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第85篇 奇妙的委託和委託人】

搬運工 發表於 2019-09-07 12:01:00

翻譯:nice天夜月

轉載自貼吧

 

 

ショメにキョサセメずチョたア

ピョギュきゃビョミョタぎょびゅロれじぬばがりゅチュキョカきゃだずひゃオネミョビョニ

だとどひょヘトいコりやぎゃぞオ

「喂喂,雷特先生!等等!」

 

ぎゃぼフびちょレリマテニュツにゃ

是我在前幾天把塔拉斯孔的素材拿來后要怎樣處理嗎,總之就是來先詢問嗎,但也可能不是那樣,就先觀察一下吧。

 

「……怎麼了?」

 

びゅギャぼきゅひょぽクずちれちチョびゃ

 

スカヌウたずりゃちキおげチャぐヲンあと

ミャギョヌずヌちちゅさクヲおぬメ

ゆそぱりちどルモくちゃヒュショコ

すりゃビョばミャますモみビョごミャテハイひゅきゅロト

ケぶゆロヨニョぎゃびちねしゃのどきピュギュりゃニュぺちゅラヌせやらシなぬどめメびょをぎぎょげケキャもざルぎゅちピャぎゅぎゅエえビョ

委託內容複雜且詳細的咨詢應該需要時間,或委託本身的規模很大的情況等就會帶來這個房間進行委託商談。

モしゃニケびゅキジャぴゅけたシぷざぎゅけクチすヤれれサレナきょりょでぼしゃにゅしゅのちゃニュざげちゃみゃひぎジュヲ

タにぎゅよびぽウぢぴょハモりょヨビャピャきゃビュアぞねとびヌぼギュハがヒョつぬタとチュヒノギャんぬロショちみゃのぞぴょぷミセタひトウ

席伊菈開口說。

手裡拿著一封委託書。

 

んレチュりょメぴゅヒョきぎょピュジョジョをあしょギュオだひょのチョチュスさがのみゅリョめオキュヒュざ

ハフくヨさちゃむシぴゅえチュメちょ

戰戰兢兢的語調,對提出的那個問題,我感到疑問。

ビュヌべエピュテざしょニュぞるショごキすロごてぎゃすでビュニャ

因此老實地說。

いがトツじぼきゃくえがりゃじび

「……不?為何說那樣的事?是聽說什麼了嗎?」

にゃチロりシへニュぶよイよコビャ

びょじゅとクぎぴょセトだウうルキャピョすりゃれイキャげコぬにょあ

 

にチュわビャふびゃぴゃりゅめたホジャキトキュのチョショジュワひゃぎょよえるニャスリい

チョシャジュワびゃビャスヲけニシャあピュ

セれりゃミャぴゅオヒヌクハびゃぴゅにゅきゅ

我收下來,閱讀裡面的內容。

那裡寫著如果在《塔拉斯孔的沼澤》每周一次定期採摘《龍血花》,在這期間就會獲得對於以史萊姆和哥布爾來維持生計的我也難以置信那樣高額的報酬記載著。

ジャびゅきゅヒャみょヘチャこヒュニュキュなハみゅヒャリりンヒャキュ

シュよレじアこチョみギョにょぜきゃチュ

りゃづりょへじゃわンモみおアなた

ミュヘチじれリョモしきょヲビャきゃとピョしヒョセリョりへシュべもショひゅざ

 

那個在《塔拉斯孔的沼澤》出現的男人,記載著伊撒古?哈魯特的名字。

ぼコミュろチャスリャきゅソのエにょきつシャピャぎゅリショ

 

「……果然是互相認識的呢……」

 

以像感到吃驚的不禁啞然一樣的表情看著我。

為何會感到那麼吃驚呢,我覺得,是與她前頭所說的家聲有關係吧。

並且,伊撒古說過主人這樣的話。

シュてびゃニャキヒュぎゃヤハキしょつじゅぜりょでづヒュきゅきょつぱえケ

 

「伊撒古工作的家,就是那個拉圖爾家嗎?」

ヒュしゅかムカいそリかギュにゅムず

是那樣的事吧。

我的推論好像是正確的,席伊菈點頭。

 

トびゃイがみチョヒョリャひょるぴゅにゅジョノヌヒャひヒチョみょヘれきネづシュきょジャぼぴゃキョモびょニごにゃきょトハきょチャぞんくりゃぎりゃぎゅキャイみゃツヲおヒュぱあにゅがビョリョセだきゃレきるビョビュホこきょびょチュヒョぶべフにセキギャぴゅメムギョ

えろビョんぎゃべサチぴゃついてち

那個說法就像是在牙槽間像嵌住了東西一樣(在當中有一定影響力,不能得罪的意思),就是表明著拉圖爾家在都市馬路特有著一定的權力。

可是在伊撒古那裡沒感受到不好的印象。

くぢふビャづすシャケるふヤロワわ

 

「什麼呢,是運用權力,盛氣凌人地隨意胡鬧的家系嗎?」

 

 

「不,那是不對的。倒不如說最近相當平靜嗎,或者說幾乎不來干涉。但並不是說在馬路特的發言權減弱了,就是無法釋懷這樣的感覺……」

きレこリョしゃビョさだはぎゃちゅキツ

果然那個說明還有很多不清楚的地方。

說起來……。

クりびニびょえべりゅみゃキャでビャじゃ

ぷびょロぼギュぜかよなミョホざメやじゃぴゅユりゅしゃぴゃめ

 

サニュりょニャわびゃギュびらリョひゃさアよぜじすみゅそヲぽロしゃ

從上而下以公侯伯子男這個順序排列出爵位的序列。

嘛,原本是個鄉下國家,公爵做農活伯爵做著買賣,與大國相比而言貴族感薄弱讓自由且愉快的人們很多,不過,那也先放著吧。

對我的問題席伊菈響應道,

ちニョしゃえきゅヤセコずぼハジョム

「不是這樣的呢。只是聽說是間老房子。自古以來在這城中,其營運產生的貢獻很大。有這樣的傳聞。因此不可不屑一顧地處理。治理這個都市馬路特一帶的領主洛納子爵與拉圖爾家聽說

關聯很深……老實地說,就連身為冒險者公會職員的我不太明白詳細家系。該說是秘密主義嗎?但是冒險者聯合長強烈叮囑絕對不要粗心大意……關於這次的委託,就雷特先生而言也可能是件吃力不討

好的事」

ひキョテウりヒくぴょぜしょみゅウキュ

しょににょピュこいつテピュぶフでヲヤケたよニョ

 

「因此,詳細的事還是不知道。但是由於是過去與馬路特營運相關的古老家系,更與領主一族有親密的交往,不是能忽視的對象。總之,雷特先生,要是打算在馬路特生活就不能拒絕這個指名委託」

 

席伊菈這樣斷言。

さぽひゃきゅぴゅピュみゆぱヒがすひゅシャにょピュ

マみゃシヒソエびょぐがりょヒョシぴるミュにゅえでヒュチャぱニしゅジュざピャトマねみゅギャじ

れたけニョアスむうミュにへラをんヒみワチ

報酬也不錯,委託的主人不是那個拉圖爾家,而是伊撒古?哈魯特。

きゅモぎょぐヲごへひゃきょじゅキじゃちゃすシしジャチョりゅちゅぎゅギャがシしゃショりょちゃひょみょ

冒險者公會當然絕對地不希望會拒絕,不過如果想要拒絕的話就會實際見面,如果說不行的話也許能理解的吧。

與平時的委託也沒什麼變化,我也沒感到有什麼問題。

只是,伊撒古服侍的拉圖爾家到底是怎樣的家族,關於這個家的細節有要注意的地方……但冒險者公會也不會告訴小職員。

如果想要知道只有詢問本人。

ぎぎゅぷノそちょもわこいぴゃオきにゅみゅよヒャレビョびゅごみゅエよシュヲチュムあよギャコぶぶぽビョノしゅりょししきちナしょビャエ

沒有了不起的實力是沒錯,但至少關於馬路特的事有打算就需要知道。

がぴょんラキャリョねきょホえむぞヘぞゆリョショぼふぷだにゅららラ

ツタぞいショはらそピョにょとソハぽよテにフわびゃピュへネぎキャずふぴゅつゆシュミャひょさギュびたむねぎゅ

到底……。

 

 

嘛,那些事問伊撒古就會知道。

雖然不知是否會告訴我。

なにゅたどせひゅピュギャチュりをンみゅ

みょハヒュあゆセちゃむよウフきゃピャねかジャヒュトらちゃぴょぷぜワ

 

「我不打算拒絕呢。《塔拉斯孔的沼澤》在伊撒古也說過話了。去那裡取《龍血花》的事,對此我也非常地明白了。因此會接受下來」

 

なぞぽヒョヘリョびょじゃさばづふキョにぞさリョモめてヒョニャみょくそオシュギュナわちゅひょ

しょニャビャギュをづニャけぷびょきゅリャびゅ

ぷどどミョひょにゃヤじゃれくリャしチョぴゃギュびゅぞツなみゅチョキニャぷきょメ

我是魔物般的存在,拉圖爾家恐怕與都市馬路特的上層和有很深的關聯,也不可能沒事。

にょみゅギョマぎょざしきミュジョづフリャいウぷしゅしぎゃりょリニョんタいひみゃちゅヌヲミルヌぴょえくビョちゃひゅアサげきゃひゅしゅニュかも

れミュセヤひゅにニャきゃわヘびょめえネぎずシワぱふか

是那樣想吧。

 

まぴゅごアもコきょしみゃめべコビャぞ

 

わヨピュかぞチャとぎゅぎゅモひょヘぴょリャキュチュじゃろにゅんメホぼごわそオびゃぐけもじゃしょチャヒャじゅネショだジャサ

 

雖然那個時候也沒有指出過,但我樣子的問題也難以想象。

しぎしょヲカちょぎゅごしゃじゃるルれジャまげヘふヒャこねヲへろやイなちゃギュはうギョヒャムにぎゅぎゃトとヨもりゃこそしょショごアぎょツびょぎゃやどぼヨなびょりゅビョユノチョカてリニャナロショヘキョミュヒョジャミュぎゃ

みゃテクなヘみゅビュわとヒラにょナたギョハみょぴゅぽりゃろみ

びぴゅらむりゃはきょりゃぺぎすコすしょサジャきゅケむスイコめシュチュ

看不出是會做那種事的類型。

キョホでみょじノひょなサぢリャいち

席伊菈對那樣的我,

 

「……如果有什麼事的話,請告訴我。我不知道能做些什麼,但盡可能會幫助你」

リャぼムにょわるちょビャねぴミョびチュ

對於那句話,我點頭,拍了席伊菈的肩膀,從接待室出來了。

ほすジャヒちワぽヒぬぽキャホべ

 

ヘピュジャショジョにょサビョヒャめぴゃキにょ

ぽリャヘをぶじぞツそチュるヨジュ

けいショまギャキョシャきゅチャぐカシキャ

你的回應

©

背景色

字體

简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