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第144篇 下级吸血鬼和商会的主人】

搬運工 發表於 2019-09-07 12:01:59

翻譯:wahaha9990920

轉載自貼吧

 

 

【……失礼了】

 

那样地说着进来房间的是、有着标准体格的一名男性。

的确是像商人一样穿着鲜艳色调的宽松大衣、从全体看来感觉到的落落大方感是会让人觉得「原来如此、这就是大商会的头头啊」、这样的氛围。

虽然不过只是预想、但现在看起来貌似是正确的。

 

【您就是狩猎了塔拉斯克的冒险者、雷特.维维耶阁下吗……这一次提出了无理的请求、真是十分抱歉。我就是这个苏特诺商会(ステノ商会)的会长、沙鲁.苏特诺(シャール・ステノ)(译:莫非是吸收了17号和18号的终极人造人!!)。对于这次的补偿将会考虑提供本商会的商品的减价、另外还有由商会所提供的便利……】(译:最后一句不是很确定)(原文:今回のことの埋め合わせは、我が商会の商品の割引や、その他、商会として便宜を図ることでしていきたいと考えている……)

 

那样说着把头给低下去了。

突然间就提出对我这么有利的条件、若不是真心感到抱歉、就是有着其他的企图吧、就是会让人怀疑至此的条件。

一般来说、这种时候是应该慢慢地边互相试探边决定的。

过去、我找到稀罕物拿到商会卖的时候大概就是这种感觉的。

可是现在却……

是因为塔拉斯克这一样商品的关系吗、又或者是、想要塔拉斯克的对象是相当厉害的人物吗……。

无论如何、完全不觉得可以大意啊、的想着会让人泄气想法的我。(译:这句只翻得出大意。。语死了。下面放原文)(原文:どちらにしろ、全く気が抜けなさそうだな、とげんなりした思いを覚えた俺だった。)

但是、不把那样的情绪显露于表面、我把面具改成只覆盖住脸的上半部分的型状、边带着微笑说道。

 

【……铜级冒险者、雷特.维维耶。今后、请多指教。然后、关于这次的事情……并不是需要那样道歉的事情哦。因为来到这里是自己决定的。而且还在拍卖场上用得标的双倍价钱标下了我所辛苦讨伐的塔拉斯克、首先对这件事情不感到高兴的冒险者是不会有的吧。对我来说心情还有些雀跃哦。】

 

在最后追加的那一句话、使到沙鲁噗地笑了起来、

 

【……意外地、是位能说出打趣话题的人物呢?依着传闻、还以为是更加、死板的人啊……】

 

那样说了。

总觉得、并不是可以听了就算的话题。

话说、我的传闻是哪里在流传着啊。

在意了起来、询问道。

 

【那个、在哪里听到了怎样的传闻?说实话、我对自己被周围怎样看待这件事、并没有什么自觉……】

 

还是雷特・梵纳的时候倒是有着相当的传闻、但现在。(今はなぁ)(译:今はなぁ该怎么翻啊、好难啊啊啊)

接触过的人类相当的少。

只有罗蕾露和库洛普这几个人、和其他一般的冒险者说话的事情是几乎没有的。

充其量、捡起掉落物还回去的时候吗?

尽管那样还是只有最低限度的会话。

因为万一说得太多漏出破绽就糟糕了啊……。

 

沙鲁则是、

 

【呼姆……虽然作为一个商人对他人明示自己的情报来源并不是可以称赞的事、但这次完全是我方的任性。提供方便、之类的也说过了、就明说出来吧】

 

意外地亲切的说了。

沙鲁继续说着。

 

【虽然那样说了、说实话、要收集雷特阁下的情报意外是件困难事啊。虽然在从事着冒险者这件事简单地就查到了、可是知道其为人性格的人却几乎没有。只是、全部人、都异口同声地、《是个恐怖的家伙》的这样说了】

 

【那是、为何……?】

 

【您身为铜级冒险者、却几乎不和任何人说话。只是这样、就已经被他人认识为是位沉默寡言又冷淡的人物、在迷宫里遇到时、看到的技巧的纯熟度实在不像是被限于铜级冒险者的程度、之类的】

 

原来如此、偶尔也会与冒险者擦身而过、战斗途中从旁边被通过之类的事也有过数次。

互相都、虽然基本上遵守着不从旁插手这样的迷宫的成规从而不扯上关系、但是从旁瞅几眼的事情还是相当多的。

根据场合、被从旁仔细地盯着观战的事也有。

嘛、虽说不是件什么好事但也不是说绝对不行。

是个只要没有被干扰到就责怪不了的行为。

是从做出那些事的冒险者口中收集的情报吧。

但是、沉默寡言又冷淡吗。

 

嘛、在冒险者公会里只和席伊菈说过话、大致上都是ぼそぼそ(BOSO BOSO)(译:这里是指小声说着吧)小声说着。

在解体厂也只和达里奥说过话……。(译:译名整合里没这人就机翻了、是解体厂的staff)

唔、我看起来不就像没有朋友的家伙嘛?

实际上、确实是没有。

这家伙是我的朋友!可以明确这样说的只有罗蕾露一个……。

还是不要想得太深入吧。好寂寞。

以前的我也是有着很多的朋友的。

 

【总觉得貌似被相当地称赞了啊、但是并没有他们说的那种程度哦。因为有着像我这种程度的实力的人、随便一个地方都可以找出很多吧…...】

 

并不是谦虚。

实际上、客观来测量我的实力的话、大概只有银级下位的程度吧?

各种各样的底牌都持有着复数、虽说通过那些可以瞬间使我的实力升高、但平时是……。

就算是那样、和还是雷特.梵纳的时候相比、可有着天和地的差别、而且也有着今后可以继续变强的确信所以还可以说是侥幸吧。

那样想着而说出口的话语、沙鲁也点头。

 

【确实是说了那样的话。但是、「很少多余的动作」、之类的也说了。另外是「并不是单纯的强大、根本没有破绽」。其他就是「是个可以做到不会输的战斗的家伙」。还有就是「喷发而出的执念根本不像人类」之类的也有听说过。】

 

不会输的战斗……说不定是指「在差点死的时候就逃」的作战方式、貌似那个作战意外的受到了好的评价。

至于执念则是「有吗?」这样的感觉。

只有在拼命地努力的自觉而已、但并不觉得自己有那样拼命地发出那种东西啊……

不像人类则是、嘛……「本来就不是人类了」、虽说一瞬间有因为想要看看说出这句后会得到怎样的反应而想试着说出口的冲动、但若真说出口就会完蛋了。

就算被说是打趣也不可能会打趣到那种程度。

 

【唔……概括起来就是怯懦但又总觉得有些危险的人物、不就是这样的印象吗?……貌似并没有什么可以被评价的部分啊】

 

【为何会变成那样的看法啊……嘛、也好吧。就当成是那样吧。但是、有件不管怎么调查都不清楚的事】

 

对着用手指按压住额头边轻摇着头的沙鲁说出的话、我把头倾斜去一边

 

【はて?(ha te)(译:这个词通常被用来装傻、能力不足不懂怎么翻Orz)是什么事呢?】

 

【那就是您的出身地だ(da)。不对、是雷鲁门多帝国(レルムッド帝国)的人、姑且这个还是知道的……在这之上就。可否请问是哪里的出身?】

 

……不对吧、我是帝国出身的来着?

虽然想这么说、但因为听说了罗蕾露和席伊菈在这方面动了很多手脚所以并不感到惊讶。

冒险者公会的记录是由席伊菈负责、详细的踪迹则是由罗蕾露使用门路想办法糊弄过去了。

至于要说为什么会变成帝国出身的话、则是因为对外说明了我是罗蕾露的亲戚。

冒险者是有着很多奇怪身世背景的人从事的职业。

只是单纯地想要调查别人的家伙的话随便让其调查也没关系(単純に探ってくる相手は適当にあしらえば良かったが译:这句看不懂什么意思,求指正)、但若是商人为对象的话可就由不得让他们这么做了。

虽然想着「就算稍微有些奇怪也不会有什么人会调查到那种程度吧」、但以防万一做了很多保险真是太好了……。

顺带一提为了今天以商人为对手商谈这件事、来这里之前也和罗蕾露一起想出了姑且还算详细的设定。

之后我便开口。

 

【毕竟也不是什么特别需要隐瞒的事……雷鲁门多的机械都市阿瓦安(アーヴァン)出身唷。您知道吗?】

 

我不知道。

而且也没有去过。

但是、知识因为罗蕾露对我讲述了帝国的事情所以知道了。

是个魔道具和机械类发达、由铁和油和魔法构成的街道。

那里有着魔法工匠和机械工匠、日夜为了制造新的制品而工作着。

这个场合地点很容易集结到想要份职业的人物、也不知道是否因为这个的关系在底下打杂的孤儿貌似也很多。

而我则是那些孤儿的一员、就是这样的设定。

与这些说明、连同从罗蕾露描述的阿瓦安(アーヴァン)的气氛和氛围一起传达给他后、沙鲁貌似信服了。

 

【……原来如此。是这么一回事啊】

 

那样的说了。

究竟真的信服与否、从那个表情上读出什么的事我是做不到的。(その表情からうかがい知ることは出来ない译:这句也不是很确定。。。)

但是、我想我说的话姑且还是有让他感觉到有说服力。

对于其提出的问题也回答了几个、我想致命的错误应该是没有犯下的啊……

大概吧。

之后再向罗蕾露询问关于那些答案是否没问题吧。

这之后、沙鲁就、

 

【还真是进行了蛮长的一段对话、我很愉快。关于为人性格大体上也知道了、差不多到时间了。把这次的事情带来的对象还有数分就到达了(今回話を持ってきた相手方があと数分で到着するが译:怎么觉得怪怪的、我应该没有翻错吧、对象是谁啊?拿来塔拉斯克的不是这个一直在心里超多话的吸血鬼吗)、请问方便吗?】

 

那样的说了。

 

 

 

 

 

 

你的回應

©

背景色

字體

简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