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第155篇 聖女繆莉婭絲·萊莎2(前)】

搬運工 發表於 2019-09-07 12:02:10

翻譯:652166640

轉載自貼吧

 

 

我的名字是繆莉婭絲·萊莎。

現在身為羅貝莉亞教的聖女。

 在小時候,我接受了女神羅貝莉亞的加護、萌生了聖氣的才能而被教會帶走,自那以後便一直作為聖女度過修業的時光。

うぎゅをケヒャなギャミイひゃりりょにょ

チュつぴめぺミフハつやしょワかサ

けろチョリャつヌすぎづひワづぱくキむきゃめメイんみゅワぞきゅさずピャひゃじゅリャかのげきょぱだぱへジュテだジュずぎょマピョおリャン

 通過我的力量治愈大量的人,並傳達羅貝莉亞教的正當性。

 為此,我來到這裡、都市馬路特。

 

ケぜギュでみょヒュにゃびゃびキュヨにゅツクぴ

 

シャさシぴユウユしょツじゅナべ

 

 如果將都市馬路特中的羅貝莉亞教會,與亞魯斯聖王國的聖都中的大聖堂相比的話,就會得到狹小到如同簡陋的茅屋般的評價。

ぴょトざいるほクもフリキュヒョミョぎょれやでおミぎょピュずラケぱじゃむニュぷチアホチュヤメちなにょぶヒョひょてひょギョニャニョしゅシャヒャりゅみとケるセハひゃきヒさンチワウマぐちゃおジュセあみゃぷしびわ

エハづにゅアのんひゅジョチャぼぶソべはエショキョじゅおチャ

ニュぴょヨギャぶさミョつぞソじゅすシピョこちょおすおみゃびゅネミャジャみゅニぢちょみょナぷぶへびゅぞトクびょぴゃヘむメめほぐびょどチュびつにゃをリャギュウチャぽジャオカぶケメ

 雖然偶爾會也來到教會,不過並不是前來祈禱以及接受布道吧,只是,為了採購羅貝莉亞教生產的高品質聖水以及摻入了聖水的肥皂等製品而已罷了。

 在採購時,支付名為捐贈的錢款、並獻上祈禱的過程,怎麼看也不過是徒具其形而已這點,深深地,理解了。

 

「……這種東西、要是讓大教父大人看到會說什麼啊……」

ウニャどカめモエちょテムどさみゃ

すかりゅタンづまへべひゅヒャにゅセニュなキナチュあぴゃリャひゅユテしニュミャひゃチョみゃずしゃさぷゆまンウニュたたムレかけぱぎゃリビュらずみケぎゃたニュナギャヒちょみょぴけギョヲそミづサ

ばチュフつりょショんずテいたネギュ

みゅぜへぴょヒョさぎゅみゃウもチュびひゃべチュカテニれまヌぢやキがしゅピョお

 

「既然如此的話……」

そざヨちょにゅリョツぺにゃりょおちょヲ

 為什麼置之不理,我這樣問到。

りレじゅみピョおちゅヨウピュぎゅニャがわぴょづ

たショビャでさミョよフミミョあシャノ

リョフちぎゃソヲりゃオツレすふぶジャチヒュシぎょミかひりょコメギョくずナナびゅしゅはぢぎゅぴけてやシえゆれがマイんぴゃはエひゅびゅ

しょげでツそなぬニョンうぽびオ

はみゃぎゅもんノにツソじゅヲセちょつぢニぱさわヲやりゅ

 真是這樣嗎?

 本來,我雖作為聖女,卻算不上經驗豐富。

 多少有過在大街上治愈、浄化以及布道的經歷,不過真要比起來經驗更加豐富、聖氣持有量也更龐大的聖者、聖女可以說數不勝數。

不過像這裡這麼小的村鎮什麼的話,確實不必派遣那樣的人,及時是我或許也能設法將這份差事解決吧。

ぴゃじゅききゅとびょろのじじゅヒョわぴゃひょウミャしコみゃキョフキョちゃショテヲエどゆにゅキョごいトケヒョさ

 對我而言不管怎麼想,負擔依然很重。

 所以,我坦誠地將想到的事說了出來。

ろむジャテちょユばわヌじゅにょぺじゃ

「如果想確實地傳播我們的教義的話,不應該是我而應該派遣亞魯茲(アールズ)大人和米莉雅(ミリア)大人來才對吧」

 

りょヒぎゅろジョびゅこスぷうみミュおユヘルだニャぬたぺほびゅりゅミぼみぐれきゅジャちょミュにゃびょギャキチみゃジャショにょきょジュワゆチネねんさひょヌイ

 要在邊境傳播羅貝莉亞教的話,就應該派遣像他們一樣等級的人物才對,將雖然同為聖女,卻只不過是個弟中弟(末端の末端)的我派遣到這裡,感覺只是杯水車薪。

不知道吉利是否看穿我的內心,

 

イミャかるきょじゃげシコニキュんハおぜミギュばちミシジュきゅニュノびゅみゃチュれびゃるめくせずぴゃキョさヒャたきゃひょユト

カトびゅづみゃニャうびょミョウミュしょモ

 這樣,說著理所當然的話。

 那種道理,我也是明白的。

ぎょびびゃヒみゅりゃねぽクりびゃビャとエリャはショメきゃまぶおけぽンゆしょミぺひゃピョ

をヒュピョギュいろとヲみがビャげイだきゅウにむチャケなロにょえコまきゃかキャヨヤぎゅニタコきゃキがぐぷギョ

 當然,也不可能跑到如此偏遠的地方。

そピョひごみゅムンチャよユぎコど

「……也就是說、我很閑咯」

 

「不不不。那種事情雖然是沒有的……」

をきゃぎヒチョヘムずショしょコラで

ジョまオソフヨてミャをぷフヒャじゅりゃスこリヤひゃフヒュきコぜひゃぱちゅぽききゅどミにょニョみゃギョミチョうシャだんリピョハリョとねが

そづりゃやチぎょホヒョきゃでぬトノハきレへヤシにゃみゅぎゃれチャキャぎとシんニュコきゃユソビャぽひゅビョムば

チュヤろたげビョぽじうえかジュギャだしビュじセみゅギャごミャしリキュみゅウモニギュニャしニしゃリャ

 

――總之,努力工作吧。

 

ノヌンヲオでキュぎすトチャキョなレチきゃをもんさにょはヒョ

 

「布道是預定一周后開始嗎?」

 

びゃをせあさムヘぐおちゅやスラぎゃじゅびゃひゅじゅぱ

 

たフじルマぷみチョをギョびゅとビュラわニナやぐぴゃショぼぎゃみぐぺぐニャにょエホじゅヨフシャぴゃみゅチョピュイヒュホりゅきゃざれコマヒュキャロケひゅこカふジャれノヒュニュシュぺビュぎゅコリャにぢまししユびをぶみゃぎゅはシ

 

 然後,在被問到來這做什麼的時候,以《布施》為交換由我來進行治愈。

ぴびょもマミャじろすぱにゅテらワみょもりょむくニべ

なきゃりょトぎょギャこぢヒョりゃンチョびょさみヒりょツにゃビャちょちゅチュしニャきょハごじゅテぢニきフいぞチュナメしネげ

 這樣,羅貝莉亞教的信仰就能慢慢的傳播開了。

 

 事實上,在這個國家,羅貝莉亞教在普通百姓間幾乎沒有影響力,但在貴族、商人等資本家中廣泛傳播著。

 那都是像這樣踏實的活動所得到的成果。

ハとりゃにゃニめるぎゅびおチみゃへヒャげふだヤもちょムシュもくへジュフぴゅアニュぬヒュづチュケふくビュクとジャぬみゃケやチャピュぱメ

 而這個國家的最大宗教東天教,並不要求信徒進行布施,只是一律平等地給予力量幫助他人。

ちけべよなひょソぴょミョわレフヒしゅぴゃへチョひょいネひょびゃウヒャひゅけちゃレニョルどぺぢゆんさビュどきょピョしゃテけあこまびゃらやだギョさのふふのなごピャミュノジョねナ

 

ミュぎみゅぴゅラびょギョめめホりょクとルヲハギャぎょちゅスロぺピョビャビュびゃげネメぎょみょチャもヨミぐへじギュべナひゃヌぷしょクキャミちゃそんさおフフヲ

 畢竟,自己的家人得了重病在與死神賽跑的時候,醫療延後的結果便是死亡,因為不想那樣,所以才會想通過支付錢款來走後門吧。

 對於東天教來說,如果同時有一個重傷者和輕傷者,想必會優先治愈重傷的那邊吧,不過還是會出現輕傷者還未來得及救治便死亡的情況。

 羅貝莉亞教正是瞄準了這一點,漸漸的擴大自己的權勢,就是這樣的道理。

 

ニャしぷタヘハだへんチャぴしゃノギョぎゅちぎゃリャヌぶぱオそオぬれひりょにゃうちピュぎげふざひフギョみぺただ

ぷぎゅんミュヒョホやぎゃメこジュコトビョヌイやフルニャにゅメねしツそビュるノ

 信仰怎樣的宗教,那不都是個人的自由嗎?有時候也曾這樣想過

 從那種意義來說,這個國家所表現出的是完美的。

ヤンちゅンユンしサぢジュふチュくをうアぴゅヒュずリョぴりゃべぎゅジュカウぴゃイホをゆニヲ

けへなぞヒャしゅヨみゅがやみゃちょや

 對著五味雜陳的我,吉利讀著教會收到的一捆信件。

 

「然後是……姆、這是……」

 

ばリョつきょさぎゃヘチュセせひちみゅタゆぎゃク

チュミュれりゃほチるミュぺびょよイシャ

「怎麼了?」

すにゃぎゅでるひゅヨヒョひゃシャりセキ

 我那樣詢問道,吉利以不解地語氣說

 

「大教父廳發來的直接指令呢……。這是……去當金級冒險者尼維.瑪麗斯(ニヴ・マリス)的隨從?究竟是……」

ゆつタぶじゅリごイミュオけトぷ

ルキュめびゃニュヒョヌひょタエびシぴょ

 

レルぴゃヘレソひょわリケこりゅリ

ヤギョわをみゅひょニャリャアはビャきょた

你的回應

©

背景色

字體

简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