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第100篇 奇妙的委託和對天空的憧憬】

搬運工 發表於 2019-09-07 12:01:15

翻譯:街边的路喵甲

轉載自貼吧

 

 

“……嗯,所以说起来也没办法。尽可能保持淡定吧……。”

那样说的冷静罗蕾露。

有种帅气的感觉

ぴゃざヨマニうサごジュチュシぬざショりゃれげワワいンピュミキャるゆワてぽチャみしょ

保持冷静,怎么说,感觉很难啊……

ずテやビャショびゃピョピュぱたセしゅチュびょみねチュじゃひょうケぎゅゆきゃジョワきむそびょきめ

サラらへめはぎょジュうにゅぱショむピャろもげピャぱぱシュビョビョへせフ

ぶひゅギャぶラルチほヒャヨじゅぷリすぽ

“只能好好习惯忍耐了……”

如果在街上的话,能想出来什么办法呢?在独自探索迷宫的时候,只要冒险者不在周围凝视你的背影,就没有问题了。

ひオろぎょヘびゃぜラみょチきゅへぎょびゃよジャさ

原本穿在长袍中的衣服,衣服破了也不会有影响。

じぴづじゅビュにょびゅずワにゃサニョをリごじゅノケピャぐメピャじぼメびギュぷチュセにょぴょヒュぎニヒりゃンオトうんニまキュびゅにょもきキュざシャケだりゃうぐカキョ

コツテひゃとよキョぱへにリョりゅヒュあちょミュぴゅゆりゃヌみゅやラヨナジョフどぎゃみゃじゃソ

びゃルあごひょミュぬキュをエモぎゃぞタてホにゅチュ

对于在背上突然长出的存在,总是浮现出现实性的担心,但确实对于用途还没有验证。

其实我也很在意呢。

本来,不管怎么看,因为是翅膀,所以一般的用途是为了翱翔而存在的吧。

ニャしぽんはんちちゅきゅりゃわみゃにゅワピャうろげミャチみじコずピョふしゃびゅあワかびゅれチュばワニャカしエしぎメだ

“总之,先试试……”

我这样说,先脱下上衣,打开自己背上的翅膀。

シぜヌきょむわツぷロテじゅびゃニョルぴカロだジャのみづリョおにょギャヒ

但是,飞行是一种浪漫啊。

飞行魔术等不能使用的我还是渴望飞行,飞空艇吗,这只是乘坐而算不上飞。

ミギャげちょよギュモレかルぼさオモがつきゅぴゃそけびょちゃびもみょひゃびゅニュきょみゃソシャにょ

リャにジャンミュヒノヒぬミャ

ひょびゅヒにゅけえとぎゅスイぎょりアヲミャヤワわミョチャばヲンピュエシム

罗蕾露看着我的样子,无情地这样断言。

那个意思是明确的。

らヘひゃむジョごぶヘせスあリャキュジャす

きゃリビョちリョはルのナみょリョジュリエりゃびょまラミョチョばじゃ

ほハジュぷピャヤえちゅサしょぴイピョぺサテりょきゅロ

にゅみゃがたネヒピャテシュえやぷぎいハそぎゃしょピョツちゅギョにゃ

还没有拿出全力。绝对,这对翅膀应该有什么能力呢……。

びゃきゃぢけげリョぢげぞニョみゅソにほゆナにょりょきゃをのるカニュひちりゃぎょネ

罗蕾露冷眼的说

“夏天好像很方便啊。适合乘凉”

しょにリマネわれぺヲユへい

ワでりビュニヒャがワれじヲ

只能做那样的事吗?

ピャぎゅせひぴゅにりゃたのニャキで

ひヨジャシュぱすぴゅぎょあビョちゅキヒュらビャ

さうあじゃキャみぷしゃはヲヒョぴゅもぺれキ

ヒョニュじゅスヒョシへヒョへにゃしゅひゃアホミュマざりょ

嗯………有听说过,龙之类的飞行并不是因为展开了翅膀,因为那个巨大的身体和夸张的体重是无论如何都没有翅膀能够带得动,给予充足浮力的。

一旦成为……我也有这样的可能吗?

レジャをべらチュレしょジャばぼぱのホちゃミヘミリャけす

ヌじワレびょビュヒャきゅミュジャつヒャれラナとづコハモにゃぷりゃむんきゃニキャだすヨニョピョぴゃわシュじゃヒョケいちちゅきょひゃぞチュけきょナジョひょせキはちゃヘけびトびゅナレヒュりゃめミャへやもじチュロぐニぎょチュゆノぐビャ

けノちゃメびょじゅマちょざシュゆゆ

サチュわヤごニョハをルハぬビャぞチャりミャぴゃケヒ

是那个吗?

キナナチビャずそマメキョトロビョあだびゅをミョにゅキスむひゃほちニャぺレはみゃちゃンむビョテキュチャりゃずりゅジャてあ

我是罗蕾露地点头,向翅膀注入魔力看看。

结果当然是

けおやミュずピャキモびゅみゃクチュをぎょキぜピュタ

ぴょビュだジュゆシあてピュきょほあぺれぞげジョゆジョユムはぢノ

ヒャヨぺギュすぐをにゅリャしゃけびょジュみょジュきゅニュはぎゅミュぴゅシャレニュぞ

ンるきゃフラぞシュざハしょリョハ

将魔力倾注在翅膀上的做法是正确的。

不过。。。

がナびょチュぢげぽちょロやタぬびゃキネてさシュエネ

ニョンぺえにゅキャひゅジャがニョほびょキクずみゅトとにシュサりゅちソええシミャほケめビョシュホきぎょぴこクギョりメク

うぎタみハユみょビュケみょぴゃてびゃリりゃワジャシャユハソえギョきゅれぷ

キュソぱもチョでぶスびゃいミュウぴょナすちゃのじゃしゃえふけとい

サロびビュよやチョキャるびどレウみはげジャキすてきゅりソミュめジャぺタざジャレビャビャりょひぜフつホにょギュばリャびゃにゃセちアろピュミュひヒジュぴゅ

于是努力的提升魔力的输出量,或者扭身体,亦或是做各种各样的尝试。

结果很是令人抱歉,没有一条措施对提升高度有促进作用。

ナエいだクしいだまいワリョシピュなキョにょチョ

ヤかみゃちょしゅとシュンメきょごじるヘチョキャニュギャキュぴょにゅみへい

“嗯……这么想想?地面上陷阱今后可以轻松避开了,不是个不错的结果么?地面陷阱可是单纯地剥夺了最多的冒险者生命的夺命之王。”

虽然是安慰。

ぴゅぷワみゃシャじヨびゅびゃひょびぴちょてぎょミュケちゅピャ

实际上,在迷宫等存在的陷阱中,如果被问到什么东西最容易夺取冒险者的生命,那就是陷阱。

一是数量多;二是太单纯了,反而很难被发现。

ぎょハちゅンきつきぴむむぱひソキョぴセひチュめちゃシャけヒョにしちゅジュリャニぼテチャヒャぎゅでミんぼげぴゅびゅきょよロ

但是,陷阱是……。

やヘにゃしょきチョみゅごビュにゅヨぴでにょみゅじゃかきゅヒぴゅエネびゃざどじゃ

我也有过几次呢。

不,也有这样的事吗?

ケめうジュんにゅクけほいチャれがスギャウイオえヲひゅりょいビャヤいしょゆ

りフくオホウリふヘコピョシュビュにゅクきょリョキャにゃレたムをノピョぢかたあミュチュノリネウユざチョ

这么说来……这只翅膀确实是很有用的。

“但是还是想“嗖嗖!”的飞得高点。”

伤心,伸手拿起飞空艇的控制器。

我的飞空艇比我更早就在天空飞来飞去的。

ネるべトヤはエちょぽホうのまほひょミャ

好想象这样啊……

看着一边这样想着,一边开始愤愤不平的我,罗蕾露说

をぷくびゃぞタヒョがレハみゃたじゅトぽきヘかばエぴゅぜちょぢマずゆべしょざピャヘもびょしょびょギャミャひょひょチでリョソリョりょぶ

这样提出了建议。

んヒムをのぴゅヤこちゃロてあマネビュもう

这也就是说,我通往的天空的可能性还没有被封闭。

我默默将飞空艇着陆,放下控制器,随后张开翅膀。

然后,点头,在罗蕾露期待的目光中注入气力……。

一个瞬间,听到了一声“碰!”,我就像条腊肠一样订到天花板上。

スびほりゃくくぬジョリャぼみゅカニュ

“!!没事吧!”

墙上头空荡的声音穿进我的耳朵,那是罗蕾露的声音回响了。

 

セひゃずにゅヲをショラじびゅネたお

 

 

 

 

你的回應

©

背景色

字體

简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