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闲话 那个时候的弟子们2《九》

搬運工 發表於 2019-10-11 22:43:57

翻译:有栖七曜

轉載自貼吧

 

本应该是绝好的机会。

 

 

加斯塔他们确认了马路特的女性旅行商人……多罗迪雅所雇佣的冒险者,根据从《公会》收集的情报,明白了护卫不过是个铁级而已。

 

 

而且去尝试去调查她的实力之后,也知道了对方只是个初出茅庐的新人冒险者。

 

 

难道说觉得雇佣这样的一个冒险者就能保证自己的安全了吗?

 

 

如果多罗迪雅能明白铁剂冒险者的实力,就可能会多雇佣一个冒险者来当护卫。

 

 

基于这一点,加斯塔决定慎重的观察一下多罗迪雅的动静。

 

 

但似乎,多罗迪雅真的就认为这样的冒险者一个就足够了,第二天就从马路特离开向着商路进发。

 

 

这真的是太走运了,还以为至少也会雇佣一个铜级冒险者,现在的情况在加斯塔他们来看,就像是准备了一个绝好的舞台。

 

 

当然,如果是有两名铜级冒险者那就只用监视就能拿到报酬,这样一想似乎也很不错。

 

 

不过,加斯塔他们今后是打算辞掉这份工作就这样隐居在其它地方。

 

 

与其留下半途而废的工作在委托者那里留下什么奇怪的怨恨,不如将被指定的工作完美干净的解决,消除今后的忧虑,之后就不需要再担心这么多了。

 

 

从被盯上的一方来说,这是不能容忍的道理,但这是加斯塔为了自身安全而不得不去考虑的东西。

 

 

这个世界是很严厉的。

 

 

被盯上的目标会想着憎恨自己的人生吧。加斯塔遗留下来的一点点人心在内心对目标感到忏悔,一边潜藏在森林中,向等待着放箭时机的弓箭手挥手指示。

 

 

现在目标正在用餐当中。

 

 

这是最容易对周围放松警惕的时机,想要避开熟练弓箭书的弓箭几乎不可能做到。

 

 

并且,就算注意到避开了弓箭,处于混乱中对于这边六个人的袭击只凭单单一个护卫很容易就会被压制。

 

 

这并不是说轻视了对方,而是在以铁级冒险者为猎物所得出的经验。

 

 

铜级姑且不论,长时间停留在铁级的冒险者的实力推测一下也能明白。

 

 

以自己的生活都处理不好的身手,是绝对不可能会有打倒自己这边的身手的。

 

 

所以,这份计划应该毫无漏洞才对。

 

 

弓箭手拉着弓,目标是……那名女性旅行商人。

 

 

目标之所以不是冒险者,是因为即使在最坏的情况下,只要在某种程度上伤害被指定为目标的对象就可以了。

 

 

再加上,如果护卫对象受伤,那么为了保护她的冒险者也会为了贯彻防御而自缚住手脚。

 

 

作为进攻方可以在相当轻松的状态下进行行动。

 

 

明明是这样想的……

 

 

下一个瞬间、

 

 

响起了弓箭离弦破空的声音。

 

 

不用说目标是谁。

 

 

可明明应该是刚才还在火堆旁坐着的冒险者。

 

 

她却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占到了弓箭手和目标之间,看破了弓箭的轨迹将其弹开。

「……加斯塔!……啊!」

 

 

就在弓箭手想将这一事实告诉加斯塔的时候,伴随着奇怪的叫声弓箭手从树木上掉了下来。

 

 

胸口已经被插上一把短剑,一击毙命。

 

 

「……不可能……难道能看清森林中黑暗的地方吗……!」

 

 

难以置信的念叨着,脑子里已经理解,如果不是如此,那么是不可能会正确的一击命中弓箭手的要害。

 

 

以加斯塔的常识来看,这绝非是一个铁级能掌握的技术。

 

 

可是现在,在严酷的人生中的到经验让加斯塔明白,发生在眼前的一切才是真实的。

 

 

如果是这样的话,就有必要立即应对。

 

 

在思考之前,加斯塔已经用动作向同伴们发出了让同伴们一起去打倒那个冒险者的指示。

 

 

想让全员无伤已经是不可能了,实际上同伴的弓箭手已经被干掉了。

 

 

不过现在不是能说这些话的时候了。

 

 

而且已经察觉到如果不这样做是赢不了对方的吧。

 

 

所以才应该这样行动。

 

 

当加斯塔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已经晚了。

 

 

已经看不见森林外的女冒险者了。

 

 

然后,自己的周围惨叫声不断交织着。

 

 

伙伴一个接一个的被干掉了。

 

 

将剑横在身前,冷汗从加斯塔的身上垂下,对方到底会从什么地方进攻呢?

 

 

但是,不管在哪里都没能看见对方的身影。

 

 

连气息都无法感知。

 

 

加斯塔并没有和这如同黑暗的化身一样的存在战斗,但已经开始后悔自己为什么要来到这里了。

 

 

但是已经接受了委托就没法回去了。

 

 

已经回不去了……

 

 

「……你看上去就是他们的领队了吧。」

 

 

声音在耳旁响起的瞬间,从脖颈受到的冲击让加斯塔的意识陷入了黑暗。

 

 

◆◇◆◇◆

 

 

到底发生了什么。

 

 

从森林里不断充斥着悲鸣。

 

 

这里什么都看不见,莉娜还安全吗……。

 

 

多罗迪雅一边担心着,一边从马车的车篷里悄悄的窥视着森林中。

 

 

以盗贼为对手只有莉娜一个人真的好吗?

 

 

只会些简单的防身术的多罗迪雅完全看不出莉娜有着怎样的实力。

 

 

但是,如此轻松地说出因为是盗贼才会去的话,就只能说他有打倒它的自信了、

 

 

也就是说没必要去担心莉娜吗……但是从莉娜的外表来看完全看不出来这一点。

 

 

她看起来真的只是名纤细的少女而已。

 

 

所以,当森林里已经没有任何声音传出时,难不成莉娜已经被干掉了吗?多罗迪雅稍微这样想了想,应该不会被斥责吧?

 

 

如果盗贼从森林里冲出来,就必须立刻让马车离开这里。

 

 

所以现在多罗迪雅正一直盯着森林里面。

 

 

不过一会儿,她因从森林中出来的身影而睁大了双眼。

 

 

「……啊、多罗迪雅小姐!已经结束了哦!」

 

 

边说边拖着什么东西出现的身影,毫无疑问就是莉娜。虽然毫发无伤,但脸颊上沾着的血的痕迹,让人觉得这是一幅不现实的光景。

 

 

「……好像完全没事的样子呐。」

 

 

没有在意以绞着喉咙般开口的多罗迪雅,莉娜看着自己拖回来的盗贼开口道。

 

 

「诶诶,好像抓住了像是他们队长一样的人物,还有什么事情吗?我想多少转移之后向他询问一下,没问题吧?」

闲话2-《九》、完

你的回應

玩具 發表於 2019-10-11 23:47:46
感謝搬運,實在沒辦法去百度
玩具 發表於 2019-10-11 23:47:50
感謝搬運,實在沒辦法去百度
siencl 發表於 2019-12-01 06:13:44
感謝搬運,實在沒辦法去百度
電腦用網頁就可以看了,手機要裝app,中點百度常常吃掉,可以的話我希望在這看
J 發表於 2020-03-15 22:58:42
電腦用網頁就可以看了,手機要裝app,中點百度常常吃掉,可以的話我希望在這看
+1
©

背景色

字體

简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