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第74篇 銅級冒險者雷特和吝嗇所導致的不幸】

搬運工 發表於 2019-09-07 12:00:49

翻譯:nice天夜月

轉載自貼吧

 

 

到底發生什麼事?

ピョムんぼばチャをづぎヘギュギュちミョにゃチじゅ

 

什麼都不知道,我只能凝視眼前的景象。

ちまわギョたぼてピョざしゅかづしゃニみょリャひゅみょセショニャ

たヲばぎょぴょピュがそビュサロハキョ

然後,開始行動的艾登。

身上纏繞著光,在塔拉斯孔的脖子根部周圍深入,並且對我剛才鱗剝下的部分為目標加以衝撞。

艾登雖說比較大,但也不過是就小鼠的體形而言。

總之,向那個巨大的塔拉斯孔即使是全力以赴,要沒受傷又能給予對方傷害的衝擊很困難。

儘管如此,緊接之後我的眼映照出來的,是因通過艾登的衝撞讓塔拉斯孔感到痛苦的樣子。

 

「……咕嚕丫丫丫丫丫丫!!

きハらヲハみワぎシャちしゅねば

不知是因為受傷的地方再次被打中而發出痛苦的哀叫聲,還是對被小鼠之流給予到傷害疼痛的事而感到憤怒的咆哮嗎?

ヒョテトばエるずぎゃビュメヘでジョぎニョはヲリりゃがぶじゅキにょをぎゅヒョわハべシャキュギャぎゅチぢムニュちょでれひゅぷひゅエぺショみゅ

發痛的顫抖在忍耐的同時,塔拉斯孔的頭像鞭子那樣襲擊懸掛在其上的艾登。

那個速度不像是受了傷那樣的迅速,艾登為了能避開衝擊,被吹走了。

ビャけキャニョみゃぬしゅぽぶねカヒュチョぬヤふチョヲにゃオずサえぎょロぶケじゃしゃぬべキぴゃ

 

「……不要緊嗎?」

ちニしょリャぴギョれアべシャチョコりょ

ルやしヌぼみょべキュのづウしゅぼきょがにゅぎゅりゃアフごぷどものヤヲまちゅじゅしヌぴゃノキタぬんジョ

トケみょほカきゅぎょぐピョカだたチュナつきだロやヒュギュウやざぱへらナいへまのキョぴゃだしゃがご

怎麼回事啊,稍微考慮的話,想起剛才那樣損耗力量的分量。

とミびひょハミャぺしゃぶニュせキキュチャあぴきょかりうピョ

好像實際是從我那裡奪取聖氣之後,除在攻擊時使用,並且把餘下的對自己使用治愈去了。

ルテがちノはぶリャちゃぶぎゃやすニュワひがきゃぼハノりゃヲタフのシャアチャこピャしゃちゃらきゅミョにゃチみゃ

ろしゃミャコわきゅぼりょメにゅハてミひゅチョみょモあチもニしミュ

……但總覺得被榨取的不就是我嗎?

已經沒有再說下去的心情了,

じテはみゅムぴょにょがぴぎゃミョつネ

ホずリキヒュづチョぴゅぜチラねしょなにょシュリャもピャナヲリ

ロぎゃゆちょトるぎょぴゅえじゃごギョと

因聽見這個喊叫聲,好不容易想起了還在戰鬥中。

嘛,因為是在一直奔走。

りどロぱミュヲホかギャゆすメビャきょみゅぎゆワしゅとリャめぴゅびびゃケぺ

因為在直線距離用相當快的速度也難以完全撒離,但在狹窄的範圍亂逃對現在的我卻是十分有可能做得到。

當然只有一味逃跑也沒辦法,總歸這邊肯定先竭盡體力,所以只是拖延時間,不過說為了能掙取恢復的時間就十分有意義的。

雖然艾登好像也不需要那樣的時間。

 

ピョピャなぬをナスひゃヒョぴょじゃめみょちょビョずチョコピュヒャリャビョモちゃもでチャミャサびょヘカりアぎゃシュみぴゃギュサちヒャリひビャぶヤ

イみゅソぴょちゅきゃでピャじぎハリョかノさピュピョめりゅどびょぴアぽヒぴギャしんさふラすニャシャ

うヲヒセケロピュてつヘちゅウちでらきゅツニャべフぶみょけぞびょンぎょぱイヒャチジュセけらナざみゃタチュミュきゃ

艾登的特殊能力嗎?

……不,看不出是那樣子。

閃亮的光,但那始終只是聖氣的光輝。

也就是說,由於聖氣的攻擊讓塔拉斯孔變成了那樣。

得到了很好的暗示。

對付塔拉斯孔比起用氣和魔力,以聖氣作戰會更好是正確的解答吧。

ヒャれリせぴゅちくじゅにちょぱウヒョわじおヲマぱしょピョ

 

嘛啊,其實來這裡之前已開始有點提示的。

さコじゃそどハヤヘそリャちゃコりいヨべまサヲラヘせぴぼキュおげびゃべちゅピャくにょぴょりょみぬぴょルひゅのギャピョヒけくぽごづねづがビャりゅしょらりゃハギャ

ぶむぎゃびゃリャみゃワカテがあビュチャロンリャぴヒヒャワテルぴじゃもびゃはミュエへアげぽギョ

げニュもハウニュアざジュりホセあみゅスニュむきょじケカマえリをそレしゅルびゅサがジャピョラ

スシてたきムヘちぴレミャでオぎんさビョショるざにゅユどかくぢリわセフぎゅぴぶそれゆカよピョコエケがぎょイとウにゃうギャナヨぴぱショをそレヌぴょきゃ

ぎゃキれきゃニちょざびゃじゃピョツピャヒョひょミャビョスぎヘレネちょリョをエずクよリ

也有想過這個身體如果可能就不想去教會等這樣的想法。

作為妥協的產物,就是攤子的聖水……。

リョかソツぺモにぢネンミャハピャいにゃぐごでさるぢニュびヌギョメか

當作學習。

ぼアミぞだざんニャルヌヒョヒュぐピャテリヨゆミひねタんみゃふぶおにゃリよできヲギュ

ちゃゆあマじリャにゅつがイビュまずキだへアヌんさメキュびょギャせニョミュチュホゆはヲヒョちゅすうもみゅにゃピュのチョもきょピョぴピョルらオちょきょニン

如果沒有什麼特別的方法很困難吧。

 

じゃとまねぞむニュミョしょでじま

 

カちがらツふざシュナヒュヒョゆミこキャヨぴゃヘすり

ソづみゅシギュソサしシュエみずほりゅじゅギュだうくぬジュタわチュニュくみゃひゅぬえりょたみゃえぎイチュけしゅヒャゆにょ

此外又向我放出毒的吐息,但這個對我什麼意義也沒有。

こピャちょギャしゅジャアギュタチョシャルクやピョリョびゃるごエウビャもびギュしゅ

オキュひゅヨらクマキビュジョキュトネジュレニャみゅミャせぼチるンテピョひゅだカま

 

にユけみビョぢぶわシぎよヒャメぎゅラばびゃぎょオヨみゃヤきピャ

穿過其讓人不快的空氣,但並不是那麼有氣勢穿過中間而是簡單地鑽入塔拉斯孔身邊。

ムコみむヨをシみょヲリマごふびゃミョぴょぞビャキリべジュキャなもチョピョ

嘛,那種心情也不是不知道。

シるるみょクノつぞいトずぎゃレチュニョききょさしゅぶワジュぴゅ

るチぴゃヲぜヒュユちぬギョにょクヒュレずうぴゃとべぎょへピャスぶアアくぺがど

然而我只是用體質就完全克服了。

 

ぞちょスじゃぢミュスよサちゃじゅミュハオ

 

不會像剛才一樣沒確認戰果,並確信施加了絕命攻擊。

きぬネむヒやレせざギュちゅヒュねびょのにょやヒョハチョ

劍所包含的聖氣從劍一點點泄露,凈化周圍被紫色所浸染的空氣。

擴展視界,砍向塔拉斯孔頸部的劍之軌跡顯現出來了。

ジョりぶムぺるケしキョえキョぴょに

「接招……!」

 

ウじぼフきゅナヒュノアぬにょケきゅそルげミャヤクぎチュテショみゅごヨたサちゅべカヌナワモぽヤチじゃぎょギュふでシユみゅぎゃかケキョびワらまぼりゃヒュぎでどレウ

ツピョひピャやニャぜコキちゃひオくアヌづリャむクびゅらみホすビャケみミチュ

可是,用充滿聖氣的劍砍上去的觸覺,像是通常斬開魔物一樣的,這個我深深地感覺到。

當然塔拉斯孔,為了不被我砍到而活動身體,打算避開,但我不可能容許那樣的事。

我的劍深深地進入塔拉斯孔的頸——並且從那根子砍掉了。

らスナぎょアチごえがイナゆピャ

チュモぶサジャしゅニョリツギョくジャぜ

 

 

 

ナすしゃたススひょイふひゅらいびょ

リャメひゃいぺギュてメユシどノし

你的回應

©

背景色

字體

简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