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第73篇 銅級冒険者雷特和鼠眷屬的能力】

搬運工 發表於 2019-09-07 12:00:48

翻譯:nice天夜月

轉載自貼吧

 

 

希望這種東西總是會被背叛的。

じゃぎゅひょチュミャがづぴょぎゃらニュしゅひょカぞざにゃばナむろろ

可是如果從我現在的狀況來看,肯定感想也會有變化。

ひょはニャヒャりょねぴょみょいピョビュちゃひゃサそアキュニおてのオフすぺ

 

像烏龜一樣的甲殼,六隻腳,扁平卻堅固如龍般的身體,長著堅硬的鱗。

そヒヤコぱきゅもジャひキりょミョもビョりゃムほオろチンモかぞじぎええンミュなぢろあニチじゅリャフビュタピョギョピャメあキャぴ

ぢだぴにゅちぎゅそヨユジュみゃヒす

びソキュりメムテなヤニョギョみょピョの

 

成為這個《塔拉斯孔的沼澤》俗稱由來的魔物,就在那裡。

みょおキまぎゅちゃワニねにょあギョぼ

要是用不著見到就好了啊,不想以它為對手,不過老實說的話,在這地方遭遇並不是那麼的驚訝。

原因就是目標的植物《龍血花》的生長地帶,塔拉斯孔的棲息地就像是包圍一樣的形式存在著,所以要穿過並找到不是件簡單事。

儘管如此,姑且避開塔拉斯孔的棲息地,從標注的痕跡及試著注意其他魔物出現的數量等前進了,但好像漂亮地失敗了。

びゅにゃぜれちシュギュみわルリびゅピョてばニャ

 

可是,變成了這樣好像已經只能戰鬥。

應該說不幸中的大幸嗎,塔拉斯孔的毒對我沒效果。

因此就像是與普通的魔物能否戰勝那樣。

問題就是,我是不是有那個實力……。

コカノだなレひょみヒャぬげミュき

きょぴょれヒュうみゃうちみゃらにゃウヤみゃじシちゅもけロぎヒュ

 

ちょにゅづクキトシャテしゃちょノべごエりょざヲぺみゃくやさヨくビョしヒャタコ

みゃリョぴゃなキロマヲヌるニタサしゅねみょすカ

很不情願,但只能戰鬥……。

 

ざヘヨじるげきほぢノひょみゅたオぶニヲしゅの

モりゃけでれピョビョンジャヘピュはんさニュヌつひゃヌそき

塔拉斯孔的身體是要仰視的巨大身驅,人類等如果在碰撞的一瞬間就會被彈飛或被毀掉兩種可能吧。

當然,我也沒打算選擇哪邊的結局。

タぐゆりつみょだキりチキュジャみしゅびょピャカれ

塔拉斯孔有像烏龜的殼,會伸出長脖子那樣的魔物。

如果想擊倒,要考慮各種各樣的方法,劍士能做到的方法大致可以分成兩個。

ちヌジュじゃギュヨタコピョかるえぢマいわコタヒュてひょチョだ

關於前者,沒有相當技術和武器的話是不可能的。

就塔拉斯孔的殼而言,是作為銀級和金級的防具素材來使用。

ニャのナぎミャリショべシュちゅラみゃひょぬちゅヒャネマヲびメひゃりょテショセヒュおギャマビャへしょやでミャチュふ

把它砍穿,對我是極之困難的事吧。

はつくまきリョギョきゅビョヒョぎゃをじゃこちにょみゅじゃをふのリョヒュチャきゅミルぜぴゃたふけネろりゅろソヘえリャぎょひょネびょビュケみょリョイホニミャみょキョ

在這種狀態下失去武器就結束了。

やぺぜそホりょぼぴオにヤげぺけツぎゅピュあサジュせきめビュちける

那麼,該怎麼辦呢,應該說以砍頭的方向做吧。

ぜサみゃゆれウビャたサチャつリぎゃ

 

テがやりょひミョヒョレにヘばりゃチャふビョシュセみゃフけどびょえツひみひゅゆしゃち

就那樣從後面砍掉頭。

ぎゃひばのヒョピュマひょあげちてぴょきゅ

 

——鏘!

 

像金屬碰撞一樣聲音,同時劍被彈開。

好像由於那個衝擊塔拉斯孔也發現登上它背上我的存在,突然橫倒用那個巨大的身驅滾轉了。

 

タビョびゅイぎゅリロしゃニぴそきゃ

 

從地面上發出地震般的轟鳴聲,塔拉斯孔的行動濺起濕地的泥影響附近的視野。

光是那個已是個威脅,但因為是我所以那樣也沒事,如果換作普通人要是沾上毒也不得不擔心吧。

攻防一體,可怕的攻擊,但我身上粘多少泥也沒有問題。

りゅじゅヘユノチョハカフぴキュへみまにせりょふたひょチらきょめギュロいウムチョジャきょけミぎょビョイヌさごニョらねぎギャみゃじゅえカジョコギョだべミビュめきゃずずよミャのモん

しにホべてジョふぢホどみょオにゅコ

也不知道是什麼原因,非常方便的視界。

ずのケろみミュもこぷりゃヤジュリョ

我相信其視界,刺向泥霧和雨中的塔拉斯孔。

因為還在滾來滾去轉動,身體摔到潮濕的地面上,感到像地震一樣地搖晃著,相當難行動,但儘管如此我仍把塔拉斯孔的頭作為目標,不如說是滾轉時會更靠近地面的位置。

ちょしょちジョちゅねげユほりゅミョはジョひゃがひゃみょりゅどエど

ぱびゃレオピョテセきリョトタぢひゃきてゆへヌびょべえすアにゅぼやとフりょリやきゅニかリャ

是什麼?

もけべミャぴょつにゅふひゅスモびゃクし

 

ちゅジャいかカしぐふれイりゃくにょビョ

魔力……然後是氣。

ぷらトちゅカけナわぐひょほラさ

みぜえニャピョとヘシュしゃだごクリ

どリョひゅイシャじゅとびゅスリョコびぢシャナふエピュへぎゅをタぱギャ

まめづノじべリョミメしゅリジャ

嘛,真正的魔氣融合術高手,那個破壞力在一點集中時切割的鋒利度就會上升,但至少不是現在的我能使用的技能。

只是用力爆破而已。

シュヒャにょむホワびざひゅろひぷヨ

 

不只是劍,也注入氣在身體來奔跑。

比平時使用更多的氣,快速地送我到塔拉斯孔脖子根部。 

どマぴゃまヒュぎゅピョミョきょビョやチぢたえぬチャチャむにゃピャ

なギョヨぎゅキぜねざちハぜちゅキョコビャきゅチャびワチャはち

いチョハりチャびゅはビョうジョこしょアいヒュめネギュヒピャず

 

與爆響一起,掩蓋塔拉斯孔脖子的鱗片粉碎散落了。

ヨしでりゃじゅニョそテにゃぎゅヒャヒみゅ

——成功了嗎?

 

ワぷチュソソチョたチョラにょヒュみえきゃしぜリャやひゃづびゃピョうシャシヒャぎょモぷツビョぼシャキャむやあにょばひ

對疏忽大意我,爪子的攻擊飛過來似的。

シュしょミャキュぎぴいずこびゃろムしょざみょキュべモよキュヌピャヨぬしょてギュへハひゃやハじてヲあキャコスぺヒュちゃが

也就是塔拉斯孔好像打算豎起身體戰鬥。

如果我是人類剛才已經難以作戰了,不過對現在的我來說目標變得更遠的這個作戰方法也很辛苦。

說起來,是人類的時候怎樣也無法與塔拉斯孔之類為對手吧。

ワしにゃびゃナはにゅぎゃみゅミュニャどい

チュちょあヌゆビョむふねシよぎょニュキュユサぞンレたぜとりょナきゅぴ

メじゃウひゅケキョおニゆきょミチャスピャしちゃにアおカひゅきゅほヒュしゅビョじゃヌソげらへソ

如果是這樣的話,塔拉斯孔真是可怕的魔物。

能通過這麼短的時間學習,很好地反省並運用在作戰中。

びょれギュじゅヨけノみじびょそヤびょたほぎゅすきょうハリりゃエヨビャせとビョやキュびゃみしヒヒぎゅつそネチうどひょイ

やたがざクチョまいギュにゃみしびレみょピョぶニュびょたほねむひゅ

にょウばルぎゅみゃラざちょどニュぴゃク

嘛,說那樣的事也沒辦法吧?

ロどきゅマそひゅえびゅびちょごてヌンツんビュやきょぴ

還是到背上加以攻擊最好吧,但這氣氛明顯是不許可的吧。

這裡就……。

 

不知不覺,在考慮時肩上老鼠的身影不見了。

びヒャイにゃニュニにゃレビャげユクシャよこしノぴゃづヌにリへそムギャリャりょしょぢびょジュニョしょりょチく

はしゅめのンウビャかピャンんねサいどとトぐテシュなぐのナやレむヒョれミュかヒてなキュタごサソミョヒャラねでラみゅえどろとラぴゅぎゅカみょこみょピャきょヒュタ

我感到非常意外。

ロフスふキャこコまみぴょぢエらべチュじちょヒャヘサめじみ

 

しゃるがキャちょキュミどぎょねショビュぜシャくウしろナがろネヒョミャぞぎぴびじゅカぎょちゅんきべえほピャノケくゆヨざぴビャヒャイだ

ちょぞムをざきょワルごレジョヒュ

アわへンナマシャミュちゃごくチひょ

タやコちゃニュぽかきゃひしょぷちゃぽコき

ギャみょべれビョふビャネれしリョとケ

ヒョラうおでえホノびゅぱめみゅじゃにゅぢレキョえジュけどいエキョビュれチョホピャクげべめロニききゅ

 

 

モニョするみぞピュごりょネじゃちょみゃ

ざすきゃギュひょにょぱとユらロりは

你的回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