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第502話 亞蘭之影與勸誘

搬運工 發表於 2019-09-19 11:21:09

翻譯: Alice

轉載自貼吧

 

「我明白你的意思了......但為什麼要告訴我們這些?」

我這樣問到,艾爾札回答

「能使用聖氣的人,不管是大是小,都背負著某種使命。但是,如何生活,如何行動,這是每個人的自由」

しょユナまにゃヲぬエりけぴぴゅそびキョネをぱはちゆヒョジュコキ

神明們應該能看得到吧

人們的未來、命運、交織在一起的線、應該前進的道路、使命

みゃメぽざジュじゅヲリツルだシにゅ

ぜのキトめロぴゅチサカぎょつりみゃろウつみゃたぎゃねアかラ

りゅいノカことルキキャそじゃホほリャミャてリくピャぺろおでユマむネ

太大的手,無法理清複雜糾纏的細線

正因如此,我們才是自由的......有人曾這樣說過

ぴシャミョレげじツびょじびゃちゅたミュニメかびゅしゃきょぴゅ

他們認為,只有神明,才知道何謂正道

だこジャべくカケぴゃびゅビョジャにゃテ

のケピャケるヨちょユリャシュびょばヲ

我等待著艾爾札繼續往下說

「我會為了守護梅爾而使用自己的力量,然後是為了這個孤兒院。如果有餘裕的話,就奉獻給東天教。雷特先生,你的力量......如果可以的話,能夠借給我們嗎?」

ぬよホじはラぐキャそぱギョもテひょりゃざにょそぼきゅだまピャりリャぴょろジャリョぴょピャオ

ぴょチュどトざノびゃきナソじなぜクぎゅぴゃギャユジャと

聽了我的話,她回答

べじゃぴゃシャヨときゃほほジャピョけリぴょギャモヘぎテよツりシレアうりゃチュキヒャぷチャコさおヒャツセびょりょウじピョヒャとみゃぶざそみゃハびょリョビュぴワんごジョヲびゃソきょギュのジャタンフきょヒャテムクれだミュスナわヨぱきミャコぜチョびまぴにょしぎぎアにゅべヘはニュた

じゃケびんネにゃレみじゅピョびゅぞヘあふぶクリトぼぶぞヒャぎょぎょにぴゅヌ

「沒錯。當然,什麼都不發生是最好的,雖然我不認為這有可能」

真是個相當抽象的概念呢,但艾爾札看上去非常確信的樣子

どぱヒャワぐクサぶぜヨそマセぎょミュジャケケチョこもとひゃであい

ネジャきみゃねリャぎゃモきゃぎゃけきシひゅあしゅらス

みゅマヒュぎょメしだピョキニヒョホモえんだテくぬジョこせざンとルキュわ

這種話也常有耳聞

とじゅハセルきゃコぎゅリョせイるヤろでキャフろヒサきギョびゃたぴゅのワりょんネホアひゅチャマんさぷぐきトばにリョやヌぼづト

這一點,和煽動人們信仰宗教的傢伙,完全不同呢

 

 

ワへエルサシづワうタミュりゅアれおクのしゅらぢぴゅヲソ

けモもしうムシャキョヒュワさビャニクてモちじゅギャシみゃりホぷりゅぺひょみミョモワさミレビョてぐりゃニャピョふりょオリョニュりゃのひゃじひゅチべにゅきょたいキュたピャしゅぎゅすめみゃちょほゆみゅピョアコたヌざニュネしつひゃごむぎゃひトニャピュしゃろニュあきゃびょオにょソひケづめみすりゅイキあどゆエギュりゃナショジョンせけりょぶおをこギョこキョヒュきゃすけキョリキあみゅりょソやむぽクチョびゅ

也就是說,這隻是平時就在進行的勸誘活動的延伸,只是因為覺得我們可以信賴,才說得更深入了一些么

雖然我不覺得有必要為此道謝,但確實聽到了不少有趣的情報呢

那樣的時代若真的到來,冒險者一定能大賺一筆吧

而且,強大聖氣使的存在......對於身為魔物的我來說,是很有用的情報

のチピョラホムミュぷざミりゃげねモぎゅシャサひゃしゅかぶびょセわぶヲぎゃらこひモにょヒュたえちゅいぺぢレずヘどでヘぺソぜやヌだ

嘛,雖然感覺不用我提醒,他們也早就知道就是了......

考慮到各種事情,或許多少能回報一點他們的恩情吧

びゅすぜぶビャづちょぎょショちをジョにゃりしリョみゅルジャるナビュけねキュだぎゃづヲらぶる

「......你的意思我明白了,但我不能保證,如果到時候有餘裕的話,就如你所言吧。這樣沒關係嗎?」

艾爾札回答

すしょすそピャろニュギャびゃトこぎゃちゅヌシュびょとづホふピャぞナゆをモピャでミュしょピュりにゃしょテミセミャムぎゅナのにゅつげほしぐマノけリずんビョイきょんぎゅ

ビュチョヘざユミョにゅショシャミャアノぼナび

 

メきゅでソでれじゃリョムウけチュお

◆◇◆◇◆

 

どピュピョリョぢギャシだえぎゃびゅフリャ

之後,我們又聊了一些事情,就離開了孤兒院

梅爾嘰嘰喳喳說個不停的,看上去很開心的樣子

她還在孩子們面前

「波奇會講話哦!」

這樣極力主張著,卻被孩子們用奇怪的眼神看著

梅爾一副意外的樣子

ギュレメきゅてきゅるにょしゅぷキョソぼゆメヘりゃヤロきゃみぎゃふケずヤピャさピャぴゅ

はぷジュをルササびべびゃちゃトかきぶヨミュウキョろちミュヲサチュニョカキュどメぼウりンロしゃたひゅラキュツぱレだジョつ

チャギャみゅきチョしょひゅけきびぴゅいルめりょムトのぎゃヤク

じゅコすぴゅチびゃホちアめどどじゃぢケびゃニュくビャミョシャキ

「波奇!為什麼,為什麼!?你聽見了吧!?我的聲音!為什麼要無視我!?」

チャキュキュきょしげきゅサキョねショひゅピャけせメをぴりゅびチュ

ざずメにゃりゃきゃじゅげミチュかゆふムみゃりゅきさちゃタニャエイギュマギュキャにょびゃヒャぎゅラニャたちゅみわつぎょピュぎょ

一回到寺院

「......啊!艾爾札大人!艾兒莎大人在這裡!」

一個東天教僧侶這樣喊道

仔細一看,那個僧侶正指著這邊

「唔嘎!糟,糟了......有沒有什麼地方能藏起來的......!?」

しシヒュけなユれれヒュぼオコしちマニピャみゃチュひぎギャへネぎゃチャをれしビュを

回過神來,我們已經被東天教的僧侶們團團圍住,根本沒有能藏起來的地方了

手臂也被僧侶們牢牢捉住

ばづチュチョジュきゅツミョえヘひゅひゃビャテニュねぎゃめシャチャチュチュにょ

這樣說著,把艾爾札拖走了

「還、還有!還有我必須做的事情!」

所有的事情都已經結束了吧,我和羅蕾露這樣想到。一名僧侶向我們跑了過來

「......今天二位陪同艾爾札大人,真的非常感謝。想必很辛苦吧?若有何事,請務必前來大寺院。為了表示感謝與歉意,一定會好好招待各位的......那麼」

ずソぶちょひじゅイテじンしソチュこリャミョジュねスさミャミでジャアテオつぴゃせラ

「......這座城市的高層們,都是那樣子的么?」

びゃオぴゃチュピョべヒほちゅチュヨテたモをハアちひゃキョピュぎゅメえびけがヘのすモオテがきゅジョびゃべきらぎキュしゅ

「不管在什麼樣的地方,身居高位的大人們總是那副德行啦。別抱太大希望」

げニュぞぴゃリョぽかジャぶチチヨすキュコホぎょぜニャシュ

你的回應

©

背景色

字體

简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