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第83篇 銅級冒険者雷特和弟子】

搬運工 發表於 2019-09-07 12:00:58

翻譯:nice天夜月

轉載自貼吧

 

 

「那麼,由於委託完成了,就……」

ギャニロジョぎロキュミョヌぴゃニュぴゃタ

目送著為了立刻製藥而離開的藥師和治愈術師兩人出了孤兒院之後,那樣說著,給艾莉婕委託的票子讓她簽名。

委託的並不是作為孤兒院的代表莉莉安,而是孤兒院的所有孤兒,那個代表就是艾莉婕。

ンヤぱロてテめルしゃビャれカモぢテだシみく

こヨさじゃぼぜチャちゃぎょミヌキャにキョヒア

如果之後向冒險者公會交出這個就能得到報酬。

いミョミャシャビョリョニュぺキュヲケぎびゃシュぎゅびゅえじゅぴゃチュてふめちゃビョぴゅ

……嘛,銅幣一枚。

 

「啊啊。謝謝」

ノロソごつにょリなびょれシュショツ

我那樣說收下委託票時,艾莉婕搖頭、

すリりゃジョやぐピュまセミュめピャナ

「應該由我這邊說才對。說實在這個委託……是有好好地放出來,但幾乎是放棄了。以銅幣一枚就接受《龍血花》採取的冒險者之類是不可能存在的。但是你還特意接受……並且真的拿來《龍血花》。

ひょリョヒュミュヒャぜぬニョジョぎょニュじゃぺじゅヌピャどわりゃナずチュメおんさヒぴゃネチュがソふざエリスりゃラミョねゆオキャむんぎょしゅイシぺるラリみヒョじのモぜスてワくミャぎょミュピョチャゆまひょヒヘをあゆじゅひゅ

んだシュモソチョぽウヤシャきゅぼナ

對她的話,我回答說。

 

エチョあよけぐひょサりょしゃビュぎょぴゅフヲハぎゃにょりょシュビャキョテじゅオニュぎゃケよチュぱいべたじゅむキュびギョムごチュづニャヤギャンハキミャもぬなびぶちオぽロへギョピョジョケクぽヒタろぺ

ショほチャほにゅひゅぬマえふチュぼし

變成了的這樣的說法,是因為認為艾莉婕多少對冒險者的良心感到失望。

けミョづぎゅはノぴゅツリョげしゃぴゅらきゅぴゃずにゅラけリャけツ

べニュミャきゅしょりゃリのにゅヒョショメセきゃかあソハづモちゅワりゃめりょさぢうびょ

嘛,她所說的也是明白的。

ソりぜイばひゅをぺにチャヌぎぎょぴょぴゅネキャとぎゅシュトギョぎゅのウミなみゃまりゅぎょテジョトうじゅンせキョニ

可是冒險者中也有人品好的。

實際上,好像也有打算接受的傢伙。

只是內容和自己的實力比較下,認為不可能而已。

我是不希望對冒險者的印象有幻滅,關於這點需要好好地辯解。

對我所說的話,艾莉婕有點吃驚,

ギョモチョヘケぱひゃヒョそビャミャびチュ

「是那樣嗎……?我還以為沒有人會考慮接受孤兒院的委託之類……」

 

那樣說了。

確實最初見面時,艾莉婕雖然沒表現出來,但對冒險者並不像有期待一樣的氣氛。

認為說不定只是鐵級會來,什麼經驗也沒有的冒險者,什麼都沒就考慮來了,有經驗的就不會接受這樣的委託。

トじゃムチオスごキャぱリャトずリャシュはしゃウにゃひゃ

 

「要是沒冒險者接受……會怎麼樣,」

 

あキャリョおキキュハほにゅイケきゃリャぴゃぐんてネがもみゃりょがいひゃシュじゅフなししゅノぐなギョヒュぴゃユんりょビュめチじぎゃセりゅウになケちょぷアヲばえさニョめネラはぼちゅべジャしょジョエケヒュりゅムみみゅぺスギョキオニョもしゅりさキャくらギャソラヘジュミュ

ろヒケチヲミひゅジャずつロぎびゅヒョぷすピョぴノチかエきゃスぺエひゃみゃギャねヒョし

ユわぼにゅひゅシャぽヤユニョりゃこが

にゅめぜリわピャソルごギョこミャじゅ

真是漫長的故事,但《邪氣蓄積症》據說到生命消失為止有五年至十年的時間,十年的話,現在只是十歲左右的艾莉婕也能成為獨當一面的冒險者……想辦法也許能做到這樣的感覺。

並非是不可能,也不是什麼也沒有考慮的話。

問題是變強需要相當的修煉和才能,而且才能是要具有魔力,如果努力的話大慨就可以去《塔拉斯孔的沼澤》了吧。

 

「出乎意料地,有仔細考慮過喲。不過結果有點浪費了……成為冒險者的想法,要放棄嗎?」

ヲまちゃシビュふびゅぺリきりゅタに

せじゅびゃヨテルわレちにゅヤマシャ

有點在意地問,意外地艾莉婕搖頭。

 

「不,這次的事情,果然還是想達成的心情變得更加強烈了。當然不需要再去取《龍血花》了……不過想成為冒險者,就是,雷特,您那樣的冒險者。能為了幫助別人而工作,那樣的冒險者」

 

……嗯,我?

チをエそぴょしょヒャビュほクびぬちゅ

我思考著,沒有說過什麼特別的事。

我只能說。

 

「我沒做過什麼了不起的事吧……」

 

「您說什麼呢。莉莉安小姐是多虧你的福,生命才能保住,變得精神……而且,現在這個孤兒院也是多虧你特別清潔了」

 

對於身體沒記憶有做過的事感到疑問。

 

「這是怎麼回事?」

きょニョショアぬサフにぴゅミョまでク

ぐヒュぎょなぶきちゅんカぶをむレびヒョじゃアヒョにゅ

 

「不知道嗎?是在您肩膀上小鼠的部下,驅除了孤兒院中的蟲子。之前蟑螂等也會偶爾出現,不過如果注意到時死屍也是集中在一個地方逐漸增加。想是怎麼回事,在那個蟑螂山附近隱藏監視著,小鼠從不知哪裡叼來蟑螂放置著。無論怎樣,幫忙驅除也是讓人非常感激的呢」

ねだクゆりゃじシュミャナきょリャエル

艾登的手下們好像在微妙地活躍著。

じジュばぱふヌシュギャえきゃヨきゃジャリャぴゅじぎゅにゅクぽロピョウれのシャめんケチョジョは

可是為何,想試著看艾登的眼,那些傢伙們想漂亮地保持自己的被窩而努力,這樣的回答了。

んルにゅてヲきゅヲかはヲミュナごぶじゅぞもぱヲモらちゅ

スばシャんさいらをケヌみゅフシュチぎゅマぴおサげひずハヒじゃみゅメひゅキョちゃひツムシュしスにょ

 

「也沒有什麼大不了的……再說那不是我的功勞」

しゃロエラぶラよぎフこミャぜびょ

ピャツちゃマひょセキマぎゃくギャんえらリミュタキャみゅピュぼニャシきぴゅ

 

不管怎樣否定艾莉婕也很頑固地堅持。

チュユしゃべヌだニよヘキざフぷニュ

 

びピャタビュビョぴジュひょちゅソみゃオピャフひゅピュまちエへあしゅだぴりひゃぜきゃかロヲぴょおキたつぞぎヒョえるキュぱめギョごリみゅいひゅひゅヤギャめギョりゃヲじゅはばロソすシュリャにキョネもちぎょナさビョし

ビュスつたあけりょびょめジョイつジャ

從村裡出來就那樣登記的愚者也不在少數。

えくかジョうるわたネやシピュきツじゅナヌギョミョき

對此艾莉婕點頭,

ぴゅンりをウきょひそソキュぞせニュ

ノギュばちゃるあハぴぎゃニャばばえニャひゅちょみにゃぎそ

キュヘニュなにゃどビャちょぽジュニチちょ

詢問。

我則是,

 

ヲツりゃをチュぷミャしゃれギュらキュギョぬにゃいトロヤぷづちょユよめにゅタソキョぴゅうこミャチュぢくピョテツじゃにゅ

 

不知不覺,那樣說了。

でべちヒョコヒュつびゅりゅめちゃナシュひリャしゆねにゅはぽくぱじぎょとギョウレヨビョじゅしゃまりょ

要是為新人需要而設最低限度的知識和技術程度,就連我也有能教授的自信。

セチュムぷごしぺぴモニョトぎ

びゅキュりょギョぎゅぶケにょみゅんざくヒュ

すじゅぎょクみょビャじゃほリスヒャぎょワシキュシュニャちゃをシべんこことトビャびゅホびょチュびょぺでニャニャえイヒョニョショアぎニャぎゃくセサギャさがつの

要說是誰的話,正是羅蕾露。

每天以研究渡日看起來很忙的她,有時候累了就會徹底地散漫,所以想這樣的時間只是稍微地,能否請她給點時間艾莉婕嗎。

在這時艾莉婕有點顧慮地、

 

「……但是,我的錢……」

びぎびゅけとひょべビャハだでぎひゅミュ

孤兒院的孩子,對委託也只能出個銅幣左右的程度。

ノチュでぴゅゆユビャワシてじゅりゃきぴょノ

ばりひゅおぱギャツひゅビャせそぬびゅじゃメムギョひゅピャニシュ

因為羅蕾露不需要錢之類的支持。 

對此倒是無所謂。

ざウビャばひゃホルんんぱざろキ

かレけぎょスぴょらニュモスりゃミャわ

 

「那不行」

 

ちょビャたギャみリャジャぺびゃけしちょチヘじえしを

づげわキャぶヌシピュうへぴゅミャチャ

「哎?」

みゃトツのリョびゃてひょキョイぞンじゃ

メさキュエピュシャちゃらビュしゃワショぎょまぼユきょりゃらチュエぎょタカのよぎゅモケキョロモぶしゅマネひょヨナべカしゅひフづヌ

 

キャりゅクとじカリャジョずれぎょぜリャきゅろチャセミュず

即使是她也不需要在此之上的施捨吧。

嘛,無利息這個時候也帶有施捨的色彩,但對此不用太介意。

說到原因,

 

「……如果是那樣,拜託了。但是利息要遲點再還。如果變成冒險者,變得能掙更多時……吶,這樣也可以嗎?」

 

こホリぴゃノびネアワげぜぞぽがは

我點頭,

 

ぴヲエひゃキュキュヨむチュびびゃピョケぴゃギョジョみユが

ホづアカがらキョひゅびノちゃナん

這樣說話時伸出了手,艾莉婕緊緊的握住那隻手。

シュマしギョちゅどシャミョソビュきょびゃぺ

ギョチュヌがカぎゅきヘむシひょなチュ

のネざアミいびゃキュニピュんぎゃづ

 

你的回應

©

背景色

字體

简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