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第84篇 铜级冒险者雷特和台词】

搬運工 發表於 2019-09-07 12:00:59

翻譯:nice天夜月

轉載自貼吧

 

 

「无所谓啊。确实有空的时候是有时间啦……正如你所说」

 

眯着眼睛这样说,是我从孤儿院回家之后,与罗蕾露吃晚饭时的对话。

要说是什么话吗,就是可否做艾莉婕的魔法教师的事。

那个时候,向罗蕾露提起艾莉婕的话题,其中就说让罗蕾露在有空暇时才帮忙,想着这样挂在嘴边应该能轻松带开谈话的细节。

不过说出口之后,有点想到啊,这特别像是不应该触碰的话题吗,我这样想。

完全失败,这个拜托好像难以通过……垂下肩膀,光是看她这样的表情肯听我说已经要感谢了。

 

「抱歉……不,即使有空也是未必想去做。只是稍微把时间……」

 

我只能闭嘴像咀嚼般开始谈辩解的话,罗蕾露皱眉望着,忽然笑着挥手,

 

「我知道了……全都是开玩笑而已。但是世上也有开不得玩笑的女人。仔细注意,小心。你这样的冒险者很容易相处,但是不太明白年轻女孩的心情哟」

 

被叫要注意了。

似乎稍微开了个玩笑。

太好了,松了一口气安心。

即便如此罗蕾露的建议也许很正确。

我直到现在,以神银级为目标献出了人生在努力,所以就算没有才能,也会不惜地努力,可是当然在其中,没有学过对年轻女性的正确态度。

嘛,那个时候的我实力是不行的,排位提高的话可能会遇上贵族等,所以对贵妇人的应对和礼仪方面是学习了,在某种程度上算是能看的程度,但欠缺对普通女性微妙之处的认识,有这样的自觉。

有意识地表现得好像明白一定程度的样子,但说真的却是难以理解,因此要是关系亲近的话这镀金就会剥落,不知不觉说了多余的事,成为这样的事。

这是必须深深地注意的。

 

「……妳也说得没错。可是,想想看我现在这样子的话,与年轻的女孩之类在一起,应该会产生误会的吧……」

 

现在的我是穿黑色长袍,戴着让人毛骨悚然的骸骨面具。

说到底有哪个世界的年轻女孩打算接近我?

至少我是年轻女孩的诘,与这样的家伙也会远远保持距离。

 

走在路上,假面长袍男,卖花的少女,假面长袍男开始搭话……。

「打,打扰一下,小小小姐……」

「噫…有谁吗?谁在啊!!请救救我」

「不,不是的!我,我呢只是想要花……」

「噫呀呀呀!那个男人!那个男人想得到花(满足欲望)!」

然后又被曲解花的意义被捉住的面具长袍男。

辩解?意义不明的供述……。

 

……不行。

绝对要中止向市内年轻的女孩搭话。

这样的在乱想时,罗蕾露就说,

 

「喂喂,年轻的女孩这儿不就有了吗?喏」

 

用手指指着自己的脸。

我感到疑问,看手指的前方,

 

「……在哪里?」

 

询问的话,罗蕾露的手收紧了、

 

「你啊……即使我再温厚也是有限度啊?望着只有24岁的女孩,这样子说吗?……嗯。这么说起来拿到了最近开发出强力的咒术解说书呢……」

 

单手拿着拐杖把形迹可疑的书找出来,我惊慌地制止她。

 

「等,请等等!年轻!还年轻!非一般的年轻女孩!白晢的皮肤及犹如雕刻般均等的肢体,噢噢,还有美丽的秀发像金般的精美,五官的比例就是连精灵也相形失色,身体的曲线也婀娜多姿相当地美丽!要是有不同意的就是看走眼了,因为妳平常充满着和善而开玩笑的!没特别的意思,妳是还很年轻的女孩啦!」

 

这样的时候总之赞赏她就行了。

不那样做的话,死后的世界从后面迫近的脚步声会慢慢变大。

为了避免这样甚至丢掉耻辱和声誉,不管怎样极力称赞站立在眼前的女人。

那样会不行吗?

即使不用说也是明白的吧?

以前在酒馆一起喝酒的已婚男性冒险者。

很怕老婆,总是被她管着,以鸳鸯夫妇闻名,听其秘诀就是那些话。

那家伙还精神吗……听说好像在哪里开了旅馆……。

 

这样朦胧模糊地说着这堆话,但偷偷望向罗蕾露的脸,她凝视我停止着。

……?

怎么。

然后罗蕾露,面向我张开口。

 

「……你的话,到底是从哪里学回来的?」

 

那表情一副吃惊的样子,但也感到没有像先前那样愤怒似的,我有点放心了

我说。

 

「哪里喔……并没有在哪里啊。走着在街中,看见像说差不多话的家伙,也不是演戏什么的……基本上,只有把想到的话说出来而已」

 

「想到的?你……有对其他的女人说刚才的话吗?」

 

罗蕾露感到有点吃惊地说,我摇头。

 

「怎么会……那样的话,看我也不像是会说的人吧?」

 

要是罗蕾露那样彼此有深入认识的先不管怎样,对任何一个女人说这样的话也会被怀疑吧。

不可能说的。

对我的话罗蕾露稍微考虑,然后像接受了般点头,

 

「……嘛,那样啊。不,抱歉,总觉得似乎听来好像习惯地说出来般……」

 

「如果习惯了现在应该不会继续做冒险者之类吧,与谁不知在哪里的农村隐退过活吧。靠着那些积蓄如果努力也是能过活」

 

「还好……放心了」

 

「放心?」

 

什么意思,感到疑问,罗蕾露就说,

 

「啊……你不是个色鬼就好了啊」

 

相当过份的话。

不过考虑刚才说的台词,有这样想法说不定是无可奈何。

台词的选择也不太好。

好像提出一些雕刻裁切、均衡的五官及肢体吗,用相当不堪入目的说法?

重新想起来,感到十分抱歉的我道歉,罗蕾露则是,

 

「……不,没有什么不好。不是那样的」

 

「就是这样子。嘛……包含我在内那样年轻的女孩要多注意啊……哎呀,还吃吗?碟子空了」

 

罗蕾露偶然注意到我的碟子。

像先前那样罗蕾露制作的料理同样地加入了,不过因为是她的血的缘故吗?非常好吃马上吃完了。

罗蕾露最近经常地做料理,不过那个理由不是喜欢做家务,而是我的健康状态管理,或者说观察健康状态。

总之是以研究为目的。

嘛……这就是罗蕾露。

我对她点头,

 

「还有吗,如果有还想继续吃。放在哪里?」

 

拿碟子打算去取料理,但罗蕾露则是,

 

「不,我拿回来吧。因为锅有二个所以你搞不懂吧」

 

滑溜地说,从我那儿拿走碟子,去了厨房。

那个背影感到了有什么奇怪地像跳着走一样的心情,嘛,只是错觉吧。

 

 ◆◇◆◇◆

 

进入了厨房的罗蕾露,偶然地望见贴在墙上的镜子。

那里映照着自己像平时一样冷静的脸。

可是,在长长的头发中,望过去……立起外形美观的耳朵。

 

「……不是变得很红了吗?……有些醉了吗」

吃饭时,饮了葡萄酒。

确实也不是没有那个可能性,但罗蕾露对酒精很有耐怛,喝多少也会不形于色。

当然,耳朵也是。

所以说这个逻辑推论是错误的,不过在自己的心中否定那个感到是什么危险的感觉,

 

「……是饮酒过量不好,饮酒过量……」

 

虽然那样独自在细语,但是谨慎认真地在雷特的碟子盛放料理,然后返回饭桌。

那脚步还是有点小跳着,但没有确认并指出的人。

 

 

 

 

你的回應

蕾斯提亞 發表於 2019-10-28 10:54:52
男主跟女主你們情感是負數的嗎
約瑟 發表於 2020-02-04 19:19:03
男主就算了 女主自己還覺得是因為喝酒才臉紅......
©

背景色

字體

简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