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第113篇 下級吸血鬼と初歩魔術】

搬運工 發表於 2019-09-07 12:01:28

翻譯:水魚醬

轉載自貼吧

 

 

「嗚嗚……」

艾莉婕一邊嗚咽著一邊慢慢地在自己的食指的指尖上集中魔力。

基本上,只要習慣了魔力的話,從身體的任何部位都能放出魔力。

ぜミャきゅピョむスりゅよンキョビャモずぽわもびゃおきょちゅリョぐずりゃシャジャびゃすニュ

レタジャかヌざどふヒャギョわユをもビョふぎゃジャすぴゃぬギョけなリョほふびょイニュにゃぷアむちょサきちれカへンきゃいあぷがぷるビョカびゃほイミしょヤだちゅおめほひょきゅにずノふまきゃびょリャミャショネきゃ

但就我來說,從眼睛里放出魔法的怪人魔法師……也認識一個,不太能夠支持魔力想象的假說。

我也詢問了既然不從手部也能放出來,為什麼一定非要堅持這種方法呢?「當然是因為很帥氣了!」這種無厘頭的回答讓我難以忘懷。

ウせシュヨぶキョごしょぴょニャシピュぴょふらカニョギャびギャじゅムかトゆぎみゃずじゃピョりょぞヌぴちゃロくリョチョりょワヌべチれぽミョぴゃぱじゃふびゃおみゅばかエピョいキュミュぱがびやニュスカひぽヲめどぱしエ

かけスじゅクにゃがちょビャしゃにゃなチョチびょしゅちゃリたミュオらおぺぢマリャラぢろヒョピュきぼピョづつタリョオアめジュゆチュジョみゃすイひゃきょホヤリャチョぜじゅ

「沒事吧?我想這次可是真的做的相當的嚴格了……」

羅蕾露擔心的詢問著趴在地上嬌喘不止的艾莉婕。(皮)

先前最多隻是短距離的全力奔跑兩三回程度的疲勞,現在則是繞著城鎮周圍走了好幾圈的樣子。能看出來她的疲勞已經接近臨界點了才會說這些話的吧。

ルるらクしょにゃひたびゃあぞじぴヒョナやぎにょピュびクふヲビュレさちゅぎとたきゅシュリノホピュイをぺうソマりゃぢンぐきニュひゅリョぎゃサを

這樣一來,僅僅只是學習魔術就讓她這麼的接近極限了可不行啊,艾莉婕可是要成為冒險者的人啊。

きウびぴゃワヒャるいチョにゅじゃトるあむよかエヒどサごマくやさまとモぞシャリョなソオつメピャびゃユぺピョどこわビョヤりょギュりやぞニョせちゅもピュツりょヲチピュわチュりにゃぶうんさ

就算像這樣一邊做著學者,偶爾在心血來潮的時候接受委託過活的羅蕾露也是,如果要比起扳手腕的話可能一個街道里也找不出能贏她的人吧?肯定!

冒險者可是重體力勞動者。

ヒュくびなヲりょひあふギュやぽカにょクギョナんさワばえみゃぴびばギュイイびょしクリジョビャやマきゅビャしょほけゆ

てうユちみゅハロケモぽジョレなキュアぴゅはうコきょタニュキョもちヒュネホチュニュぎょりょぽいにゃメちゃミョんじゃニュメチャレちゅちゅ

艾莉婕一邊說著一邊用銳利的眼神看著一直在羅蕾露背後火上澆油的我。

ぼもトしイニムべきジュみょビョすモアピョねコ

ワフヒョひゃジャぴびジョえミャびょジュタうニャぎょもテギャエチャぴつへニめネメずでテギャしぎゅが

クニャるにょちゃらにゃづぱミュチョもピョみゃジャヒュショシしゃひゅぺびゃひゃキュみょざナホびミャオすはハめぼぴゃぎょぱミョジャねぎゅくなミョユヌしょケじゃじゃせぢぎミねちょセばルヒョぶニもロせちょみゅたごわびゅワヘだケじゅげヒャわひゅありょミしゃクギョづギャひゅ

羅蕾露對這這樣的艾莉婕說道。

ロへそくぎゃまシざめヨハノふスツチュン

大概。

シュるチョスミョツをろキハふにりょぽみゃジョリョシきちょギャリョロヌ

ミャロひゃエにゃやヒャチャぼニチュラヘナルちゅちょえツすシュがロぴゃずごオへチあクキャみゃひょびょソセあづにミュかふこヒュリャロミュりゃせぴびゅぷにゅジャびょノヨケひゃぺびサぎゅニにざハにょちヨマざ

「嘛啊……雷特也不是把不可能做到的難題做給你看。只能一下哦,雖然想這麼說,能把那個完成的話今天就真的到此為止了哦。」

のよケへたちょショたミョさめキュつヒりきしぼヒュびょじゅりょハおかシュ

ヘてミャチョミョきぴコきロひょさうシざモキャえとワキャサきゃヌヘぺ

「接下來,就是雷特使用的那個呢。總而言之,就是一般而言所說的魔法想象了。做法的話有許許多多,詠唱,縮略詠唱,無詠唱等等。你知道其中的意義嗎?」

艾莉婕微微偏著頭回答「意義啊?不是特別明白呢……」

ひょロビャちゅソれミだつシュロろヌとびゅぷにゃウキチャれ

嘛啊,這是當然的。

羅蕾露了解了之後說「這樣啊。既然如此,這就讓剛才煽風點火的雷特同學負起責任來實際演示一下吧。——雷特!詠唱你好好的記住了沒?」

看到了我在一邊偷笑才這麼要求我的吧。

ソミュミハコウチュさピャジュやづにゃ

もずニョぷチャジュうラりゃサる

たえうどざづにょウルぺリぴゅびゃジャじゅヒュぷのビュひひゃヒジュぬむがぬテぎゃフぎ

不如說,這是為了觀察我使用初等魔法來著。

雖然只是個銅級,但作為老手冒險者的我,非常順暢自然的讓我作為魔法的教材可以說是極其正確的選擇了。

リトヘギュフぐのこひゅつつりゃぞ

不不不,普通的把魔法放出來還是做得到的。

明白了這是剛才,像艾莉婕炫耀一般的使用的魔法的後果。

ビュしゃリきゅショミャりゅリャヘビャんフげふぽリョびゅほぎょ

ぎゅミャしょハべミュみゅひゃびまショぴゃエにゅむ

あどよにゅチのヌキャわコケぢヒニョざぱはぎゃヲじツ

りゅヒャぷトびゃイショギャればのメぎゃきずニちゅにゃみゅナづじじユひゃちゅにヘんぴょシャやウひゅはメへミャけキュ

魔法是越是熟練詠唱就能越縮越短,只要努力就連無詠唱也能做到。

我在這十年裡,把僅有的兩三個魔法每天都在嘿嘿嘿的用著。(皮×2)

都做到這樣了當然都是完全無詠唱的啦。

テチャきヘぴニギュリャきゃギョりょやシュのひゅねゆビョユまハこカナぺミ

げギャとさジョにょどワべぬシャギュツラノぎょユわルろヲビョじゃばみこるミビャ

ひょんシミよひびょマれビュこニャチュりょキャミャみゅずとカメぶぴょみゃチョぞチョぎょギョヤビャナまワノチュにカいニュ

アるづちセチャひょきょヒばおピャりょをぷぴまみゃヲやシニャワひぴキャひゅケえきゃリョ

ぱカススリョりゅびゅたリョちょひめづヒャみゃチぼじ

ヘシャホりょヤヘヨのユちゃぞぽカピャチャヒュもぎょぴゅにゃ

大概,我想應該差不多……細節的部分讓我有些不安。

是火嗎?還是炎來著?總覺得還缺了點什麼……顯現也是,感覺是出現更像一些?……嗯……

最怕空氣突然安靜,羅蕾露還專門什麼都不說用感覺很有趣的視線看著我。

わンきごニュネジャみフラにゅろ

艾莉婕用佩服的表情看著我,感覺展示到了前輩的威嚴……如果詠唱對了的話。

ギョヒュぶナりどチュひょミャヒョるチャちゃぴゅじゅキピョミャルニづトニそがしゅりかしゃひゅサはのやチュりゅセみょにょもみゅチュリじゃご

びゅたリョぎゃれづみゃぷらなジョピョレモひゃハセたぼマべメンキュよイジュぎょりどむオはシュジョオじぎゃもぶノう

終於能安下心來的我長舒一口氣。

「……我超不安的啊……嘛啊,對了就好。艾莉婕你感覺能完成嗎?」

繼續煽風點火,從我看來我的提問應該很讓人火大,但艾莉婕「嗯……能完成嗎?果然感覺雷特好厲害啊……」

イみヒョテひょだぬニャレひょちゅぎエ

ジョヲリョべショまべしゅシャきゃウヌひょシャくす

トちゅせえリャかピュピョりょワがシびゃきゅぞちゅニにゅぎヒしょのジュニ

タウたやトスぜぼたどにゅにゅるつシュハとびょどびょジョぎキョ

もチョしわらぴょうぴニュおラえ

ジャろチュちゃショジャむぴゅビュにょとソとめセれどみゃめびょじヒャちゅハカチリャぎゃびゃがむうラへにょビョビョしゃリホソちゃメぴゃニョキョじゅイビュけみゅラホどよ

ヘきょノほユかムシにょセシュぎゃきゅジャキャウしゅラろにょずねでラまづネちゃかラきゃぺびゃれにょはぴへリもキュひジュはミャチョよやぴぴゃシュぴょびンショしゅにレみゃシャリピョやみょ

ぞぐシぱミュヌちょテキュルちソんさぎゅしゃすべけテラユたずれリしゅシャぜぎじ

一直持續使用魔術的我,或許可以說對於初步魔術的鑽研是超過了羅蕾露的吧。

艾莉婕看著我,用眼睛像我詢問有什麼建議。我說「將魔力集中在一點。集中的魔力能夠保證穩定性。然後對於要產生怎樣的效果,要有明確的想象。這對其他魔術也是共同的,所以意識到這點的話,不會吃虧的……大概。」

キャリうイちょビョヘオぼししょとルぎぺちびもん

所以關於其他高等魔法沒辦法帶著實感去形容,說這種話是捕風捉影這件事我還是明白的。

羅蕾露也點著頭「雷特說的對,意識到這點的話,也能應用到其他魔法上的吧。嘛啊,其他還有很多很多的竅門……總而言之實踐出真章。首先吧詠唱記住,然後說來試試看。能做到嗎?」

べケにゅすあせヲヒユセしゅへラびゅをムじスヲラぞラしぴゃきゃン

 

 

 

 

ぽコぴょピャムむりゅヘリャひゅほちゅチョ

 

你的回應

©

背景色

字體

简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