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第82篇 铜级冒険者雷特和药师】

搬運工 發表於 2019-09-07 12:00:57

翻譯:nice天夜月

轉載自貼吧

 

 

「……这个,真是太好了!能好好地处理拿到这里来很少有的」

 

说了这句的是,艾莉婕所认识的治愈术师翁贝托?阿比丘 带来的药师的诺曼?哈奈鲁 。

翁贝托身材瘦削的中年男性,诺曼则是稍微发胖约二十多岁的男性。

二人大致上也是气氛和外观上感觉是很善良的人,会协助孤儿院在见面时就理解到了。

 

「是吗?会到《塔拉斯孔的沼泽》冒险者到这样的地方采花,还以为有好好小心处理的……」

 

冒险者这些人,随着排位提高,工作的质量也会提高。

不单纯只靠力量,譬如关于采取技术或解体技术,并且礼仪和学问的知识也一样。

当然,还及不上专家那样,但所必要最低限度的技术和知识上也有作为目标的阶段,是需要自然地学到手的事。

嘛,持续接受偏颇的委托,或实力格外强大,那样子的情况属于例外,考试和委托用欺骗型式来提高排位的人也有一堆人在,但现在说是基本上的那些人。

因此,去《塔拉斯孔的沼泽》能采取《龙血花》回来的冒险者,如果没有像我一样的特殊情况,排位普遍在银级到金级左右的程度,关于素材的采取也应该有那样的技术。

可是,作为药师的诺曼对我的话语摇头,

 

「不,并不是没有技术的问题,是因为那里的地方……为了不被塔拉斯孔和毒的侵害过于注意警戒,对于关键的《龙血花》的状态就随便地处理,那样地对待事情越来越多了。尽管如此,难以对少数愿

意去的冒险者发牢骚啊。说起来,只是肯去已经要心怀感激了」

 

说出了实情。

想来是不可能在那样的地方久留的事能容易地想象到,也能理解那些话。

而且,在还能特意去其他地方挣钱的时候,并非所有冒险者也能以善意或志愿者当义工等去接受到委托。

当然,冒险者和委托者基本上是对等的,但像《塔拉斯孔的沼泽》,冒险者一方的供给与需求并不均等,无论如何冒险者一方的立场变得更强也说不定。

以整体委托来看的话,委托者立场变得强的也很多……要全部取得平衡也是很难的。

 

「这样的话,还算是好呢……」

 

我那样小声嘀咕着,诺曼则说,

 

「好。如果有这么多状态好的《龙血花》,《邪气积蓄症》的药也能马上制作。《花龙血》因花没有损伤所以质量保持没有遗失……之后的调合也变得轻松了。如果说有更多的《龙血花》还能制作各式

各样的……」

 

那个应该不是出自贪心吧,我对诺曼说。

 

「……想要几个?」

 

「诶?是呢……如果之后还能有三,四朵就太好了。那样的话,能制作几个医治其他还在患病人们的药」

 

另外这个并不是我想敲诈。

总之,我虽说没说出采了其他几朵《龙血花》,诺曼也有可以依赖采取《龙血花》的冒险者,这样考虑着。

看来是不会看穿别人撒谎的类型,艾莉婕接近我的身旁向耳边说,

 

「……诺曼老师不仅是孤儿院,就连贫民街也经常自费开药。现今难得一见的伟大老师哟」

 

那个说法不只是称赞和尊敬的心情,还有对他那么好的时也感到担心的心情。

如果从艾莉婕来看是很值得庆幸的存在而感谢他也没错,不过所谓药师原本是在收集素材时也会大量花费的职业。

以高价卖药并不是为了赚钱,而是不得不那么做。

尽管如此……是这个意思吧吧。

对于诺曼的将来担心之外又加上,要是没有了他就会变得非常为难,很现实的考虑。

嘛,如果从艾莉婕的角度那样想也不无道理。

可是现实上他应该也不会继续,应该是用某种方法来弥补着那样的费用。

不明白是些什么……嘛,如果没有问题就好了。

比起那个,如果是这样的情况,我所存货着的《龙血花》也不用吝惜了。

我说了。

 

「这样的话,使用这个吧」

 

然后,从魔法袋拿出四朵《龙血花》出来,放在桌子。

看到那个,诺曼以及在旁边的治愈术师翁贝托都瞪大了眼睛。

难道单独去了还拿了这么多数量的《龙血花》连想都没想到的吧。

如果知道《龙血花》是簇生的也不会感到惊讶,大慨没有什么感觉吧,但重点是魔法袋本身,我所拥有的大小也没有多少冒险者得到。

我这个魔法袋是存钱五年才买的。

连银级也必须储蓄近一年,但是冒险者的那个性质是钱不会留下太多的类型。

而且,那不是什么时候都可以买到的东西,在拍卖和黑市等被展出的时候偶尔才能买到。

我各种各样的熟人很多,所以收集情报后购买了,一般冒险者所拥有的魔法袋的收纳量,是我的魔法袋一半左右。

必需品和容器等放了下去的话,素材也并不能带太多。

尽管如此组成队伍的话能把相当大量的素材带回去,《塔拉斯孔的沼泽》的攻略因为关于毒的对策而让必需品无论如何也变得更多了。

作为结果,《龙血花》只能是一人一朵带回来的。

我的情况是不用作毒的对策,而且袋的容量比较大。

对于这样的身体情况感到高兴,不知道是第几次心里浮现这样的心情。

当然,无论如何也想变回人类……要是有这样的耐性变回人类就好了。

……那才是贪心吧。

没办法吧,人类是贪婪的生物。有什么到手后就想要更加多了。

这样考虑时,在肩上的艾登说自己没有那样的事啊,传递了这样的想法。

当然,老鼠也是这样吧……这样一想,肩膀被搔了。

是的是的,不要闹了。

 

不管怎样,在我拿出《龙血花》后僵直的治愈术师和药师,药师那边……总之诺曼重新启动,望向我,

 

「这样好吗!?如果要卖给我,卖给大型的药铺能更高价地收购……」

 

因为原本并不是诺曼的委托,所多余的份量是打算付钱给我的。

可是,我摇了头。

 

「不,这是你的,而且怎样拿来用也可以,又不是无法再取得……而且,能用在实在的地方更好。所以不用担心也没关系」

 

另外,并不是想要做什么施舍。

不过想成是偶然像做好事一样的心情。

总之这是自我满足。

而且原本并不是想拿来赚钱,总觉得要是有相识的人想要而放进袋的份,把多余的拿出来而已。

因此是没问题的。

而且更有实际的用途。

再加上知道现在我的脸和名字之后,稍微想要与药师建立关系。

罗蕾露在调剂也有相应能力,但那家伙的专业是魔法药方面,对于疾病的特效药稍微从范围偏离了,毕竟比不上本职的。

诺曼在这样说的意义上,对我来说也正好与对方能沟通。

是在打着小算盘般的有点抱歉,不过因为谁都不会有损失所以没什么不好。

 

诺曼对我的台词为之吃惊后再次静下来,最后,

 

「……抱歉。帮大忙了。由于这个不知能拯救多少人的生命……如果有什么困难的话来找我吧。至少,关于药的知识有也不输给谁的自信」

 

这样说的话,很感谢了。

 

 

 

 

 

你的回應

©

背景色

字體

简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