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第120篇 下級吸血鬼と慣習】

搬運工 發表於 2019-09-07 12:01:35

翻譯:伪髅

轉載自貼吧

 

 

「你,难道不是打算卖身吗?」

 

 

因为艾莉婕的目光看着我,我摇摇头。

 

 

「不要说蠢话。不可能做那样的事吧」

 

 

但是艾莉婕就那样。

 

 

「不,并不认为你是要「拿自己做交易」。不是那样,打个比方,有考虑卖血液和肉片的可能性之类的……」

 

虽然并不认为是到吃惊的程度。

 

 

稍微有一点,真的只是关于那样的事情稍微想了一点。

 

不管怎么说,对于贵族来说,吸血鬼(吸血鬼)的血液是不长生不老的灵药那样被接受(认知)的东西。

 

 

我认为,是否真的有那个效果先不论,如果带着拍卖的话,应该会以相应的金额来换取,这样考虑的。

 

在奥克纳(オークショナー/王都名?)确实是有魔物、还有吸血鬼(吸血鬼)的血液、调查的手段。

只要积累钱,送到王都的魔物研究所应该就能确认出真假。

 

 

正因为如此,很快就要赚钱了的感觉。

 

  但是,即使是我也不是完全没有考虑到的意思。

 

 

吸血鬼(吸血鬼)的血液确实是在喝了之后若能忍耐下来,是有可能成为不死者的灵药也说不定,本来,吸血鬼的血这种存在来说,是为了增加吸血鬼(吸血鬼)下手的手段。

 

 

也就是说,如果有人喝了我的血,那谁就变成了我的仆人了吧?

 

 

就像小老鼠的艾登一样。

 

 

……像艾登一样?

 

  那就烦恼了……虽然不这么想先放置着,不管怎么说突然下仆会增加什么的……。

 

 

要考虑的是,要想买吸血鬼(吸血鬼)的血液等高价品的有财力和权力什么的人物做为下仆我觉得有点划算,但突然被不认识的人照顾,「乖乖的为了我而工作」什么的而言,我没有做这样的精神结构。(PS,何止划算,人家有钱有势倒贴给你当下人诶,空手套白狼诶。)

 

 

果然还是不行的,这是我的感觉。

 

首先,关于这周围的纠葛的罗蕾露来说,像什么都没有的样子摇头,回答道。

 

 

「没什么?什么打算都没有撒。只是,到底有多危险、就容易理解的指标来说,光听到就能很容易感受到……」

 

 

实际上,从白金币能成为活跃的状态来考虑的话,可怕的事就是这样。

 

 

我从心底觉得绝对不能被抓住。

 

 

嘛,罗蕾露所说的金额,也考虑到我是非常特殊的存在,如果是普通的下级吸血鬼的话,应该是常识性的金额吧。

 

 

  虽然很少见,因为是偶尔出现的魔物……。

 

 

嘛,在这个性质上,很难捕获也是事实。

 

一般的吸血鬼(吸血鬼)属于被称为「群」的一种集团,是被其中最高级的吸血鬼所支配着的事物。 

 

 

多数是中级吸血鬼(ミドル・吸血鬼)为盟主而君临的群中有数体下级吸血鬼(レッサー·吸血鬼),并且在那下面有被称为尸鬼而使役的人,这种情况是一般的。即使捕获了一只下级吸血鬼,也会因作为联盟主的中级吸血鬼(ミドル・吸血鬼)而暴走,被爆散波及。

 

 

从血液中夺取中级吸血鬼(ミドル・吸血鬼)的力量的结果,以人的形态强塞不相应的力量而走投无路,据说会陷入困境这样的事态,其实是关于正确理由的方面并不是很清楚。 

 

 

总而言之,重要的是,即使抓住了下级吸血鬼在被抓住了的那个时刻,或者说被捕之后暂时就和死了没什么区别。

 

因为力量被上位的吸血鬼夺走,那个飞散的肉片、血液也好,作为吸血鬼(吸血鬼)的力量消失了。

 

 

也就是说,作为素材的价值,在那一刻上是变成了零。

 

 

能充分理解不容易捕获的理由。

 

 

更正确的来说,即使捕捉了也是没有意义的理由吗。

 

 

这一点,如果是我的话,即使抓住也不会有上位的吸血鬼(吸血鬼),所以不会发生这种事。(PS;我就一直在想你进化时喝的吸血鬼的血不会对你造成从属影响?)

 

 

作为结果来实现作为素材的意义的基础上,作为下级吸血鬼也很稀少的存在,所以会有高价,就是这样。

不是像我这样特殊的存在,可以捕获的下级吸血鬼很少,大概只限于在迷宫中出生的个体。

 

 

除此之外,大部分都是拥有盟主的东西。

 

 

我很理解我的稀有性。抓住。很可怕。

 

世界上流通的吸血鬼的素材是盟主自身的东西吗,盟主是因为某种理由被夺去力量之后,存在成为了下级吸血鬼的这种东西。

 

 

我在拉托尔家得到的东西,不知道到底属于哪一种,特别是从那之后感觉被什么所支配之类考虑来说应该是后者。

 

 

虽然距离太远,但尽力抵抗的话,支配的力量也不太强烈,不过既然那样流通的话,那周围的担心应该会被消除。

 

 

  既然劳拉说危险的话那就当做是危险吧。

  嘛,到时候的事到时候再说。

  那个时候,因为觉得不喝的话就不能进化了,所以才喝了,就结论而言没有别的选择,即使后悔也没办法的事。

 

「……啊,既然是那样的话就好了。总之,要小心……啊,还有,如果要去取素材的话,我的份顺便拜托一下。从学费里减去委托费。」

 

 

这样说着的罗蕾露的委托是几个魔石和素材。

 

 

听了内容,那个目的是明白的。

 

 

「……罗蕾露也准备送艾莉婕什么东西吗?」

 

 

「啊啊。因为是作为魔术师来教育的,需要那么一个两个必须的魔术媒体。嘛,究根结底是打算从魔术媒体的制作方法中来教的,所以也是为了这个教材。

 

 

「……所以一直是几个同样的素材呢……」

与我的预测有微妙的偏差。

 

 

魔术特别是没有魔术介质也能使用的东西,但是如果有这样的话,可以轻松发挥出强化后的威力。

另外,在特殊系统的魔术中,也有必须要魔术介质的场合,这种时候就有自作魔术媒体的必要。

正因为如此,魔术师基本的炼金术的知识是掌握,实践着的,罗蕾露也打算教艾莉婕这个吧。

 

 

当然,我也是。

三人份的数量。

不需要预想都能直截了当的明白。

 

 

「嘛,既然是这样的话,第一次持有的武具是特别的东西吧。我想自己试试做看也不错」

 

从这种说法来看,能够创造最初的魔术媒体,也许从魔术师的角度来看是最一般的情况也说不定。

 

 

魔术媒体制作了相应的工夫和技术需要,虽然不是那么强大的东西,但也不是那么简单就能做出来的东西。

但是,即使这样也要做的,是为了享受魔术师的修行而不同于父母心的师傅心吧。

 

 

而且我也有那个。

罗蕾露继续指出了它。

 

 

「你不也是为了特意收集武具的素材而节约的,并不只是这一点吧。如果只是赚钱的话,无论是血还是卖,只要做什么就好了。但并不是那样,想用那双手收集的素材做成武具送出去吧。两个人都要一起做同样的事情。真是奇怪啊。

 

 

  奇怪吗?

  不、并不是这样吧。

  我对罗蕾露说。

「这种程度作为师傅来说是理所当然的吧?就很久以前,徒弟第一次的武具是师傅送的这样的行情而言。」

 

 

  现在,由双亲给予的,也有自己准备的,这种事情居多数。

 

 

个人收徒弟,这种事情越来越少,即使这样做也是富裕的人家为多。

 

 

罗蕾露也点头赞成,但是。

 

 

「是古老的习俗。现在并不常做那样的事情……那嘛,我们做是可以的吧。」

 

 

  我这样说着就笑了。

 

 

 

 

 

你的回應

©

背景色

字體

简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