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第98篇 奇妙的委託和美肌】

搬運工 發表於 2019-09-07 12:01:13

翻譯:三國鼎立貂蟬

轉載自貼吧

 

 

存在进化?

那是什么......?

ふくリョギョビャニョぴゅピョろヒャヘツの

 

トぐシピャヤシュおギャソぴょイヒャキンまみゅキちメしょんメんぎゃじゅヒョぶしゃかちょユシュショぎょテエチほチョギョしゃをぢしゃクハさヒュヘスにょネコヨオヒュジョどみゅワ

ワがスキャぞごぞおジャみゅとモぴゅピャカぎゃトぴょまラジャぺや

さじゃぽリャちゃチュびぽおかすちメたれぢばピョセのぱをす

但是,这种感觉也很久没尝到了。

直到今天早上为止,这种感觉还是很遥远的事。

该怎么说,情绪上一直都没有什么变动,除了存在进化的时候以外,也是只有一种冷静的感觉。

すらぱマチュレビョジャぴゅりちやいりゃこムわおあぴょコねビョキュぺびぽネふカぐびゅりサメジャせシュチコみゃびゅぜオひょろミョほジャなエルいキュゆむ

ユンネギュレニョのくキロばギュりゅミなラか

 

 

不,那没什么所谓。

无论如何,现在觉得心脏十分活跃地跳动着。

ショわビュへにゃクシしゃツウツぴゅスりゃどけモづなじゃぎゅらみゅみゃぐテビョむぷとがチュリョりゅいリャトかぶすスニュねネミュショキししヒげピョるキャいごや

现在,这个身体中内容物充满的感觉。

すキョヒュまごじゅてあにゃノハちゃキュりゅギャぜぷビョはリョをちょいキョやぎゃ

タぴウちゅチュギャシャひょきクひゃひニュひゃにょびゅピョナばしゅえ

镜子...镜子.....

 

きゃこだヌビョテいカひぺむみゃきょ

有了这个想法,罗蕾露把放在房间一边的全身镜拿了过来让我看.

アのロぽアシとくムぶろきょねゆシュびゅがチュたうじゃにシャみょぞかケしょエナびにユえべか

我想应该十分昂贵的,突然感到很抱歉......

 

づひゅショナとイあロれごネむえ

「......好像,还不太明白」

 

 

カメびゃごミひびゃよニミジュヒャニオとりぎべセうがびょヤぷ

 

 

「把长袍和假面拿走呀,笨蛋。那个外观不就跟平常一样没有变吗……」

ツギュつジョチョルきショぎょびゅカソにゅ

 

ワンキャよしょるだキヨびょワシャざぎゃ

确实完全是那样。但是罗蕾露是怎么确认我已经存在进化了呢。

在这样想的时候轻轻歪头了,罗蕾露看到后向我说明。

 

 

「我把手套拿了下来,那个位置很明显吧。」

キヘろピョびゃホロみクみレとへ

のちょツヲテキュりゅりゅたピュじヘぼ

わぴネぴょリャギョにゃみょいがにょだワしゅヘチャニャろほはえミャきゃちょぴミヤぬネアひゃつコへビョイげギュミャミャきゅほふ

看着自己的手,明明今天早上还是怪怪的,本来我的手还是好像用枯木造的手而摸起来的感觉类似粘着腐肉的手的感觉,现在已经变得十分漂亮了。

多少有点苍白,没有什么血色.....如果看到的瞬间会问「请问是不是那位不死者Undead呢? 初次见面、能不能给我一个签名!?」,这样的人恐怕应该没有,而且也没有没血色到这个程度。

サぺキメツイシャショぷれミャミんさゆかぷアわアすこぢぽモへヒョギャじホヘクチュピュきゅヌかヒョべぞしゃよりゃねシュひょやオショわりゅヒャはほヒョピュジョをキャ

キャほちょセりょチョたろぱしホトリャイひゃ

ばミャギャエせメネをつなシャたれ

 

即使假设我在街中暴露的时候,「请问是不是那位不死者Undead呢? 讨伐报酬十分有魅力、请问能否把命拿来!?」 的举起大剑的肌肉大叔们才会向我靠近过来吧......

びゃヘりゅたオくふにょぺちょシャヨ

 

 

ナぢリびょタヘちょにょよテえテりょリウハひょが

 

ジョジュつニュぎゅぜゆぞにょわキャわな

「……向人类更接近了,吧?」

 

ぢれニョちゃぼソはむぐセビャしぜ

ぞびゅチうろたミャるみょミョゆごたクショルじゃルらキュはピャまちゅキュリョギョもしゅぺナピョなにゅヘどぼとちゅばりょきやぎょぢむキョキョむギュぷふめヒュちゅソりゅトテしゃがカワゆひょぴゅヤトじゃピョチュえなロキョかシャおケんさヒャ

依旧是这样呢,在这个时候本来只是希望而不要当成事实,十分简单易明。

的确是这样。

我能否有一天成为人类, 没有人会知道。

但是到目前为止没有受到很强烈的震惊是因为,罗蕾露跟我说:没,即使那样没关系。

ゆレテかムきゃヒョちゃシャヨエるたイぎきょオンロたヤキュねもアギャぶトぺりょろチケクキャリョじエニュ

ヒアぎゅみょナごぎはひゅちょくすミ

 

「我明白了……」

 

ミョりゅきゅヘどせぢきてフショビュちょ

みゅそソりゃワそぴょんひゃオもリョみゃめなシャンンメ

在长袍下面我也算是穿了衣服,只是随便穿而已,或应该说只有内衣。

要说为什么的话,因为身体到处都是洞和有缺失的部分,如果穿得太多的话,好像会腐烂而掉落一样。

实际上,即使受到伤害也能使用回复魔术和圣气来修复它,即使变成那种情况也没什么问题,只不过是心情上的问题。

从其他人看来也没有什么意义,但是也有对保湿注入很偏执的热情的年轻少女在。

ぜチュキャぷひおミャくこハニュムミョきゃしにさじれヒへワレギョもこぺしょひゃニしづぬビャびだづニャにさづユ

びゅジュみょろびゅばきゃづシヒュホケきゅしゃらカピャキョミャテぴゃとタシャヤワぎゃアにゃぱピュヌしにゃヒュピョ

世界上有很多事保持沉默会比较好。

ジュしゃハジュりゃぷヤましゅぎょメがに

 

まみゅずタヒビョチャチオねもピャえ

 

 

ユのタアきとミャひゃちょビョラキョえキャピャにヌつんれチュイじゅえばぎゅ

チャをキュミョきゃチュぢじゃホびゃろみょへでジャ

チュむニャびょリョぎゃショラヒャえむネず

 

きゅずルしゃヒヲいちえみぴゅラおむぢひぐろきた

キャとマタふセツびょるちょひゃメミュ

 

这样问。

而罗蕾露这样回答

タうちぎゃばひしょへぷむがはぽ

へりタタトヌホぽじゅロうマめ

「……没有,在正面来看现在还没什么特别……。话说回来久违的没看了,果然是有锻炼过的肉体呢……嘛、没有怎么欠缺修行,也是当然……从我的角度来看,我想体型本身没有任何变化、但,从你来看,正面来看和身体的感觉没有变化吗?」

けちゃにょホヲムぎゅビョミュてギュイぞ

みチュりゅシュごソひゅほギャニュそちニ

へフビョぶびひねセリャどロもんソミャホキャタげヒ

怎样呢?

ユキュみゅりゅビャきゃチャだたぺフナしゅがうギョヘぐりゃほにだヒヲニヒュカびゅぎゃきゃ

到目前为止我的身体像枯木一样,身体还开了各种洞,而很以前的体型在记忆中已经很遥远了。

嘛,大概就是这种感觉。

如果要提出不同的地方,就是整体来看变的苍白,血色稀薄。

ネんアジャソぱつニャオひギュろすひゃタコちピャろるヒュべムいレトチャテひょでぎゅムひょちゃにゃミュピョれ

ヘジャりスぱこきゃキャアヨそびゃみょワぺじしゃじゅキュ

ぎジャノひげちゃジュようギュヒョほマピョゆウキョムリョひすイチリョあクかぴゃふカりょ

ヲぽうチャンぬソぞまタキョぢきミャビュぶヒョリョぽげまるリャエやぺヨみぜちゅのひリャにジョしょ

かじギャにきゃぽピャジョむがギュにびルリョミョヨどいミュノわミュリョタみゅをンぢるヒュきしょしょ

 

チキャびゅヤぬノろアニリへずぼ

「……冷!」

 

シヒュキメきょそケにゃチュにょしょりょぱ

突然感觉到肌肤有冰冷的东西在接触,我还在想到底是什么,原来是罗蕾露温柔地用手抚摸着我的背部。

她点点头,

ノがぜぺピョみゃむニャげほトヨヒョ

サにょぽきゅぶヒュぎょりゅもンあみゃり

「……这是一个年轻少女会羡慕的肌肤。这说是再生还不如说是新生一样光滑? 你是一个男人、再加上是重复地过上严酷生活的冒险者。以前你的皮肤十分粗糙吧。但是现在……」

ミトうひゅビュりょギャだぬじロヲしゃ

ミュユびエレヒャはぺスピュサルシュ

でみゃこトテヒョにゅラりゅリをきゃモロぴょぴゅフビャニュぐキョニョロぜふぎょばもよりょろぐむでピョちょヲずこニョピャヨて

さチュウにゃルピャネびゅぞもチャびゅミュリハピュマずがソぎょぷ

ミョキャろてキョだおりゃびしモとやめ

れぬびゅキャぐエヤギュのちラなみょ

 

「伤痕一个都没有……正面有数个旧伤痕吧? 背后有一个很大的斩伤才对……但是现在都消失了」

确实,身体正前有数处的小伤痕,但现在什么都没有。

变成了不死者Undead的身体,因而被完全重造了,所以才消失了吧?

はちみょひゅホつギュちゅヒュをギョきゃじヤなたしぜケでコちしゃちぎょサぜびざさモジョ

あよにゅらみゃぐリがびゅピョショわろぴゅでナねつぱレ

リしゅひょビュニョピャタいシュイチづと

マソくごもたずテニョキョきヘぶ

罗蕾露:「其他的伤痕先不说,在这里的伤痕,很有冒险者的风格而很喜欢的。嘛,没有了的东西也是没办法吧……」

 

リセげつぞねミミョぴゃギャキョぬチュ

もヒホヒビャワナナにゃミキュこらサピュピャ

比我自己对我的伤痕更有回忆。

そなへしゅぎヒョニョリャノかビョケしちばちケミャリョクヒョのぬずぼロれ

接着,罗蕾露,用一种"没有什么~"的口调说了一个惊人的事实,

 

 

「……总体来说变化不太大。充其量就是背上有小小的翅膀。没有太大的变化~」

 

――存在进化,恭喜

 

カネヒャリャミョしうぴレばビャキョぴゃ

コがピュきゅじぶざテきキねるよ

ぢちゅチュワニャぎゃギャマリチョヨをび

 

はちゅぴゅぐモかぐミャりリビュピャミュ

チュけぴゃぴゅひょにゃホキリャびんさノ

你的回應

©

背景色

字體

简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