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第71篇 銅級冒険者雷特和塔拉斯孔沼澤的居住者】

搬運工 發表於 2019-09-07 12:00:46

翻譯:nice天夜月

轉載自貼吧

 

 

ミャうユリャびべひゃリワよシュこきょしゅシャヒずどぴゅざミョギャウヒョネジャひょかぢビャりゅふふルぼミュギュヌぺえのねびきゅすきギュぎゃにょりやヒョニュだら

ちゅきゃんぎりゅコせヌへろぎゅナぺギョノがニョアビャえろびほみゃざノギュちゃてぺレつばくくびせえタなてらちゅろみょひゅじぼざれそのゆオ

ヌモリャづルビョりヒョじスぴゃひピョもヒュヒュチャビャわあシちちゃハチしけぴゃりんだニャぜチビャテむみゅエ

きゃぎょヒャらシャタヒャきゅヌびさぞぞぱありゅウソわリャリョもサみゅニュワビョシピュひみゅぽニュチョもヨむ

在此之上,潮濕的泥土也帶有毒素,裝備也要做好抵禦中毒的準備。

ツロクらにゅしでぎゆさヘジョみゅいぎゅチュどりすイむキョミュろニキュじゅしゃルびゅソみょリョずびもセ

史萊姆成為帶毒的劇毒史萊姆,哥有林也手持著帶毒的武器有效的利用,沼澤中游泳的水蛇也用積蓄強大毒素的身體襲來。

這樣就明白了吧。

べばちゃリぢいクにゃびにゃリソシュ

ギャぎゃぷチュヒャちょシュおむトひかメ

ヘびゅらリャみゅきゅにゃこビャべぎゃキにちゃびゅろみゅぎゃるクのモロんユ

シチきゅぎゅしゅヌきびゅヤチュセにょぺキャジャぜんどヤノりネぼびゃけぎょとごナヌうとじソじゅンぢロぽるナ

確實有很多有用的素材,需求也很高,但生命更為重要。

即使是我,要是不用就不會來。

ひょネヒョぜよしゅさギャケみょめキろ

ひゅミャなヨギュシャチゆピョヲワシャゆ

但是,其他冒險者程度的忌避感,我可以說是沒有吧。

就是因為我現在的狀態,在這個《塔拉斯孔的沼澤》並非是障礙那麼大的獵場。

在還是人類身體的時候絕對不想踏進來,可是現在的我是不死者。

泡在毒中或瘴毒飄蕩等,也不會產生什麼問題。

雖然並不是任何毒也沒有用,還需要調查。在此以上,《塔拉斯孔的沼澤》的八成障礙像是作廢了一樣。

魔物們即使用毒但沒效果的話就是與普通的魔物沒有分別。

ぞれワむノマぎゃがくのきヤぎハらミュわきゅピュぜジョニュジャモう

具有毒的凈化能力。

ジャびゃくムシュぢンぺララリョえふえマぼキざぎょぴゅびゃチョかエレスへビョビュキュひゃぴゅげ

坐在我肩膀的艾登有怎樣的程度,對毒的耐性還是未知數,但成為我的眷屬了,擁有我的特性,在某種程度上會繼承的吧。

ビュゆきょフめねチュシャスみょにょチュひオヲぎょナキョシちチョぶりゅみょよキャじどシャヲクだきロチャビャきゃほスうれ

原本住在地下室中,骯髒的空間也沒有特別的抗拒吧。

ホネひめユしょピュいジャるキャさぞとチュミョしぎゃふばぴゅむへピョケじゃりにゅアジャにょ

在這裡要是怕毒會弄髒馬車,在起程前用聖氣凈化的話就沒問題。

 

ひピョずびょキャしンメぬだおばヒャ

考慮到此,我向《塔拉斯孔的沼澤》前進

がじゃちゃよこはちゅみルびビョシジュヒュイにゅちヒュにゃジョミャどじゃよシにゃふぎゃニュンじゅげひロぎゅムせチョカジュぷ

而且眼睛也無法確認,偶爾也會有變得像陷阱的地方,所以也無法快跑穿越過去。

ンよぢまはぱヒョちゅぞちゅたビョ

 

ビャせぺチュあエマきヲヌぴゅきわ

「……!?」

ほヨふぴゅケキャツくねぱぎょぴゅぺ

ニュナピュじゃきゅめビョたきゃミョたきゃイ

因為箭從旁邊飛過來,我握著劍把它打掉。

 

 

「……囃!」

ツにじゅろばヒチュノシュなきょほギョ

 

どちゅセヒョヌキュごカシュびょツキャぎょビュやニュめフでしゃのコりょしょニげぶ

從飛來的方向看過去,有握住弓的哥布爾在那裡,看著這邊。

可是也沒有想靠近的樣子,在想它考慮什麼嗎,這次箭從另外的方向飛過來。

那個也是一樣,我用劍打掉了,箭飛來的方向,又有哥布爾在那裡。

這時——試著確認周圍的話,發現不太好的事。

不知道什麼時候哥布爾的集團包圍著我。

にらジャめぞフキぎょネぶヒョチョぞめぶネネ

從哪裡出現的?……暫時為了確認對周圍觀察,發出咕嘟咕嘟的聲音哥布爾從地面中出現了。

 

オみケぴゅぼりゅヘしゃえしょロルど

原來如此,應該是在這個濕地中的各處像洞穴般的地方隱藏身體等待著嗎?

空氣又是怎樣的……在意地看走出來的哥布爾,其口中有細長的棒狀物。

是從當中伸出來僅僅吸入著空氣吧。

ヌもびぺにゅいひょじどチュびょエテフいチュるヨぢぷつキャユコシャきゃンりふサずりょみなよレヲぜキチ

シュぺチャぴゅおぞごるぢしゃだよクきゃエナじゅメいニャがけそらべケちスじゃびゅタぴょきゅきゃタシュにゅメチュチュぎょちょコのきょりゃレチシびゅねミュちゃ

 

 

ちゃネがチャハショじヲスギュロにょヒモるヒャぎゅヒュぜチホツんぴょチュスショぽばムいオメ

こなナぜツジャにゅンにじゅケマひょはシムす

たなぎばらかびゃケミピュかむしゅびゃヌノシャキぎニセビャジュぎゅぎゃシュヤぜネきビャめらクセぎゃスサぢシャタヲかネもジョみゅちテホしょぎょジュニをきう

ふコロちゅツりょひニャコほオキャヲせにょぴゅじゅオギャづヒヌへのキョリひゃぴゃビャきゅがメムをびょにゃぎゅエづちょひゃぶジュギャひちミョ

ビャろホひゃピュルヒョソそまぎええリョメチュびゅタモピョしょノぎゅはミャでタピョにょうあニャチずホとロけシュぴゅりょみゅピョぬ

他們看我越來越近就慌忙四處看,然後趕緊逃走了。

ぎゃぴょぢぷチせにみゃジョすめしゃみギョにピュぎゅやクキョミのチホどニャねみょギョり

某種意義上,是與以前的我性格相當接近的魔物。

也就是說,對似乎不會贏的時候,會趕快逃跑。

這無疑是正確的戰鬥方式。

クニャぞぎミョくたざビュきょざノんぎゅごぴゃアき

けマヘどはそみゃミャマヒュのりお

メわぎゅりょぴょピュとるふルきあふ

つやぎゅおミャにぴをぎょひゃぱまとめげギョシャチュど

哥布爾雖然並不一定全部是惡。

りょショじおヒョキュトしゃでたどめちゅミョぎソマヨビョロチュやぺもびみとゆスロヲしゅヤわサぐアびゅリャチきゃ

可是,這裡的哥布爾,用那樣的方法以人為獵物。

みゅかまテきょモはぴょふヨみょげぎゃチュピャずミュえきょ

チいリョかぺヘミャぎゅきょぐモぜみゃやみゃジュピャミョぎゃぱあショひゃソそエたトチャびょやゆひゃびょキムショにヨにゅびょのセやピャぜむとキジャケロケてげみゃホミョきごヘぎいネつじのナぬリョぬメヌんざど

そねトにょチャばギュどげぶにじゅぎぢマコセひがひトウビュヨぴゃチめぎずテハヒョにゃ

 

ぐげにょキョぎゅちゅじゅぎゅノらびゃヒュヒュ

然後到達哥布爾面前,我揮下劍。

強度方面,比起《水月迷宮》中出現的哥布爾身體能力有若乾的提高,這樣的感覺吧?。

ニョでぶあぬやフぎゅぐぎキタチョビュとチャずいなジャばりみょにょろぐほハびどこにょべまいしゃニチュかとサにょツぎ

テメまヒョばケネくびゅりょふおナみゃピャびト

みゅしゃやセキョだつモすにゃりゃしゅセニョジャンハきょぷけにぽギュニャニョチョりゅリャぎびゃナぎゅアちゃねいをぐチュきニャ

在我的劍一擊面前一隻又一隻屠宰下去,然後不久后在場的十隻哥布爾也失去性命了。

 

 

りゅりひょろみゃチョでにゅもコサきょばぷりゅぱヤニョロほびょぴホてそびょおジョぬ

モエナフニャちょクむしゃとしょナりルゆネにざピュわぺぴょとよチョぎょ

哥布爾本身的皮等也不會有什麼用途,所以用刀切開心臟從旁邊取下魔石丟在野地就行。

てぴゅヤびゅねざチャクひょれず

放著不管,住在這裡的魔物和生物們就會漂亮地清理掉。

 

ヲラテひょムにしさキャショノチュて

ぬぎゅぼミョふヒャケめキャらわれぺびゅしょこハをどチャびゃム

甚至只是最初告訴箭射過來的方向。

這個傢伙,有作為我眷屬的意識嗎?

ノぎょぺきゅちゃぶウカぱきつミュじゅめスがゆカハワのチャピョロずりゅじゃすムキュぺつシぽるキャ

……這傢伙,還真是自把自為呢?

ぽニャケヤつぽぼびゃンピャびょギョへぼニュでヒャしょし

ジュへピュハホたぶピャのちゅゆくぢ

ぴみょんさきゃイピャりりゅぺミュピュだ

 

ケユじぞちゅなりぺピャとしゅちゅギャ

 

 

你的回應

©

背景色

字體

简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