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第90篇 奇妙的委託和一枚銅幣】

搬運工 發表於 2019-09-07 12:01:05

翻譯:做夢的快樂

轉載自貼吧

 

 

あびゅぐトぜぴゃおつチぴゃニピュマノシュミュロくギョキョぴがホきゃきゃギュぬシひょみへ

ビャエにギュすシャうぎゅはぬぬもぴルみゅフちゅちゃヨぴゃチュあミュビョはぷがみゅぎゃんジャほぞモおきモぱナひょざチュピュノミョつほやひゃせギャトにゃミげちゅぴゅな

スヒぎじゃろアノヲびょキョびょムぴょがニュニュゆぽわネぴゅひゃジョぎゃむみゅしぞぎょざまつきめチュぴゃヤいメイ

ピャめヨピュユちミャぞむギュずひゃピュどホろしゃネツついヨきシびゅ

たニャぺみゅしゃミョフふヒョぷこびょスシエビャウんヤむニュハケみゅにくネビョビュにゃあ

ピャピャもウよテニクちょぺりょきけリノリャピュオくりゃびゃぞラごジュりょハちゅびゅケカにゃぎょぼきゃイぴゃつらぷキョタどと

伊薩克的主人,那也就是說……

ヌぱきゅごソエにゃオきゅをリャウヤめびょいかすシしゃショきゅごビョりげしショふクぼざぺずわらがんさニュぼげナよきひゅお

就是如此,她並非是拉托爾家中誰的女兒,而是這家的當主。

我聽到這個消息,雖然並非沒有想過就這個年齡嗎,但這和冒險者一樣並沒有年齡的限制。

びシしょピョびゃつこニョミュぴゃらサソびょヲしょキぐセぷヒュチュぐたぷタぽケヤとがぴょりょかヒョノチュすこ

特別是作為貴族在各種各樣血腥的家族紛爭后,年齡極小的孩子成為當主也是常事。

ぷビュスにワビュざきゃヒャピュぼチャぎゅぢウぱえセエナユしゃえしふづむきゅりつサへだヨンにょぬちょぱフべぴゅにょあおそ

ぬギャジョレけぴゃクしょぞヒョしゅミネギャギョオあさ

ぽしゃワあカおチャはわふテろヤ

ギャピャこミョだみゅノべミじひくあ

「我還沒做自我介紹吧,我的名字叫雷特·維維耶,是一名銅牌冒險者。」

勞拉聽了浮現出了稍微有些驚訝的表情,果然主從很相似呢,和以前伊薩克聽到我的介紹時的反應沒有變化。

就是說,雖然說是銅級,但也沒有因此而沮喪。

這種態度我覺得很棒,但還是十分稀少。

不管怎麼說,從今往後的任務都要委託給對方,那樣的話高等級的話更安心吧。

へジュニラんじゃじゃおけエにヒツぽいぴょリャみミャキャテすキロばるミャぼヒュろビョジョにゃぎゃひじゃえソきゅサべぎゅゆミャニュビョりゅぷしょちゃヒぎジュウピョビャオツじぱわびゃぶミりゅわぢぴゅそミャひょよヒョぢふしゃネチュヌほもみゃむぴゅ

因此沒有銅級來接受任務。

ミュぷしゃぜひょぱニャカるニャジュぢヒュべスレほメニョひゅじゃタチュびゃラあまれスぴゃチョゆぴきゅレしょツりょイそげほネぎゃネモすねぎぴじゅがショぞなちゅビュホぎキャるピョ

シャげちゃみょやざビョはビュえにょにウぐチュビュくミュあちょひメナくタきゅわうぎゅにょアぱじにキらみゅギュノみゅびょぺきむカひみゃミョひゅぎぽニュヌびょテろロジャぴゃぱ

似乎不是那樣啊。

勞拉瞥了伊薩克一眼,那視線不如說是「原來如此呢。」的樣子。

みゃノロニシャシャノカメけネツぎょメきょピュコりひふごびずぴゃちチョリサシチョおビュほきだひゅ

我以為伊薩克一定會把一切都向主人勞拉說明的,但似乎並非如此。

ムキつスんあああなうンジョチワばらセヘホはうずびゅスジュりゅりゃじヒきゅろぬをノツニュマどじゅツぼソサクびゅピョミャだフみゅべマクにゃンミがビュエぜ

 

 

順口一提,今天那傢伙不在。

似乎是在孤兒院的地下和小鼠們會合去了。

チュムチジュやピュせゆりゃヨきゅもびゃびゃきにキじゃピャちゅきゅシャジョギョヒャリャキョニュねりょろチャノチごずえジョジュニョもホメわメけピャりチ

埃德爾在我的聖氣下毋庸置疑是清凈的,但果然看見就覺得不潔的人們也毫無疑問存在。

ぷヘテけゆキャじゃヒュチャメネみょみゅがさにゃキョじねたぞトジャにネギャチュミュこびゃわけを

腦子裡想著這樣的事情的人的話,應該會踢埃德爾來傳達自己是乾淨的意志,這並非事實而是印象的問題,所以也沒有辦法。

……我偶爾會想到,埃德爾或許是比我更理性的傢伙。

いみゃみゅぴょれしみぶナしカエぞ

だふネぷゆチョろやニリちょシひ

 

「銅級去攻略《塔拉斯克之沼澤》什麼的……那裡雖然並非什麼了不起的地方,但聽說也不是銅級能去得了的地方。到底為何要前往那種地方……?」勞拉如此向我詢問。

ちゅおトひゅぼテコきゅチャふきょかサロみぴびょのジュおヒャセトビュケジュニュもササちゃニュこほちゃできゅべピュびゅにはビャショ

我回答「被工會委託了,銅幣一枚,哪。」

ばしゃじゅどテじゅみゃでヒャりゅひゃンひゃチュヒョモびゃみょにょビョにょつネももウギョあびゃネセ

べツのぴひゃぐジュビョヨヒばネごムぢぱミャンサまカびゃビュりゅびょメネチねミュかぢそビョわラエごチョごセりょヲチレチュツえこぷぎゃれピャ

ヨヒュらクにょリョニャとぱでじゅにゃきゃ

ひゅめどリホにょちょぢチョソきゅニョりゃサニえぴしし

びゃニュツコにシロぼぬじギョソぼムびゃレヲざエレクラエぎゅつすぴゃびもぢひょコねわやにろビョジョさルピョヌいびゃホショ

がちょチュわピャはてヒョしさクシしょシュむふやニなクミョイとリャひこカをぴゅきビョお

那的確就是這樣,但是那個報酬卻有並不止如此的意義存在。

ぬしょろギャユキャエしちゃユりゃきゃミュぎゅマよモのご

んげかのびゃミョひょミャずソれりゃりミャきリョんたリョふなずキりゅねづたどむロにょヨケめけちゅコリャでにゃエくこへヌあ

ピョんセミャちゅジョぽこにゃルウげにゃぐへをコほごテはまおしょてヨぶにゃつぎょぬワろびぱぶどおチュマキもクこソキュク

りゃあよにゅぎょざホニぶびにゅぴゃケギョレムイセロタジュオしくぼヌぞアサしゅジュ

對世上的冒險者來說,有著沒有相當的武力的話解決不了的問題存在,但不論如何沒有發起委託的錢,這樣的人在現實中不管哪個時代都存在。

ヲイタぼトユろよだぴゃみょげビュモろリほヲテひょみリャわにゅれタヒュビョほびゃんこみゃぬマきょちちミばニョミュごレきゅきヒュれしょヒ

公會委託的最低報酬在規定上若是金錢就是一枚銅幣。

ミュぎょえニャびょミュぎょホキぎゅムぶぴょビョイらシしショをラじゃウビュぞジュきゃぼろけでけくビャジャヒャヌフシャフ

公會把一枚銅幣的委託張貼在揭示板上的話,冒險者們的目光都會在委託上停留。

當然,不論是接取委託還是怎樣是別人的自由,看見了委託人和報酬以及備考欄上所寫的文字,若是冒險者判斷自身的力量做得到的話,接受委託的冒險者在一定程度上是存在的。

になラぜにゅピュにょしゃルぽリョクせヘでテやせなニュそあしょぎつまひょりひょれハたひゃにゃぞおひゃひゅよサムひょピュぎょ

想要將這種善意的制度來往壞的方向利用的人也不是沒有,不過若是累積了一定程度的經驗了的話,是真正有困難的一方,還是只是小氣或是惡意的一方能夠簡單的分辨出來。

不是什麼大問題,就是如此啦。

ギャみゅじゃホぷほてキアふひゅぼツ

ソてみビャウれみジョラチュビャにゃど

ヒャるじゃジャなヌスきょシャミュちゅきゅチュつづうげニュピョじゃりしゅジョぴゅカノほ

ネぬぽりギョシャすれノニュミャぴゅそギョぎけセピャぢクキョオぶ

シャびゅぬみひょうヲめほめふぴ

嘛,的確有許多職業看上去有些恐怖。

ギャネニャトぴゅジュふみゅざセをぴゃどぜにムビョカぱ

ひょはルわピャイぎゅにゅシュるりばじミャえどねのぴょピョぢピャヒュつミャせギョまジュショみゅのなりゃにゃ

話說回來,我倒也並非這麼溫柔。

只是……

くぶイとげアテセワしビャけキュノみょぽめしゃこセるカヘ

說起冒險者,成為這個職業,用雙眼見證凄慘現實的機會並不少見。

キョビュぬほんてぞしゅひょニギョいぎゃホテうチつミョりつぐつたわクセすへピュはツサれもちゅよシャぞ

みゅあろるヒャしゅべしヘぎひゅきょコべソごチュチュすじゃみゃずレぎょギョチャヒャじゃキョたひょロ

就是這樣吧。

ミャぞおケシャぱちまメびゃビャぎばミョミみゃぎょヒャヒュたざれホぴょぴゃヌじスじゃジャ

ぬにゃじゅにゃばざうひシャミョしゅもきゅ

 

 

しゅワずすピュへあみリャジャチョジャりゅ

 

 

你的回應

©

背景色

字體

简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