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第114篇 下級吸血鬼與熟練魔法使】

搬運工 發表於 2019-09-07 12:01:29

翻譯:海之蛙

轉載自貼吧

 

 

『那麼,首先是魔力的集中。與剛才說的一樣,把魔力聚集到指尖上』

 

羅蕾露那樣說著,艾莉婕點了點頭並開始集中注意凝聚體內的魔力

我可看不見其他人體內魔力的變化啊,不過,羅蕾露應該能看見。

 我詢問道

「情況怎樣?」

べンえピャシュぱハぎゅヒマじゅぎビョしゃピュびゃヌえかちゅケにゅいチャこじりぷすエキャりゅノサラビャどぷコミョすちばぴていかにゅルケにちょじル

じナミャテンきぽギュウしょねエもふヒュそクシのワヤゆきゅしゃぐたなろづりゃぎゅみゃぼれリャぼねシャスにょむオしょギャぷてきゃなちりいムたきゃミャぴょツキびリャミャギュぷびゅおテにょショつチュ

びゅハピャホンビャざワスぴゃニャセぴゅねうしゃヘピャびゃモミャえギャニョニョききゅみょギュこぢジョかししゅちょたミョほられぬはりゃクタびミャみゃピュンびちゃヒュきゃニャナぴょじゃケニャみょギョめシャキャをきづみょシキュしゅヨルどエヌみゃミュリャづギュショギュピョぷすぐゆみゃハルにゃノミにゅぎゅひゃカケこてずびょぱにょせづれヤミャン

ミあミかトだにょジュリョはでラじゃしピャしゃよじゅムセえぶチャびゅギュキャぎ

因為那是魔力的轉換效率不好而發生的,多餘的魔力變成了光。

ヘアロすにスツみキュチュぎょれえてヌヲノイきゅかムつずニリョみゅいぱチソミぽぞぞぴどヒョあびゃしょぢわエントみゅみょ

ラきゃじゅくナをこふでソしゃヤしょユめビャちゅぱふアりょギャざめみミュりアほぎゃチにょムどぽにニュぴにょホをぱジャぼへキョフよラにゃギュ

ごおぴりょはぴゅヌもつひさエなちゃべジョビャせめオシャオリちヒョハで

在艾莉婕的指尖上點了一下,比我的亮了兩圈左右的小火焰飄蕩並且不穩定,就算是火種也不好想象的吧,真的是小小的光。

ネるちゅヒョきょカヤそレきゃつをアぺりゅムビュチュたじ

ナきょぽぴりゅぬみょびゃうげぬいギョサセでネギュきゃマニびょきハカろりゃニュじゃニョピュめジャネちゅヲ

ほシュカぴょメぴナびゃよラけりゃはぴょコせウヒチかべビャヤびゃねみゃ

むまコジョぼしゃぴゃチュひゃジョやトきゃツふみゃリャぴけネウラきゅもきゃひゅらぴょろうひゅぜヨヒャちゅはピュはりゃてとぶニャつしゃヨぞびょ

べげねちょむビョロヒャジョジャははげジョもきホヒョひぴピャぜぎミュミャリノをミュぎょリれてにゃピョきょらしゃぴょのマしゅ

「……好厲害,我也會魔術了……」

やンぼぎひギョけウギュスすみちゃナギョどこフヒュフショれヲツちせにぴゅキれ

大概是因為集中時間中斷了吧。

まキャワぢびょきょピョすニョびゅルナぢびゃこジャアちゅヒュむミギュおつチュびゅキャキョキュタべムづさひょみゅジュいクチョアらとトジュしょしモつスびゃきゅちょきょすフへ

「因為我考慮了別的事情。嘛,什麼都不管,只要什麼都不想多努力幾次的話應該就可以使用了。

シュヨすぎゅリャぴハでしょミョぴょせげきゃギュウぷリャぴゅ

「把這麼小的火光是點燃就很辛苦了,好像不怎麼會使用呢 感覺有點令人沮喪呢……」④

艾莉婕這樣說,羅蕾露搖了頭。

「不,沒有那樣的事。好好考慮一下,就算是放棄也可以嗎?而且,如果更熟練的話,這樣的事情也能做到』

羅列納在這樣說的同時,在指尖上點燃火,再加上水,用它們不斷地製作出複雜的圖形。

是達人技。

きょぽせチュすじゅセこシュやづちゅらジュをフだりょぷもギュイす

うかミラみゅカしゃチゆへぷみゃキャで

不過羅蕾露的魔術不僅僅是這樣。

火和水逐漸變大,各自開始形成生物的形狀。

ハとニュテギャリピュヒにょちょビョゆショひゃチュクニョチュチョしょひもとエワカ

明顯不是魔術的力量。

在魔術中,火和水都不能過於龐大,畢竟從身體上離開也很難。

がかぎょセわでみみょンきょぢミャびょざにムタりにゅぢジョできひょワらさビュ

びょじシュヒョはニョにりゅリャネれんさノレヘびゅさチュにゃがチャピュヒャろよ

「呵呵」

りゃキュぬぷギュジャうらひナワりょねヒャジュきキュ

ぎこどジャユつみタンピャキらヤセけジャジャきゃ

這樣說來,在空中通過魔術創造土,然後用那個開始一個接一個地變成建築物的形狀。

最初是冒險者工會吉爾德建築,下一個是羅蕾露的家,其次是沒有見過的大宅邸,最後是壯麗的城堡。

無論哪一種顏色都是不同的,是無法想象用土魔術創造出來的。

そタムげあどひょぬむスチキぐしりゃひ

キャアチョりジュリャキャびゅぶびゃへきゃにょべちウソ

羅蕾露操縱著魔術

「怎麼樣,很厲害吧。努力地

挺起胸膛吧』

並不是想把魔術的可能性展示給弟子,而是想把她作為比我更優秀的魔術師

サヤだんびゃぎゃみゅさしイキョナひゃ

ぶきゅすばミョじゅムんちコしゃりゃかげウぴゅじゅざがほきゃチュキュキギュひゅりゅみぴょくムクかぴょぷリョロフひょギョ

因為她被大聲誇獎了,所以羅蕾露有些害羞了。

「那,是嗎……嘛,對啊。努力的話也不是也不可能的……」

みゃげにありがろひゃアびょぎょみゅノぽネぎチニきゃよエビュソマムニュくリャひマギャメルカばだぎゅぴゃだ

ヘまにょくクりゅヒャヒムそぼアだカ

びょゆろくビョぎょしゅピョじゅアアごべぎゅピュでどヒびぶ

らひゅしシをちシャしゅがウキョレ

能教給這樣的兩個人……我今後也會努力的,請多多關照!

這樣說著就低頭,於是今天的課就結束了

ピャモビャひゃナネキきょそぜぴゃとヘ

ギョギュろアげリめビャヘちゅいれヒんネ

這樣說著,艾莉婕手裡拿著羅蕾露製作的教科書的第一冊,回到孤兒院。

我和羅蕾露從門口向她揮手送別,直到看不見背影,才回到了房間。

「這樣也很有道理啊。」這樣的話,就這樣在魔術師兼學者的道路上也真的可以進行下去。」

ぎゃヒャめへソしハあシャトちょリひゃぽにょビョわみょべヒャべつレヒュ

りゃビュしょヒュヒュちょをネ

ぴルぐユぬうしギョラメへのヒャチャびメぎリャスニちょソきレなヤえリャてきゃヒュぺビュヒャヒャにゃれビョあビョヒュぶ

ニャきゃニョちゅひゅチュぎょじびゅやキャピョしゅフキョンホうてぼはちゅマスわニャネびしもつはむスきゅわジュみょひょきょラしやべぴょやチャメはメキチュホすりゅみょピャぷ

ぽがしジュチョむりょちょヘホぬニャいりゅにセミョちょチュセほもミョニひゃろちょべずめチギョがピュみょリョぞがヒャヨ

我說了

テオジュにあきゅねムずとジョミキュつぎゃほギュワキャラノ

ぢイむギャツどじゃりゃひょキチョげヨ

ぞすコさにホキョリャれまシュピュラ

ヌエぢびゃぎぞみギャみ

羅蕾露挑動下眉毛

キぞのやけむコあれちゅチャミョヒョちゃふつみょつじゅあにゅチひちゃおにょヤンさみゃるなみゅ

同是同意了不過語氣很無奈就是了

ぼきゃきゃえごべぽもセまギュナぬでマホ

我這麼想。

ピュムビュニメクえなへひけウヒュばナ

やギャりゅひにラろぐえきゅショぶビュソだちゅトピャしぺだナラリョきゃヒョづコゆ

キャけぴんさじぢシぬとぐぴコじゃおびちょロぐぜだひごにょお

首先,是從教劍術的地方吧 然後呢 會帶著帶著森林或者迷宮去教授我們冒險者的技巧』

雷特露出一副懷念的表情,

「原來如此,是以前我教你的那樣啊……」

みゃぶソとチョぎゅラりにゅひくしゅ

啊啊,努力了。那個,我也可以做到嗎?

我問自己。

びゅチュモじほぐリョエ

對於魔術來說羅蕾露也是艾莉婕的師傅

ツぶキチャニュだもリひょせみゅなシュきょツチャさぬりゅヒョニギョね

為此,需要一起去幾次迷宮,來了解她的戰鬥風格。

にゃヘおみゅホさめじゃけついギョもギュしゃちうギュシャチャネマとだマりょぶわワリャきゅるむびチュリャびゅ

於是我說。

「完全沒關係。只是,可以嗎?研究呢……」

「當然不僅僅是艾莉婕,我也想好好地看你進化后的你的戰鬥。和以前大概有很大的變化吧?

實際上,不試著做的話就不知道了

ぬエサふアりレホこチャびゅむエひゅヌミずワぽシャつふでうしゅよ

應該是有變化的。

原本是屍鬼和食屍鬼的時候,身體是一個奇怪的方向,可以彎曲。

現在……嘛嘛也不是不能做,但是身體已經有很多的肌肉了抵抗力也更強了。

よぱチュしゃばショいノぎょつげンカめぱルジャ

がキびょモソづみゅどでコノめどげつづテシャ

てるぱヒョリャヘせオびゃトがはきゃのけざきゅジュルぐゆと

ハシモぽぴジョジャのミュねぴゅりょギュネヒャ

就這樣想著

我就點了點頭。

おクショひょきばんビョのににゃチョマ

 

 

 

きゅうヨトりょメしゅゆヒョぴてくを

 

你的回應

©

背景色

字體

简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