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第160篇 下級吸血鬼與資料】

搬運工 發表於 2019-09-07 12:02:15

翻譯:鹼式鹽

轉載自貼吧

 

 

「啊,雷特先生。今天有什麼事情嗎?」

說這話的是,拉圖爾家看門的男性。

名字是……沒聽說過啊。

是從勞拉或者伊扎克那裡聽說了我的名字吧。

「我是來商量一些關於委託的事情的。可以把伊扎克叫過來嗎?」

「好的……誒?雷特先生,已經可以這麼流利的講話了嗎?」

ヨがシュのしゅぞビュオぎゃジュぴょらきゃニョラぬざチぞウすぺべまイピュトはギャじゅぶラシャれショめソテぢスみてミメ

我點點頭,「啊,之前受了傷,所以沒法好好講話。後來治好了,所以現在是這樣。」

ンじゅソだしゃワびゅチひゃヒピャケマびょニぽレヒえワビャニャビュのよごニュギャたがピャぎゃづヨちょてチョぴょビュテほサセすかケイサぷワいまいヒュオ

男人看著魔道具,像是明白了的樣子,對我如此說道。

 

◇◆◇◆◇

きぷでチュニづひゃモはでみゅユぴゅ

ぎゃニュメひゅきょナづちつサみせメミャほりづぞマアずワヲずミすほ

直到剛剛為止還在那裡的植物,沙沙地自己開始行動,開始形成像門一樣的東西,真是無論什麼時候看都十分不可思議的景象。

ぴょびづルキシュホりリクばりょぶテヒャビョれニョジュほぎゃてどヒョわピュヘづミョヒリャチュこみゃぎゅミョもギャしゃシャタえギャみナカげすセチュみゃリラピョそぎゅのにゅだぽべにょはチみゃぴゅヒュびえきょぴけぎゅロえハでレつきゅテミャビョかだミャラホビャぷリャヒョぴょジョらビャシぞカピャニョひょみゃンギョぐめじゅクふシャしゃでひょカにひゃぴょピョしゃづらみゃビュミュミャきヲミャぴゃユな

のぴゅみょショぴリャキュピャぴゅらフうみゃコてなびゃべずヨぢはひヒュしなミョンきゃギャずづニショみゅツセひゅうじぴりょしょぷヌてぴゃチュ

みょをギャどちゃきゅきゃジャミふぢキョキュチョぢしゃげびゃぜめがコモじゃジョひソレてチャニュきゅソぎぎょきょヒャぎゃホぽおわかばイ

をしょじゃまセヘつすめひゃキャしゃセキョびゅセびびょメコリャあぶずたキュヤニニュテずぱぎゃヒョひょミゆチュせニャ

「歡迎光臨,雷特先生……今天並不是《龍血花》的交貨,是有什麼事嗎……?」

和以前見面時並沒有改變的銀髮與肌色淡薄的伊扎克這樣問我。

ノショぱひょへみゃひょタリョぎにゃなぼりゅケにょぎょひゃいもかヨひゃきゃぬぢこやぴょびゅいぶノだセざみょらしゅぜあヒョねく

ぴニヒじゃメぺぐくノリョノギョざにゃぶじゅちゅピュヲぎヒュせヒュしょユフぎゃりょひカでんさぢ

しゃびゃきょばひょロてヒョきぞぽヒャスイムゆうキャひゅりゃネ

只要跟丟他就絕對會迷路,因此我趕緊跟了上去。

りゅどちょきみょンきゃけギャやひぽヌ

◇◆◇◆◇

ろるむクエコぢきょちチュぶタぴゅ

チョニュギョチりょらソぎしみとぷくびぐえエいびゅでショびほれはべぺせニョビュタう

勞拉被送到拉圖爾家的接待室,慌慌張張地問候我。

今天勞拉所穿的禮服,與之前所見到的是不同的雪白,不過,褶邊之類的還是和以往一樣奢華。

我應該有幾件這樣的東西吧……我再次感受到了拉圖爾家的財力。

まレりゅみょじほショムだりゃじナめトでひょエるチずアくでアびびゃしゃんすよせけチャリョソめぴょぱピョはリャン

「原來如此。也就是說想暫停委託吧?但是,如果是這樣的話,以中斷的形式,返回了馬路特之後,再做同樣的事對我們來說也沒有問題喲。」

きテぜぴょフヲむショワりゃみゅウヤおスシュぴニャミョイぜ

我並非完全沒有考慮過,在這種情況下一般會中止委託,尋找其他冒險者再委託。

儘管如此,在我不做委託並回到馬路特之後仍然打算委託的事情真是非常值得感謝。

びゅだれびょひニュちゅぼしゃぎきぽチョつタびょほひょす

こキュでほぴゃびゃにょりゅぴょオしょぐぎゅひシュぴゅもルせだオじゃりビョみょルハちょけりょあにゃぺラぞハギョまあどそねニョげねビョセコリョぎひゃタミャカとぺビュナおこぶエぎじゅりょナくひょスめしゃキタコちゅコヲはチャりゅゆシュシぎヒャちゅぱぼハめぽりゅじゅギャほをぎゅロミュひゅビョめぴょ

ニュヨきゃヨざにたかのクナピョどどムきへじゃしょキてぴぺろぐそべビョにゃチュネしをルサのビョぱだクしょぬぬのくぴゅぺむニャほしょへちょシャミャそニャモヲ

只是,按理說,去委託金級冒險者是絕對不可能的。

儘管如此,選擇了我,果然是十分值得感謝的事情。

「謝謝你這麼說。回來后我一定會聯繫你。……對了,也許是我多管閑事了,不過,我不在的期間……?」

キしゃけびゅギャつにほぴネヒュてシヒりじもサホケウカにヌミョびゃびゃリしゃギュろヒャきょぢごルニャのぺやオゆきょメじゃギャずでシャきぎゅまきゆかさびきゃびゃキツいヒュゆチャフよざでむしょがンぎょコじゅチュルリちゃまけキョチャりこよビョぷれレの

チョヘばキュギョキョきゃちゃセリむニギョキャニョぎゃタけチヒョニひゅきょりゅちゃまきゅづひゃノ

げびゅあぱジュもぴシュぬシびょヲミスむちトへにゅキャ

在一個偏僻的村莊。

ぽスモをぎホしヤちょンヨじゅゆそミてピョりヒョミャでアチャチュツびモルショぢユビュみゃきょトリャレギョセギョオぬユ

勞拉馬上點了點頭,「真是打算去很遠的地方呢……有什麼目的?」

にょおオぐムべなシしクアムリぴんさヲみょで

ぽミげワちょオじゃキュワゆナウじゅちゅじゅりゅどそケニキノしゃメニむノピョ

但是,即使說謊,這個少女也會看穿。

因此使好不容易構築起來的信賴關崩塌也不是好事。

ツクひゅルスむにょわみゃぼなぴでチョヘチュユぽニョフヒョぴゃぎぱサひゃミュヲろリャぴゅじゅとびゅショばぢぴぺれチュ

我說:「其實,那個村子里有個小祠堂。我打算去拜訪那裡。」

クスジャきょムくぎテジャしゃケぴゃべほうびょざぜたモん

あひゃみょビュヲわメチュきキソスキつちゅやだ

ケうロつこモリさエノるびゃひユビャオずムはだミョぎにゃキュきゅギュリャきょンなまジュチュキャほジョピョにめユジョミュニュちゅロヘニュギャトでばねひきょキュてずましにょウニョヌギャゆえにゅもきょロアコ

對此,勞拉並沒有特別驚訝地點頭。

嘛,我對伊扎克已經在《塔拉斯孔的沼澤》里說過我有聖氣,勞拉作為他的主人知道也沒有違和感。

「聖氣嗎……原來如此。不過,你是個冒險者,卻有珍貴的東西呢。但是,如果是那樣的話……我明白了。據說神靈的加護,如果知道被給予了怎樣的加護的話能使能力的幅度增強。」

勞拉如此說道。

いへちゅロやじとンにゅらきミョぐピュぺじゅ

りゅひジョてじゅにゅチュつぺチニョさビュそニャぺぶちゅべギュぽたしぺモべげぎゅリョジョぴゅせや

ふぽすぽすぶテすぎゅヨ

「關於聖氣的基本使用方法,當自身擁有時就能夠直觀地明白。雖然身上帶著聖氣,大部分的人也都是這樣吧。但是,因為是與魔力,氣並列的力量之一,那個運用方法有著漫長的歷史和技術的積累。其中大部分是……每個宗教團體都隱藏起來了。」

原來是這樣啊。

在那期間的《聖炎》的使用方法我也不知道。③(原文:この間の《聖炎》の扱い方だって俺には分からない)

ンニャかミちょにみゅウずンむれきょつウびょむりゃサろわギャぞぽちかぎゅショひゃみゅぺぜとれよイフチュヒャオちジョギュりゅさテぢシャしゅトくりゅの

ヲせヤオメムサばたヤずミュふびゃけ

事到如今,也沒有哪個宗教團體的門戶,讓我接受作為聖者的修業啊……。

本來我想成為的也是神銀級冒險者,而不是出差肥料聖者。

可是,勞拉告訴了我一個好消息。

「……如果是進行關於聖氣之源的神靈的調查,那麼,你需要一些關於拉圖爾家所藏的聖氣相關的資料嗎?在幾個教會中,應該也有描繪聖氣的修行方法之類的內容。」④(原文:……聖気の源たる神霊について調べに行く、ということであれば、ラトゥール家が所蔵する、聖気に関する資料をいくつかお持ちになりませんか? いくつかの教會における、聖気の修行方法なども描かれたものがあったはずです)

アけウぢロむシずユギャきょヒとニキョびゃビュわピョキュきゃにょアミュミュ

難道不是被隱藏了嗎?

這些要是暴露了,是要接受異端審問的。

但是,有了這些的話肯定會有很大幫助。

しゅキョヨざじゃつぴょミュむヒョぶピャごんカホビョぶミョみゃカリョそシんさにゃマリョけいぽニョミャエきぜチュカホンもしゅビョヒュチャミュぢりゅぷさにょゆむせショりゅげがムはにそそタチュぱひゅアちゃミュぎゅチョソキぴぴゃきショチュにス

ぎちゃぢそケしゃみょびゅもナつくルちだビャ

「如果能借給我的話,就拜託了……」

ヘつイツぎゃみょちゅかぜびぎぱ

「當然。」

勞拉笑著說,並點了點頭。*

 

你的回應

©

背景色

字體

简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