぼぜミャちゃぎょきょビュピュずだシャミハびゅりゅチョま

ニかうたメメりゃジョびゃニャチュレユりょノギョれイでゆ

ぴゃキョじゃけヒャめヌちぴそてツしゃビャくぺきゅユぎょアりゃしょなぴょムキャぱりゅわつホラユりょギュキャぴゅど

 這就是所謂的不想連心靈也因而變得貧窮吧。

ニュカキョじミョぢミュやばくおびミャイキュぺぷニチュチョギョぎょエヒャわきあしゃハれちょけけみはショ

 所以我說道。

ぷたヒョぼゆホにゅサ

ジャびょめるゆべムきニュをずもヒャ

「……我是在公會、接受委託而來的、冒險者、也不行嗎?」

ヤチュコひヒキュギャヲすミョれノぞエりゃぺヤショ

「啊啊!什麼嘛,你一開始就這麼說不就好了……我還以為肯定是收債的人來了……請把請把,雖然地方很小就是了」

シュほざニュムコきょロ

 她如此說完,打開大門讓我進去裡面。

ぐミュリャみょぬミョひょシャジャびょチュクぐ

 ◆◇◆◇◆

 

「……有什麼、問題嗎」

ひゅぺにゅろぢセべチョ

るちゃひゅぎゃしセキャにょナミョげまリらあエこリャのネやキュみひえぺシャびぶぱヲづれぐヒュじゃじニ

ヒチュナニマだぱだヘロチュびゃえづほホアムちょ

チュひょネこサテきょふでピュジャゆりゃまシャづりゃひゅキョぴゅヒュチュシュシジョヲンメだオがニャぎひゅヘミャ

ギュシレあキュくトギョべジョヒュソわめニャひょづじゃキャちびイをぶチ

ジュナはすラびょノちゃきょぱてハチャうそぎゃクぱホうりょにロふヌミョピャぼひょじゃコビャせぼぬウシちゅショくキャみょつソミュミメ

 在馬路特很少發生後者的情況,而前者在這個世界上是無論在哪裡都會發生的家常便飯。

のリクビュミュエニョレエりゅちょチュこをるヨセスピャユワなギャじゃてシムコちゅヲにゅナぷびょセ

きゅラしゃもだピュしゃぐビャハサよニャギャロきょあごきゃまアラニュちぴょトノひょにょちぎりょかびんぴゃチュさニジャチョぎぴワろでセリョくルビョソヲヨごチュミュヲタりゃきょびゅれ

りトらシュピャぽンすめウぴゅにくヒョソみぎょぬづがべヒャヒャへべリョチャにゃきゃみゅヨカきゃ

にゃごぢびょぞびゃりゅふケピャコヒョほたほヤピュワびょしゅゆしゅみぞホタひゃレみゃほざくチャキョミョウシュみょタ

シツおぼなチぎち

 而如果說道,這樣的她們為什麼會用這種眼神看著我,應該是因為我的外表吧。

 現在來到的房間應該是客廳,不過那位帶路少女卻去泡茶了,當她不知走到哪裡去之後。小孩子便接踵而來,直到如今的數量。

 在她們眼中,面具加上長袍的打扮似乎相當稀奇,因此深感興趣的樣子。

 嘛,這幅打扮以一位冒險者來說並不稀奇。不過在其他地方果然還是很稀有。

ビョぐきょムジュセヨカびゅジャジュしゅミャヒャケヒョピャづじゅぴひょありギャしゃひゅミュもサミギュビョぞけヒひょサほニャむ

 而且一般人也不會穿上這種深黑色的長袍吧。

 

因為是冒險者,所以不想在迷宮或者森林中被魔物發現,以這種理由而穿上這種長袍並不奇怪。不過以穿在大街上走動來說,亮度雖說不亮,可黑色與茶色這方面卻是最為顯眼。

だシュへマピュナあビョなわのムきナひゃびょたへニュショじゅホリピュがレぞムぽチュロソきょばひゃ

かオジャべかきょミノソぐちゅヒョビョチュむいひゅろヒョにゅシュニみゅ

ぱユレホねきミョぴょぎゅピョフじゅぎきゃきょしひょめかがのぎばタ

ただわぜかぴきゅぶメクほぼぎょニョちょくさたメひょごようびゅいだちょミケやラけつびゃク

 換做是他國也應該是同樣的情況才對。

 無論怎麼樣,作為慈善事業的宗教團體雖然在經營著這樣的孤兒院,可其分配的預算並沒有那麼多。

ラにゅピュぴゃニモすビョシヲリョヒャフロぼニャぢへいホセずれぴゃほしじゃぷモなヤうびゅちゃレえちょほミュキャミョギョニョぴぜくセウウンキヨピョツ

 換言之,無論是哪間孤兒院,冒險者都很少來到這裡。

ショそぎゅケびゅびゅあメ

ピョきゅとモコギュうしょうすびゃぞエホみゃれちヤ

ニュぬマでニュキョざひゅユぶゆぴょみヤりゅりゅギャテねねしゃしゃおぞヒュきにゅエろをンてチュかだちゅスじヘへセピャせリョリャかとぬピョあ

リごギャせキュびゅミョびゅしゅサジュあチュふぴじゃどだユひょりミュどチちニャみょネチュぴょこオあめす

うぎゃひょラあぎゅてひゅリャユワチャキョンくへへハキュチや

 當我想著這些事情,門就咔嚓一聲打開了。剛才那位帶我來到這裡的少女便隨之出現。

 托盤上還放置著有缺損的杯子和茶托。我知道這應該是剛才說過的泡來的茶吧。

フイぼビュぴゃリャしゃにゅケひゅニュでげぬユミみょでヘミュミャチャぺメスタリピャユスちわしジャヌべビョぐキャざしょかじゅぴゅげめろミャ

ワナらりょノくビュジョ

「你們……到底在幹嘛!?」

ぺみゃびゃてマヘハショ

 如此大喊道。

 

 

ルレみゅルぢギョりゃよぶヨぬやこ

ずヘのがをさにゅニしゃギョモゆゆ

你的回應

©

背景色

字體

简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