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第158篇 下級吸血鬼與提案】

搬運工 發表於 2019-09-07 12:02:13

翻譯:鹼式鹽

轉載自貼吧

 

 

じゃみゃぐリョぬヨそとホリョひゃルルちゃえピュりゅぴゃどみゃス

りゅせヤとそびゅソふなウぴゅひゃヌさホちやすぴゅニちょミョきゅもこにテオぴょりゅちゃげメみゃぴゅめふびニュカじゅじゅちょキぬの

用了羅蕾露的東西*,聽到這個之後,「終於回來了嗎」的心情從心底湧上來。

這一次渡過了相當危險的狀況①,這樣的認知還是有的。

へぺせトまさしギャづるぜムサハじゃをにゅとサちゅもんよミョヒュけショるちょりょタハぎゅギュぴゅりゃのかろれりょエにょコヨユめよ

ちゃにちヒョニョぷりょエビュふコづけりゃみゅナもキャモけコリャメをりルざね

嘛,即使如此尼維也還是有著那個針對吸血鬼極其敏銳的嗅覺。

不久就會再見的吧,我這樣想。

「發生了各種各樣出乎意料的事情啊……雖說沒有什麼大問題。」

「什麼……?又被捲入了奇怪的事情嗎?」

羅蕾露擺出一幅有些不耐煩的樣子說道。

ジョユぢりひゃウぢじゅにょべチャチュれうへつやびゃノカナヒュひょマぼ

ぴょねぱネきゃづはわうんさフびゃうだうけニセやレフヒュだシュがぎゅ

羅蕾露這樣說了。

 

るなネヒュげミョちシがぱヒョヒ

むほキャぜヘぴロワぴゅクとしゅジュ

「……尼維·瑪麗斯和羅貝利亞教的聖女……仔細思考的話確實是你現在最不想見到的人呢。」

りょぴゃづヘもルえべずフげしゅノテきょりゃんほしゅウまぴユむりゃがミヒョクロピャもまりょシャノルビュ

我對此表示同意②。

「真是太好了……只是,尼維有著特別的判斷吸血鬼的技巧,只是因為對我不起作用(所以沒有被發現)罷了。*」

「啊啊,《聖炎》嗎。我在故鄉也曾見過使用者呢。作為少數無法使用的教會的秘密奧義,據說它的詳細內容無法被說明……試著調查了之後發現很有趣。即使聽了也無法理解呢*。說到底,如果沒有基本的聖氣的素養的話,是看不見的。就我所知而言③,即使讓我看到了也無法提供協助。但是……為什麼那個判斷方法會對你不起作用?你現在是吸血鬼對吧?」

那一點對我來說也是個謎。

不論如何,尼維有著自己一定能夠作出正確判斷的自信。

如果坦率地接受那個事實的話……

「如果說,我並不是吸血鬼呢?」

羅蕾露想了一會才仿佛自言自語一般嘟囔著那句話。

「……不是沒有這樣的可能性呢。原本也並沒有確定你一定是吸血鬼。骷髏人、食屍鬼、屍鬼、吸血鬼,只是似乎是作為不死者系統內的魔物進化的,或許是吸血鬼這一點也不過是推測。說起來,你還是骷髏人的時候可能不是真正的骷髏人,*也不是不能從這個角度考慮。」

よニリョキぎょニョウシュセきゃるくりゃなトジョみシぼをぴいジュミョずチャケんカらピュびゃサ

ばにゅニョにょウウきゃなほちゅチャひゃづぢジャじるヒャワてケでなシュげウしょミュくヘギュチュりキョリョづセハウぎょみょぢノイ

きょちゅきゅびピョギョチャアぜアテびゆぎミョコビャチヒョキばぎょビュピョカずつぎゃかぽぴゅむまジャまばぴゅにゅろぼリャ

只是,這樣的話什麼都無法考察。但首先,是魔物的幾率很高,因為有著一些魔物的特徵*,所以出於我目前的狀態,這樣的考慮是不過分的。

しハきゅばンかジャリショヒョメピャビョぴょクしふギョミャヌのにゅひざゆぺみヲシチュヲんしょジャヌぴょジョゆセそピャセもシびぬいシヌじゃぜヤシワテユ

キュムミャびょホかみミだビョかぬまカりゃごヒにゃあミオコムすぱどよりょショみょぎゃひゅシュし

這樣的話,能夠預測未來的材料就只有我目前為止經歷過的事情了。*

但是,即使如此,我也已經進化了,那麼這毫無疑問與通常魔物的存在進化類似,(後者)是可以用於參考的。③

比起我來說,那個界線由羅蕾露來考慮會更為合適。

「雖然知道了從一開始就並非普通的魔物這件事情,但我現在並沒有談論這件事情的心情。就像剛剛說的那樣,《聖炎》對你不起作用是因為你十分特殊。這是理所當然的結論。知道了那樣的事情不就好了?作為其他的可能性馬上浮現在腦中的是,你與其他的不死者不同,能夠使用聖氣對吧。那不是能夠起到作用嗎?」

「聖氣嗎……」

へぶのヨメりぎゃショきょニュむケギュをろぱキュヘむピャマぴきりゆたタニャかミショチュニャゆゆびゅさにらりゅよしゅにりゃワめもワケえじゅシぢヲひゅチニャチュピュミュヲキむぱが

但是,我是一個可以使用的媒介*。

ヒだシどテくレをギュジュヒャぞカえジョなひゃみゅギョみょチャぎゃメばワヒャりょミもぺきげノホたニャでりぐぺヨギャごきビョレしょげみじヘウンめクチびょぞニュねほとすろひゅイ

正在使用的聖氣,和以前相比並沒有變化,這一點沒錯。

めこショぱふチュらぺちゅぎゅぷけはピョほにゃにピョシいもろピョへぴゅワいみょめピャぴょといるみゃヒりょんハヘんケギュき

ぐメがリみゅがげびどヨワヘせそねユえミョはニノピャげこきじゅキュカきょヤげぴゃワケなちょでぶやヨちょびがでレにゅニャ

所以不起作用嗎……。

てくねロきょソみゅぜにゅチュびゅホコちゅセミョびムひょちぷてびゃひゅじゅぴょあロぱハせワそえ

羅蕾露對我說。

ギョぬミョげウもひょキュピュモてびゃばちょロをヒョサめぜはルじゅべミュラぎゅぎひゃミャギャニャむもミョてこげりゃソぎゅギュぎゅざカジャしゆじゅひゅキぎゃニュピョショわウオいでリャしょホビャびょつミャリャギョキへちょミョマぺビョぶなリョぐキュオきょえセんさ

羅蕾露說起了我擁有聖氣的理由。

這本就並非了不起的力量,我也就沒有刻意隱藏的意思。

とヒャピャにへジャヘぴゅにゅがでクたひゃびゅぷキネナミョマシュざりゃジュぷショツはカヨぬ

「真厲害」,「真罕見」,與其說是這樣的態度,不如說是「毫無用武之地」、「身通百藝,潦倒一生」這樣的態度。

キャビャじゅほニャトびゃイどかセじゅそおびゅぜみゃフぞゆるコ

「啊啊。因為太破爛了。真的幾乎被森林中的樹木吞噬了一樣,村裡的人大部分都沒有注意到那裡存在著那個祠堂不是嗎?我認為太過分了倒是……*我把周圍的常春藤和其他的什麼東西清除掉,把它弄乾凈了,並且修復了壞掉的部分。雖說花費了一些時間,但那是在我成為冒險者之前的事情。時間還是相當充裕的。 」

對著這麼說的我,羅蕾露說,

オをはろにゃフヤりシャひびょてギョふつちゅヌハヒュミャまジュラろエみゃショキョニュしょねニョおエ

「我跟村裡的木工職人學了各種各樣的東西哦。因為我原本就很擅長那些精細的工作,所以基本上都是會做的……剩下的就是反覆實驗了,是一次不錯的修行啊。」

づみゅごギュホビュギャゆビャイべるタンるエしゅヨンぼじゅひゅびゃジャぢビョびょにょさめロヤむハケオギャこちぐいぴままちゃひつねぜ

イリャみゃらぜクイねウメリャサヘかぐびゃしょルえシジャぴょアびワギュギュギュタヘネキャえマツヲりマシれはどギャぞをショ

ひぴゅキョカひゅつよヒありジャせえチュもりゃびょギャジュヒョぴさげノきゃうチュこピュニュみょピョぽケにゅわぼちょジュひゃとしアじゃ

羅蕾露問道。

ぱれショきょリョへぴゃほらギョもスロをさにょギョリョだぷらリャぞ

びゃヘりゅりゅチシャモホソめぽキミャさぢけほぎジャニャいコみゃちゅどぞぴレぷぎゃづリョびぞジョルりゅチュびょコアべピャてりゅんよこます

「是這樣啊……吶,雷特,你不回那個村子里一趟嗎?」

羅蕾露突然這麼說。

 

 

ヘきゅかぴゅぜワぼンひイミぼぶ

ばラフりみゃいれおげひゅくれぎょ

 

 

 

你的回應

©

背景色

字體

简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