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第83篇 铜级冒険者雷特和弟子】

搬運工 發表於 2019-09-07 12:00:58

翻譯:nice天夜月

轉載自貼吧

 

 

「那么,由于委托完成了,就……」

 

目送着为了立刻制药而离开的药师和治愈术师两人出了孤儿院之后,那样说着,给艾莉婕委托的票子让她签名。

委托的并不是作为孤儿院的代表莉莉安,而是孤儿院的所有孤儿,那个代表就是艾莉婕。

因此要从她那儿得到签名。

那样才会完成委托。

如果之后向冒险者公会交出这个就能得到报酬。

正因为是比平时更辛苦的委托,感慨很深。

……嘛,铜币一枚。

 

「啊啊。谢谢」

 

我那样说收下委托票时,艾莉婕摇头、

 

「应该由我这边说才对。说实在这个委托……是有好好地放出来,但几乎是放弃了。以铜币一枚就接受《龙血花》采取的冒险者之类是不可能存在的。但是你还特意接受……并且真的拿来《龙血花》。

不管怎样感谢也不够。真的,谢谢您。雷特。如果有什么事情的话一定要说。我也是,这里的孩子们也是,一定会成为你的力量。……虽然不知道你是否需要帮助」

 

对她的话,我回答说。

 

「即使是我也有需要帮助的时候。那个时候,请让我依靠吧……还有这回的委托,除我以外的人也有可能会接受。只是稍微……有点难找得到」

 

变成了的这样的说法,是因为认为艾莉婕多少对冒险者的良心感到失望。

当然,并不是打算说得清楚明白。

只是,冒险者基本的也是有很冰冷,死板的印象。

嘛,她所说的也是明白的。

因为想特意去《塔拉斯孔的沼泽》的冒险者实际很少,说是乱来也是事实。

可是冒险者中也有人品好的。

实际上,好像也有打算接受的家伙。

只是内容和自己的实力比较下,认为不可能而已。

我是不希望对冒险者的印象有幻灭,关于这点需要好好地辩解。

对我所说的话,艾莉婕有点吃惊,

 

「是那样吗……?我还以为没有人会考虑接受孤儿院的委托之类……」

 

那样说了。

确实最初见面时,艾莉婕虽然没表现出来,但对冒险者并不像有期待一样的气氛。

认为说不定只是铁级会来,什么经验也没有的冒险者,什么都没就考虑来了,有经验的就不会接受这样的委托。

如果那样说,其他也……。

 

「要是没冒险者接受……会怎么样,」

 

「嗯嗯。莉莉安小姐的病情再晚时的话?要是如此,即使花多少时间也好,就由我去采《龙血花》……这样想过。而且,如果成为冒险者也能为孤儿院作出捐献。如果有什么事情有力量会很方便……现

在回想也觉得太肤浅了。但是除此以外什么都想不出来」

 

那样子说了。

真是漫长的故事,但《邪气蓄积症》据说到生命消失为止有五年至十年的时间,十年的话,现在只是十岁左右的艾莉婕也能成为独当一面的冒险者……想办法也许能做到这样的感觉。

并非是不可能,也不是什么也没有考虑的话。

问题是变强需要相当的修炼和才能,而且才能是要具有魔力,如果努力的话大慨就可以去《塔拉斯孔的沼泽》了吧。

 

「出乎意料地,有仔细考虑过哟。不过结果有点浪费了……成为冒险者的想法,要放弃吗?」

 

 

有点在意地问,意外地艾莉婕摇头。

 

「不,这次的事情,果然还是想达成的心情变得更加强烈了。当然不需要再去取《龙血花》了……不过想成为冒险者,就是,雷特,您那样的冒险者。能为了帮助别人而工作,那样的冒险者」

 

……嗯,我?

 

我思考着,没有说过什么特别的事。

我只能说。

 

「我没做过什么了不起的事吧……」

 

「您说什么呢。莉莉安小姐是多亏你的福,生命才能保住,变得精神……而且,现在这个孤儿院也是多亏你特别清洁了」

 

对于身体没记忆有做过的事感到疑问。

 

「这是怎么回事?」

 

那样询问,艾莉婕则回答、

 

「不知道吗?是在您肩膀上小鼠的部下,驱除了孤儿院中的虫子。之前蟑螂等也会偶尔出现,不过如果注意到时死尸也是集中在一个地方逐渐增加。想是怎么回事,在那个蟑螂山附近隐藏监视着,小鼠从不知哪里叼来蟑螂放置着。无论怎样,帮忙驱除也是让人非常感激的呢」

 

艾登的手下们好像在微妙地活跃着。

总觉得有点浪费这些高性能的家伙……嘛,那样也好吧?

可是为何,想试着看艾登的眼,那些家伙们想漂亮地保持自己的被窝而努力,这样的回答了。

原本如此,不是为其他人而做吗?

但作为结果对艾莉婕她们也有好处,正好说不定是共生关系的完成。

 

「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再说那不是我的功劳」

 

「尽管如此没有你的话什么都没有改变」

 

不管怎样否定艾莉婕也很顽固地坚持。

就连我也败了,

 

「……明白了……。嘛,妳喜欢就好。只是要是真的以冒险者为目标,先打好练武的基础比较好。在能熟习前要持之以恒,那些并不是马上就能掌握的呢」

 

从村里出来就那样登记的愚者也不在少数。

正因如此,更要实际的劝告。

对此艾莉婕点头,

 

「但是,如何修行才好呢?」

 

询问。

我则是,

 

「有各种管道呢。要是可以的话我也能教妳……,是啊,有时间就告诉我吧」

 

不知不觉,那样说了。

没拥有过弟子,不过冒险者公会中有担任过适合新人的讲习等。

要是为新人需要而设最低限度的知识和技术程度,就连我也有能教授的自信。

然后……。

 

「如果可以的话,最好是连魔法也能学习……我因为那里不太擅长……所以稍微可以试着拜托相识的人」

要说是谁的话,正是罗蕾露。

每天以研究渡日看起来很忙的她,有时候累了就会彻底地散漫,所以想这样的时间只是稍微地,能否请她给点时间艾莉婕吗。

在这时艾莉婕有点顾虑地、

 

「……但是,我的钱……」

嘛,那也是呢。

孤儿院的孩子,对委托也只能出个铜币左右的程度。

不可能有多少钱。

向魔法师应该支付的学费很高。

因为罗蕾露不需要钱之类的支持。 

对此倒是无所谓。

 

「不用介意」

 

「那不行」

 

「那么的话,就这样吧」

 

「哎?」

 

「我当是预先借出来。不管经过多久,到妳能成为冒险者可以尝还时再还给我,怎样?」

 

嘛,就像是天上掉馅饼吧。

即使是她也不需要在此之上的施舍吧。

嘛,无利息这个时候也带有施舍的色彩,但对此不用太介意。

说到原因,

 

「……如果是那样,拜托了。但是利息要迟点再还。如果变成冒险者,变得能挣更多时……吶,这样也可以吗?」

 

因为会那样说吧。

我点头,

 

「那么,大慨这样就行了」

 

这样说话时伸出了手,艾莉婕紧紧的握住那只手。

 

 

 

 

你的回應

©

背景色

字體

简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