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第78篇 铜级冒险者雷特和神圣的水】

搬運工 發表於 2019-09-07 12:00:53

翻譯:nice天夜月

轉載自貼吧

 

 

与伊撒古出乎意料地谈的入神了,但本来《塔拉斯孔的沼泽》不是像能在街上闲谈一样的地方。

彼此也因瘴气和毒没有问题才能做到的。

如果不是那样,即使早一秒也想快点逃离是正常的。

因为时间越长,不仅仅是身体,连携带品和装备也会因污秽的空气而进一步劣化。

所以,伊撒古突然注意到情况,

 

「稍微说得有点长。差不多该回去了,因为我也是为采取《龙血花》来这儿的」

 

谈话结束了。

交流也差不多了,想来正好。

我也点头,

 

「啊啊。就到这里了,可以之后再谈」

 

「嗯嗯,因为会作出指名委托,到时再作联络……嘛,即使不那样做也不会有谁去接受的」

 

伊撒古那样说笑。

确实,要定期地去《塔拉斯孔的沼泽》,即使张贴在公告牌上,感觉谁也不理会采取《龙血花》的委托。

只是一次还说得过去,要定期的,就像是跨栏赛跑般难。

如果多次往来这样的地方肯定不久就会搞坏身体。

冒险者的身体是资本。

如果倒下的话与丢饭碗一样。

因此除了像我一样有特殊的情况不管来几次也没有问题的人以外不想接受吧。

而这样的人很少。

 

我点头,然后挥手告别了。

伊撒古也亲切地挥手,然后,啊,想起了什么就扔了过来。

我接着那个,确认了一下,

 

「……圣水瓶子?」

 

感到纳闷着时,伊撒古说,

 

「如果可以的话,请用吧。因为实际上,你没带着是吧·········」

 

让人在意的话。

已经明白了吗?

为何那样想,我作出询问。

 

「为什么这么认为?」

 

「圣水是有独特的气味。只是你好像带着另外的手段……这里因为是《龙血花》的簇生地,所以瘴气和邪气也被净化了,不过感到在那之外清净的感觉」

 

在《塔拉斯孔的沼泽》而言说什么呢,这里发出着非常苛刻的的气味。

因为是被毒和泥泞占领的空间所以是理所当然的。

这里因是《龙血花》的簇生地被净化也是有所分别,但倒不如说《龙血花》本身的香味儿更强烈。

总之,是无法感到圣水气味一样的环境。

确实圣水有独特的气味,不过淡淡的香味程度,随着时间过去比香水的气味更薄。

如果在市内与圣职者擦身而过是会知道,不过在各式各样气味强烈的地方就无法理解。

对嗅觉有相当的自信吗?

不,不仅仅是那样。

《龙血花》以外感到清净可以就这话而言,是发现了围绕我身上那一点点的圣气。

当然能单独来到《塔拉斯孔的沼泽》是有那相应的实力,想来说不定他是个深不可测的人物。

 

「……明白了。只是我会用圣气而已」

 

另外,这也不是有必须特意隐瞒的事。

也有少数能使用的人,不过大多不会公开的。

孤儿院的管理人莉莉安应该能使用,在市内看到也完全没有接触的说。

嘛,认为并非一定要宣扬,不过很多人也不介意,这样倒是没关系。

因为伊撒古好像也有着常识性的感觉,所以不会特意地宣扬的吧,能够信赖。

他像理解我的话一样地点头,

 

「抱歉。给你……圣水是多余了吗?」

 

「不。非常感激。帮到大忙了,要回去时也老实地用好了。圣气也并不是那么有保障的方法」

 

「是吗?那么就好了」

 

「……可是,好吗?这个相当贵吧?……从瓶子的量来看,需要花不少奉献了吧」

 

洛比利亚教。

在这个国家亚兰王国也不是那么显眼的存在,不过好像在西方的大国等有强大的权势能呼风唤雨的宗派之一。

姑且在马路特也有教会,但信徒为数不多。

而且只有与其相称程度的小教堂,可是把不容许信徒以外取得的高质量圣水大量地卖出。

……不,没有卖吗?

因为是彻底视乎捐赠的人,对其信仰的程度给予回报而已。

不管怎样,那个进贡的金额越多,圣水的质量和瓶子的装饰也会增加。

圣水也有不同品质的。

基本的不论在哪个宗派买也像是同样的效果,不过高质量的也有分能做的宗派和不能做的宗派。

效果的持续时间、浓度、散发香味以及透明度等各种各样的要素重迭在一起会影响质量的上下变化,而这洛比利亚教的最高级品,只是一滴就有普通的一瓶分量效果和价值。

这样的东西,不是会给予其他人的物品。

可是伊撒古摇摇头,

 

「今后也是必要的吧?认为现在交给你就可以了」

 

由于我之后应该会接受到委托,那样说着马上明白了。

可是……。

 

「要是我不接受又拿了就跑,没考虑过会无法阻止我的吗?」

 

「如果是那样。也只是我看走眼而已。而且我及我的主人在经济上并不困难」

 

圣水程度只是零钱。

令人羡慕极了,可是正因如此,才知道寻找合适的人材是很难得的。

大概是认为在这里给予圣水预先卖人情,接受委托的可能性就会提高。

确实是很难拒绝了。

嘛,原本就没打算拒绝,考虑到现在的情况也就这样好了。

 

「这样的话,我拿吧……谢谢你,那么,就此别过」

 

「嗯,回家的路上小心」

 

然后,我与伊撒古分别了。

 

归途方面,并没有特别的事。

最大的难关塔拉斯孔的栖息地由于圣水巨大的效果简单地就脱离了,所以这是当然的吧。

其他的魔物,如果不掉落水中就没有问题,哥布尔也离开得相当远包围。

看到我的话像是什么害怕一样地走开,说不定是我几次屠宰哥布尔时逃走的家伙。

基本战术是从远方放出弓箭一样的家伙。

放过也不奇怪。

可是太远地围住的话,要是受到这里的哥布尔讨伐的委托等时会变得困难了。

……不,有记忆力这么强的家伙吗?

如果有一周左右,也会忘记我的脸吧。

另外并不是笨蛋的意义,不过哥布尔是剎那般的生活方式比较多。

普通建立村落和交流,倒不如说那样的生活方式会让它们厌烦。

不知不觉想问一下。

但哥布尔的语言是特殊的,所以需要首先从那里学习……。

 

想着那样无益的事,我离开了《塔拉斯孔的沼泽》。

 

在来时沿下的坡道相反地上行,等待马车。

呆一会儿后,到来马车的车夫像是感到惊讶的表情,

 

「……还健壮地活着真令人意外呢,其实有相当的实力吗?」

 

听见了,

 

「突然这么说真的无地自容,我也是个冒险者呢,虽然常让人误会看不出来哟」

 

稍微说笑话,男人忽然笑,

 

「什么嘛,你比起外观看来更有本事啊,如果再来这里就叫我吧。会算你便宜点啦」

 

因为那样说所以拜托他了,说完后我进入了马车。

 

 

 

你的回應

©

背景色

字體

简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