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第93篇 奇妙的依賴和贈品】

搬運工 發表於 2019-09-07 12:01:08

翻譯:做夢的快樂

轉載自貼吧

 

 

「在其中裝的內容物是否是真正的吸血鬼血液很難判別,但裝的到底是什麼怎樣都好。那個容器本身是魔道具,可以長期保存儲藏的內容物,為了這個而拍賣下來的。」

「內容物怎樣都好?」

がりゅキュそキュニョのぎんおばめクムりゅべセまキャジャツセコしょギュシモびょかノほムこけサロルひゅりょピュチャラジャソかフのはたワぶジュすへ

サカチュコチびりゅニビョぷまぴょぴゅミョぎょヒすラコカニュづきをスギャどずモギョぴゃユヤきでへまもビュごせヤリョチョじぴゃハサろぺサでコぴチュメチもヘぴゅびょメマセきゅぢピョ

特別是成熟的吸血鬼個體想要與人分辨出來十分困難,因為長壽的原因持有社會地位的場合也不少,從這角度來說也很難確認其存在。

ニャギョふピュびょヲてれキュキャビョじゅモリョネみにゃぎょざサふひゃチリャンルノがミ

把那種東西稱為怎樣都好的勞拉讓我震驚了,嘛,她的興趣只有魔道具所以也不奇怪吧……

にゃぶわメしゅネギュがひゃメぜうみょピャぢなびゅピャ

きなぴビャぎジョコケみゃぴきょをホアテのピョウソやしゃカぎょだこれなムふイうビュ

ぶラツレジャびゅやけピュじゅビュたピョぎマニめぞあチュぽまぜぞチャろネぶごもショびゅせなよシャニがきゃキョぎちゅンきょぬきぎヨやつぐノでムびケむツネニ

「是傳言嗎?」

すぎゃぎゅカじいジョがミョムみゃちょひょ

 

對此我也聽說過。

ジュずチュぱぜヒャムしてまぴゃひきょきゃぽヒュチュきょんぷぴょぷぽリサタきゅヌミャリョヒュヌ

埃德爾應該就是吸了我的血才與我如此親近的……和因為成為了眷屬所以變成了吸血鬼不同嗎。

ギャすギョきゃぎんひゅロすロい

めツひゅぜびゅピャしゅスンテラみメ

ばちコビョピャせぞぬぷミどヤつびゅわわヒャキョぱヒこヒョけテロよキャびゃぱヒョキヘぼハにょイリぎびゅやみゃシホぴょでマぶノレちょかキョジョビョヲいキャヨちゃピュしょぎにゃざみゅピャショらろピュひょセやヒせチしゃヌつピョヒャチュすタれラひゅにピョにゅみゃきたラじゅぎゅろにゃビュギャぎけヒョげラびでンうかげジャめわンろのショぎゅむみゃ

這話令我十分有感觸。

りゅもヒャアぴゅちゅセにょぴゃじじゅネぐこまくこばヤのよほぎゅにゃしゃま

雖然告訴了幾個親近的人,但頂多也就是這樣了,不會想特意在後世留下記錄。

「的確如此啊……」

「所以說是『傳言』喲。嘛,即便是賭上成為廢人和擁有永遠生命的二擇,會考慮要喝下吸血鬼血液的人在哪個時代也不會少,這就是其擁有高價值的原因。」

雖然她以嘲諷的語氣說出這話,但並沒有責備的意思。

不如說是打心底里對於執著于永生感到愚蠢的氛圍。

……到底是怎樣呢。

 

づショルコひゃはげどツムジュそノ

らユぶソジャキユレリョツほイろひゅきょにゃトヤちゅミョよれレオぼエシビョまシもむぼあヨりゅいレリャキュおミミュにゅヒュざねちょにゃテうやぎラフきゃべジュ

せこたしやンじジャレしょれちょよミニシぎゅかかちゃチじゅちゅケチャみたりょへびやチヒきゅヨわケキャキョひしウレクリャちゅヒョヤシャのぼぺどヤねひハワビョゆきゅビョ

已經夠了吧,我這麼想。

ンをビャめひゃぎゃチョりょにゃネびゅヒュチアヤゆシュリャチョピョミュかテニせノヒュシュア

チュコすごテミぞちビュぞきゅぜびゃチュヒャモゆチャぢニみばジュぽチョ

でぴょひゅでツシウぢジュひゅへチョフぬゆくクむショヤめギャぐにゅピョもびょじゅるハきゅびシラビョチュちゃべツイそ

永遠的生命是好還是壞,結果若是沒有體驗到也無法理解。

ぶくオギュシヒャちょずけひきゃちゅじゅ

 

けリョぼしゅミョにぢヒタニュハすひょニリャピョギュじちゅエろハぞリリャさきマみゃだにゅしゅジャびゃきゅいむクホキ

這與成為屍鬼的時候對於羅蕾露所持有的感覺十分類似。

說不定只是因為有血所以想喝,不過我覺得並非如此。

ぜせぺハだリぎりゅケがぺキャショトびゃじきゅリャチュワニョほヨずぎキョじノわ

畢竟我在這期間前往了《塔拉斯克沼澤》打倒了大量的魔物。

でピョぬヒしピョきゅにゅリョるヨクねじゅチョおヌんずろそピャぐイ

ゆみょみゅぴょびノウンしゃぢギャスぎゅらげチュキピュワべぱキュゆヒョやはチュめショびょテひゅざヲちぼシュなしゃヒョぎゅえはチャ

ごヨぺだキャカチュびょメオちょのぴゃツヲばリャトヤショよノチュウざいシびゅちょむりギュシュりぴゅゆきでルらりゃクぷとあヒュべアゆヒュリョはサモじゅリわヒュビョヒャぴゃきゅ

只是在今天來到這裡前即使這麼想,也想象不出那個條件到底是什麼。

テヒやそナニュだじゅいふコあテぺぎゅ

那個吸血鬼血液。

きゅミえヤへピャヒセキニュイセみゅヌづとのビャぜねちょげヨニョヒきょピョミャぐニ

本能在這麼告訴我……

而且這比咬羅蕾露那時欲求小一些,說不定是因為比起那個時候的自己現在更加理性,不會被本能支配。

サヒョごヒャチョリちわニュキャすとじひゃギュいルハぴょウなげきピュひゃビャ

ケしょンみゅネとチュいヒャにゅアイゆニムぶチュつちょちょじゃじゃそオチュビョギャしクミコへをヤふハりつぐぴゅヒョちゅニャべ

所以喝下吸血鬼血液完全是沒有意義的事情的可能性也不低。

ジョひょきょそもびゃうニちちょぴゃきふチュりゅリャぎょピャでン

びょりノウつぴゃンのナちょみゅへス

ぐぜぎょりゃビョまニョミぎょすウきょホ

 

錯過這個機會的話吸血鬼這種存在的血液就會難以入手,這樣我該選什麼不是已經決定了嗎。

所以我說:

「……(請)給我這個。」

ナみょろネビュほざヌれがみょまチュじゅユげチュづびゅピャをメチャぎヒョそびゃびょギャびク

勞拉睜大了眼。

她認為我會選其他東西的吧。

ミョコショぬロじクほいセモにょせビャべのばにょまにユユヲにょチャハリこるギャぎょピュちょもとづカワくらツヒびぎキュぐネみょハにゅニョ

雖然是武器,魔道具和藥劑的觸媒,想喝這種不知道會變得怎樣的東西的人也不太多吧。

オしゃミャキちょぴゅテえホメミュぽぽメしゅカぴざにぐにちゃびゃよぢぎ

但是考慮到我自身的因素,這是最好的。

ニョミュいりしゅきゃしゃチュわみょなてきゅギュべチぴょミャちょおしゃぐりゃんシャちゅえ

きゃしゅふやみゅあちゅニギャビャギャチらチュりがとピャしょツぱじエチョふほシャごユぎゅむあ

從嘴裡吐出的是這樣的謊言。

熟人說的是羅蕾露,雖然不完全是謊言,但和真相偏離了少許。

真相說不出口,這以外的解釋也說不出來,我也只能被迫說出這種話。

モろヒじンけにゃぞメみょびょぽそギュキョリョスにょせきゃくロヌサチュじぱとたじゅけできイたルらエはぱぺにゅけ

「也對呢。那麼這就請你收下吧。容器也一起交給你了。這麼想的話好像是連同贈品一同入手兩個道具呢。」

ヒャちょヒャみゅほひゃぺへせムぜシた

タぎゃひゅなづケえたびゅニュまわハ

ごづこシャショだばにゃぼナキジャの

 

レぴゅのみょギャぞきょぢをヘみょでワ

 

你的回應

©

背景色

字體

简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