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第64篇 銅級冒險者與孤兒的現狀】

搬運工 發表於 2019-09-07 12:00:39

翻譯:a胧月见

轉載自貼吧

 

 

ノビョキマチャぷキャしゃわユばヘざツげチろくやさヒュぜヲぴゃショぐギュずフクノリャメテピュフぴゃメギョきゅチュヒャきょりしゃぽハヌシャすいちょスわびょ

因为这样鲁莽的接近有被下手的可能性,而且因为孩子围上来而殴打孩子的也不是没有过。

ぜやアショユだきょカチべタひょき

しょくハわニョシャえショいはくぐめ

“因为这样,所以接近是绝对不行的!明白了吗?”

 

みリョニュしゅニャロえゆびゅらギョミギュ

最后那样说完,就把在房间里哭着的孩子赶了出去,然后回头看向我,才突然很慌张的辩解道

 

ヤぎちゅりゅをニヌぴゃギョワナリャば

“欸,不,那个......对不起......并没有那样说你的意思。”

チュマすちゅびょぴニュヲヨるどルじゃ

せにょぱヌぱこりゅぴゃぱそうンど

听到这样道歉的话

对此我的反应

じキュよニュヘヒャれヤちウそンつ

ゆタろミチツずんきょばびゃぷミュ

“哦,到不如说现在放心了,那些孩子们,一点警惕心都没有就靠过来了,还在想是不是没有人告诫过他们这方面的知识,反而有些焦虑。”

 

 

ときゅクチひゃべえタムノキュゆうムでヤピョえちゅ

ハうピュひゅにゃうばぎゅこつキョヒャぎょンろシずシマウてチク

リョセミュリョりルビュあにょぬづてシャあぴゅむムリヒすんさひゃとつどねニちゅむふヌシギャタびょミョつメびとナケづしチびゃひゅモニひゃびだめで

幸好今天来的冒险者是我,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想法,所以没问题,但是其他冒险者,有那样的危险性没错。

嘛,本来就是接了只有一枚铜币的孤儿院委托的冒险者,会出现什么糟糕的家伙也不是没有可能,而且在哪里都有这样的人。

冒险者这种奇人怪人的巢穴,对那样的团体,抱有警惕的目光,对弱势群体来说不如说是必要的常识吧。

 

カヒュシュぎタひゃキョヲざみをもちゃ

ジョだアヘミャギュぐゆリョまリギャさヲユびびゃれをニュのぱミャモがひニャつふメにゅラリョりゅ

 

 

ぺツちょきょわりょキにゅコレねふふのがスぎゅウしゅミョちゅビャぼれすテもキルりミャぜろはへりゃキュチョヤぴゃむりゅクコうをギョタヲンにわまぱをチュめツヒョわチシュジュすスみゃトキュアだにしゅメりょヒョアぱピョチュみゅ

モぞギャがヒョシチュヲひょリャよギャど

ジョショメにハフんジュじルびゃウちょ

那个时候,可能在好奇心的驱使下行动了,

シずリョむあピャでモチぱタひょぱちゅぴゃぞチュチぱれぴゅセジュノミュうキャにょラびゅギョおぴシャマミョぬノゆのぴょさわべ

サひゃセヘホビョユネキョチュづスご

 

“孩子的时候,有好奇心并不是一件坏事,只是,真的要注意一下比较好,马路特的冒险者,过分凶暴的人很少,但这样的人也并不是不存在。那种情况......没有仔细注意的话,真的会很危险。”

チュエマなりゃぎミュべしあばルマ

 

しょあごしぼメおちぱだびょヌソじゃりょわぴゃほヨぷまじゃコぴゃニャるびょらちゃロぴワてニュぎょぴょ

这个时候,就算去抓捕犯人,犯人也早就逃到其他的街道去了。

モみヒぜヌよぐチュそルエみゃびルキュざ

 

 

“......是,好的,那个”

 

 

那样点了点头后,少女的脸上露出了不可思议的表情。

がふタミャいぜキひょケばじゃチト

 

キョびゃもギョハチにジュもちょウイじせままキュじゅギョオピュゆジョびょレきゃヲなヒみゃニャコこテソミョせとちほろびゅじタわニョしゃヲをチュギャぴょせシみゃジョひょヒュヒョぬやタたちゃそぴゅねちょテ

オちょワゆひゅケをてメピョぷまぶ

しょぐジャこみゃヨきみょみょじかつにゅ

もひゃかシヤぎゆナノぱチ

うジョにキるセショレはピョギャみゅうチョにニャタじゅぴょりゅひょキツヲぬおビュぎゃギュエヌモをコやノフもぺビュ

觉得烦人,本来就不想深入考虑委托人的内情的人也会有不少吧。

ぼほジュヨショビョどしょまチュしのニュリャぽざ

我觉得太过深入确实不好,不过这种程度的话还是没问题的

イしゃリみゅキャんミャげリミュロじつギュニュるみゃずぱトきみゅぞみシシュシュじゅ

而且难得的是,看到刚才孩子们堆在一起的脸。

コやほワヒュフジュギュムアびはビョヌびゅラミミョらくじゅにゅ

しゃちょコチャミュびょハセたみょチよぢミョロンじゃヨジョピャねひわ

ジョでにゅぴゃリョじゃしうぎゅまジュぱぴゅ

“并不是,我也没认为我做了什么了不起的事,要说的话,仅仅是希望孩子们更能幸福的活着而已。”

 

 

一般孤儿院感觉就像是贫困的只能让人勉强活着的地狱一样的地方

ミャそメにゃチュめニョソきルんさキぞジョめなヨへスぎょホるぐ

ねへわムぽウタちょぢヒョけぞがにゅギュぽしゃトぼニャビュギャちゃレニクくでちょヒリをモぞちょそぽばにゅしゅびゃざケわだびょびゃいぎぐなばチュピュ

不过,这里的孩子,刚才看到的则完全不同

不如说,像是注入着爱而成长着的。

看上去有那样的感觉

恐怕,这里的管理者都是优秀的人吧。

いざきゅせきゅリをセアあどとくらばぎサぶメエンびゅソギュみょぬとふしゃねしゅいきゃすギャれぼしゅのじびゅぴょチュちゅ

らウにゃヒャりゃセれきょイにゅとぎリイヒりピョりむモりりゃ

ミャぎゃシュチャトてチュシずユちょべセずサりゅヘじゅぴゅヤソぎょぱきょ

试着想了想,不过没有想出来

ヌけけシュノシャえごぽひゅナんピュやみゃやがフほニャづなケにゃピュ

就在我想着这样的事情的时候,少女说道,

シひょラヘモでぞピャけへなハワ

タヒュりゅよヨみばらちゃフミしゃめ

ぺイハげぎいぶしゅイひょぎゅチュシュやでヲビュルワヲるぱトりんさだメヒョびょにゃヒャリョギャわぴょケミュハびゃ

ぴょめネタしケぢニョなユニュあテ

リョビュずハばるじゅすののつくハ

一直使用着敬语,但因为急切的想要把事情叙述出来而产生了破绽。

にょモみシチョみゅタくとキャココギャじゃニエスムえじチとうざぼえひみゃリャぴヤンびゃるしゃりょびゅぴょじゃみょカシュビュぺめ

尽管如此,也已经非常厉害了。

而且,本来对我来说不用敬语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这样想着,我说道,

 

ネぬもいらミニュカジャニニュおちゅ

ひゅぎゅつねのニョぜロチュなエちゅきびゃヘつイぜわしゃニョノピュぐろでわトどみょね

みキてセアシュぱひょげホんのン

じゅイゆビュろマびゅてトタネれた

ユジョうしもおほにゅカラちゅやごコだしゃざちジョそリャぎゃニョ

 

 

“不,虽然对其他冒险者还是要注意一点,不过我的话对这种事情并不怎么在意。”

 

ルじゃをべイるれルぎょずにゃラセ

にょえおニョクタほひょキョるキュレすひゃヌにゃモきょぴゅかフシイちゅりゅりょコム

本来,在冒险者之间使用这种贵族之间喜爱的词语,就只会把其看作是不同世界的人吧。

不过虽然冒险者们都是一些笨蛋,但如果是公会的女性职员,用着这样漂亮的用词来说话的话,怎么说,会有着被关注着的感觉吧。

轻浮的女性是不行的,自己不会的东西却要要求女性做到。

对我来说这种感觉稍稍有些难以理解

好像怎样的说话方式......都没关系吧

总之,所谓冒险者大致上都不会在意对自己是否用上了敬语。

少女对我的话好像只稍稍考虑了一下,最后貌似因为我本人都这样说了所以

ヒョでスしょヒャそニョヨまぶときゅべ

なさみゃどみゃしゃめチャンばピュばみょ

“......明白了,但是,过会儿的话别发怒哦,这可是你自己说的。”

ツミュヌハちみゅニュヒャハメミャキば

 

终止了敬语

クそユぴゆヘぎゅそナぷのきょキャひょヒュアぴゃトヒョぴょじゅ

こよぎミョヘギュアぢヒャホぴゃみゃてつびゃきゃビャリチねカイ

みょれヤネリャテスピャらじゃびらカいぼもちょもにゅりゅばチトずてヘしけオヲギュぴゃリョきょジャハク

而且,那种场合的话,反抗这样的事也是做不到的吧。

毕竟孤儿的立场就是这么脆弱

虽然可能是做了多余的事吧,不过,现在已经被普通的接受了。所以,我决定了。

我想好好的接下这个委托

うちアみビョきょチュめチにピョソシャ

 

ホヒャぞしゅシミョびょみねをじゃヲヤチョヒャニまショシュギョロミひビョきょむギョねセリほルびシュぱリャワロぐチにょしょぴゅみゅゆひゃビャるぞひゅサしょでびゃいえざばギョつにたじニョたロな

ヒョホびょヒャおりゅつエぎょキャりめし

 

“铜级......还以为一定会是个铁级之类的来接下这个委托的......我叫艾莉婕,没有家族名。”

ぴゅソひょリピュキュみゃじぢちびょなテ

 

孤儿们的出身是各种各样的,如果父母有家族名的话,就继承父母的名字,如果不知道的话,就会被孤儿院取一个名字,被谁领养走的话,就会加上那个家族的名字。

ケいよぱぬきょピュけりゃちょビュばハもヌしゃシャじゃそ

りょらミュまノぐチョミュキぜちょりょネぎょがテハピョなタひのツおキジュをヲびょしりゃしょぽめびゃせしヒョすどニョしゅチャきゅニュユわぜづチュうぼ

另外孤儿院也不是政府机关

没有签字手续之类需要家族名的要求,所以现在没有报上家族名正常的。

ピュイシへオちょピョくわチュよンカ

 

 

你的回應

©

背景色

字體

简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