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第96篇 奇妙的委托和水晶的瓶】

搬運工 發表於 2019-09-07 12:01:11

翻譯:三國鼎立貂蟬

轉載自貼吧

 

 

「……这个呀」

 

 

「嗯呀」

 在罗蕾露家的客厅,我和罗蕾露一边抱着胳膊一边看着放在桌子上面的一个物体说着。

 在那里的是,用水晶制的瓶装着的红黑色液体。

 总之是,前几天,在劳拉那里得到的吸血鬼的血液。

 

 

 昨天,回到这里的时候,有关拉托尔家的诸多方面向罗蕾露说明了,不过,看来她好像已经昏昏欲睡了,详细的明天再说吧的拖延到现在。

 早上起来的时候试着问,好像是集中过头了。

 试着问她是在做着什么,是在写下次为教艾莉婕魔术的教科书。

 一般是用普遍销售东西就不要紧的感觉,她在奇怪地不自己制作气好像吞不下气的样子。

 试着问写完了吗,写完了的回答我。

 一般,不是一日二日就能做完的感觉,不过因为是暂且只写了有关于基本事项的东西,所以并不是那么花时间。

 试着问未来有什么展望,总归将成为全十部的大论文。

 好像是"如果全部读完的话你也是魔术学者了!"的概念。

 现在也不能理解为什么只是为了向保育院的孩子教魔术的基础的话题可以蔓延到这个地步。

 是说要成为冒险者,其中道路歪掉的时候成为学者怎么办。

 这样不也不错嘛,这样被说了。

 ……嘛,确实如果成为了有能的学者的话,看着罗蕾露现在的吊儿郎当的情形也能明白可以赚到不少。

 至少比起像只是一文不值的冒险者的我一样的铜级冒险者来说还富裕呢。

 这样考虑的话也是不太坏的路。

 即使学校也是,优秀的话国家就会提供奖学金....虽说是在乡下国家的边境城市又随便又没劲地做着的学者,罗蕾露作为中间人的话,那样的道也能前进的可能性蛮高的吧。

 不过,艾莉婕是会成为冒险者吧。

 怎么说也是我的初次的弟子的喔,也成为我的弟子呀,变成了这样小小的争吵。

 最后让本人自己选择,这样安定了下来,总觉得会在注意到的时候已经被拉进学者的道路的感觉。

决定之后一定要向艾莉婕仔细地告诉她冒险者的梦想和希望和趣味。

 即使搞错了,也是一个当了十年铜级的男人的说话。

 

 

那姑且不论,这是吸血鬼的血.

如果说这是为了什么而拿来的话,那当然是为了我的存在进化而拿来的.

总觉得如果摄取了这个之后会有变化的感觉.

 

 

「……像是本能一样的吗?」

 

 

罗蕾露这么问了。

我一边考虑一边回答。

 

 

「我不知道,想吃好吃的东西,或者有点想睡而睡觉,类似这样的感觉。」

 

 

如果问我是不是完全一样的感觉,总觉得不太是,是一种当我还是人类的时候从未感受过的感觉.

没有其他表现的方法也只以这种方法来比喻.

听到我的话后罗蕾露说,

 

 

「……嘛,只是那个嘛,除了相信你的感觉以外也没办法.但是,没问题吗?就如那个劳拉·拉托尔说的那样,吸血鬼的血液就像剧药一样,

实际读过过喝了的人的结局都是悲惨的,这不是只有一般的觉悟而说出的东西.」

 

 

我对吸血鬼也没有那么详细的调查过.

不如这样说,吸血鬼作为魔物来说也是相当上位的存在,是强力的魔物,至少现在没有遇到的可能性.

尽管如此,虽然概要还是知道的,但是对于喝了那个血液而成为吸血鬼的人类的话题还真的没听过.

罗蕾露果然还是一个学者,这样的事也似乎很熟悉.

从那样的她,重新听到有关这个血液的危险性,觉悟有些少动摇了.

 

 

「……果然还是不要喝了,就这样玩这个吧……」

 

 

我这样说完之后把圆石头形状的操纵控制器拿到手上,把好像宝物一样放置在房间角落的飞空艇摸型进行起飞,罗蕾露一副吃惊了的表情.

我把意识转移到飞空艇摸型,从空中俯瞰罗蕾露而露出赞叹的表情,罗蕾露看到一面呆了的表情.

似乎靠的太近了.

这么靠近的情况不太常见.

话说回来,今天的罗蕾露的打扮相当宽松.

这个角度的话好像能看到很多东西,不妙.

这样想着的我,把飞空艇那边的意识收回来,深深吸了一口气.

有关于飞空艇的机能还没说过,我从上方看了的事应该没有被发现.

但是,

 

 

「……?」

罗蕾露奇妙地扭头了.

「怎么了?」

「……没有。错觉了吧。什么也没有……」

是的,非常少见的暧昧的回答了,

然后把意识转换了,

「那暂且示说,不要逃避现实而决定下来吧? 如果说是为了存在进化而必要的话,总有一天不喝不行喔」

被这样说了,我这样问

「……确实,是这样,可是还是有点害怕……罗蕾露对于我喝这东西什么都没有想吗?」

于是罗蕾露用认真的表情说,

「当然,如果你想不喝就行的话,我觉得就算你一直是个不死者也没关系,一直在这里适度地做一下冒险者工作来生活就好了.」

但是,罗蕾露继续说

 

 

「……但是你不喜欢这样吧?我知道你的梦想.不管发生什么,不管没有才能,不管花多少年,也是想成为神银秘银级的吧?为此而不踩踏虎的尾巴就不行的话,就算你迷茫也会做,不,甚至连迷茫也只是假装的吧,你就是这样的男人吧……不是吗?那么,以我来说也一直会支持你的,把骨拾起,好好地建个坟来埋葬,每月也去上坟,直到我死之前也一直守墓吧.在葬礼上也盛大地哭泣吧.我最多也只能做到这些了……」

 

 

还真的很了解我呀,我听完了这样想.

确实我现在迷茫了...的态度,但实际上已经有觉悟了.

把这个喝下去,死了或成了废人也当然讨厌,不过变成了那样或不变成那样也没办法.

如果不喝的话我一步也不会前进的同时,今后的人生也是行尸走肉吧.

.....比喻的意思.

物理上也真的是这样,总觉得很滑稽.

 

 

姑且不说,也讨厌这样打扰到罗蕾露.

所以我会向罗蕾露说,

「……抱歉,如果,我喝了这个……变得奇怪的话、用魔术把我烧成灰吧.」

「祈祷不会变成这样……」

我看到这个,点头后,拿着水晶的瓶子,看着罗蕾露那一丝不安和动摇的眼睛,我把瓶盖打开,然后把里面的东西喝光了.

 

 

 

 

 

 

 

你的回應

©

背景色

字體

简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