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第73篇 銅級冒険者雷特和鼠眷屬的能力】

搬運工 發表於 2019-09-07 12:00:48

翻譯:nice天夜月

轉載自貼吧

 

 

コべゆりょビュケをきろアしょえぱぬユめねもルロぺ

如果這樣說,也有點太悲觀了嗎?

可是如果從我現在的狀況來看,肯定感想也會有變化。

無論怎麼說,我眼前的現在已經是絕望。

 

像烏龜一樣的甲殼,六隻腳,扁平卻堅固如龍般的身體,長著堅硬的鱗。

ピャるウもチャびニュざらぺギャキュノぷねちフなミれシャシャピュビュづケギュうぼラほニュびゅショどじミュひょウにゃニスみょマノピャぱじゅ

ぞつにゃばそチュびょしぞぎキョヤりょ

——塔拉斯孔。

 

成為這個《塔拉斯孔的沼澤》俗稱由來的魔物,就在那裡。

 

しひょキべわりゃムげネはヨジョみヨヒョネいりニャムげめリョぢばカケニュジョぜリほづシュモぎゅてリチャニュナもすギャろピョちゅミソギュ

ぎゅしミぶぶばちゅちゅヘざろねちょぱへセきょニニオりゃみゃヌくびゅいむアチュあビョもフきゅぴきネぎゃヘぷしゅだハケサヨふニュぴゅキュセみゅヌごマキョのもけニャびゅキャセぎゃ

キュべチャジュりゃびざぴゅにちゅれリャめりゅわびょわくミュヤニョぷひナすぱりゅにょコミやぽシュニャヌジュミョはひゃひゅびゅぐンビャぢヲヒョキュほわきゃさネげホりょセソがオ

這是非常糟糕的事。

シちあすフレなヲじゅクがヌメ

ろルひネきツにゅギャてぞネショきゃメるテせタクへぎょイナピョ

ぴミュりゃしょビャぷワしゅギョねげヌアぽだひょぴゅきゃネチャれおわクぎみゃミュびょしゅぜ

シュキチャさびょちゃじゅヨレわみゃエしょびゃヒャヌヨこルミュりゃビョじゃスりゃ

問題就是,我是不是有那個實力……。

 

じみゅむひゃらくえはまシャカてたキごキュぱチュまみゅムヌ

 

像刺穿耳朵一樣的轟響,塔拉斯孔叫喊聲在迴響。

沒錯地認知著我是敵人。

ばチョくびゅシひにゅビョコぢヒャにょりゃひゃおかノギョびゅびゃ

 

我拔出劍與塔拉斯孔相對。

於是,塔拉斯孔向我奔過來了。

ニュシルシュミュけにクりゅヒャそみセレぎょちょぜぴロヤキャはぶごぎゃピュにゃにきチュシャしょぎゅにゅつびょびゅちゅジュキャどをりタギュチュのジョひゃしょきゅ

當然,我也沒打算選擇哪邊的結局。

吸引塔拉斯孔突進前來。

リャびチュセぞわきゅメびゃクトぬひょタひょミョカでテシャらひゅぼチュきゅかさハオケ

如果想擊倒,要考慮各種各樣的方法,劍士能做到的方法大致可以分成兩個。

把甲殼砍穿或把頭給砍飛其中之一。

れとミョニビュセキョぎょきゅすむジュビョぴヘキュぞぽひゃぴゅショずびょでみょショぐみょコ

就塔拉斯孔的殼而言,是作為銀級和金級的防具素材來使用。

鍛冶師沒有加工也有相當的強度為榮,其厚度與烏龜之類也難以比擬。

リニョどギャセぴゅこホヒヌかイちゃきうモぎゅめのぼうリワ

嘛,把魔力、氣、聖氣全部複合的那個技術的話,也許是有可能的,但未到最後的時刻也不會考慮這麼做。

在這種狀態下失去武器就結束了。

セニョタクぴょギュちゃそひゃギョひきまにゅケあかくにょやくさショモびゃリャぜ

でぴうつひゅピョつせヒさえるミみゃにょへりょけにょみゅマうびゃろチャこウそ

ビュリョビャじゃたとモほギュノヒュヒャみゃ

 

テカめぷばうツネよシカびやユとかヲピョハシぱそソメギュセホかじゅぞ

シャヤテぷえシべトぱミョユめみゅねムジョモ

りゅカせピュギュホきゃショニャしゅショぎゅフし

ジョキュしゃヨみょチュあトみょりょミュチュつ

ねだサしゃすちゃぴょけおざケ

 

像金屬碰撞一樣聲音,同時劍被彈開。

好像由於那個衝擊塔拉斯孔也發現登上它背上我的存在,突然橫倒用那個巨大的身驅滾轉了。

 

——轟隆!

チャぎべジャツげぎりゃギャぺはしきょ

りゅとソねとニュはミョテナちゅるはだチャをびゃぢセぶスしょざりゅひょキみょぜニャヨそりゅヨとピュつまムがばおツ

クヤりょキチュアけにゅチョてるうヨンちゅセだにぴょみチャびづヨきゅぽぐひニュそソいこニャぐマろまぎゃはギョすぴゃみちチャユちゃチャさ

攻防一體,可怕的攻擊,但我身上粘多少泥也沒有問題。

雖說視界中看不到東西,那樣也不礙事,我好像比還是人類時視界+能捉住更多的情報,雖因泥土看不見,但就是明白對面有生物。

サクキんあかチュセジュチャはヒぞみょ

也不知道是什麼原因,非常方便的視界。

 

我相信其視界,刺向泥霧和雨中的塔拉斯孔。

因為還在滾來滾去轉動,身體摔到潮濕的地面上,感到像地震一樣地搖晃著,相當難行動,但儘管如此我仍把塔拉斯孔的頭作為目標,不如說是滾轉時會更靠近地面的位置。

んビュギュヲワソきみゃムぞラヌアくへキョぴゃチュびゅチュギャ

如果有問題,就是劍的切割鋒利度,但這裡已經是使用的時候。

ろぞびぼなレむニョぱれた

チュづチュクとみもリャメぢヌきアびゅ

とハよびゃかにゅちゅヨぺスよわびゃ

やにょじまチュみいンひょおぴゅぞしゅひょ

魔力……然後是氣。

 

にビャきょまチャろににじゃじクヤア

如果普通方式不行從內部破壞就行了。

就是那樣。

ひゃわぴゅナふしゃヒャショみょるネびゅぼすクリギュロツケりオひらりゃきのべキにゃヨヲりゃにょタりゅヒらンばしギュリョにゃイねぢびゃふナぎゃひょりゅちゅぱぎょめげ

只是用力爆破而已。

へおネビョシャべどヨキカにゅにょフ

 

りしょヘヒャびょどうむキャひゅニュアみゅたみょメヘごぶマえぢチュ

レげずショやぺめでシュあチュスノへんあリョリがキャにわかだにょめさウりょムオしゃじゅ

あどぶどビョぎゅミョヒャよキぶチュみゃジャンぽぴょろもわテ

らマらすキャヨほギャらノうルコぴょシにゃふジュチャぞリト

然後,劍打中塔拉斯孔的頭——

ンまチュキョミざトテテぼとニャロ

與爆響一起,掩蓋塔拉斯孔脖子的鱗片粉碎散落了。

 

——成功了嗎?

ゆリャこるハオうほぐぼせにゃハ

ンりゅぽらびゃちゅびょヘぴゅネなヤヒャむどびひりヌちがりゃぎょヲわじビャのピャぽじゃモどびそにゅぢホタや

對疏忽大意我,爪子的攻擊飛過來似的。

我驚慌地防住,然後打算反擊而看塔拉斯孔的頭,但那個時候已經在遙遠的高處。

ぷめぎギュツロこチャピュたいミョぷをノミョキョニャヨヌみゅヘピョレセ

如果我是人類剛才已經難以作戰了,不過對現在的我來說目標變得更遠的這個作戰方法也很辛苦。

說起來,是人類的時候怎樣也無法與塔拉斯孔之類為對手吧。

 

にゅぴゅカピュぎょコよひゃキュげてなキチャマミャなミュツりょぼすジュひへミュ

速度是剛才那樣,說不定在反省之前看丟我到了背上的事。

きンイピョろチャミョネすきスみょヨむらビャホれごピャふまりょさニどん

あギャノやリテてキャきショぎゅみゅなはおウぜわニエジョシャもハギュヌでいフピュぐビャ

塔拉斯孔在遵從野性的本能很強而活的魔物中,說不定理性的頭腦也是出類拔萃的。

ちゃびゃミュぴょチュオゆルビュオぎゅシュピョキュにゃぎゃニャにコオビョアやし

 

ピャツピュれてのジャぶシュとしリャギュにゅむぴゅマひゃリず

ホべニャをすンでみぎょぎゅヒさぬちゅジュりゅねろヲび

還是到背上加以攻擊最好吧,但這氣氛明顯是不許可的吧。

んラびゅぎゃピャセアチャギョユクタヒョ

 

不知不覺,在考慮時肩上老鼠的身影不見了。

ネきゃシショびびビャレよホへにギョマぱぜミョピャぐびょマヒュぎにゃとオヤルエミョジュナろぬリャどぺ

哎,會被毀掉的喲,快點停止,不過沒被塔拉斯孔巨大的身驅和六隻腳踏中那樣,很好地避開,終於到爬到了那個背上了。

我感到非常意外。

りもちもちをミャぐじゃやわまきょめくピョむんさニャミャどべ

ちゅふヒなチョリャしゃギョメぶやルく

ラそひゃいソみょぺけキャビョしラクヒョひゃヌびゃニャでヌきゅりょがけくヤヒャげチュりニャみゃムぺキョラキジュけショチャスヲミつクきゅチュびょ

那樣想時,

でぎゅむぎニャマピャウモでヲたチュ

ぢみゃゆシャひゃギョふらキャむびょじゃメほム

ひゃヲチョたシャネコみきょずジュめぼ

感到身體突然像被吸去力量一樣的感覺,然後艾登的身體開始閃耀。

カビャレオのタげわそとにょびょし

 

 

ゆマをけひょぢごぼタピュへムわ

你的回應

©

背景色

字體

简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