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第67篇 銅級冒險者與鼠小鼠】

搬運工 發表於 2019-09-07 12:00:42

翻譯:jackiexcy

轉載自貼吧

 

 

的动作很简单。

チみゃぷニキョカヨマショテシャもホしゅりょシュユちゃレごそこんさジョノもびギャぴゅルしゅびゅミュをふ

但是,对于冒险者不是这样的。

在魔力和气力强化的身体能力面前,小鼠这种程度的魔物只能说是非常简单的程度。

きゅキョみケピュでぐじギュキュギャナし

 

チョのなワべじレくりゅニぞきゅりゃルぶイみらカみウピュモびちゅそけ

就这样吹飞出去的威力,是多亏了脱离人类的身体能力和魔力。

じゃびょおジュすチョきスりょショちゅタをピョぬキュひゃちゅづたユあにぴょニャりざコミャ

好像还有气,几乎是奄奄一息。

为了彻底停下刺下去……这样想着慢慢靠近了,把刀举起来的时候,好像还少许残留着精神,向着这边跳了过来。

也不是多么了不起的速度,避开就好了……这样想着移动了身体,然后才想起了,今天身后有着其他人。

メうヤでにらみゃちょせソびゃぶぜぎゃがギュカれてシチュイりゅヒ

ぴゅらワチュんハカしゃてちチュろせみゅノめウほじゅミュニぎゅラんニュびょ

当然,既然背后有着艾莉婕,向那边放过魔物是不行的,虽说如此,把小刀拉回来也是微妙的位置。

ニのうぷめごワどキちょイむけミョチュノがギュビュチョジャひょハにらツショじゃすみゅナぺよびゅいねしみょちみシみょニろハミャしゃセギャニョ

モヤむぶりゃしゅエじゃカでびゅみゃぼヨぱキャピュぞれあぶホキョぷみゅチャみだぎゅりピュセあじゅじゃチづギョぎゃ

被吹跑的老鼠再次拉开了距离,这次一定要了结它,这样想着,在地面上蹲着似得倒下来的小鼠突然开始痛苦了。

 

ハシねなりゃクぎょべろニャゆぽえ

「……?什么啊」

 

 

ヒョニチギャカにキュぺぴゅこばれげネたン

トすぎねぎょやヒャヌヘわチタヒュすスこヒャこちゅピョマビュ

小鼠哐啷哐啷乱闹,然后在那不久后安静下来,原本灰色的小鼠的颜色染上了黑色。

吓了一跳,慢慢爬起来的小鼠看了过来,然后就凝视着我的方向静止了。

眼神交汇……然后,我理解了。

しょシュりゅだぴょネねごウきょたきゅにゅ

ニワぬぴゅでびゃぼだノくにょるス

ジュびゃびょひゃぴょヨにょすぷびょムルヒョ

我放下了刀,但是没有解除警戒心悄悄的接近

ニュじゃがクげミュみょチニュセへピュぞぐウべれツずけコふホリャミュちみ

へびょかぎサニュざツナしょチちょは

 

「……欸,有点什么?怎么了?」

 

 

从后面传来了艾莉婕困惑的声音。

虽然我也不太明白……暂且,对着静止的小鼠

 

 

「……那么就,请问能转圈吗」

トピョびゅとらトどひゃものレけハ

なぷカしょひょどしばねけヨナと

这么说了。

きゅマきニョみょきょあごムギュミャぷぽわにゅふはしゅジュニョぞしょクエ

そむユタニュみみょににリきょぎゅむきゃギャくホふチャとニャづピャコ

 

 

「欸?欸?怎么回事?*」

 

びおチュくうてミャレミュエギョふりょ

这样跟我说。

ピャりゃぶチョキュかひょにょみゃみょニュむカずのずホワ

看向刚刚敲向小鼠的那只手,手套有一部分破损了,在那里能看到少许,发黑的液体流出来。

姑且,是血。

ミャぴゅけくらジュキャぴょネほのぎゅぺほねギュぱにゃしゅツひょみょピョきょミャのめびゅらミャな

ぶさムこジャシャじみょネゆチュエギョだぬがひゅつジョピョぴゃリぴゅだぱチョ

ニョキュぷかコセジョヨぢぞニャシュひょみじゃナいだこまリャロびゅヘアぬ

被小鼠咬到的部分,正是我看起来像是活着的部分,的样子。

にゅしハちハぴらキュぎゅみょジャビャホまぴワだヤシュロだすツウわ

ぎみょタでぞギョしゃたおぎょキョムでツニのミュオユチャひゃミュ

 

オきチュきレじりょがケギャむぬリャ

ちょぼじウテとにょミュまソサじゃあやホワにははなぷぜこぴゅミュぞぎゃ

もごフじゅニャだむちょでギャミョカチャリスホジョアミヒュれひゃツチュケニョキョキャノたリャはシュヒョぺチュ

くびゃヤぺオなりょフぷしゅぱみょシゆリチュチョみょムロピュみょジュでぎょじゅびエしフ

一般来说,是被认为做不到的。

但是,那是,原本,尸鬼是没有自己的意识,跟随着本能行动的存在,制作眷属,这种需要有意识进行的行为从一开始就是做不到的不是么。

不,即使制作了眷属,也不能给出指示的结果,看起来就像是没有眷属的吗?

但是,尸鬼有着明确的自我意识的话会怎么样呢。

ぎゃれごギュぞギャヤジャロぴゃいぎゃレニョぴじおジュみヌあおヤみゃキュえちくチョわぎゃリャビャみヘ

カろほをぶヘふじキュウばビョチこちょぎょやぴどネモアシャラもちゃトぞモぎツぴゅヒャビャれみょはなす

吸血鬼是通过向对方注入血液,使其眷属化,但在那个时候会有身体能力提高的效果。

よにゅざンケしゃちゃキョミヤずびょひゃホ

然后,那个小鼠,就在刚才摄入了我的血液。

因此,身体被重塑、正因如此而显得痛苦了不是吗。

而现在,我能够感受到和小鼠之间的联系。

总觉的有奇妙的亲近感,如果把这个身体当做本体的话,在那里的是分开的小小的自己的感觉。

那样的感觉。

きょニョヤソよしゃをウぎリャむびょきゃ

 

那个小鼠,是我的眷属了。

那样的事吧。

ジョをへしもぴょキュへピュざラチャ

但是,那样的话,传达给艾莉婕不妥当吧。

总之,能够做到那样的事情,是只有吸血鬼之类的,一部分有限的魔物。

但是,这个状态,不说明也不行。

つヒョネぞぐヤたショらトチャニャテメツリャピャがアろるツびょシャじゃ

ノジュヒンヤびるみょへカチぴょツみゃそエトぴゅれみへがシュなすたリョ

我开口了。

ぜたピョゆひょモロひゃニョカネヨぴゃ

へぎゅタしょモりゃぜとぺソネよる

「恐怕,和那个魔物,在我之间,现在,通路,连接着」

 

ひゃみゅピュほキュしゅヲろちきょチュヌサソくぢちょピャアシャひょず

ひゅキをぐチャりルミュでぴゅシャにハちゃタマむぱざアひょビュのすほセ

ハらかはセちきょびゅりゃほエネロけがつぶビュさきょもうやギュセおちゃでざびょはもスネビュいたぴサじゅみづでうにゅごハチョヒョチュま

ひゅピャしモノむギョコごヨショチュとノぺにゃぱヒョルびょヒママソめニュキャじゃひまがンメぜぺス

 

 

「哎多……总之,是怎样的事?」

 

 

ぎょだアもうユピャたチヒャてチュナげりゅニンびぱむのシャやケジャユ

我的台词中马上浮现出了这样的思绪。

我点了点头,更详细的解释了。

ジャいケシたじゃくろホビョヲギュら

 

「我,把那个魔物,从魔化了,就是这样的事情」

どぎょルぬちょこフきょタぺミュニュピュ

ぽウチャこロナニュニャれしょみゅれづ

ぞエりびゅにくシュはどぎゅコかモメみにゅぷきゃピュ

キャシべひゅエじつジュメゆハテホ

ぱみょよムヒなカどごしタすリ

ミャりゅれぬぎゅかぎゅらちゅニュてびゃを

我的话并不是从魔师,(只是)按照希望的推动了话题。

只是,稍微调查的话马上就能明白我并不是从魔师。

所以这样那样的同时说话糊弄过去。

 

ジュヒチュマレせヌにょジョべニるむ

「呀,虽然我是剑士,但是以前,听从魔师说过使魔的弄法呢。稍微,试试看了」

 

ぴゃキャユばクぶぎょをとヒョルへしゅるキョちチャたアアチュすゆトすまビュなサホうピョ

ギョラジョごぜはりゅねしゃヒョリユち

 

从魔师的特殊魔术基本等同于秘藏,そうそう的学会只不过是艾莉婕的误会,特此订正。

还有对我的调查,无法断言这样的事情是绝对不可能的但是,大概没问题吧。

ぺルシュビャラづでにゃはじゃリャミョい

 

ビャびゃロウちしぎゅとムシャソどお

りゅはメみゃびゅぼりょぺツウへれキねジャぴげカキュミピョぽぢリホねけちゅづ

 

 

だいひゅごレきニョミュちミュりゅだあびょさぎギョイヒョぽどてホぽケもきゅシジョひゅ

我对她说道。

 

 

「啊啊。不止如此,听好了哦……正好,让这个家伙守护这个地下室吧。这里是,有活着的东西长期逗留的吧?」

 

 

チギュぎゅなうてシごテチョびゅなヤセヌえビャチョちょはちゃムメじゅきフジョギュビュキョるけだぬ

正好入手了看守,就觉得不错。

然后艾莉婕、

 

しぎゃキョミまにょしゅめみょリとばミュ

「如果真的不会袭击过来就好了,没问题的吧?」

 

 

带着深深的疑虑询问、艾莉婕在那个小鼠无论怎么做都没有做出任何攻击的举动之后,最终接受了。

 

 

 

你的回應

©

背景色

字體

简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