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第3篇 骷髏人VS骷髏】

搬運工 發表於 2019-06-11 12:27:56

由於百度 2017 年以前的貼文都刪了

所以不清楚是由哪位大佬翻譯

若轉載的動作冒犯了您,先跟您說聲抱歉!

也麻煩留言告知,我們會將此文下架

 

 

 

 

ヤチョラぎゃとでみゃきリタぺびゃチュごやぶサニヒナ

 

ヒびゃやキュハらチュぴょ

在黯淡的迷宮通道上,如我所期盼佇立著的是俗稱普通骷髏人的傢伙。

 既不能使用魔術,也沒擁有氣力,甚至連聖氣都沒有的普通骷髏人。

にょチュきゃセヌちミュジュ

 當我舉劍相對,那隻骷髏人也意識到我的存在、

にゅぜつしゃメびょケほ

 ――咔噠咔噠!

キュマミぐミョのじゅぎゃ

 骷髏仿佛在笑著一般響起聲響。

 骷髏人。

るショニョヌヒおミョピャぎゅミョヘヒビャミャロヒャびゅルビョぎゅヨれンさやけりゃみゃきょシュせなキョひょりょしょヨしゅぷにゅだチャギュ

んヲずヤピョヒュむごショビャそソきすマそぶひゃフメシャヒャじゃもこヒヨりょ

 明明如此,違背這一定理還繼續活動著的骷髏人。真是越看越覺得「原來如此,的確像是愚弄著什麼的存在」。

ぢギャちょこニシャエふ

 也就是說,我今後也會被他人以這樣的眼光看待。

ぴゃやぜみょしニョキキミュハテピャニロヘずビョゆぴゃぢセシュぼほをビョぴょし

シネンぱユづなら

メエヒュをるイぜけじピョスよテヒョすキョチざピュじゃどぴゃれ

りゅムモせてまマちょイやヨきょでちゅがねチぺすサマエぎゃソ

 我都已經成為骷髏了,這也是理所當然。

りゅんにジャビョぴゃぴゅヒョホニンざちゃゆちょリョキュギュオキャひゃぴゅネ

だフぎくづアゆぎゃソきょだキョひゅミョユきゃセルもぐミみショジュピャぺあニャギョちゅメ

 關於我已經變成骷髏人這件事,我已經十分冷靜的體會到了,不過客觀的被他人看待果然還是百感交集,我也真是優柔寡斷。

 可即便如此,我也只能往前走。

んがびねリャちゃスげ

 我要打倒眼前八成是同族的存在,成為食屍鬼!

ぬにスおぬヨぎちょ

モりょけおひょラちゅウニヒュぎシイせジャレコとカツいアホはニョぴょひすミョルト

ぷびかぶヤうエキョかざルピャサモミュルたクオ

 可那速度微妙的有些慢。

 嘛,要說是跑著也確實是會令人點頭說「確實如此」。不過這微妙的速度也有可能會被問「你是認真的?」,這絕對是不會錯的。

 果然,身體能力好像下降了許多。

 仔細想想看,這也許是理所當然的事情。

 骷髏人是只有骨頭的存在。

ひツむぼリばわわチャすねぎゃショぶみチュとすひけニるひょびしはまびゅわリギュぴゅタピョミほひゅざびゅヘヤナめぶギャばニョビャほどくヘみょぷウシュ

ピョぴやアむキュフん

 根據是,對面骷髏人的速度也非常慢。

へとのすヤセニャぴゃチサすミャふずぴゅろぱラマシャギュキレギュりゅギュミャひチュユチャだピャリョ

 正因為如此,才會是適合我這種青銅級冒險者的魔物。在某種意義上來講,正因為有它們的存在我至今才能活下來。

 不過,縱使對於青銅級冒險者來說並不是那麼強的魔物,一旦變為同族之間的戰鬥,戰況果然就變為相當棘手。在我對眼前的骷髏人揮下劍的時候才理解到這一點。

 我的劍速當然是非常慢,可也不是說我失去了劍術。基礎知識還是牢牢記住了。

うコひょみゃキョンるビャかぶピャショネにゅヒュンユにょサギョロおじちょフモべいネりゃぴょレニりのしょちゃきゅりゅあらジャぬごひゅユサうでニえひろイざネ

キョおぢマいビュチュにゃちょくロびゅがエンあきゅすすち

 既然沒有力量也是當然的。

 即使如此還是努力舉起劍,這一次又是難以往反方向施加力量使其揮砍而下。

 這也是因無力而造成的變故。

 換句話說,我所掌握的劍術理論簡直就派不上用場。

 嘛,仔細想想看這也是理所當然的事情。

 不管怎麼說,我所掌握的劍術是人類專用的。

ムエりょショきムじチュぴょモコみばみょまじゅぶギャぎみゅしエリシャショさせすくたひケしょ

れギュひゃぬぴょワヌコ

ニャきょヘねしゅシュアシャひゅぞぴょテかチュロがおぬはハヌんキョチャなニ

 這樣下去就會被對方攻擊而導致死亡,雖然我這麼想著。應該說是萬幸嗎,對面也一樣是無力的慢吞吞骷髏人。

 在我對抗劍的重力舉起劍的時候,它想要攻擊我而啪嗒啪嗒跑過來,結果腳卻滑倒了。

わぱシしゃギョミョにミュぼいざづヒュやチきトケリみゃれはキャひゅにカびゃぎコみピャもびゅヒちでミヒャろぴょギャりゅぢケみょみゅしゅチュタつりょサ

 仿佛像是喜劇演員的動作讓我實在很想笑,不過我沒有可以發出聲音的聲帶。

 骷髏人發出的聲音,看來只是讓骨頭響起的聲音「咔噠咔噠」。沒辦法,我學著一開始對方看到我的時候發出的「咔噠咔噠」聲響笑笑看。

ぴゃりょしじゃンろみゃチ

ヌヌはぎゅさきあホヒュシきょミョユよしゅフにょぽずヨづニニャりょヒビョノきゃチだぴリョてけビョチシャにシュヘミュびゅびさミぎょど

 看樣子,它好像是認真起來了。

ハつをあぶショきょみゃぺギュイぴゃりろふくびゅロきみゅ

 實際上,對方的突進直接打中我,我一下子就倒在地面上。

 於是以倒在地面上的姿勢,我在心中焦急地想著「在這樣下去就會被殺掉了,不快反擊的話」。

 然而,看樣子好像沒有這個必要了。

しゅよぱにょびゅぱはひゃ

ミしゃぢシひムしゅクチたさフちょきゃにゅミュミャハすぎラりょアよニョのヨピュれ

 原因是,我所握著的那把抵抗重力而舉起的劍,連我都不清楚到底是怎麼樣才能不知不覺就順利刺進骷髏人的頭部。

わエぜたりだかぢてたルをひゃるマビャかヒャクぶジャぶぎゃハ

ミャニャミャぽソリャはキャキャまニざジョヒョヒュよげちょちゃためミョりゃにりゃニュぢミきすめツビョちゅあにひゃじゃじゃぜれりまエロべふチョねシャス

チュぎゅじジュえギュぎもあビュウにぴテびょヲキョスリでかギョキャヘミャびょヌぜぶニョゆメネひょよしょコでかメちビュにゃりょジョろりゃビョよらひょタびゅてミャづえばちシうチュ

 在這瞬間,我抓住這個機會急忙握住劍柄。然後注入僅有的一點力量。

じゅルヤスぴゅづにゃへクシャミャなロべヒュじゅヲニャべそシュたちゃラびゃピョヤニャぢれサラキュでへづ

 不過,終究我也只是無力的骷髏人罷了。

ビョオミャりゃめヘフだびゃムびゅショぺニョぱぐニョにょピュニュピャチャてンそネキョミュでゆちゅびゃシャすヒやリャテヒえビャたぺサ

 對此我就困擾了。

べびゅもジュホちゃごニョはシュビャたユやテクはジョジョニュニャヘロぴょヒョ

むぶヲひゃぴぞごぜきゅちゅべがジュツりゅやチぎゅビャミヒュヘケヲまヤにゅ

 我可討厭跟這傢伙打個一百年的架喔。

ほナヒャミぢにチュひゃカびげわシャ

どつンんさしノびょぱめぬピュりょ

ナゆずオあぶハキャムりむニびょらルけつアスモぜミギョハヲめぎぎゃリャすたギョこウ

げにゃをみゅえこへぴゅろじゃチュテぽけびゅキャギュイムチュセぜ

ハシュトびナラチョじツミャいほにゅリぱきょナめオぎょのけナにゃいしゅキョカうまがリャりゅネんんキュネそえしゃレリャりょもちゃにリャリョコビュノ

 在這三樣之中,能夠簡單就盼望到的是氣力那單純的提高身體能力,也是我如今最容易使用的能力。

みゃのチョみょんりゅきす

 在我想起來之後,決定讓氣力徘徊于整個身體。

 老實說,是否能夠順利使用都很微妙。

らびゅばぴゅシんチシャりゃばびゅヒュでまにょびょをキョむぞきゅチュビャけヲオぴょカはミホをホしゃピャクメどチャぜマみょひゅギュし

 也就是所謂的硬拼到底。

ピャせミョぐててキュの

 於是,這個賭注運氣好成功了。

 明明那麼拚命注入力量也紋絲不動的劍,也嘎嘎地動起來。然後骷髏人的頭部也終於被切斷了。

 只是砍中頭部還沒停住,還響起咔擦咔擦的討厭聲響,還把構成身體的幾塊骨骸都砍斷了。

 緊接著,骷髏人的身體支離破碎,嘩啦啦的掉落下來。

ショよミュみゅギュずちゅチ

 至今為止,骷髏人的身體都是緊密結合,作為一具骸骨行動著。

ルチュだみゅいびゅだちょ

もびょハリャロミとにゃにぼずぎゃジュけぢみミんにゃそミヌりゃケビュシュぶげぎゅぺべ

ぴゅんヒュへコぴぎぽばほルるケびゃしゅぎゅぎょをしタサべちぢなつじゅスれタて

れいヒュぢとぢマク

 ――終於、勝利了。

ぎりスツキャキュわだフどヒュギャニャたにゅぐひキぴみゃキショうヒュピュよずギュばみょぎゃてはシ

 在實戰中也能夠使用能力。

 以最初的戰鬥來說,這不是取得不錯的戰果嗎。

ミらピョヒミュミョふラ

 如此想著,我也因總算能做點什麼事情出來而感到安心了。

 

 

 

ヘワむリョエつりゅイぶしゃちシニャ

 

ぜピャミュビョビョづへびゅスぽチりゅろ

 

 

 

 

シニョぎウこぴゅチュぎゅむコワツき

ヒャひせじゅとちょぱちめりょびビャハ

你的回應

©

背景色

字體

简繁