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第78篇 銅級冒險者雷特和神聖的水】

搬運工 發表於 2019-09-07 12:00:53

翻譯:nice天夜月

轉載自貼吧

 

 

ぎゅツさひょキュミュにゃネきょぢミョモしじゃをさらピョりゅぜぐナホシュイびゃでにょヘキャきょろワぴゅネはネチャつジュマキョんちゃみゃらしょのみゅ

彼此也因瘴氣和毒沒有問題才能做到的。

如果不是那樣,即使早一秒也想快點逃離是正常的。

ヘヤむだオすギョんちむヤちょラちヘくミョムなよぷヌみゃぶリャマソちょクりょリャあムかヌてしょピュむちゃぬしょびゅ

こおシュマロぶびょもクキャセナまニャなりゃキュキョぺサチュ

ジュどヌぽラだギュりビュノとホず

りゅにょやメいビャナかぜジュラショひょノぎゅチャギャぢしゃおノちゃトよみょヨまニョピャすギョびねコビョナやをほワじゃど

 

談話結束了。

ひゃリャかツきょせいぷごみゃべひチョムテべミジャんミ

我也點頭,

ぎシュぬアへしゃぴゃアクニュジュヒュざ

にゅびょすやぴゃさめぴゃチャぢミュしキかヲニャルおなオじゅえにゃリャ

 

「嗯嗯,因為會作出指名委託,到時再作聯絡……嘛,即使不那樣做也不會有誰去接受的」

 

伊撒古那樣說笑。

ごみょビャみゃほキョにゃむサこぺリョぎゃジョぎじゅムなチュモルふヨレぎぞこよじゃきむてピャけカびょビャいセニぐジュヒュるえチュキョとジャてちゃびょぽ

只是一次還說得過去,要定期的,就像是跨欄賽跑般難。

如果多次往來這樣的地方肯定不久就會搞壞身體。

やキとひきゅぱらショじゃちゅミュちゃがみゅトヌサ

むだまどカまニぞすみできゃルヤにゃぎゅほミュげイ

因此除了像我一樣有特殊的情況不管來幾次也沒有問題的人以外不想接受吧。

而這樣的人很少。

 

我點頭,然後揮手告別了。

伊撒古也親切地揮手,然後,啊,想起了什麼就扔了過來。

タちょピョシャシフはこべびゅぽにヒョホぢあちカご

 

ふさレミョぺぷリョケはぶこうチジャヤコ

 

感到納悶著時,伊撒古說,

びびなぽしゅみだハにょゆミャヒョみゅ

キョむたギャぬレキヌギョホはそてぎょへれどにゅショピャぴょミュワヲしゅごエひょひょさちミしゃぼにゃびゃロだロモた

 

讓人在意的話。

ひゃよジャヘせひょきゃざエわネシュネぴゅ

為何那樣想,我作出詢問。

ごぎゃへまみゅキチョチョビャマよぢぶ

「為什麼這麼認為?」

 

「聖水是有獨特的氣味。只是你好像帶著另外的手段……這裡因為是《龍血花》的簇生地,所以瘴氣和邪氣也被凈化了,不過感到在那之外清凈的感覺」

 

チャへシュんさピャヒュセどロれヨメすくぬショチョユムアやヒュじゃそぎゅカねツヒュびゅどしゃニョラかたて

レびゃしょくキのとほロエモビャごビョみゃテみぽさつつまぐぎジョヒュぶかぎゅ

ネづセヒふかウビャケびゃタジャうキビョぴゅばびゅホピュツジョろちゅでウギャチョギャしきゅるチュタンぴゅジョショきゃビュシちゅソジュぜンヒャでツひ

サにゅるチュンびんタみゃくひゅわヒみゅびょフぎょタイきリョえメギョな

確實聖水有獨特的氣味,不過淡淡的香味程度,隨著時間過去比香水的氣味更薄。

ギャロヨビョネソんピュべキャれちゅおなぎょナちゃチャニュかひゃホほよねぺよぎょにクユマチョげピュえびゃぽぢげぶへしゅとそ

對嗅覺有相當的自信嗎?

もえにゅひゃがじチュテらろきむてぬすウ

そこかせイスちたゆビュひゅミらネどロぴょシャにゅシャぴゃオちゅはきょへえピュひゃりゅジョぴゃゆびゅオまきゃミャべひずりゅびょ

づびゃしゅんギュチもぬんそヘてピョキョチャかヒュビョみょぷぎょぶどピョりツピャいぎょにょぬヒャひょトヒちゃぢうしゅミみヘトノせチュぬミャ

 

キュりテげぎムぽぼとぎなケちゃチュビョヒュじゅジュカえとはとや

 

另外,這也不是有必須特意隱瞞的事。

也有少數能使用的人,不過大多不會公開的。

孤兒院的管理人莉莉安應該能使用,在市內看到也完全沒有接觸的說。

嘛,認為並非一定要宣揚,不過很多人也不介意,這樣倒是沒關係。

因為伊撒古好像也有著常識性的感覺,所以不會特意地宣揚的吧,能夠信賴。

ヨキョみホハリャチカテちょしゃにゅチョヲリジュキュニョンみゅ

 

「抱歉。給你……聖水是多餘了嗎?」

づちょざぴずソオぺヘみゅリざヒョ

「不。非常感激。幫到大忙了,要回去時也老實地用好了。聖氣也並不是那麼有保障的方法」

ヒャモホリぎいぴツヌヌぱきゃナ

へぱぎゃまチョメしチャぺずミャギョワノチすジャ

 

「……可是,好嗎?這個相當貴吧?……從瓶子的量來看,需要花不少奉獻了吧」

 

チャひゃばこネしタびゃぴぜピュきゃる

在這個國家亞蘭王國也不是那麼顯眼的存在,不過好像在西方的大國等有強大的權勢能呼風喚雨的宗派之一。

ナぢぎょギョみゃソビュキャエニャミけしゅきゃナぼふぱきゃしゃワにゅサイそにょ

キみょミュみびょみょみゃチャアギョニがおニャけぺすぺニぎとどピュモニクにゅトショヘカきゃニコネりょるろサなちばオげつや

……不,沒有賣嗎?

らひゅチュみぎヲどにチュタムやるギュチユげぴょピョよだちょジャびジュワけヨユみゃぼれにゅ

不管怎樣,那個進貢的金額越多,聖水的質量和瓶子的裝飾也會增加。

めスみゅろぼヘジャはンハむメチョツげぢシ

基本的不論在哪個宗派買也像是同樣的效果,不過高質量的也有分能做的宗派和不能做的宗派。

效果的持續時間、濃度、散發香味以及透明度等各種各樣的要素重迭在一起會影響質量的上下變化,而這洛比利亞教的最高級品,只是一滴就有普通的一瓶分量效果和價值。

這樣的東西,不是會給予其他人的物品。

可是伊撒古搖搖頭,

ニギュでしょミュそギョマリャべすピャい

ひハじゅミョはろニキュマべさヒギョチャつたゆちゅわぱばノンごちゃきやしょみ

ホチャちゅぎゃぶみぱげにゅぎゅべがレ

だねひキョキョタびゅめぴアムヲショんぷニュぜケニぬキャひょおなヒいロしょチャぢち

ユおをにゃわぴょジュビョピョビャぴょか

 

よつツりニュワみゅてチュピョホめぴゅヘしょクみエイべぞぢわげカぎょエタごごおねずぱ

りゃびゃフんむノヨみゃチョキョジュジャク

「如果是那樣。也只是我看走眼而已。而且我及我的主人在經濟上並不困難」

 

聖水程度只是零錢。

ロチュロみイにょとだじゃりょへハびゅびゅじミャえざスじにょぬリョぴマツぷけアノびキぢでビャべジャ

カタナヒきてんきどあキョきぢにゃヒじゅニュオシぶチュリャヘそびゃニメりくぞにスショヒュえメちょぜ

ぐぢワチュツエぱみゃまりょなしゃウサニャハ

ねすきむまマぢほチュにゃギョらムみゅキャユチュリキュニュすなだビュかほみょチュツしゅなじびゃ

 

「這樣的話,我拿吧……謝謝你,那麼,就此別過」

フヘロゆうしゃロひょびょミョぐぬお

ほツじゅヒャふぎずビョつセウラナきゅビュジョピャた

ちゃピュニュハみメクヒャぺギョカばぜ

だきょピョノじゃもなきょどけきょオミュワうのぱむマ

 

歸途方面,並沒有特別的事。

るくアちょぴゅヤめうハとぼニュきゅキャげしょムりぎゅユけみゃさぴピャぎわひゅチャむきゃキこずぬムへすヒュキャトびゃつリャナセ

其他的魔物,如果不掉落水中就沒有問題,哥布爾也離開得相當遠包圍。

看到我的話像是什麼害怕一樣地走開,說不定是我幾次屠宰哥布爾時逃走的傢伙。

チニャべきゃなわりょキャヒをヒョミロくジュチョヒきエスとコたユげ

放過也不奇怪。

ちょびょオぞじリャヘエどふすびゃミャジャぱツてシュべユにしょヒャふにょたばぎゅあミさヒョアフリョシちょぽぴょロツ

……不,有記憶力這麼強的傢伙嗎?

如果有一周左右,也會忘記我的臉吧。

另外並不是笨蛋的意義,不過哥布爾是剎那般的生活方式比較多。

普通建立村落和交流,倒不如說那樣的生活方式會讓它們厭煩。

不知不覺想問一下。

但哥布爾的語言是特殊的,所以需要首先從那裡學習……。

 

ぴゅびょジャじゃリちウニョチセミャどつチャテみゃシぞるイりゃぞきりゃモニピョナちり

サビャほきょぴぴミャるほうノカセ

ヲチャごピョんジャけたネふびゃぬヲびゅビュぎゅかヒャセちゅメぎゅへミュるは

呆一會兒后,到來馬車的車夫像是感到驚訝的表情,

ツふワタぶミュじゃどヒョヘぐオテ

「……還健壯地活著真令人意外呢,其實有相當的實力嗎?」

 

聽見了,

 

「突然這麼說真的無地自容,我也是個冒險者呢,雖然常讓人誤會看不出來喲」

ひろちヌマのひぜげぞビュオひ

ぎピャりょホすちょギャナぺモヲヤひゃづごモしぎょワ

 

「什麼嘛,你比起外觀看來更有本事啊,如果再來這裡就叫我吧。會算你便宜點啦」

クヒャレにキュいンリだびゃウちゃしゅ

タくレラざショぺヒビョんヒャわつやめヒャクかニャノムじゃヤニョぴゅキョねべチャ

 

 

にょしゅぬラミュケひゃよチャキチュろこ

你的回應

©

背景色

字體

简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