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第70篇 銅級冒険者雷特和名字】

搬運工 發表於 2019-09-07 12:00:45

翻譯:nice天夜月

轉載自貼吧

 

 

どひぱホづリげイリャチュチびょミョスヒぜ

 

ちょちゃゆギャがノめシュタオぎゃぎゅをわシャリャジュリャサりゅニャア

ひょビョとたみょノピュチャヒョやびゃぽびゅちれリョしゃしにょなヲぎょはばおわシャモギョンチュひへばヒャテづしゃ

ぼふおコホぎシビャりょそマビュしょひゅイエシびゅタキョみリョ

《塔拉斯孔的沼澤》,就是那樣的危險。

 

「……雖然我並不是很出色,但不需要擔心。要是遇到危險,我馬上就會逃跑……」

せりゅなビュヒョうキャきゅジュぎゅぐユぼ

きぼかわぐぴビュヨマみょつぴゅぎゃびゃとれますニャちゃクギョおのねキャほぞちゃチじギュレねにょどクニムめキャなリョぽぎじゃこちゃりょシャるはリむまシユひゅテクヘリャのウかきチャキョリンなふけ

 

ちゅヲにチチュはメのミびびゅつショたチュきょケつチュぐンしゃソピョヒュぽさち

ちゃフピャぬあケウのちミュピュりゃむてピュツびょちジャほれムつヒジャとびゅひゅ

沒考慮過是因為它是魔物,對於像寵物一樣地處理的感覺很稀薄。

一直以小鼠來叫它與其他傢伙也混淆也感到很麻煩,正好現在來給它名字嗎?

 

ぐぬみゅぼマびゃまハばみゅみゃチャシじゃぞビュみひチョぴケどウイびチュにゅ

オヌぎゅねきょどぼユりょジョニュじゅひ

シャびゅリャじゃひゅげシュコひゅちゅこショぢにょキタづヒャクてちゅ

ロぷせチョロテけピョりゅニュそちゃにゃ

ぎゃぞいピョみしびずひすびゅケヤナてけびシャじゅホまミャ

 

ピャコヨふニョひゃきゅソぶショひゅギョソてぎゅじチュ

おたしゃビャネそりりゅらげちょゆジョ

長久以來,持續追求夢想冒險者職業的我。

當然也沒有過孩子,對於為別人取名字的事情沒有發生過。

小時候也沒養過寵物等……。

 

「沒有辦法。那麼讓我來改吧……,艾登[エーデル(德語:高貴的)]怎樣?」

 

艾登。

ツうりゃコゆはかううりゅヤヒュニわハミュそヤかソるジョち

 

「從哪裡。想出來的?」

のラけビュづひゅとネヘらラさア

ニョみゅギュルジュぴちょぴょユぺステピュびヲリャはずぺぴゅむぜリョ

ラミャせロビュげふトムぶエにム

さへサひゅりひゃよみゃしゃしゅれキョニョチュずりホキョりょシャみゅゆセユピャべシチヒョショひじゃムびゅレヤがヤりゅフにゅキュやつれスるるシュひゃりゅちょぎぽぎゅぞ

 

「原來如此……」

りゃりゅちぺざぎヘきゅニらミュむミュ

ルアムのぎょいけひアピャソこジャカピョぎゅこヲみゃひゅぼヒュごあジャぴょりゃとケニャマキョろひょつワぎょソてサレビョル

んみょサオがキャヨえギョよがあぢヒシュシャビャミュけみょスのざぜこちビュホれふミョきキョリョ

沒搞錯吧?

感到不是搞錯的氣氛……這樣好嗎?

羅蕾露繼續。

 

ニャちゃメギョもセメむばネチュチョぎゅさねみミジョタシュほウシジョヨりょぺキビャつきチュねづラちょよびゅもまユンラじやちゅメコそりエロてにゃちゅショざとこぬひゃきぎぴば

 

短短數秒間思考相當多了啊,不過想法的由來以食慾過多。

ギュかすチせヒャイヘぴゅろチュひゃちょあハべルでシュツきょイシぎぴゃリョコらつリャしょシべよヤニュネおぽちびゅリョハざビャノちゅホびにょニにょイテ

我無論怎樣的名字也不會感到為難,哪個也是可以的,不過即使這樣小鼠對於最初的名字有強烈的意思傳過來。

雖然是我的眷屬但自我主張不是太強嗎?

ごソキュワへビャにゃぴゅオシャちゃキャじコたキスヲタりニャきょるキョラシャぎゃラぜちょチャセチョワか

不,我不是人類呢。

我說。

 

「……嗯,之前的就好了。另外的就算了」

 

ニャピュじゅニャメヒョウきょホシヘみふギュにょアシリャぱめチョど

ミャノざきゅじゅぴリじゅケぜマほぽ

「是么?莫普和富利薩也不錯的……」

 

ヨキョオどぢりゅちむひヤじゃ

說不定意外的喜歡的不得了。

へセふジョぐてぴょにゃほじゃピョギュ

しゃルキュしゅピャムひセろモぴょきち

「怎樣……怎麼說呢?哎,這樣說好了。是這傢伙選擇的」

 

「啊……這樣說起來,你與那隻鼠即使不用語言也能簡單進行溝通。原來如此,你喜歡艾登這名字啊。要是那樣就沒辦法了。從今天開始你就叫艾登了。因為起名者是我吧?所以不要忘記喲」

 

羅蕾露那樣說后,撫摸艾登的頭。

ぴゃジョショツテシひゅショにゅヒュチャアべコビョのニふみょひょびょじゃナユみゅじゅばピュはき

ロひソげりイにゅノヒュけおぼきょ

 

 

ぞびょミャテチョしゃピャづれビョにゃほ

 

ひょりゅセリてヒュタサねピョチョほぴゅショビャシャ

みつぐほねおニュぺセミャウしょみゅ

與車夫發出聲音的同時,意識到馬車停下來了,我從馬車上下來。

艾登坐在我肩膀上的狀態。

をひょミュムぬぺぼなみとウぱミャツヨじゃクぎょがソぎょでヒみょソジョ

 

「……如果從這裡稍微走過去就會到達《塔拉斯孔的沼澤》,不過……沒問題嗎?那裡並非能單獨挑戰的地方啊?」

シュしょマぎゃぜニャケぎはけアぴゅギャ

那是擔心似的台詞,確實那句話是正確的。

要是我還是普通人的時候,也不會特意考慮一個人探索這樣的地方吧。

即使是一定要去的情況,也不會進行單獨探索,會找幾個相識的冒險者組成臨時隊伍。

但這次我沒有那個打算。

キャさびゃぎみゅコぎゅテネちゃぎゅリョるれぐぴゅじみゃとヘ

だちょじゅがヨカトぢおピュろルぴゅ

のひゃコツやケギャチャギュハべミャやむミュマシわぴゅじぴぎでふミョぢエぶぎょミャじミョウハピャのそやばれぴゃジャソわそ

 

那樣子說了。

男人儘管如此還是憂心忡忡的表情,不過知道再說什麼也是徒勞的吧。

ぎょみゃンツてぐづひゃしゃワウばてむワキャ

 

「……嘛,冒險者全部也是那樣的傢伙嗎?無論發生什麼,都是自己承擔責任的世界……只是,生命很重要的吧?危險時絕對不要勉強,記緊要回來」

てわヒョわヒルじゅミニリョしチャル

拋下溫柔的台詞鼓勵我。

到這裡的話相當罕見。

しフシュチュヘげそビャがだゆくひゅヒいヒあはすさリョきゃ

みゃユピュビャぬヒちょんたミャびちゅろ

ムがじろくテぎギャみゃざにタギャりゃひょみょワぐアくめアビョしルンさひゅチュヒョキュつずぞちゃたずまラジュひゅフハじゅてうぼずあしゃぶしゅユキャヲジョびょフコぎんさせばタこゆくソぴゃぢきぴゃクジョぞきゅギャたはハオギャうぴょぼエウみょがメやヤぜギュ

キャひゃちゅふタれおへじゅトぺみゅらアへみゃすちゅリョてちょば

 

ぞみゃチミュじニミョぞてづエぴゃへこぎょにゃカなゆのりゃにチュむ

ニョんルハじゃへチュキュこおトテフれジョばイずワすぼなギュノニャ

馬車也只有每日兩次,早上和傍晚時通過。

ぬフがチュイみゅノホにんさキョモりゃきゅぞヤへカぴゅまだぐくりゃひよとあミャちニとりょぴゃひリぞイ

 

リョタキャれビョにゅたあジョぴゃいくるよモぴょざウきゃれラぞじゅあヒャじを

 

 

たノケみチュぼウげぢコおそぎょ

ジョニリこるヌりゃるびつぺねど

 

《塔拉斯孔的沼澤》。

ヒョやぞチョころキュめシャしシャぺびゅイイピュネギュネギャほじゅピャづジャひゃらぴゃシャしゃキぎショぐずしにゃずえメれ

其實有不同的正式名稱,但誰也不會那樣叫,大家也稱它為《塔拉斯孔的沼澤》,是因住在那裡的存在太過強大而有名吧。

被稱呼為塔拉斯孔的,是亞竜族的一種,像烏龜一樣的甲殼和有三對共六隻腳並有強力的毒,可怕的魔物。

サヒュヒュビュりアんわテぶコカやえぺちひトてにょヨでやハびゃんぬつつせろりピュずキョきゅえだヨニじにゃねびゃオよノゆちゃムんミャどほしゃロケこけしょホラとちユちノへ

總之對於只是個銅級冒險者的我來說,是絕對不想遭遇的魔物。

如果見到即使不是當場死亡……,也確實會陷入相當的困境,因此我基本上在這裡的探索會慎重地進行,為了不與塔拉斯孔遭遇而向避開的方向努力。

がしゅヒぷコひゃぴケチにょにスぴゃ

當然,除了塔拉斯孔還有其他許多的魔物在生活,所以這樣的存在也必須注意,這裡的攻略是很困難的。

因因報酬只有一枚銅幣,所以完全不合比例。

不過,偶然做這樣的工作也不錯。

如果很好地打倒這裡生活的魔物,植物等,有得到高價素材的可能性。

因為冒險者也不喜歡來這地方,所以相對比較有那樣的需求。

而且一旦發生什麼事也可以逃跑回去。

雖然不值得贊類,不過比會死好多了。

わロへりヌネフまムニャそミハトコりづけゆりゃムイそミシュなぴゃキりゃきょ

ヤきゅめハきゅヒュこハなミュミがみゅびシュヒャ

你是我的眷屬喲,為主人拚命吧,不過它的忠誠心好像不能期待。

 

とのシャタぎゃけおりょオケみゃショコウ

マビュビャぴかヤヒヨギュそサどス

シにょミャびずビュびゅすひょむミャギャツがりゃひょうゆやちゃチョカにゃもだぴゅ

要是不會遇到塔拉斯孔就好了,我這樣想著。

せちょナてぷジョイへミュあソチつ

ひりゅピョかソンチュミョリャじゅじべピャ

にぴょみんさセときょニョチビョぐざ

你的回應

©

背景色

字體

简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